当时的我穿着开裆裤看着奶奶把用胶泥做的瓶瓶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2-11

图片 1 柴房里暗得很。隐约发出窸窣的声音。
  “谁?”他想喊,却张不了口。
  一个背影在门后抽动,像是在吃东西。
  “转过来啊。”他刚要张嘴,那背影还真“唰”地一声就转了过来……
  他吓得直抖擞,想逃,脚却不听使唤。倏尔,背影抡起了拳头……
  他睁大眼睛一看,惊讶地叫了一声——哥哥?
  背影咧着嘴笑了,没理他,低下头啃手中的苹果。
  “那是我的苹果!”他拼命地冲过去,和背影抢起来。
  “这是我的!”背影猛地推了他一把,继而又补上一脚……
  恍惚中,他看见背影的脸在一块块地腐烂,鲜血流了一地……
  “鬼啊!”他吓得哭起来,手舞足蹈,声音越来越大……
  
  老六突然被自己的哭声吵醒了,这已经是他第七次梦见自己的哥哥。想起少年时和哥哥抢苹果却输了的情景,又想起两天前的事情,他觉得这梦有股酸涩的味道。
  打开灯,时间是深夜三点。
  虽知天亮后还要去卖水果,老六却睡不着。启动台式电脑,他想和网友锋倾诉。
  锋是他在文学网站认识的编辑,平时温柔而随和。他喜欢和锋交流。尤其在生活中累了时,他会把网络当成灵魂的栖息地。
  登上QQ,锋的头像在跳动,他惊喜地打开对话框。
  “瞧你干的好事!我要到主编那儿告你!”
  老六被锋这话惊呆了,痴痴地看着屏幕,良久才回过神来,一边赔小心,一边低声下气地问:“锋,我哪儿做错了啊?可以告诉我吗?”
  锋很快回复道:“你抢走了我的写手!哼!需要写手自己去外面拉啊,那才是本事。”
  他扪心自问,虽然和锋同为编辑,却从未想过抢夺写手。他只是希望在生活中累了时,可以在这块文学天地里得到些许慰藉。于是,他如实回答:“锋,我想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抢夺写手。更何况,网站上,无论是谁编辑,都一样啊。我们的目的除了自娱自乐之外,就是把网站办得更好,难道不是吗?”
  锋发了一个愤怒的表情,继而剪切了一个帖子,说:“你自己看!哼!做了事还不承认!你跟他说‘有机会让我给你编辑哈’,还不是摆明着抢我的写手?哼,你是以为让我喝风就可以了!难怪最近我编辑的文章少了!你这是恶性竞争!”
  他还没有搞清楚,锋已经下线。然后,锋的头像就在他“陌生人”一栏里闪烁着。
  老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点了一支烟,狠狠地把电脑关了,虽然这样的事自己也曾有所耳闻,可是自己真无此心啊,怎么就会弄成这样。此时,他更是觉得心里酸酸的了,烟抽了一支又接上一支。天不知不觉就要泛白了。
  
  “哐当——”一声声的巨响。像是石头击碎玻璃一样。
  老六定神细听,仿佛是邻居家的玻璃碎了。再仔细一听,更像是屋后的窗玻璃碎裂的声音。他衣服都顾不上穿,迅速跑向屋后。一个人影见机而逃。
  老六跟上去,趁着微光。见那人的身影很熟悉,他突然停下脚步,摸上烟,又开始抽起来。
  两天前,他和村里的老八起了争执。原因是:他无意中占了老八的摊位,结果当天比老八生意要好。老八要他赔偿损失,他不肯,于是,老八便放言说:“我要你不得安宁!”
  他以为老八只是说着玩的,却不知……
  此时,他恨不能立刻回到那个梦里去,再也不要出来。这样,至少在竞争的还是自己的亲哥哥!至少所争的东西不是金钱,只是一只苹果!
  又一股酸涩的味道涌上来。他看了看老八的背影,低下头连抽了几口烟,没有再跟上去,因为他知道:老八家里,有一位老母亲,还有三个孩子,生活也很不容易。
  2012-03-14   

我咬了口苹果,把苹果放到地下,开始爬这个石盒子,石盒子上有好多花纹,上面还有一些残缺的铁链,当时的我想不了那么多,我看向这个棺材里面全是有些墨绿色的水,散发着腥臭味。那个味道我现在都忘不了。我伸出手往水里摸了摸看,水特别黏就像是鼻涕一样。

  “怪不得做爱的时老吸的我乳房疼,原来是个没断奶的孩子”

我吓得瘫软在地上,哭声吓得只剩下抽噎,突然手没有了。我揉了揉眼睛,小女孩苍白的脸突然出现在我的脸前,没错!!!

    “陪我母亲,团圆”

我不吭声, 把肉分给了他们一半,并在肉上放了一个苹果,挪到了一旁。

    "哪里好看?"

我扭头看后面,与我相隔一束光线,有个像瓷娃娃般的小妹妹扎了两个牛角辫,两腮通红穿着刺绣鸳鸯的肚兜。脸色特别的白,应该是用青来形容。

    “嗯”

醒来后我发现我已经在商丘老家,看着奶奶在一边熬药一边说

    "中秋节?"

我直接用手抓向了上面油光鸡腿,两手一手一个,一口一口。。。。。。

    城南有楼--中天楼,据传古时有剑仙在此飞天。留下千古名句,“清风阆苑三千客,明月中天第一楼”,常为人津津乐道。夜色中的中天楼就像是一个雍容的贵妇,在夜色中打趣着周围的楼房,晚风挑起街边的柳丝,为燥热的夜填了几分凉意。

我小心翼翼的推开一点门缝,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小屋面朝南方,夕阳的红色打入了庙里正好洒满高两米。落在桌子上的土地爷爷金色的脸上,显得更加神秘栩栩如生。

  张依依没有说话,问男人要了一根烟,靠着窗,自顾自的吸了起来,桔黄色的灯光打量着她的的背影,红色的烟头和雪白的手指,窗外的烟丝和房间中柳丝,分不清此。

作者寄语:新写手,同志们,革命刚刚起航,一定要为我加油啊,我写的故事,有许多都是生活中实实在在存在的例子!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哈哈,不喜欢也带看,不然小心一点窗户哦

    “好看极了”,床上的男人说,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下个礼拜?"风中的柳丝摇曳着。

听大人我昏迷了半个月,之前看到的所有,都是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听闻之前土地庙是一个大户人家,因家中儿媳生不了男娃,活活打死了儿媳,后一家上下九人全被人挖了眼睛,活活烧死,思想特别恐怖。

    洗完澡的张依依坐在化妆镜前,脸颊的绯红就像刚打上的粉底,配着眼睛的媚意,仿佛簪花仕女图中的贵妇。

随后的一年我都在生病中度过,从那时我就体弱多病,在医院,也经常看到一些这些脏东西

    “回老家。”男人整理着衣服,真是个工整的人儿。

水里面突然传来这种声音,我喊道,喂!没人啊,

    “全部都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极了我妈的眼”

这种声音就像是什么动物在磨牙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声音真是动听极了。

我叫周世杰,居住在河南省商丘市,今年27岁,单身狗一枚,目前在一家电影广告公司做小职员,月薪3000,勉强可以支持我的家庭。

    夜色中的她就像一个孩子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蜷伏在地板上,烟雾缭绕在她周围,她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常也这样哭过,那时候好像还有人摸着头,说着“不哭。依依,”想到这里,她的哭声很大了。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要来,

    夜色中传来男女喘息的声音,夹带这床吱吱呀呀, 在安静的夜色中格外动听。

小哥哥。。小哥哥。,我妈妈生病了想吃肉。。给我们留一点好么?

      看着楼下男人离去的背影,张依依突然觉得这烟抽的很恶心,想起今天在中天楼看到的一句诗,"未老莫还乡,还乡需断肠。"“狗屁诗人,回家就回家,哪里那么墨迹,和娘们一样,”想着想着眼睛就湿润了起来,浸湿了画好的妆容,眼泪儿也如西湖的秋水,一直流个不停。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当时的我穿着开裆裤看着奶奶把用胶泥做的瓶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