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路一个阿姨找公交车,杨坚提议去车站前的小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2-03

白日依山尽。
  暮色四合,悄悄的笼罩了这个典型的晋南小镇,一切显得静寂动人。
  多么熟悉的情景啊!那晚霞、车站、树木、花草。
  漫步在车站的小广场上,二十年前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时,刚刚踏出校门的杨坚怀揣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在此偶遇同样风华正茂,准备南下广州打拼的陈刚,理想与抱负将俩颗年轻的心紧紧贴在一起,他们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此时车站的大喇叭正播放着香港歌星张明敏的歌曲“听说你要远渡重洋,去国外开创锦绣前途,送你一把故乡的泥土,它代表我的叮咛和祝福......”好在离分手还有一个多小时,杨坚提议去车站前的小饭店吃顿饭,算是见面仪式吧。饭很简单,一人一碗兰州拉面,没有菜,也没有酒,但是他们吃的很兴奋,并且商定:十年后,不,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一定还在这里,在这个站牌下相聚,不见不散。
  去广州的火车马上就要来了。然而,陈刚却忽然改变了主意他不准备去广州了,他也想去北京。因为他在饭间无意中听有几个人议论:在广州的大街上,问个路都要花钱。他陡然产生了一种后怕:——广州的大街上,问个路都要花钱?当他偷偷地把这个消息告诉朋友时,杨坚眼中却闪过一道亮光:——广州的大街上,问个路都要化钱?也许,就是在那一刹那间他改变了主意。
  当列车喘息着驶进车站时,杨坚连想都没想,他把自己的车票换给了陈刚,登上了去广州的火车,临分别时,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握手、拥抱,匆匆忙忙中,还在那张小小的车票上相互写下自己的名字——杨坚,陈刚。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如今的杨坚,腰缠万贯,拥有自己的公司、名车、娇妻,但是他心里永远有一个结:他忘不了陈刚,忘不了那张改变他命运的车票。因为那时没有电话,以至后来四处奔波,至今音信杳无。虽然多次路过此地,因为匆忙只能在车站的小广场上静立片刻,然而,今天却不同,今天是他第一次去广州二十周年纪念日,为此他千里迢迢回来,又来到这个小车站,漫步小广场上,是想寻找那一份失去的记忆。
  朋友,你现在哪里?你过的好吗?
  忽然。一个身影在他眼中一闪,但他马上否认了——那是一个提着袋子的捡可乐瓶的拾荒者。
  但是,那个人一直朝着火车站站牌走过来了,从小广场那边,走入他的视界:那身形,尤其是目光,多少年来一直印在杨坚的心里,永远抹不掉,可为什么却显得那么迟钝,苍老.....
  “陈刚——”他犹疑试探地叫道。
  奇迹出现了,因为那身影陡陡地站住了,并且顺着杨坚的喊声答应了一声。
  “陈刚!”“你是......杨坚。”
  俩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了。而当杨坚去拥抱这个朝思暮想的朋友时,陈刚却默默转过身去。
  二十年前的拉面馆早已不复存在,代之的是一个川味酒家。杨坚热情地邀请陈刚去共进晚餐,陈刚却怎么也不去,没办法,俩个曾经的并不熟悉的老朋友展开一张报纸,就坐在了站前的台阶上。
  相对无言。接下来是难堪的沉默......
  岁月无痕,却把陈刚这个昔日能言善辩的青年人变得少言寡语,问一句他答一句,杨坚问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时,他只了一句话:“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不是不言而喻了吗?况且我现在身患疾病,聊以度日算了......,还是说说你这些年吧。”
  杨坚能说什么呢?他想说,感谢你那张车票。感谢你告诉我在广州问路也得化钱。这些年,杨坚就是从最早的指路引路开始,然后开出租,他研究了广州地图,从整座城市,乃至大街小巷,地理方位,在车站、码头、十字路口,他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从而开始了他人生最初的创业。他没有敢说,朋友你真笨啊!在广州连问路也能赚钱,你就不想一想,那能够生存下来,并且发财的机会是多大啊!
  陈刚默然无语地在静听着,眼睛却越瞪越大:是惊奇?思索?悔恨?
  月亮升起来了。
  分手了。当杨坚再次邀请陈刚去他自己的公司任职时,陈刚断然拒绝了,连同一张20万元的存卡。他唯一做的就是把二十年前的那张车票撕的粉碎。
  起风了,飘走了车票的碎片,以及昔日的记忆?
  望着陈刚远去的背影,不知怎么,一股热泪忽然涌上了杨坚的眼睛.......   

时间关系,丽江还是没有去成,8过幸好没去,德钦大雪封山.

图片 1

火车K372次,居然要当天才卖硬卧,当天已经没有下铺了,改成1228次,反正到达时间晚1个多小时,第一天曲阜应该时间充足, 没想到1228次很干净,两边床铺都有遮挡,就中间一个门,私密性好, 是我坐过的硬卧里最好的,注:动车没有坐过. 大概是淡季,一节车厢就8,9个人.价格是161+5元,11月20日早上8点多到兖州,出火车站对面就是汽车站,抬头就看到了.5元到曲阜,车行30分钟,出汽车站门口路右转,就远远看到万仞宮墙,在走过去的路上找了家小饭店,3元解决早餐,地图1元. 售票处是在”金声玉振”坊前右边几十米,不问还一下子找不到,因为被挡住了.3孔150元,好象又比网上说的贵了. 找了个导游60元3孔. 反正到处都是传说,题字,碑刻.但如果没有导游,参观时间可以缩短一半. 午饭在出孔府后解决的,就是略贵,其实完全可以到外面去,五马祠街走过去大概才10来分钟,选择还多. 孔林就看了门口不远的孔子和他的儿子孙子墓. 孔林太大,就是无数的坟墓,不去也罢.叫了一辆三轮10元,从孔府到孔林再送到汽车站. 曲阜到泰安汽车18+1元, 1个小时出头.

图片 2

结果汽车停在交通宾馆汽车站,虽然知道离火车站不远,可出站后就没方向了,一问出租可以5元送过去,想想时间还早,量量马路吧,一老大爷热情指点,从右边一条满是小饭店的小路100多米就到了龙潭路上,左转穿过隧道,在有80,90米,就看到左边的泰山站了.大概也就走了15分钟. 在龙潭路上,住华鲁宾馆,因为看到永和就在旁边,且离火车站近. 但还是满失望的, 价钱是70元,房间大小可以,但太旧了,窗外有一个饭店后门,很吵,卫生间太旧了,花洒漏的厉害,关键是无法挂在墙上,害得我是必须一手拿着花洒,热水倒是可以, 卫生间地上的水都流不走,

今天早上下班赶去车站,地铁上有人在背滕王阁序,恢宏的气势,王勃啊,你能体会到我没赶上火车的焦灼么?

房间里有机顶盒,可有99个频道,可电视机小了点.其实龙潭路上宾馆相当多,向北一直到岱宗大街都是宾馆和饭店. 离火车站就一站路的距离. 另外火车站广场前有许多公交车的路并不是东岳大街, 东岳大街是和火车站平行的后面一条街.

是的,火车走了,我留下了。手里捏着过期的车票。

11月21日, 火车站广场前乘3路车,一元,5站路到底就是天外村,我犯个错误,没有在火车站把包寄存,去济南的火车票也没买. 翻过几个华表矗立的广场就是上山的汽车了.淡季门票100元,车票45元, 怎么车票比网上说的贵那么多? 后来一看车票,上面印着: 门票125+车票25, 这不是还是老样子吗?何来淡季? BS泰山管理局,变相涨价,另我一定没要那2元的保险费.

改签去另一个火车站。问路一个阿姨找公交车,她敦实的身子一抖擞:卖你份地图啊,买了就告诉你。我的天,如果我能分清东西南北还用问你吗?旁边一个大爷显然也是问路被拒的,

大约17分钟到中天门,如果要爬山,出车站门3-4米,左边台阶就是,没有指示牌.坐索道往前走5,6分钟, 索道票45元,山顶大约1千米左右,这个时候山上没什么绿色,风景一般. 去走了弘德楼的小路,看看走走1个小时,山道上没有人,非常静,正是我喜欢的环境.下山走的是18盘,1小时多到中天门, 加热水2元一小杯, 下山的车是18元. 仍3路车到火车站,买到济南的火车票5008次,5.5元,无座.时间有多,坐车1元,好几辆车都到, 4站到岱庙,对面的通天街有无数吃饭的地方,结果在通天街门口吃手擀面6元,味道可以. 岱庙20元,可以看看,但觉得一般,也许请的导游说得太少了,20元不值,仍从南门出来,旁边车站也有2,3部车到火车站.

“你去哪?”

5008次并没有晚点,搞笑的是在站台上让我们分别排队.可车一到站,队伍就散了,因为火车根本不可能象上海的地铁那样停在排队的位置. 还好火车相当空,一个小时到济南.

“北京西 9路”

济南火车站广场上买了地图5元,买回上海的火车票:T105—231元,在广场对面的永和填饱了肚子,就住在火车站旁的泉城宾馆,168元大床房, ,满新的,也安静,服务态度也可.就是卫生间小了点.可走时,换了人,大堂服务态度很差.

“跟我走,我知道”

11月22日早上门口右边11路1元坐14站到洪家楼,约半小时. 看看大教堂,气派很大,进去里边是免费的. 洪家楼这里也非常繁华,其实比大明湖更适合居住. 花园路上十几个公交线路,随便找一条1元,5站路到大明湖东门,下车过马路,路口右转,30元门票,风景还是可以的,毕竟是在城市中心.东门走到西南门也要45-60分钟,居然走不到南门,必须从西南门出去,否则要坐船才能到南门.在趵突泉北路上可以坐两站到趵突泉,也可以三轮5元, 我选择走,路上看到锦江之星大明湖店, 但离前面的Wal-mart有5,6百米. 过繁华的泉城路,再有100米到趵突泉公园,40大洋,看过后觉得名气大过实质,万竹园更没啥看头,为什么网上都推荐万竹园. 里面有一个池子里养着两头海豹,一直伸着头等着喂食. 仍从东门出来,对面就是泉城广场, 真够大的.都是鸽子,阳光明媚,心情舒畅.一边是护城河,旁边无数的宾馆,建议住两天以上的可以住广场附近,离商业街也近. 过广场继续沿着护城河走,济南的护城河公园建得不错,一直走到黑虎泉和其他几个泉,这里人声鼎沸,无数济南市民拿着器皿来盛水,享受老天的恩赐,当地的自来水厂可以少生产一些了. 边上的解放阁要2元.回到泉城路,一直走到著名的芙蓉街,感到就一小吃街,也没啥特别的,各大城市都有,6元肥肠米线, 肥肠少的可怜. 走回黑虎泉西路上乘3路,一会就到了火车站,候车室里位子也没有,还是淡季. T105次人很多,是最后一节车厢,比不上来时的1228次.

我侧头用眼神质疑他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问路一个阿姨找公交车,杨坚提议去车站前的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