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等着小张也给他一盒咸菜,小说举重若轻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2-03

  小王二十多岁,大专毕业,在一家医院当大夫。别看小王个子不高,一米七二,却很有女人缘。年轻的女孩,什么同事、同学、老乡老来找他。小王衣着入时,浓眉大眼,双眼皮,国字脸,皮肤很白,大家觉得小王长得很帅。
  找小王的女孩不少,有的条件也很不错,可就没见小王和谁谈到一起。小王的一个老乡小李,个子高挑,鼻梁很挺,肤色略黑,(也就是现今最流行的小麦黑),气质高雅,谈吐不凡,家庭条件很优越,追小王追得很紧,隔三岔五到单位来找他。起初小王以礼相待,后来见了小李就躲,大家很是不解。这么好的女孩小王都看不上,难道他想找一个天仙不成?大家问小王怎么回事,小王吱吱唔唔说不清。问小李的一个同事,小李的同事说,和小李一起到局里上班的有好几个,就小李一人转了正,还当上了部门领导,原因大概是她和局长走得近吧!小李的同事说这话是笑着说的,不过她的笑很有些意味深长,不能不让人浮想连篇。
  有一段时间,小王好像对商场化妆品部的一个女孩很感兴趣,拉几个玩得好的兄弟帮他参谋参谋,这女孩个子高挑,落落大方,很对小王的味口。有的说,不错,赶紧追吧;有的说,人是不错,只是工作不咋的,小王听后闷声不响,从此之后这事就不了了之。
  再后来小王看上了单位的同事小张,小张人长得漂亮,多才多艺,只有一点,风流成性,和单位里、单位外的好几个男人都曖昧不清。大家都不赞成小王的选择,小王就这么拖着,和小张的关系也没有什么进展。这样一晃几年过去了,同龄人大都成了家,可小王却一直就这么单着。小王太老实,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单位里有个护土的老公老汪,个矮,膀大腰圆,在看守所工作,不知是不是因为职业的原因,此人脾气暴躁,人见人怕。
  单位最历害的人数老郑,人高马大,五大三粗,职业是司机,谁也惹不起。开起车来,忽快忽慢,忽停忽走,座进车里像座进了摇篮。好在救护车里坐的不是病人,是单位的同事。尽管如此,不管你是医生还是院长,谁也不敢说他。有新来的不知究里,小声地咕咙了那么一句,被老郑听见了,老郑立马熄了火,把车停在马路中间,不走了。领导、同事上去好说歹说小半天,他才骂骂咧咧、极不情愿地打着了火。
  有一天,不知怎么地,老汪和老郑干上了,这情景大家无数次地设想过,这两个不讲理的爆脾气撞到一起,谁更惹不起?结果是老郑在前面跑,老汪拿着一把菜刀在后面追,几个院长在中间扯劝,别的人远远看着不敢上前。这一幕持续的时间不短,从家属院到门诊部,再到医院大门囗,直至老郑好不容易逃脱了为止。
  这以后大家都知道了,在单位里,老郑是惹不起,老汪是不能惹。一天中午,不能惹的老汪被人惹了,惹他的人偏偏是一惯老实巴交的小王。这次是小王拿着一把菜刀把老汪追得满天飞,这让大家十分意外。是什么事让小王这么火爆?原来是老汪的老婆在家睡觉,小王打走廊过,老汪认为小王偷看他老婆睡觉,两人吵起来了,小王一激动,就拿刀要砍老汪。老汪的老婆个子高高的,年轻时是有名的漂亮,不过现在已是徐娘半老,小王偷看老汪的老婆绝无可能。看到小王拿菜刀追老汪,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能咬人。   

图片 1

这天同事小张拿了一盒咸菜,给了小李。给小李说:“李子,我做了咸菜,给你带了点,你拿回去尝尝。

作者简介

办公室有三个人,除了小张和小李,还有小王。小王看着小张给了小李一盒咸菜。他想小张给了小李一盒,肯定也会给我一盒啊,毕竟我们三个在一个科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者说了,我们三个关系也挺好的,小张不会不给我的。

范小青,女,江苏作协主席,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198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出版发表《裤裆巷风流记》《老岸》等长篇小说11部,并有文字被译成英、日文介绍到国外。创作《费家有女》《新江山美人》等电视连续剧百余集,创作字数达1000万字。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

小王没有声张。就等着小张也给他一盒咸菜。小王左等右等也没等来咸菜,临下班了,都要走了,小张也没给他咸菜。

小说以“我”为儿子上学买学区房的经历为主线,写当下房地产中介的种种乱象,以及应试教育背景下学生家长的无奈与苦涩。小说举重若轻,行文简洁流畅,文笔俏皮幽默,既荒诞又真实,让人读来忍俊不禁,却笑中带泪。

下班的点到了,小张给小王和小李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接着小李也给小王打了声招呼,顺手还晃了晃校长给他的那盒咸菜也走了。唯独小王坐在办公桌前,想起了心事。

冬天已经来了。

小王看看四周没人,他拿出一颗烟,点上。两个指头夹着烟,放到嘴里深深吸了一口。从鼻孔里和嘴里喷出来一缕缕烟气,两条腿也顺势随便地搭在了办公桌上。身子后仰,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就这样半躺半卧着。就这么个姿势他吸完了那棵烟。

也就是说,再过大半年,我儿子就要上小学了,所以我家必须要有学区房。

随吸烟,随想我没有什么地方得罪小张吧,他不该啊,不就是一盒小咸菜吗,至于吗,他怎么就不给我也来一盒呢。又不值钱地东西,你说小张也真是的。你不想给我,也别守着我给他啊,你啥时候给他不行啊,非要当着我的面给他啊,让我下不来台。你知道我有多尴尬吗。

如果说是未雨绸缪,我的动作已经晚了一点。我听说有钱人,儿子还未成年,就为孙子买好学区房了。

不是,他这是为什么啊,小王随想还随叨念着,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他摇了摇头。表示没有相通。

呵呵。眼光真是远大。

他猛然起身,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心里想着:算了,不想了,想也想不明白。

也不知道到那时候还有没有学区房这一说了,不知道那时候机器人有没有灭掉人类,如果灭掉了,那么机器人会不会也需要学区房呢?呵呵,反正真是什么也不知道。

几天相安无事,他们工作的时候继续工作,没事的时候还是聊天侃大山。也没看出什么不对来。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人穷志短理想弱,想象的翅膀就没长过。只是看到有钱人的作派,心理酸溜溜的不平衡罢了。其实如果换作我是有钱人,别说给孙子买学区房,就是重孙子、灰孙子,我也一样买,都买,全买,买好多套,一个学区买一套。呵呵,爽。

半月后,小王媳妇也做了一些肉皮咸菜,媳妇说我这次一不小心给做多了,要不你给同事们带点,让他们也尝尝我的手艺。媳妇不说还吧,这么一说,又勾起了他半月前的回忆。他给他媳妇说还是算了吧,自己留着吃吧。

可惜我不是有钱人。

第二天上班走的时候,都推着车子走出家门了,他就和忘了什么急事似的,又积极的退回到院子里。大声的喊着,媳妇你给我装盒咸菜,我给小李拿着。她媳妇说你们科室不是还有一个人吗。哦,你说小张啊,他家有,他自己会做。媳妇说他会做是他的,咱这不做了吗,让他们都尝尝。

不过我还好啦,晚虽晚了一点,还来得及。

小王一听就急了,你说你这个娘们怎么管的这么宽呢,让你装一盒你就装一盒。妻子不知道什么情况,只好按他的说法给他装了一盒咸菜。

我还听说,有个人家,开始一直以为自己家的户口房产证都是学区的,哪知到了报名时才知道,早在半年前,他家这个地段,已经踢到学区外去了。

小王提着这盒咸菜就上路了。单位离家不远,以后功夫就到单位了。办公室门开着,他进去一看小李已经先来了。他们互相打了声招呼,就各自忙开了。小王本来拿着咸菜是给小李的,可他根本没提咸菜的事。

被谁踢的?那你管不着。反正是有规定的,有红头文件的,学校也不敢擅自作这么大的主,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小王有事,上午晚来了一个小时,九点多才到单位,进了办公室就忙开了。一个小时后,小张完成了工作。这时候小王和小李正在聊着足球。小张也过来凑热闹。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好像小王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情,神神秘秘的拿出了一盒咸菜,对小李说:小李啊,我媳妇也就是你嫂子做了一些咸菜,我吃着不错,这不让你嫂子也给你盛了一盒,你拿回去尝尝。小李有点受宠若惊,激动的说:嫂子真好还能想着弟兄们。小王骄傲的说:那是,咱们谁和谁啊。好像觉得小李说的有点不对,他连忙插嘴说:可不是你嫂子想着你啊,是我。

这不仅是人命关天,这简直是天崩地裂。

小张看着小王给了小李一盒咸菜,没给他,于是,小张厚着脸皮问小王,王哥,我的呢?小王有点尴尬的说:你的,还在路上呢。end

不过也不用晕过去啦。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134天

总还是有活路的,现在都是这样。鱼有鱼路,虾有虾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他脚步踉跄地走出学校报名处的时候,就有人跟上来了。

要[伐]?

他没听明白。

人家蛮耐心,又说,要[伐]?

现在听懂了,这是要卖东西给他,卖什么呢?

学区房。

他简直是目瞪口呆。

他当然是将信将疑的,以为碰上骗子了,但又怀揣着一丝希望,如果没有这一丝希望,他真是什么也没有了。所以跟着过去一看,怎么不是,离学校不远,证件齐全,保证五年内没有人用这个户口上过学,等等,应有尽有,正宗的如假包换的学区房。

可是这还是值得怀疑呀,报名时间就那么几天,买个房有那么简单那么快捷吗?

当然有,早就一条龙伺候着了,全程配套,卖方、中介、房屋中心,绝对一路绿灯,服务得实在太周到。

那是,有市场,就有服务,现代社会,就是这点好。呵呵。

不过千万别以为这是他们的良心行为哦。

你懂的。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当然要损失一大笔钱,但是,这钱无论他是借来的,还是怎么来的,甚至是高利贷的,也值。

当然值啦。

孩子就不会输了啦。

真的就只剩下天真了。

当他第二次去报名的时候,老师也认得他,只是朝他笑笑,说,现在动作都蛮快的。

感情他们所有的人什么都知道。

那是,如果什么都不知道,老百姓还怎么把日子过下去呀。

所以现在轮到我了,我并不太着急,我虽然和传说中的那个人一样没钱,但是我比他有时间。

我先到网上了解行情,学区房,多的是,挑得我都头晕眼花了。

当然让我头晕眼花的不只是房子多,主要是它的房价高,我得屏住呼吸,才能数清楚那是几个零。

不过也还好,关于这一点,我是有思想准备的,你都想买学区房了,你还想着有便宜货吗?那真是想多了。

学区房首付,恰好是我们家多年来省吃俭用积蓄起来的那个数字。若不是有这个数字,我也不会财大气粗到要给孩子买学区房。

真是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接下来的事情,就十分令人兴奋了,我们千挑万拣,看中了一套学区房。

根据网上留的联系人电话,我们联系上了中介小张。我不把他的名字直接写出来,那是我手下留情,不想砸了他的饭碗。

小张听说我们看中了学区房,立刻说,好呀,你们什么时候看房,钥匙在我这里,我们约时间。

旗开得胜,我马上说,说看就看。我和老婆请了假,心情激动地来到未来世界。

未来世界小区大门口有好几个年轻人站在那里,男男女女,统一的中介工作服,胸前挂有胸牌,衬衣束在裤子里,一式的打扮,一看就让人产生信任感,也让人心生美好,真切感受楼市的春天又来了。在美好的春天里,我们搭上了时代的快车。

我朝他们认真打量一番,因为装扮和长相都差不多,我看不出哪个是照片上的小张,其中的一位已经到了我的面前,说,八幢501?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就等着小张也给他一盒咸菜,小说举重若轻

关键词:

上一篇:我娘知道后神不守舍,作梦也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