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肩上和头辰月被女华点缀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1-20

图片 1
  
  
  
  
  
  
  
  题目:死亡之犹豫的爱
  
  很久没作品问世的陈诚最近一直在寻找灵感。其实,他是一个三流的作家,只是在一次无意的时候,写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故事其实是根据他自己的感情故事为基本来写的,所以很多的地方,都透露着真实的感情在里面。可以这么说吧,就是这个故事,使得他成名了,一夜之间,他是真正的作家了。喜悦不久之后,就有很多的读者希望他有新作问世,在记者招待会上,他当众承诺了……于是,他最近就苦恼了。
  其实,他自己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成名的,只是那种感觉让他很是开心和过瘾,所以,他也在想让自己的故事更加的精彩,让他自己享受更多的荣誉和心里那种自私的占有……
  他一直在回忆可以拿来写作的题材,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作废的稿件已经有整整一麻袋了。
  “哎,怎么回事呢?怎么办呢?”
  “亲爱的,你为什么把我们的故事写得那样的悲惨呢?”
  陈诚看了一眼即将嫁给他的女友,慧美,很正经地说:“现在的人,心理都有点变态,喜欢看这样的故事。”
  “哦,这样啊。那你现在怎么写不出来了?”
  陈诚被点中死穴般地僵坐在那里,半天没有说一句话,面如死灰,眼神空洞。
  “不要吓唬我啊!怎么了你?”慧美惊恐地看着陈诚不知道该做什么。
  “水……”
  “哦。好的,等下……”
  慧美给陈诚倒了杯水,陈诚一下子就喝了下去,然后很累地说,“我,想睡会儿,不要打扰我,好吗?”
  慧美还没有反应回来,陈诚已经走进卧室睡去了……慧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上打电话给他的母亲。但是,电话一下子像是都被占线了 ,怎么打都没办法拨通,慧美只有蜷缩在屋子的角落,独自一人感受屋子里面奇怪的一切……
  黑暗将一切慢慢吞噬,慧美一下子感觉到闷闷的,慢慢昏死过去……
  迷糊中,她睁开眼,却看见陈诚在和一个女子争吵什么,但是她什么都不见,她努力让自己听清,但是,这是徒劳的,她渐渐放弃了,她看见那女人狠狠的给了陈诚一记耳光后便离开了。女人甩门而去,慧美一下子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女人,竟然没脚,她是飘过的!慧美一下子又晕死过去了……
  “慧美,慧美……快点醒过来啊!”
  陈诚抱着慧美,慧美面色全无,就像一个死人,没有半丝的血迹。陈诚呼喊着,摇着慧美,慧美没有一点点的反应,陈诚立刻抱起慧美,向医院跑去……
  “求求你了,慧美,不要离开我啊!我知道错了!我不要成名,我要你!”
  陈诚一边奔跑,一边大喊!
  立刻的抢救,暂时保住了慧美的命,借助呼吸机勉强活着,医生仅仅说她是惊吓过度。
  “惊吓?!”陈诚显得很是惊讶,但是又流露出早有预料的眼神。现在的他,没有谁能了解,他自己看着自己的手,自言自语地说着:
  “难道,说的都是真的?难道一切就这样?难道没有办法吗?难道……”
  陈诚忽然想起了什么,急速往外面跑去……这一切却显得十分的奇怪。也许,现在发生的事情,本身就比较奇怪吧!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陈诚跑出去后,便走进了一个破旧的筒子楼,在一个只有铁门的房间前停了下来,他停留了片刻,叩门六声,正反各三声。门“吱呀”一声开了……第一眼屋里竟然是空空的,似乎没有人住在里面,但是,随之而来的一股松香从里面飘来……
  “后悔了?来吧!”
  陈诚“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用膝盖进入了房间。
   陈诚进入了房间,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小套,里面住着一个老人,此刻的他正盘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给现代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老套,江湖术士,或许在有些人的心里甚至会感觉到有种厌恶的感觉,他的话不可相信,有违背社会主义的建设,其实,陈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的想的。但是,此刻发生的事情已经改变了他的看法,也许,有些事情本来就不该用常理来解释吧!
  “师傅,我真的错了吗?为什么?”
  “当初的选择是你自己,但是现在,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陈诚沉默了片刻,
  “只要能救慧美,我愿意放弃一切。”
  “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的选择是怎么回事呢?她们已经见过面了。你知道吗?”
  陈诚一下子面如死灰般,脸上显出一道一道的青筋,又夹杂着那么一丝诡异……一切显得那么的不寻常。
  “她只是我虚构的,为什么她真的存在了?她想要什么?”
  “她想取代慧美。”
  “不,决不可能的!”
  “现在的你那么的坚决,但是,当初让你选择的时候,你犹豫了。明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以用来赌,但是呢?”
  陈诚什么都没有说,一直沉默着,直到那股松香味道渐渐散去,师傅端起一碗水:
  “你喝下去吧,这是我唯一能帮助你的,你也是我帮的最后一个走逆缘的人了。看造化了。”
  陈诚喝下那碗水,问了句:
  “那第一个人是……”
  “我自己!”
  陈诚看了师傅一眼,露出异样的眼色。
  “不要看我了,我最后的结局就是失去一双眼睛,和我想保住的女人。”
  一道闪电划过陈诚的脑子,没有双目!他竟然是失明的!陈诚直视过去,却见师傅双目炯炯有神,根本不像啊!
  “你听我慢慢说,我告诉你我的故事,其实,我们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比如都曾经犹豫,但是,我的结局似乎没有完美,于是,我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人的出现。所以有天我遇见了你,而你我的故事,就在那一刻开始了……记得那是五十年前,我遇见了我的初恋,安惠。我们很快坠入爱河,私定终生,本来一切都很好,只是后来有天我遇到一个老人,他告诉可以给我一个有前途的未来,只是,他要我的一样东西换,后来我知道,是我的爱人。当时我和你一样,不相信他,但是他给了我一个小本子,我看了一眼,很是感兴趣,他说那是他终生的梦想,只是因为他已经年老,时日不多,这本书还差一个结局,他保证,只要我写了结局,就一定会成名,我犹豫了很久,一个念头闪过,杀了老头。我想着就做了,我想着日后不会成名,有钱。但是,就在那夜,我把结局写好,便上床睡觉去了。我没有开灯,摸黑进去了。当时我感觉到了有什么不一样,但是没有太在意,便呼呼睡去,忽然我想起来,安惠怎么不在床上,就在此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我竟然看到我的安惠吊死在我们的床上!她死死地看着我……天幽暗了下来,就在此时,又是一道闪电,我见到那个老人坐在我的床边,屋子里面满是淡淡的松香,老人拿着那书,翻看着……翻看着……”
  陈诚听着迷了,同时他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意识渐渐迷糊……师傅还在讲述着:
  “原来,那松香里面,有迷药……”
  陈诚就在此时昏死过去……
   等到陈诚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面只有他一个人,他摸索着起来了,双目显然已经看不见,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被一个人扶住 ,但是对方没有说什么,似乎也没有呼吸,陈诚此刻无比的冷静,他知道,那是那位师傅,他还在这里!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该得到的你已经得到,还要什么?”
  对方没有说什么,依旧扶住陈诚,陈诚这时感觉到了什么,一股好熟悉的香水味道 !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是慧美!
  “你是谁!慧美,慧美,是你吗?说话啊!求求你了!”
  对方依旧没有声音,还是扶着陈诚,没有话语,甚至于没有呼吸!四周只是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人,但是陈诚知道,一定有谁在那里,还在搀扶着自己,他看不见,对方没有声音。他的心里只有空洞洞的。
  “求求你了,说句话吧!我怕啊!” 陈诚用几乎哀求的声音在说。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用指甲狠狠地掐着陈诚,陈诚看不见的眼睛里面竟然流出了眼泪……被指甲掐的地方,慢慢流出鲜红的血……
  也许陈诚不知道,掐他的人就是他的妻子,而且他的妻子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的妻子双目流泪却说不出来一句话,只是因为陈诚做出的交换。但又或许,陈诚并不知道那是他的妻子……
  原来老人在取走陈诚的视力后去了医院,告诉了她陈诚在哪里,同时取走了慧美说话的能力……老人告诉了慧美那个故事的结局,
  只要用同样的方法,取得四对情人的眼睛和说话能力就可以挽回因为犹豫而导致的后果。陈诚和慧美只是他的第一对情人……故事还是会发生的……
  其实,故事就是这样,陈诚在爱与欲的路口选择了一条不归路,老人依旧在寻找像陈诚这样的人们,也许,现在还有夫妻的加入吧。
  你,是下一个吗??   

2

        青月的口鼻在不停的出血,他的脸也在不停的抽搐,他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方智大师,他似乎到死还不相信,少林的三号人物居然是这样的人。

        “你什么意思。”

      冲灵道长突然喝到:“不好。”

          “哦,江湖上为了成名而杀人的不在少数,那你为何不抓。”

        冲灵道长沉默了,他没有说话。

        “寒风不起,我也许发现不了你。”

        “哪知道我们不仅没有打起来,而且我还自断手臂。”

        “哦,为何?”

        “哦,什么好处?”

        “想要我们帮你做事,痴心妄想。”方智大师听说要帮他做事,立马喝道。

        “你也是了成名?”聂云靠在桂一树下虚弱的说道。

        “可后来还是有很多人来送死?”青月问道。

        慧凌师太劝道:“既然他已厌倦了这种名利,想必以后他不会在随意杀人了。”

        “可你流血了,为何还没中我的毒。”青月问道。

        “方智师兄,你且冷静些,他既然叫我们三个人前来,相必一定有重要的事,且听他说说又如何。”慧凌师太连忙出现在二人中间说道。

        “你说的不错,可如果这样呢?”聂云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用左手里的桂树枝一挥,众人只见一股血雾飘散在空中。

        有名利就有欲望,虽然他是绝顶高手,可想杀他的人并不少,年轻时或许满腔热血毫无畏惧,可现在已经不惑之年的他,却越来越惧怕了,并不是他怕死,而是他厌倦了。

        方智大师的背后已插上了一把破碎的剑片。

        他将小花瓶直接扔给聂云,说道:“这应该就是解药。”

        一百零六并不是很大的数字,可如果是杀人的数字,还是江湖中的高手呢?那算不算是一个伟大的数字?

        “原来我这么不幸运,第一次想退出江湖,便被你抓个正着。”

        突然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可惜啊可惜,当今绝顶高手却落得一个自断其臂的下场。”

        是吗两个字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已经说不出了,他的脖子处已经嵌入了一朵黄色的小花,醉人纷香的桂花。

        “我们走吧。”冲灵道长说道。

        “不错,而且我还在等一个时机。”

        聂云的脸色已经开始发乌了,可他却并没有在意,反而笑了起来。

        “他这是在激你,莫要乱了分寸。”慧凌师太说道。

      就在此时,冲灵道长觉得几束寒光朝自己袭来,寒光中竟然夹杂些丝丝淡香,冲灵道长连忙挥剑格挡,只听见“咔咔咔”地几声脆响,自己手中的长剑已断成数节掉落在地。

        聂云摇摇头,笑道:“你们三个想留住我,却谁都不敢先出手,只因你们知道,先出手的那个人一定会先死。”

        “你莫要胡言乱语,我只是厌恶像你这样为了成名,而到处杀人的人。”方智大师说道。

        “不错,因为少林罗汉三千,外门弟子更是过万,谁也不会去想着杀一个武林地位第一的少林方丈。”说这句话时,聂云的气血明显有些不足。

        “你笑什么?”方智大师皱眉道。

        方智大师说道:“你莫以为我会感激你,你最好今日将我杀了,否则以后我还是会杀你的。”

        寒风乍起,深黄的桂花带着醉人的香气飘落在地。

        “这么说我倒是错过了杀你的最佳时机。”

        “是谁?”冲灵道长喝道。

        聂云没有理他,只是坐了下来,倚靠着桂树喘息。

        “那还不够,我是要让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而且我和你不同。”

        “你…”刚说这句时,方智大师一拳挥来,青月双腿已残哪能躲避得了。

        青月说道:“哼,他本已中毒,可他强行运功,现在怕是毒入骨髓,这正是我们成名的大好机会。”

        冲灵道长说道:“我不杀他,他便会杀了我们,我这只是自救而已。”

        方智大师也抬头看着那桂花,说道:“幸好你自断其臂,又中毒太深。”

        “砰”地一声,青月整个身子被砸得几丈外。

        正午,微风渐渐。

        “算你识相,不过我到不会为难你们,因为我要杀的人是他。”话音刚落,便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聂云面前。

        方智大师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没想到连你也杀不了他”。

        “因为他该死。”

        聂云说道:“不错,我还是杀了人,因为我不杀别人,便会被别人杀死。”

        “哼,莫以为这样我便杀不了你,方智,成名的机会来了,还不快去杀了他。”青月狰狞道。


        “是他害怕不出手,还是我们不敢出手?”冲灵道长问道。

        冲灵道长叹道:“那的确是可悲。”

        “这下,你们说出去的话,他们便会相信了吧。”聂云低着头说道。

      慧凌师太见此也只得拔剑上前。

        “莫不是,你故意透露给我们的。”慧凌师太惊讶道。

        方智大师停止了咳肃,望着冲灵道长,虎目含泪地说道:“谢,谢谢。”

        “你,你竟然断了我的脚筋?”青月的脸有些扭曲了,他指着聂云大声的说道。

        “可惜什么?”

        聂云十八岁时,便横扫黄河两溯,二十二岁时,已冠绝天下。

        “哦,是吗?”

        “你既然不想再杀人,为何还要杀死他。”方智大师指着聂云背后的尸体说道。

        “你…”方智大师一摆长袖愤愤不语。

        “如此说来,你倒是知道我的厉害了。”

        “我早已准备好。”

      聂云重重地叹了一声。

        慧凌师太没有说话,因为她突然发现聂云看着并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而是像一个垂暮的老人,一个落寞、疲惫的老人,他的身上已没了那种会当凌绝顶的高手风范,她知道,这都是被成名所累的结果。 

        “冲灵,你,你……”方智大师震惊的看着早已站起来的冲灵道长说道。

        “像我这么厌倦江湖的人,怎么可能会再出现在江湖中。”

        方智似乎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在笑我以前。”聂云问道。

        不但慧凌师太想哭,就连冲灵道长也不忍在看。

        “哼,你还有脸问我是谁,你们名门正派居然和他狼狈为奸,这要是传了出去,你们三大门派岂不是贻笑大方。”

        “他们想不想成名我不知道,但是我却很想,而且我成名后还有一个极大的好处。”

        聂云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桂花枝,他轻轻地嗅了嗅,说道:“多杀一人和少杀一人有何区别。”

        聂云说这句话的时候,空中突然一道寒光乍起,方智大师心感不妙,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而赤手空拳的方智大师,只见他的僧服上,已是多了好多细而密的口子。

        “我以前想的和你现在想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聂云叹道:“只是没想到你尽然会和他联手。”

        此时的聂云面色有些苍白,他肩上黄色的桂花都已散落,他抬头说道:“毒隐手,青月?”

        “哦,怎么个一样法?”

        “你且说说。”冲灵道长看了一眼聂云,说道。

        青月刚说完这句话,聂云便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出来吧。”

        “那你耐心可真好。”

        聂云摇摇头叹道:“可惜…”

        “所以我请了你们三位,别人说这些话,或许不信,但你们说的话,他们便一定会信。”

        寒秋的太阳总是很阴柔,就像落水的孩子在火堆旁一样,感觉不到温暖。

        “为何要走,凭我们三人之力定可拿下他。”方智大师急道。

        “快坐下运功,空气中有毒。”冲灵道人说道。

        “他若能杀了你,我便可以不用出来。”

        聂云点点头,将小花瓶里药丸吃掉,对冲灵道长说道:“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

武侠专题

琅琊令之梦

        此话一出,三人不禁面面相觑。

        “你们忌惮的是我手中的棠木剑,可你们知道,我已有多少年没有用剑了。”

        慧凌师太已明白他的意思,重重地叹了一声。

        “不错,只要杀了你,我便能成名。”

        方智大师脖颈处,鲜血喷涌,他笑着摔倒在地。

        “那只是没叫我碰上。”

          “你说你死了,可谁会信?”冲灵道长问道。

        方智大师笑道:“你们都能中他的毒,是因为你们没有事先吃解药,我已吃了解药,自然不会惧他,他若杀了你,我再杀了他,岂不是等于我杀了你。”

        “哦,你若不出来,成名的机会岂不是让给他了。” 

        “不错,你就是其中一个。”聂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左手突然动了,他的速度很快,青月只是一晃眼他的双腿便不由自主地跪下了。

        薄雾初光,落在桂花树上,隐隐生辉。

      “你……”,冲灵道长一句未完,便看见方智大师挥拳冲了上去,当下大急,连忙拔剑相助。

        慧凌师太也站了起来,她对着方智大师摇摇头,叹道:“方智师兄,你这又是何必呢。”

        “就是我们三派的掌门来了,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冲灵道长说道。

        风很轻,花香很淡,可谁也没有闻到一丝的桂花香,因为他们的鼻子里只有那股冲鼻的血腥味。

        “所以你就一直上呆在上面听我们说话。”

        慧凌师太说道:“不用剑,那你用什么。”

        “你这又是何苦呢?”

        冲灵道长叹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为不智,此事应请各位掌门定夺才是,切莫白白的丢了性命。”

          “不错,我要你们做的事便是向江湖上的人知会一声,我,聂云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出现在江湖上的。”

        “我只是告诉你,即便你做了天下第一,要杀你的人也不会是少数。”

        他的对面站着三个人,三个不同的人,三种江湖地位最尊崇的人,少林的方智大师,武当的冲灵道士,峨眉的慧凌师太。

        他的肩上和头上已被黄花点缀。

        “不错,而且这种人实在太多,如过江之鲫,所以,我一直在躲避,你们能想象到纵横天下的高手既然被一群无名之辈追得到处躲藏,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

        “耐心不够好怎么杀你。”

        “其实,我差点就被你发现了。”青月接着说道。

        聂云和他的山庄,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深秋,清晨。

        聂云说道:“哦,出家人讲究行不露色,四大皆空,大师为何说话如此动怒。”

        慧凌师太叹道:“成名真的那么重要吗?”

        慧凌师太手中的长剑亦是如此。

        “我只是希望你能信守承诺。”冲灵道长说道。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他的肩上和头辰月被女华点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