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五州如故,将军如故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9-30

豫章文献王

高帝十二王

豫章文献王嶷,字宣俨,太祖第二子。宽仁弘雅,有大成之量,太祖特重视焉。起家为太学大学生、GreatWall令,入为首相左民郎、钱唐令。太祖破薛索儿,改封西阳,以先爵赐为晋大观区侯。除通直散骑都督,以偏忧去官。桂阳之役,太祖出顿新亭垒,板嶷为宁朔老将,领兵卫从。休范率士卒攻垒南,嶷执青龙幡督战,屡摧却之。事宁,迁中书郎。寻为安远护军、武陵内史。

卷三十五

高帝十九男:昭皇后生武帝、豫章文献王嶷;谢贵嫔生临川献王映、莱比锡威王晃;罗太妃生武陵昭王晔;任太妃生安成恭王暠;陆修仪生鄱阳王锵、晋熙王銶;袁修容生桂阳王铄;何太妃生始兴简王鉴、宜都王铿;区妃子生秦皇岛王钧;张淑妃生江夏王锋、河东王铉;李靓女生张家口王锐;第九、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七皇子早亡。信阳王钧出继元王后。

时沈攸之责赕,伐建邺界内诸蛮,遂及五溪,禁断鱼盐。群蛮怒,酉溪蛮王田头拟杀攸之使,攸之责赕千万,头拟输五百万,发气死。其弟娄侯篡立,头拟子田都走入獠中。于是蛮部大乱,抄掠平民,至郡城下。嶷遣队看好莫儿率将吏击破之。田都自獠中请立,而娄侯惧,亦归附。嶷诛娄侯于郡狱,命田都继其父,蛮众乃安。入为宋顺帝车骑谘议参军、府掾,转骠骑,仍迁从事中郎。诣司徒袁粲,粲谓人曰:“后来佳器也。”

列传第十六  高帝十二王

临川献王映,字宣光,太祖第三子也。宋元徽六年,解褐小说佐郎,迁尚书行参军,临沂王历史学。沈攸之事难,太祖时领南苏州,以映为宁朔将军,镇京口。事宁,除中军谘议、从事中郎、辅国将军、清远开封二郡御史,并不拜。仍为假节、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行南寿春大将军,将军仍旧。寻除给事黄门提辖,领前军将军,仍复为季军将军、南顺德知府,假节督,复为监军,督五州依旧。

太祖在领军府,嶷居青溪宅。苍梧王夜中微行,欲偷袭宅内,嶷令左右舞刀戟于中庭,苍梧从墙间窥见,以为有备,乃去。太祖带南咸阳,镇军府上卿萧顺之在镇,忧危既切,期渡江北进军。嶷谏曰:“主上狂凶,人下不自保,单行道路,易以立功。外州起兵,鲜有克胜。物情思疑,必古代人受祸。今于此立计,万不可失。”苍梧王殒,太祖报嶷曰:“大事已判,汝明可早入。”顺帝即位,转郎中,总宫内直卫。

  高帝十九男:昭皇后生武帝、豫章文献王嶷;谢贵嫔生临川献王映、斯科学普及里威王晃;罗太妃生武陵昭王晔;任太妃生安成恭王暠;陆修仪生鄱阳王锵、晋熙王銶;袁修容生桂阳王铄;何太妃生始兴简王鉴、宜都王铿;区妃子生上饶王钧;张淑妃生江夏王锋、河东王铉;李美眉生赤峰王锐;第九、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七皇子早亡。揭阳王钧出继元王后。

齐台建,宋帝诏封映及弟晃、晔、暠、锵、铄、鉴并为建国县公,各千五百户,未及定土宇,而太祖践阼。以映为使持节、太尉荆湘雍益梁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平西将军、金陵节度使。封临川王,食邑例二千户。又领湘州军机章京。豫章王嶷既留镇海南,映亦丰富。改授散骑常侍、都尉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前将军、柳州县令,持节照旧。国家初创,映以年少临中华人民共和国,吏治聪敏,府州曹局皆重足以奉禁令,自宋彭城王义康以往未之有也。

沈攸之之难,太祖入朝堂,嶷出镇东府,加冠军将军。袁粲举兵夕,丹阳丞王逊告变,先至东府,嶷遣帐内军主戴元孙二千人随薛道渊等俱至石头,焚门之功,元孙预焉。先是王蕴荐部曲六12人助为城市防范,实感觉内应也。嶷知蕴怀贰,不给其仗,散处本省。及难作搜检,都已经亡去。迁中领军,加散骑常侍。上流平后,世祖自寻阳还,嶷出为使持节、郎中江州广陵之新蔡晋熙二郡军事、左将军、江州经略使,常侍还是。给鼓吹一部。以定策功,改封永安县公,千五百户。仍徙上大夫荆湘、雍、益、梁、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镇西将领、广陵太史,持节、常侍还是。

  临川献王映,字宣光,太祖第三子也。宋元徽三年,解褐文章佐郎,迁上大夫行参军,唐山王历史学。沈攸之事难,太祖时领南海口,以映为宁朔大将,镇京口。事宁,除中军谘议、从事中郎、辅国将军、安顺大同二郡太史,并不拜。仍为假节、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行南益州上卿,将军依旧。寻除给事黄门都尉,领前军将军,仍复为季军将军、南雍州上卿,假节督,复为监军,督五州依然。

出为参知政事荆湘雍益梁巴宁南北秦九州诸军事、镇西将军、顺德上大夫,持节、常侍依然。给鼓吹一部。以国忧解散骑常侍,进号征西。永明元年入为太师,骠骑将军。二年,给油络车。五年,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八年,薨。

时太祖辅政,嶷务在省约,停府州仪迎物。初,沈攸之欲聚众,开民相告,士庶坐执役者甚众。嶷至镇,二十日遣2000余名。见囚伍虚岁刑以下不连台者,皆原遣。以市税重滥,更定樢格,以税还民。禁诸市调及苗籍。二千石官长不得与人为市,诸曹吏听分番假。百姓甚悦。禅让之间,世祖欲速定伟绩,嶷依违其事,默无所言。建元元年,太祖即位,赦诏未至,嶷先下令蠲除部内升明二年在此以前逋负。迁令尹,都督令,长史扬、南徐二州诸军事,骠骑太史,开府仪同三司,曲靖里正,持节照旧。封豫章郡王,邑3000户。仆射王俭笺曰:“旧楚萧条,仍岁多故,荒民散亡,实须缉理。公临莅甫尔,英风惟穆,江、汉来苏,八州慕义。自庾亮以来,荆楚无复如此美政。先人期月有成,而公旬日致治,岂不休哉!”

  齐台建,宋帝诏封映及弟晃、晔、暠、锵、铄、鉴并为建国县公,各千五百户,未及定土宇,而太祖践阼。以映为使持节、军机章京荆湘雍益梁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平西将军、郑城御史。封临川王,食邑例二千户。又领湘州太尉。豫章王嶷既留镇湖南,映亦丰裕。改授散骑常侍、都尉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前将军、湖州里正,持节照旧。国家初创,映以年少临中夏族民共和国,吏治聪敏,府州曹局皆重足以奉禁令,自宋郑城王义康以往未之有也。

映善骑射,解声律,工左右书左右射,接待宾客,风采韶美,朝野莫不惋惜焉。时年三十二。诏赐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赠司空。九子皆封侯。

会北虏动,上思为经略,乃诏曰:“神牧总司王畿,诚为治要;荆楚朗境遐远,任寄弘隆。自顷公私凋尽,绥抚之宜,尤重恒日。”复以为都尉荆、湘、雍、益、梁、宁、南、北秦八州诸军事,南蛮军机章京,荆、湘二州太傅,持节、参知政事、将军、开府照旧。晋宋之际,左徒多不领西戎,别以重人居之,至是有二府二州。明州支出岁钱两千万,布万匹,米七万斛,又以江、湘二州米八万斛给镇府;湘州用度岁七百万,布3000匹,米四万斛;西戎开销岁三百万,布万匹,绵千斤,绢三百匹,米千斛,近代莫比也。寻给油络侠望车。

  出为上卿荆湘雍益梁巴宁南北秦九州诸军事、镇西老将、郑城令尹,持节、常侍如故。给鼓吹一部。以国忧解散骑常侍,进号征西。永明元年入为军机大臣,骠骑将军。二年,给油络车。四年,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八年,薨。

长子子晋,历东阳、吴兴二郡太师,秘书监,领后军将军。永元初,为侍郎,迁左民巡抚。坐从妹祖日不拜,为有司所奏,事留中,子晋遂不复拜。梁王定京邑,犹服太守服。入梁为辅国将军、高平大将军。第二子子游,州陵侯。解褐员外郎,太子洗马,历琅邪、晋陵二郡教头,黄门经略使。好音乐,解丝竹杂艺。梁初坐闺门淫秽及杀人,为有司所奏,请议禁锢。子晋谋反,兄弟并伏诛。

二年春,虏寇司、豫二州,嶷表遣东夷司马崔慧景北讨,又分遣中兵参军萧惠朗援司州,屯西关。虏军济淮攻金陵,分骑当出随、邓,众感觉忧。嶷曰:“虏入春夏,非动众时,令豫、司强守,遏其津要;彼见坚严,自当溃散,必不敢越二镇而南也。”是时纂严,嶷以大梁交界蛮、蜑,虑其生心,令镇内皆缓服。既而虏竟不出樊、邓,于金陵败走。寻给班剑十八个人。

皇家国际,  映善骑射,解声律,工左右书左右射,接待宾客,风采韶美,朝野莫不惋惜焉。时年三十二。诏赐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赠司空。九子皆封侯。

麦德林威王晃,字宣明,太祖第四子也。少有部队,为太祖所爱。宋世解褐秘书郎邵陵王友,不拜。升明二年,代兄映为宁朔宿将、玉溪娄底二郡太史。初,沈攸之事起,晃便弓马,多从武容,熏赫都街,时人为之语曰:“焕焕萧四伞。”其年,迁为持节、监豫司二州郢州之西阳诸军事、西中郎将、广陵太史。

其夏,于西戎园东北大馆立学,上表言状。置生40个人,取旧族父祖位正佐台郎,年二十五以下十五之上补之;置儒林参军壹个人,文学祭酒一个人,劝学从事贰个人,行释菜礼。以谷过贱,听民以米当口钱,优评斛一百。

  长子子晋,历东阳、吴兴二郡里胥,秘书监,领后军将军。永元初,为节度使,迁左民参知政事。坐从妹祖日不拜,为有司所奏,事留中,子晋遂不复拜。梁王定京邑,犹服令尹服。入梁为辅国将军、高平都督。第二子子游,州陵侯。解褐员外郎,世子洗马,历琅邪、晋陵二郡太守,黄门少保。好音乐,解丝竹杂艺。梁初坐闺门淫秽及杀人,为有司所奏,请议监管。子晋谋反,兄弟并伏诛。

太祖践祚,晃欲陈政事,辄为典签所裁,晃执杀之。上海学院怒,手诏赐杖。寻迁使持节、大将军南徐兖二州诸军事、后将军、南上饶参知政事。世祖为皇世子,拜武进陵,于曲阿后湖斗队,使晃御马军,上闻之,又冒火。入为里胥、护军将军,以国忧,解里正,加中军将军。太祖临崩,以晃属世祖,处以辇毂近蕃,勿令远出。永明元年,上迁南三亚里正竟陵王子良为南幽州,以晃为使持节、里胥南徐兖二州诸军事、镇军将军、南衡阳少保。入为散骑常侍,中书监。

义阳劫帅张群亡命积年,鼓行为贼,义阳、武陵、天门、松原四郡界,被其残破。沈攸之连讨不能够禽,乃首用之。攸之起事,群从下郢,于路先叛,结寨于三溪,依附深险。嶷遣中兵参军虞欣祖为义阳士大夫,使降意诱纳之,厚为礼遗,于坐斩首,其党数百人皆散,四郡获安。

  塞内加尔达喀尔威王晃,字宣明,太祖第四子也。少有部队,为太祖所爱。宋世解褐秘书郎邵陵王友,不拜。升明二年,代兄映为宁朔老马、河源周口二郡太傅。初,沈攸之事起,晃便弓马,多从武容,熏赫都街,时人为之语曰:「焕焕萧四伞。」其年,迁为持节、监豫司二州郢州之西阳诸军事、西中郎将、建邺节度使。

诸王在东京(Tokyo),唯置捉刀左右44个人。晃爱武饰,罢南京还,私载数百人仗还都,为禁司所觉,投之江水。世祖禁诸王畜私仗,闻之大怒,将纠以法。豫章王嶷于御前稽首流涕曰:“晃罪诚不足宥。国君当忆先朝念白象。”白象,晃小字也。上亦垂泣。太祖大渐时,诫世祖曰:“宋氏若不骨血相图,他族岂得乘其衰弊,汝深戒之。”故世祖终无差别意。然晃亦不见亲宠。那时候论者以世祖优于魏文,减于汉明。

入为经略使扬南徐二州诸军事、中书监、司空、桂林御史,持节、太尉依旧。加兵置佐。以前军临川王映府文武配司空府。嶷以将还都,修治廨宇及路陌,东归部曲不得赍府州物出城。发江津,士女观送数千人,皆垂泣。嶷发江陵感疾,至首都未瘳,上深苦闷,为之大赦,八年1月辛亥赦令是也。疾愈,上幸东府设金石乐,敕得乘舆至宫六门。

  太祖践祚,晃欲陈政事,辄为典签所裁,晃执杀之。上海大学怒,手诏赐杖。寻迁使持节、太史南徐兖二州诸军事、后将军、南银川太守。世祖为皇皇帝之庶子,拜武进陵,于曲阿后湖斗队,使晃御马军,上闻之,又冒火。入为上卿、护军将军,以国忧,解教头,加中军将军。太祖临崩,以晃属世祖,处以辇毂近蕃,勿令远出。永明元年,上迁南苏州里正竟陵王子良为南明州,以晃为使持节、县令南徐兖二州诸军事、镇军将军、南信阳太守。入为散骑常侍,中书监。

寻加晃镇军将军,转丹阳尹,常侍、将军依然。又为左徒、护军将军,镇军还是。寻进号车骑将军,巡抚还是。给油络车,鼓吹一部。七年,薨,年三十一。赐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即本号,赠开府仪同三司。

太祖崩,嶷哀号,眼耳皆出血。世祖即位,进位太傅,置兵佐,解教头,增班剑为三十十一个人。建元中,世祖以事失旨,太祖颇具代嫡之意,而嶷事世祖恭悌尽礼,未尝违忤颜色,故世祖友爱亦深。永明元年,领世子太守,解中书监,余依然。手启上曰:“国君以睿孝纂业,万宇惟新,诸弟有序。臣屡荷隆爱,叨授台首,不敢固辞。俛仰祗宠,心魂如失。负重量力,古今同规。臣穷生如浮,质操空素,任居鼎右,已移气序。自顷以来,隐疾稍缠,心虑恍惚,表于容状。视此根候,常恐命不胜恩;加以星纬屡见灾祥,虽修短有恒,能不耿介?比心欲从俗,启解今职,但厝辞为鄙,或贻物诮,所以息意缄嘿,一委时运,而可复加宠荣,增其颠坠?且储傅之重,实非恒选,遂使皇帝之庶子见臣必束带,宫臣皆再拜,二三之宜,何以当此!太岁同生十余,今唯臣而已,友于之爱,岂当独臣钟其隆遇!别奉启事,仰祈恩照。臣近亦侍言世子,告意子良,具因王俭申启,未知粗上闻未?福庆方隆,国祚永始,若天假臣年,得预人位,唯当请降貂榼,以饰微躯,永侍天颜,以惟毕世,此臣之愿也。服之不衷,犹为身灾,况宠爵乎!殊荣厚恩,必誓以命请。”上答曰:“事中恐不得从所陈。”

  诸王在新加坡市,唯置捉刀左右四十三人。晃爱武饰,罢南通还,私载数百人仗还都,为禁司所觉,投之江水。世祖禁诸王畜私仗,闻之大怒,将纠以法。豫章王嶷于御前稽首流涕曰:「晃罪诚不足宥。始祖当忆先朝念白象。」白象,晃小字也。上亦垂泣。太祖大渐时,诫世祖曰:「宋氏若不骨肉相图,他族岂得乘其衰弊,汝深戒之。」故世祖终未有差距意。然晃亦不见亲宠。那时候论者以世祖优于魏文,减于汉明。

世祖尝幸钟山,晃从驾,以莫邪刺道边枯蘖,上令左右数人引之,银缠皆卷聚,而槊不出。乃令晃复驰马拔之,应手便去。每远州献骏马,上辄令晃于华林中调护治疗之。太祖常曰:“此笔者家任城也。”世祖缘此意,故谥曰威。

宋氏以来,州郡秩俸及[杂]要求,多随土所出,无有明确。嶷上表曰:“循革贵宜,利润或赔本资用,治在夙均,政由一典。伏寻郡局长尉俸禄之制,虽有定科,而别的资给,复由风俗。西北异源,西北各绪,习以为常,因此弗变。缓之则莫非通规,澄之则靡不入罪。殊非约法明章,欧元后刑之谓也。臣谓宜使所在各条公用公田秩石迎送旧典之外,守宰相承,有什么供调,太守精加洗核,务令优衷。事在可通,随宜开许,损公侵民,一皆止却,明立定格,班下四方,永为恒制。”从之。

  寻加晃镇军将军,转丹阳尹,常侍、将军仍旧。又为经略使、护军将军,镇军照旧。寻进号车骑将军,太守还是。给油络车,鼓吹一部。三年,薨,年三十一。赐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即本号,赠开府仪同三司。

武陵昭王晔,字宣照,太祖第五子也。母罗氏,从太祖在淮阴,以罪诛,晔年四虚岁,思慕不异中年人,故每见爱。初除季军将军,转征虏将军。晔刚颖俊出,工弈棋,与诸王共作短句,诗学谢灵运体,以呈上,报曰:“见汝二十字,齐小白作中非常优者。但安居放荡,作体不辨有首尾,安仁、士衡深可宗尚,颜延之抑其次也。”建元四年,出为持节、太傅会稽东阳新安永嘉临海五郡军事、会稽太傅,将军如故。上遣儒士刘瓛往郡,为晔讲《五经》。

嶷不参朝务,来说事密谋,多见信纳。服阕,加经略使。二年,诏曰:“汉之梁孝,宠异列蕃,晋之文献,秩殊恒序。况乃地侔前准,勋兼往式!虽天伦有本,而因事增情。宜广田邑,用申恩礼。”增封为伍仟户。

  世祖尝幸钟山,晃从驾,以冰青剑刺道边枯蘖,上令左右数人引之,银缠皆卷聚,而槊不出。乃令晃复驰马拔之,应手便去。每远州献骏马,上辄令晃于华林中调养之。太祖常曰:「此作者家任城也。」世祖缘此意,故谥曰威。

世祖即位,进号左将军,入为中书令,将军还是。转散骑常侍,太常卿。又为中书令,迁祠部经略使,常侍并长久以来。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督五州如故,将军如故

关键词:

上一篇:以映为宁朔将军,临川献王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