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会在那天相遇,铺洒着儿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1-27

  蜗居县城已十余载,回老家的次数也寥寥无几,家乡固然全无县城热闹繁华,然而,我魂牵梦绕的依然是那不能忘却的故园,在我的梦乡,最美的依然是故乡的云海蓝天、故乡的青山绿水、故乡的放牧夕归、故乡的田间小溪、故乡的桑梓秋菊、故乡的龙槐老井。
  城市生活的冷漠孤寂和冷暖自知刺痛我稚嫩的心田,乡间的亲昵温暖更显得弥贵不易。我常常怀念乡亲们走亲串邻,相谈甚欢;小孩们村头嬉戏,赶赴千河捕鱼捞虾,三五成群放牧割草,乐意无穷。清晨有鸡犬之声相闻,有大人早起挑水,有乡亲淳朴问礼,有邻里们早出春耕••••••墙里墙外都是一个和煦的春天,一片共同的蓝天,一口至纯的乡音。
  再回故乡,村舍俨然,阡陌交通,一排排小楼整齐划一,红砖青瓦,朱门小院,“万家共赴康庄道,扶贫惠风泽乡邻”若不是偶尔出入鸡兔,我恍若身居小镇或误入他乡。
  一望无际的碧野,铺洒着儿时梦想的乡间小道,巍峨如黛的远山近岭,日夜流淌的清溪甘泉,让我一下子感到心旷神怡,舒畅无比。漫步在这乡间小径上,我仿佛看见了儿时的一幅幅画面:春光明媚的田野里,小伙伴们沉醉在琼芳的馨香,与花卉为伍,以小鸟为朋,其乐无尽。秋日里鸿雁南飞,谷果花叶香飘万里,农人们的脸上呈现出憨厚的笑容,收获的不仅仅是粮食,还有那兴奋愉悦之心。
  眼前的景致就是我的眷恋的家乡呈现给我的秀美画卷:小路旁绿苗迎风摇曳,麦浪此起彼伏,好像在迎送远游他乡的赤子。不由的追忆起儿时捡麦穗的趣事......
  夏夜的麦场是父辈们“虎口夺食”的战场,更是孩子们尽情戏耍的乐园。大人们不知疲倦的挑灯夜战,迫不及待的夏粮抢收,深怕一场雷雨从天而降使全年的心血和汗水付之东流,回想起农民“靠天吃饭,听天由命”的日子让人倍感凄凉无助。而孩子们只管在碾过的草垛里翻跟头,捉迷藏,追逐戏闹,哪管“夏收之役、夏收之虑、夏收之急”,真是“成家方知油盐贵,养儿才懂父母心”。孩子畅快的呼吸着清幽的麦香,萤火虫点燃丰收的希望,百鸟归宁一片详和恬静、安居乐业之景象,虫豸低吟奏响耕耘的赞礼和生活的康庄。
  那是多么令人难忘的岁月,多么令人依恋的日子,多么令人痛失的时光。无忧无虑的年华伴着春种秋收而东流,伴着欢声笑语而溜走,伴着课间铃声而尽失。我们渐渐长大,也渐行渐远。但心永远在农家小院里、在夏日的麦田里、永远牵绊着父母含辛劳作的身影。永远念着村口的龙槐古井,念着起早贪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们,念着生我养我的那方水土。
  如今的麦场已盖起了阔气十足的小洋楼,大型收割机更是速收速藏,颗粒归仓,人们再也不用头顶烈日,历经长达半月的夏收之苦。孩子们也失去了夏夜嬉戏追逐的乐园。更体会不到“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的生计之不易,民生之艰难。富足的生活哺育了他们,更宠养着他们,不知现在的孩子们是否还有我那深深的畎亩之忧,怀乡之情,感恩之心,寻根之切。
  儿时的七彩梦已变为现实,但对我来说又“何福之有,何幸之有,何乐之有”面对处处碰壁,事与愿违的现实,我只愿回到故乡,让温暖,清醇的轻风吹干我的心泪,让清澈明亮的乡水洗净我仆仆风尘,让家乡的山水护佑我受伤的灵魂。故园有我永远年轻美丽的梦,永远炽热无比的心,永远激情燃烧的青春。让我站在故乡的水土扬帆起航,寻梦追。
  当我在这喧闹纷扰,富丽繁华的城市,落寞失意,无所作为时,徒留的是对故乡的眷恋和思念。故乡永远是我心灵的宿营,我避风遮雨的港湾,我心魂深处的怀念,挥之不去、思绪绵延••••••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从何时起,内心深处就开始有一种怀念乡下的感觉。常常会莫名的想起年少时在乡下过的日子,怀念乡下那些人,怀念乡下那些事,更怀念故乡的溪水长流、青山环绕、鸡鸣狗吠、乡音熟语。

作者 重煤集团长河煤矿:陈登凤

有朋友问:是厌倦了城里的繁杂喧嚣么?也不全是的。毕竟,都市里的生活比乡下要方便的多,尽管近几年里故乡也发生了不小变化。想来想去,或许是自己本身就是乡下人的缘故吧,才有了对故乡的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住在城里,每天上班下班,对于夏夜的记忆也在慢慢的消失。我们已经习惯了蜗居在自己的房间,看电视或是上网。少了很多和大自然亲近的机会,这就更让我怀念在家乡度过的夏夜了。 家乡的夏夜,充满了迷人的色彩,静静的坐在树下,数天上的星星,看流星划过耳际,那时的我们就在大人们的神话里沉醉,既希望每晚看到流星,可又怕流星会落在自己的附近,因为,大人们说,流星落下的地方,会有灾难,尽管非常喜欢流星滑过时所闪耀的光芒,善良的心里却不想自己或周围的朋友有灾难。 家乡夏夜最让我难以忘记的,就是一到夏天的晚上和伙伴们的聚会,那时我们会早早的用水冲干净一个地方,然后,晚上拖一张竹席,就那样和小伙伴们睡在上面,吃着来自各家的玉米或麦耙,品尝着不同的味道,仰面看天上的星星,听父辈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然后我就会很仔细的去看那一轮月亮,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织女在等牛郎,数着日子,盼望着7月7日的到来,想看看他们是否在上面相会,都做了些什么。尽管,我从来没看清楚过,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会在那天相遇,但是,那时的我是坚信不疑的,在心里很恨拆散他们的王母娘娘,善良的心却异常的爱憎分明。 我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听着那些美丽的神话故事和恐怖的鬼怪故事成长的。而这些,只有在夏夜里才能听到,也只有在夏夜,才会有那么多的大人、孩子聚在一起,它们丰富了我少年的情怀,也伴随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快乐的夏夜。现在长大了,随着知识的增长,也知道那是假的,可在内心深处却非常怀念那段日子,很多人聚在一起的日子,虽然没有电视,可欢声笑语却充满了院子里的每个角落,邻里和睦,伙伴团结,大家的门都是惝开的,你家在做什么,有什么好吃的,我也可以看到和吃到。那像现在,一到家,就把门关了,也许对面的邻居是谁都不知道。就算有时有事去敲门,还觉得打扰了别人。都市生活很繁华,娱乐也丰富多彩,但是却总让人觉得少了人与人之间的亲近。 站在楼上,看着繁星闪烁的天空,更让我怀念家乡的夏夜,怀念那人、那山、那水。不知道儿时的伙伴,是否也如我一样想念家乡的夏夜。

怀念乡下。乡下的生活是清净的,乡下的生活是安闲的,乡下的生活更是惬意的。在这里生活,时刻会使人身心处于一种轻松状态,丝毫没有一种紧张感或压力感。春天里的早晨,迎着刚刚露头的朝阳,在湿漉漉的稻田边的小路上走着,能听到久违的布谷在歌唱,能见到啄泥的燕子在电线上停歇,还能远远的感觉到深山里斑鸠的啼叫,春天的序曲在这些精灵们的演奏中娓娓而来。昨夜的雨湿润了大地,脚下的泥土散发着浓烈的气息,直把人陶醉。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快乐一层层向心中漫来。夏日的某个黄昏,霞光在村子西边上空上演着一场绚丽多姿的火烧云系列片,吸引了长金胡子的老爷爷,吸引了顽皮可爱的孩童,连小猫小狗小鸡们都不时抬头歪向天空。在最后一丝夕阳钻下山头时,周围就寂静了,心也忽然间宁静下来,尽管对面山头的小树林中充满聒耳的蝉鸣,不远处的稻田中装着盈耳的蛙声。秋天的午后,强烈的阳光唱得正欢,辛劳的乡民早已忙完一上午的活儿,枕着自家编制的竹篾凉席,在金黄的季节里丰收着甜蜜的快乐和希望。唯有村子前头的那条小溪,还荡漾着孩子们的欢笑,水流声拍打着嬉戏声,光溜溜的肌肤抚摸着灵动的溪水,童年就是这般的简单和自然,突然间,觉得乡下又充满着欢闹。然而,在乡下,更多的还是寂静,冬天的夜晚,就是那般的无声。屋内,一家人围着火炉静静地享受着温暖的幸福,一切都静下来了,只有木炭闪动着啪啪的碎响,伴着大树根燃起的火苗儿。入睡,躺在暖暖的被窝里,伴着窗外雪花簌簌的轻吟,伴着枯枝偶尔的咯吱声,渐渐进入甜美的梦乡。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会在那天相遇,铺洒着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