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也想过把周敏带到城里一齐生活,  王冰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1-12

1
  王丽艳在新镇开发廊,李春生作为《新镇日报》的记者,半年前的一天,他是想为王丽艳生意红火的发廊写一篇报道才去采访她的。
  王丽艳美貌、性感,顿时吸引了李春生。李大记者的温文尔雅,也同样吸引了王丽艳。
  两个人眉来眼去,就好上了,也就在一起同居了。
  在身边人看来,他俩就是一个郎才一个女貌天生的一对。
  那天晚上,两个人正在云里雾里重复那件快事,李春生的手机响了。李春生的手机,设置的是来电报号,一听到手机所报的号码,他身子一哆嗦,下边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正在兴头上的王丽艳十分扫兴:“怎么了?一个狗屁电话,值得嘛!”
  “别说!我们社长的电话。”李春生翻身下马接了社长的电话。
  “春生,你马上回报社,你媳妇来了!”
  王丽艳听得太真切了,春生的媳妇来报社了!
  自己深爱的春生竟是有媳妇的男人!这个消息,对王丽艳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都和春生好半年了,可从没听他说他是有媳妇的男人!
  春生放下电话,平日里,柔情似水的王丽艳,顿时怒目圆睁,冲不知所措的春生吼了起来:“你怎么有媳妇?你怎么对我只字未提?你可把我坑死了!”
  春生忙上前解释说:“我和媳妇结婚不久就两地生活了,我们没感情,我们迟早要离婚,我对你才是最真心的!你相信我!”
  “我不听你解释!”
  “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能再瞒着你了。”李春生反倒平静了。
  
  2
  妻子比我大三岁,在省城一家私企上班,她叫刘玉香。我那时大学刚毕业,我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是我的一个朋友给介绍的。
  介绍认识不到两个月,我们就结了婚。婚后,我被聘到新镇报社上班,她仍然在省城的私企上班,我们两地分居,聚少离多,本来就没感情基础,离婚是早晚的事。
  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况且自己已经是李春生的人了,此时的王丽艳也不再天打雷劈般数落自己已深爱着的男人了。
  “你别回报社了!”
  “那怎么行?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早面对,也早了结。再说,她现在在报社等我呢,我已经答应社长马上回报社了。”
  春生说的也对,王丽艳想,窗户纸早捅破早了结也早有结果。
  发廊与报社不足百米远,可春生迈出的每一步都那么艰难。他心里很忐忑,就像和王丽艳的第一次云雨那样的忐忑。这不难理解,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这副臭皮囊,对这两个女人,他都有亏欠。
  他想不通,妻子怎么会放下工作突然来报社呢?
  
  3
  社长办公室里亮着灯,春生怯怯地敲了门。
  “请进!”
  社长在,满脸笑意地望着这个不太守铺的下属。春生忙说:“社长好,我刚才去采访一个老板……”
  他转过脸,见妻子端坐在社长对面的长沙发上,“你怎么来了?事先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妻子笑了笑,说:“还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再说,来的时候,手机丢在车上了。这才直接来你单位,没想到你不在单位。如果不是你们社长打电话联系你,我恐怕还会在报社傻等呢。”
  “谢谢社长!”春生两口子满脸笑容几乎同时表达了对社长的谢意,两人走出社长办公室,春生回手轻轻地关上社长办公室的门。
  
  4
  自招聘到新镇日报社当记者,李春生就吃住在报社,自然要比家在本地的记者更辛苦,所以报社领导对他这个外地招聘来的记者格外照顾。
  在报社,李春生有独立的办公室,有床。自从和发廊妹王丽艳好上以后,他便不经常在报社吃住了。
  搂着发廊妹王丽艳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经常闪现“狡兔三窟”“一马双跨”等这些乌七八糟的词,省城的家、单位的凉床、发廊妹的热炕……想着想着,他就很得意,就有种征服一切的冲动!
  但是今晚,他非但高兴不起来,反而内心还有些惴惴。
  他担心发廊妹王丽艳翻脸捅马蜂窝,也担心妻子知道他有外遇河东狮吼……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女人虽然性格一柔一刚,但都是那种遇事极有主见、心思细密、敢作敢为的女人!
  
  5
  都说久别胜新婚,可是久别的夫妻团聚在报社的当晚,刘玉香有种异样的感觉,丈夫搂着她并没有发疯般的前奏曲,还是她主动手持丈夫的命根子在自己的下边擦来抹去……可这在丈夫李春生的记忆里,他婚后的妻子也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第一次这么柔情似水。
  当丈夫的,大都希望妻子在外是淑女,在床上是荡妇。
  李春生突然觉得自己对不住妻子了,有点委屈妻子了,他开始配合妻子,感觉底下的宝贝也逐渐粗壮坚硬,他刚要翻身插进的那一刻,没想到妻子竟然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跨坐在他的下身,来了个倒插花,他也陡然起身把她压在身下……事毕,她满脸红晕地躺在丈夫温暖的怀里,贴着丈夫的耳朵小声说:“我想要个孩子!”
  妻子的话,戳到了李春生的痛处,结婚都一年了,虽然离多聚少,但每次相聚,他也很卖力气,可是就是送不走妻子每月如期而来的“朋友”。
  这让他一直很沮丧,甚至还怀疑过自己的性能力。
  “会有孩子的!”他把妻子紧紧地搂进怀里。
  李春生一脸的满足,沉沉地睡去。
  刘玉香却再无困意,她的脑子里天马行空。
  
  6
  妻子回省城后,两三天了,他没去找王丽艳,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打,王丽艳也没找他,也没有给他打个电话。
  李春生以为他和王丽艳就这样断了。其实,他想错了。
  一个女人,一个黄花姑娘,得知心爱的男人是有妇之夫,她有时也会将错就错一不做二不休。
  她把身子给了谁,谁就该是她的,她就会死抓不放。在这方面,女人似乎要比男人更执着。发廊妹王丽艳就是这个性格。
  半月后,王丽艳首先给李春生打了电话,电话里直截了当地说,说这次她请客。李春生有点兴奋,同时,也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和王丽艳好半年了,要说没感情那是瞎话。李春生想,自己是有妇之夫,是自己欺骗伤害她在先,他本应该主动去安慰安慰丽艳。以前,也大都是他请丽艳吃饭,这次受到欺骗受到伤害的她,却主动请他吃饭,李春生实在猜不透王丽艳这次他请吃饭是啥意思。
  是分手饭?要结束这段感情,是要继续下去,还是……
  李春生硬着头皮走进了那家饭店的包间。
  
  7
  王丽艳已在等他了,菜已摆上了桌子,有一道菜是他最爱吃的锅包肉。她微笑着示意他坐在她的对面。他像一个听话的大男孩,心怀不安地坐在了她的对面。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要骗你!”作为口齿伶俐的记者,他此时心虚得不行,说话也有些结巴了。
  “我不怪你!我有心理准备。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我确实因为太爱你了,我才把身子完完整整地给了你,你不也是爱吃‘锅包肉’吗?”她笑着望着心爱的男人,也不忘调侃一句。
  他越发内疚:“都是我不好。不过,我对你确实也是真心的,我对她没感情,如果你不怪我,想和我好下去,我会和她提出离婚。”
  “我等你,等你半年,等你离了婚,名正言顺地娶我。”王丽艳语速缓慢,但态度明朗而坚定。
  李春生有些受宠若惊,不等她追问,便把妻子的情况和盘托出,似乎就是为了证明他和妻子根本就没有感情,离婚是迟早的事。
  王丽艳默默地听着,不插一句话,似心不在焉,也似若有所思。两个人走出饭店的时候,已是灯火阑珊,他俩喝得都有些晕晕乎乎了,今天他俩确实都没少喝。
  李春生把送她回店里,本想留下再陪陪她,可她摆了摆手。
  李春生晕晕乎乎地回到报社,推开办公室的门,他感到困乏袭来,便一头倒在床上,他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8
  此后的日子,李春生过得波澜不惊,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妻子回省城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发来一条短信,让丈夫李春生兴奋不已,妻子说他要做爸爸了!
  第二天,他和社长就请了假,回了省城。他觉得还是家最温暖。性的快乐是短暂的,爱情的浪漫也是暂时的,只有婚姻才是最现实并值得永久维系的,而孩子就是现实婚姻最柔情最迷人的风景。
  一向感性的李春生,此时的脑海里,全是理性的思考。
  妻子跟他说,自己上个月就没来事,当时还拿不准呢,说这个月,到日期了,还没来,她就去了医院妇检,医生告诉她,说她已经有了。她把检查的单子递给了丈夫。
  看罢妻子妇检的报告单,李春生突然觉得万分愧疚,颤声说道:“宝贝儿,辛苦你了!”李春生热情地张开双臂给妻子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
  
  9
  从省城回来的第二天,李春生就给发廊妹王丽艳打了电话。
  王丽艳见到是心爱的男人的电话,故意没接。李春生见王丽艳没接自己的电话,感觉很奇怪,那次在一块儿吃饭时,王丽艳并没有说他俩的事到此为止呀,不是还说要给我半年时间,等我和妻子离了婚再续情缘吗。
  李春生真是猜不透王丽艳的心思了。
  李春生给王丽艳打电话,就是想约她出来吃顿饭,跟她当面说他妻子怀孕的事,看看王丽艳什么反应。其实,他从知道妻子已经怀孕的那一刻,就不想和王丽艳继续下去了,也不能再瞒着王丽艳了,他已经伤害了她,再不和她说实情,恐怕他和她都难以自拔。
  他觉得真的对不起她,如果当初他跟她说自己有妻室,他和她都不会这么烦恼了。
  他想,王丽艳不接他的电话,也许还在生他的气,这样也好,不如趁热打铁,把妻子发给他的短信转发给她,这样既说了实情,也回避了见面时彼此的尴尬或者是她有可能的情绪失控。
  短信发送成功,李春生有点兴奋,也有些担心,他兴奋的是自己总算把实情说了,他没有欺骗她;他担心的是王丽艳看到短信后,会对他火冒三丈,打电话骂他吃着碗里的还望着盆里的,骑马找马……
  让李春生不解的是,王丽艳方面没一点儿反应,没给他打电话,也没给他发短信。这样反而让李春生坐卧不安。他太想知道王丽艳在知道他妻子怀孕后,怎么想的了,他也希望和王丽艳尽快结束这种不正常的男女关系。自知道妻子怀孕后,他突然想开了,人生总有缺憾,求全求美都是在走极端,妻子虽然没给他快乐的性和浪漫的爱情,但妻子给了他完整而现实的婚姻。
  李春生决定亲自去王丽艳的发廊,想当面告诉她,妻子怀孕了,于情于理他都该维护他的婚姻,他要和她斩断情丝,他要劝王丽艳开启新一段的感情,别因为他而浪费自己的青春了。然而,这也只是李春生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10
  李春生走进王丽艳的发廊,发廊里空荡荡的,没见到一个顾客。更让李春生奇怪的是,王丽艳都没有烧锅炉,像停业不干了似的。
  “丽艳——”李春生“我来了”还没说出口,王丽艳就应了一句:“在这呢。”
  他循声望去,见王丽艳正窝在床上摆弄手机,似满腹心事,也失去了以前的热情:“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说啥呢,”李春生正想怎么向王丽艳解释,王丽艳便直奔主题:“看到你转发来的短信了!你收获不小呀!你是来和我谈分手的吧!”
  “不,不是。”
  “言不由衷!”王丽艳话中带刺。
  李春生不知怎么让他和她的对话再继续下去了,别看他这个大记者在采访别人时,他思路多么清晰,可是此时,他语塞,如鲠在喉。
  因为自始至终,都是他当初只图一时之快,隐瞒了婚姻,才有了婚外情,也正是这婚外情,给王丽艳造成了感情伤害,以致现在都不知如何收场了。
  此时,李春生的脑际,闪过朦胧诗的鼻祖顾城因为乱情自杀前的感慨:多情多苦,情深孽重。
  见李春生像一株阳光下的小草低头不语,王丽艳冲他撇撇嘴,轻蔑道:“你妻子怀孕,也不是你的功劳!”
  王丽艳的话,如一枚炸弹,突然扔向了他,让他猝不及防,让他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11
  李春生猛地抬起头,满脸疑惑地望着王丽艳。这个本来心思细密的李大记者,从王丽艳漂亮的脸蛋儿上却没读出任何表情信息。
  王丽艳见他满腹狐疑地看着自己,傻愣愣地等待自己的下文,反倒有些可怜他了。
  “奇怪吗?”
  王丽艳自问自答:“你和你妻子结婚一年了,你媳妇都没怀上孩子,你媳妇来报社一趟儿,回去检查就说怀上孩子了?你觉得可能吗?不奇怪吗?”
  “还有,我和你都好半年了,我怎么没怀上呢?”王丽艳说到这,倒让李春生突然觉得妻子怀孕确实有些蹊跷了,是啊,丽艳说的也有道理呀,难道妻子这次怀孕,其中有什么隐情?
  李春生低下头,内心里开始翻江倒海了。
  “我敢肯定,你有问题,你的妻子更有问题!”王丽艳继续着自己的推理。
  李春生猛然抬起头,眼睛睁得大大的,问道:“我有什么问题?”
  王丽艳说:“你没问题,那我有问题?”
  李春生让王丽艳给绕糊涂了,“你有什么问题,怎么又扯到你的身上了?”
  “你们男人,就知道图一时之快,从来不考虑因此给我们女人带来的后果!”王丽艳的语气,明显地在数落眼前这位自己爱上的男人。

4

而已婚女人们总是高估自己控制男人的能力。

怀孕的时候丈夫没能陪在自己的身边,生孩子的时候丈夫也没能来得及赶回来,陪在她身边的是公婆还有自己的母亲。

如果什么也要不回,就应该放下好好生活。

图片 1

婚姻协议中孩子抚养权归方某,小琴净身出户。这样的安排说明方某在起草协议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黄鹤一去不复返的打算。

她不敢将生活中那些无奈、心酸,都说给他听,怕他担心,怕影响他的工作。

对异地婚姻的危险性没有知觉

感情需要培养,哪怕是彼此之间的爱不够浓烈,朝夕相处也能日久生情。

他说:“也不是,我的工资卡她拿着,每个月除了水电费和饭钱,只给我200块零花。”

多少次,想念丈夫了,她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或者发信息,他问她:“过得还好吗?”她只能说“还好,一切都挺好的”。

小琴找方某的导师,方某的领导,最后从现实中闹到了网上。

那天,刚刚结束工作的杨建看到妻子的短信,隔着手机屏幕他都感受到了妻子的不安和憔悴。

认为他是一时任性,仿佛犯错的人是她。

感情需要日积月累不断的培养,而培养感情不能缺乏“陪伴”这个必要条件。有陪伴,夫妻之间才会浓情蜜意。

我这位男同事不久就把自己租的房子的另一间,租给了一个90后小女孩,从此过上了兄妹相称的幸福生活。

周敏生孩子的时候,丈夫正在外地监督一个工程,而且马上就要完工了。

我们单位就有一个同事,在我们这个小城市里租房子住,他媳妇在另外一个城市。

没有人懂她的心酸,没有人懂她的委屈,她在婚姻里常常活得很绝望。

其实男人有时候更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脱离里监管视线的他们总想做点越轨事件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但是经过这一次,妻子才明白,其实生活只要过得去就行了,一家人可以团团圆圆,每天都能见着才是真正的幸福。

李雪莲找秦玉河理论。

女人在婚姻里被冷落会让她失去对男人的信心,男人要懂得在为生活拼搏的时候,也要关注女人内心的需求。

他抱怨说:“我媳妇从来没有到租房的地方来过,我住在哪里她都不知道,我跟她说如果有一天,我外面有人了,你来捉奸都找不到地方。”

-END-

最后李雪莲决定还是靠自己——告状!

图片 2

作为一个异地分居妻子,应该把握婚姻的主动性。

丈夫申请了休假,决定先回家陪妻子和孩子,他在外面奔波,虽然辛苦。可是妻子一个人扛下了照顾孩子和老人的压力,心里的委屈也无法诉说,他不应该让妻子内心受这么多苦,承受生活中那么多的心酸。

我一朋友在怀孕的时候,老公出轨了,老公和她提出离婚的时候,孩子还没有出满月。

最终,丈夫决定回家发展,虽然工资低一点,但是可以陪伴孩子,可以陪伴妻子,陪伴父母,可以好好的经营彼此的婚姻和感情,觉得一切都值得。

女人能做的就是及时转身止损,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女人和男人不同,女人的心很小,她只想被爱和温暖紧紧包裹,她需要的也许不是一个多有钱的丈夫,而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我说:“那你媳妇挺自信啊!”

每个人对幸福的婚姻生活都有不同的理解,很多男人以为能给妻儿衣食无忧的生活就是爱,就是幸福。但是,女人跟男人的理解却不一定相同。

她一面声嘶力竭的哭泣,一面恋恋不舍的挽回,最后还是没有挽回丈夫的心。

面对丈夫长期在婚姻里的缺席,在她心里,说不怨是假的,说真的怨也是假的。她也渴望一家三口相守在一起,不论富贵还是贫穷,都可以守在一起。

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农村妇女李雪莲和丈夫秦玉河,在结婚第八年的时候意外怀上了二胎。

5

两个人都想钻政策的空子,两个人都有一个社会地位比自己略高的丈夫,两个人都经历一样的迷茫与困惑,无助与反目成仇。

他辗转反侧,想想自己,想想儿子,想想妻子,那个晚上他情绪崩溃,整晚没有安睡,流泪到天明。

近日微博上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现实版我不是潘金莲》:北大博士后骗离婚的消息。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杨建也想过把周敏带到城里一齐生活,  王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