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她似乎不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了,更能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1-27

  自“两学一做”文件下达以来,作为学校党支部书记的胡校,以身作则地认真学习,践行文件精神,他的读书笔记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地写了厚厚的一大本,着实令人佩服。然而,有人背地里说他古板,不会变通,做些搬砖式的不起眼的杂工。
  我调入该校之前,只是耳闻其人,未见其长相。那年八月底前来报到的时候,见到他在毒辣辣的阳光下清理卫生死角,我错认他是门卫阿伯。开学后虽然手头的活特别多,但我忙里偷闲,好奇地欣赏他。衣着简朴,粗布衣衫陈旧而掉色,一头脏乱还夹有白发,样子苍老。经常下班时分背着电工包,扛着人字梯,穿行校园,一身汗涔涔的。全校只有他是这样的。
  熟识的人告诉我,他就是学校的副校长胡校,做事严谨认真,近乎古板。他主管德育工作,日常实际工作不仅多而细,处理学生违纪啦、校园安保啦、杂物安置啦、修剪花草啦……鸡零狗碎的,十分具体。如果他不担任课程,就是一位纯粹的勤杂工。每到月末,他手里揣着记录本挨级挨室地收党费,有人打趣说:“比例假还更准时。”他总是笑一笑,就走了。
  学校教育“创强”那阵子,整个校园,整个暑假,上上下下忙碌得热火朝天,就连空气都在搏动似的。整修田径运动场、翻新教学的墙体、整改功能场室,浩浩荡荡,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们配合施工的进度,搬办公室、搬杂物等。搬图书室的那几天,他领着大伙儿忙碌,累得够呛。图书室在三楼,要把书和书架一同搬到一楼。他为了防止书散乱,一再强调先搬书,把书堆放一楼的走廊等空地,然后再搬书架,可大家不乐意。他找我商量如何搬更合适,我说先搬空一个书架,并把空书架搬到一楼,然后把书架的书搬移到一楼书架,依次搬移,最后把地面的书搬上书架。他认为可行,大家也不再磨叽什么,动手就干。
  之所以磨叽,是因为拆卸实验室,拆卸场室照明线路的事。实验室、照明线路要更新换代了,拆下的废品卖给废品收购站。按现在的行规,比如拆老屋,全部包给废品收购站,废品收购站会派出人员,不但揭瓦拆墙,还会清理垃圾,而且点清废品的钱。他呢,为了照顾文件要求,硬要安排老师拆卸,要求把废料从楼层一一搬到地面有序的堆放好,督促办公事主任用相机拍摄,保存资料。作为老党员老教师的他领着大伙儿吃苦耐劳,待物敬重,我不得不佩服。但耗费了不少的人力——他做人做事要求高,凡事按步照班,做到满满地,说实在,我不大赞同。
  五六个彪形大汉,整整用了两天时间才把图书室搬空,累得大家腰酸背疼,连磨叽的力气都没有了。但这样的活,对于我不算什么。小时候干活不是扛就是背,练就一身好体力,所以用箩筐担书,用肩膀扛书架,样样不在话下。可是他不放心,阻止我独干,生怕闪到腰什么的。有时为了加快劳动进度,我还是偷偷地独自扛一书架下楼,他劝止无效的时候,就在后面帮我。他嘴里不放心,不赞同我蛮干,但心里还是蛮欣赏,夸过我气力大。所以,要搬要抬的时候,必定会叫上我。
  三楼的办公室装修基本竣工,新书柜需搬上去,因为新学期的工作迫在眉睫。现在剩下一个两门的书柜,我和他搬抬。我走前,他走后,重重地、稳稳地、一个阶梯一个阶梯地往上挪移,有点儿吃力。往第二层楼台步而上时,书柜开始左一下右一下晃动了,我知道,他体力不支了。我要求放下书柜就地休息,喘喘气,他说不用,还可以撑一撑。他疲惫的身体像是被时间推着向前,又像一头老黄牛,拼着体力,硬撑到最后。家乡建房子,主人监工,才这般拼搏。
  他喘气越来越粗重,书柜有时倾侧厉害,几乎擦墙而走。他实在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但他不服老,硬撑着。我怕伤他自尊,又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放慢脚步。到了两层半的时后,我假装要休息,他不得不放下来了。他喘气粗重,汗水顺着额头沿着脸滚落地面,衣衫早已湿透了。他打量了一下我,说:“你体力蛮好。”
  我说:“前头轻,后头吃劲大,你的负荷重于我啊。”书柜四平八稳架在楼道上,棱角硬而分明,浑身笨重。他擦了擦汗,指着书柜说:“实木的,有点儿份量。”我们从木头谈起,聊到家乡的杉木,聊起上学时的劳动,很快说到了工作,劳累随着了闲聊慢慢消散。他是工作狂,我也是;他住在学校旁边,除了睡觉几乎都在学校,这点我不及他。他没头没尾说了一句:“想不到你这么快就适应过来了。”我茫然地看着他的被汗水浸透了的严肃的脸,目光充满了关切,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他补充了一句,说:“角色转变快,心态调整好,我放心了。”我调入本校之前,在原单位是学校中层干部,因某些事影响了心境,影响到工作,所以急切换一换环境,调入该校做普通老师。其实,我走出心理阴影,因为这里的环境给了我快乐。“多谢您。”
  他高兴地说:“关心不够……好好地干。”他是我以前工作时的投影,从他身上我看到了劳动的本质。
  “好好干,跟您一起干。”这时我走到书柜的后头,让他走前头。依我平时搬抬爬楼梯的经验,后头是要比前头重的。可是,他说什么都要我走前头。我不善言辞,拗不过他,只好走前头了。
  他整个暑假都在搬、抬、扛中度过,日子甚是充实。他比谁都累,终日没停没歇地干活,健硕的身体也掩饰不住黑和瘦,累成民工似的。
  新学期又开始了,大家从“创强”的收尾工作中抽身回到教学上来,投入紧张的备课、班级管理中去。不知道是哪天了,我的膝关节因痛风肿痛难忍,拖着一条腿从课室瘸进级组室,他也刚好进来收党费。我摸了摸口袋,准备好的钱一时找不着,很尴尬地说:“胡校,我的党费下午交,可以么?”
  “没关系。你的腿怎啦?”他走近,打量了我一番,又说,“假期扛那么重,很替你担心。”他眼神充满歉疚和不安,认定是假期干重活拖累的。
  “老毛病又犯了。”十多年的痛风,时不冷丁地要我遭罪几天。昨晚看医生,把准备好的党费掏空了,今天也够难为情的。
  当我瘸着腿进了他的办公室,掏出党费时,他急忙上前扶我坐下。其实,我的腿僵直的,伸屈不便,坐下辛苦。我说:“谢谢。站着好点。”他既热心又着急,见我痛苦不已,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药介绍说,“这是我儿子从香港买回来的,专治坐骨神经痛,已经吃了大半瓶,疗效不错。瓶中还有一些,你拿去试试。”我一时惊慌失措,感激袭上心头,忘了言语。半响,说出“谢谢”两字。
  他还嘱托我平时要多运动。他说他以前双膝伸屈不自如,先是漫步行走,然后下蹲,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现在起蹲自如。说着说着,他双手码住办公桌边沿,慢慢下蹲……示范一次。
  我知道,我的情况与他的不同,破费他的工夫了。然而,我心头猛地一颤,想起抬书柜他吃力的表现,不由联想到他的身体。啊……他不能够干粗重的体力活呀。我那时为什么不知道呢?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我的身体每况愈下,现在几乎靠药物维持行走,不能够干重活。我有时发呆,痴痴地想,等身体好了,接过电工包,扛着人字梯,和他一起做勤杂工。每次想这里,总有一股酸楚袭上心头,无法用言语形容。他终日都是琐碎的工,毫不起眼杂工。高大上的事儿气派,荣耀的光环闪闪夺目。然而,一个单位,事无巨细,总要有人做。在他看来,最底层的杂工,最脏最累的活,做起才有回归劳动本质的感觉。
  入夏以来,榕树生长旺盛,根须垂挂,影响校园美观。叶茂新绿,毛虫飞丝悬空,学生摆放单车在树底下,常有被飞丝伤害皮肤,奇痒难忍。他扛着人字梯,背上喷雾器,手拿大剪子,走进双休日的白花花的日光……
  你们还磨叽什么?

你觉得她似乎不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了,更能理解别人的辛苦。这就是为什么什么常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的原因吧!

这篇自我介绍是给自己写的,为帮助认识自己、爱自己、追求自身的成长。

在约好的日子里,大家开心地聚到一个地方,互相询问这么多年的经历和发展,在欢声笑语中回忆着往日欢乐的日子。可是,我们还是渐渐地发现所有的语言和交流已经不再有当年上学时的纯真无邪,多了岁月的历练和成熟的韵味,你发现昔日无话不谈的闺蜜,聊了两三句就再也没有可说的话题,你们的心再也没有当初的默契。慢慢地,你觉得她似乎不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了,坐在一起也不知该找怎样的话题来聊,即使找了一个内容,却因为话不投机而最终聊不下去。于是,在同学会聚了一次之后,那种大规模的同学聚会就不会有第二次了。这是许多人选择不再参加的原因,因为大家都觉得,想象中的聚会的美好,被现实的残酷击得粉碎!

给那个真实的我取个名叫不打游戏的赏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我在游戏里基本只玩一个叫赏金的英雄。

其实,生活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就像同学聚会一样,当我们初中毕业之后,所有的同学都各奔东西,从此杳无音信。可是,社会发展了,网络普及了,因为QQ群,因为微信,一下子把我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几十年未见的当年好同学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大家觉得网络的谈天说地还不过瘾,于是就积极地筹划同学会的事情。经过不断的调整协商,终于同学会顺利举行。

心里默默为她这份善良感动,更珍惜她。工作中,身边不时会有同事对一些老实哆嗦什么也不懂的客户不耐烦不客气,她还是能更体谅这些客户,更多地解释说明。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觉得她似乎不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了,更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