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祖以道摽渊之可亲,渊私遣购赎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9-30

升明二年,除游击将军。沈攸之平,论封诸将,以僧静为兴平县侯,邑千户。太祖即位,增邑千二百户。除南济阴少保,本官照旧。除辅国将军,改封建昌。建元二年,迁骁骑将军,加员外常侍,转皇储左卫率。

列传第十一  薛渊戴僧静桓康尹略焦度曹虎

周山图,字季寂,义兴义乡人也。少贫微,佣书自业。有气干,为吴郡晋陵防郡队主。宋孝武伐太初,山图豫勋,赐爵关中侯。明州提辖沈僧荣镇瑕丘,与山图有旧,以为己建武府参军。竟陵王诞据郑城反,僧荣遣山图领二百人诣沈庆之受节度,事平论勋,为中书舍人戴明宝所仰。泰始初,为殿上将军。四方反叛,仆射李珊珊举山图将领,呼与语,甚悦,使领百舸为前驱。与军主佼长生等攻破贼湖白、赭圻二城。除员外郎,加振武将军。豫平浓湖,追贼至西阳还,明帝赏之,赐苑西宅一区。镇军将军张永征薛安都于金陵,山图领二千人迎运至武原,为虏骑所追,合战,多所伤杀。虏围转急,山图据城自固,然后更结阵死战。突围出,虏披靡不可能禁。众称其勇,呼为“武原将”。及永军力克,山图收散卒得千余名,守下邳城。还,除给事中、冗从仆射、直阁将军。

世祖践阼,出为持节、督广州诸军事、亚军将军、北邯郸校尉。买牛给穷人令耕种,甚得荒情。迁给事中、世子右率。寻加通直常侍。永明八年,隶护军陈显达,讨荒贼桓天生于比阳。僧静与平西司马韩孟度、九龙山教头康元隆前进,未至比阳四十里,顿深桥。天生引虏步骑捌万奄至,僧静合战,大破之,杀获万计。天生退还比阳,僧静进围之。天生军出城外,僧静又击破之。天生闭门不复发,僧静力疲乃退。除征虏将军、南中郎司马、大理太尉。

  五年一月,荒贼桓天生复引虏出据隔城,遣虎督数军讨之。虎令辅国将军朱公恩领骑百匹及前行踏伏,值贼游军,因合战破之。遂进至隔城。贼党拒守,虎引兵围栅,绝其行动。须臾,候骑还报虏援已至,寻而天生率马步万余名对战,虎奋击大胜之,获二千余名。后天,遂攻隔城拔之,斩伪常胜将军保康太师帛乌祝,复杀二千余名,贼弃平氏城退走。四年,迁季军将军,骁骑依旧。2018年,迁世子左率,转西阳王季军司马、建邺太傅。上敕虎曰:「兖州须心腹,非吾意可委者,不可得处此任。」随郡王子隆代巴东王子响为凉州,备军容西上,以虎为辅国将军、镇西司马、开封内史。十一年,收广陵抚军王奂,敕领步骑数百,步行道路取鞍山。仍除持节、督梁南北秦沙四州诸军事、四夷教头、梁南秦二州上卿,将军依旧。寻进号征虏将军。郁林即位,进号前将军。隆昌元年,迁督咸阳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军事、季军将军、凉州通判。建武元年,进号右将军。二年,进督为监,进号平浙大将,爵为侯,增邑三百户。

子奉叔,勇力绝人,随盘龙征伐,所在为暴掠。世祖使领军东讨唐宇之,奉叔畏上威严,检勒部下,不敢侵斥。为东宫直阁。郁林在西州,奉叔密得自进。及即位,与直阁将军曹道刚为心膂。道刚骁骑将军,加亚军将军;奉叔游击将军,加辅国老马:并监殿内直卫。少日,仍迁道刚为黄门郎,高宗固谏不纳。奉叔善骑马,帝从其学骑射,尤见亲宠,得入后宫。寻加领淮陵上大夫、顺德中正。道刚加南龙岩太尉。隆昌元年,除黄门郎,未拜,仍出为持节、上卿青冀二州武装部队、季军将军、青州县令。时帝谋诛宰辅,故出奉叔为外来援助,除道刚中军司马、青冀二州中正,本官照旧。奉叔就帝求千户侯,许之。高宗辅政,认为不可,封曲江县男,三百户,奉叔大怒,于众中攘刀厉目,高宗说喻之,乃受。奉叔辞毕将之镇,部伍已出。高宗虑其一出不可复制,与萧谌谋,称敕召奉叔于省外杀之,勇士数人拳击久之乃死。启帝云“奉叔慢朝廷”。帝不获已,可其奏。高宗废帝之日,道刚直阁省,萧谌先入户,若欲论事,兵人随后奄进,以刀刺之,洞胸死,因进皇宫废帝。

子世荣,永明中为巴东王防阁。子响事,世荣避奔临安,世祖嘉之,认为始兴中兵参军。

  沈攸之难起,太祖入朝堂,豫章王嶷代守东府,使渊领军屯司徒左府,分备京邑。袁粲据石头,豫章王嶷夜登南门遥呼渊,渊惊起,率军赴难,先至石头焚门攻战。事平,明旦众军还集杜姥宅,街路皆满,宫门不开,太祖登南掖门楼处分众军各还本顿,至食后城门开,渊方得入见太祖,且喜且泣。太祖即位,增邑为二千五百户。除淮陵教头,加宁朔将军,骁骑将军依旧。寻为直阁将军,季军将军。仍转世子左率。

吕安国 周山图 周盘龙 王广之

世祖即位,迁左卫将军。

  车驾幸安乐寺,渊从驾车虏桥。先是敕羌虏桥不得入仗,为有司所奏,免官,见原。四年,出为持节、督曲靖诸军事、常州长史,将军还是。明年迁右军司马,将军依然,转大司马,济阳大将军,将军照旧。五年,为给事中、右卫将军,以疾解职。回家,不可能乘车,去车脚,使人舆之而去,为有司所纠,见原。三年,为右将军、大司马,领军讨巴东王子响。子响军主刘超之被捕急,以眠褥杂物十余种赂渊自逃,渊匿之军中,为有司所奏,诏原。十年,为散骑常侍,将军还是。

沈攸之事起,太祖以安国为湘州尚书,征虏将军照旧。先是王蕴罢州,南开中学郎将新乡王翙未之镇,蕴宁朔左徒庾佩玉权行州事,朝廷先遣南开中学郎将中兵参军临湘令韩幼宗领军防州。沈攸之之难,四个人各相疑阻,佩玉辄杀幼宗。平西将军黄回至郢州,遣军高管候伯行湘州事,又杀佩玉。候伯与回同卫将军袁粲谋石头事,回令候伯水军乘舸往赴,会众军已至,不得入。太祖令安国至镇,收候伯诛之。寻进号前将军。建元元年,进爵,增邑第六百货户。转右卫将军,加给事中。二年,虏寇边,上遣安国出司州,安集民户。诏曰:“郢、司之间,流杂繁广,宜并加区判,定其直属。参详两州,事无专任,安国可暂往首席营业官。”以本官使持节,总荆郢诸军北讨事,屯义阳西关。虏未至,安国移屯沔口以俟应接。改封湘乡。

元徽八年7月八日夜,少帝微行至领军府,帝左右人曰:“一府人皆眠,何不缘墙入。”帝曰:“小编今夕欲一处作适,待后天夜。”康与太祖所养健儿卢荒、向黑于门间听得其语。明夕,王敬则将帝首至,扣门,康谓是变,与荒、黑晓下,拔白刃欲出。仍随入宫。太祖镇东府,除康武陵王中兵、宁朔将军,带兰陵太傅,常卫左右。

  沈攸之事起,转度中央政府机关兵,加宁朔将军、军主。太祖又遣使假度辅国将军、屯骑御史。攸之大众至夏口,将直下都,留偏兵守郢城而已。度于城楼上肆言骂辱攸之,至自发露形体秽辱之,故攸之怒,改计攻城。度亲力战,攸之众蒙楯将登,度令投以秽器,贼众不能冒,于今呼此楼为「焦度楼」。事宁,度功居多,转后军将军,封东昌县子,北宫直阁将军。为人朴涩,欲就太祖求州,比及见,意色甚变,竟不得一语。太祖以其不闲民事,竟毫无。建元七年,乃除淮陵士大夫,本官依然。度见朝廷贵戚,说郢城事,宣露如初。好饮酒,醉辄暴怒。上常使人节之。年虽老,而气力仍然。寻除游击将军。永明元年,卒,年六十一。赠辅国将军、梁秦二州郎中。

山图好酒多失,明帝数加怒诮,后遂自改。出为钱唐新城戍。是时明州淮西地新没虏,更于历阳立镇,两年,以山图为龙骧将军、历阳令,领兵守城。

桓康,北兰陵承人也。勇果骁悍。宋大明中,随太祖为军容。从世祖在赣县。泰始初,世祖起义,为郡所絷,众皆散。康装担,二只贮穆后,三只贮文明惠帝之庶子及竟陵王子良,自负置山中。与门客萧欣祖、杨彖之、皋分喜、潜三奴、向思奴四十余名相结,破郡狱出世祖。郡追兵急,康等死战破之。随世祖起义,摧坚陷阵,膂力绝人。所经村邑,恣行暴害。江南人畏之,以其名怖小儿,画其形以辟疟,无不立愈。见擢为世祖冠军府参军,除殿中校军,武骑常侍,出补襄贲令。桂阳事起,康弃县还都就太祖,会事平,除员外郎。

  初,渊南奔,母索氏不得自拔,改嫁长安杨氏,渊私遣购赎,梁州长史崔慧景报渊云:「索在界首,遣信拘引,已得拔难。」渊表求解职至界上迎之,见许。改授散骑常侍、征虏将军。渊母南归事竟无实。永明元年,渊上表解职送貂蝉。诏曰:「隔开分离殊方,声问难审。渊忧迫之深,固辞朝列。昔东关旧典,犹通婚宦;况母出有差,音息时至,依靠前例,不容申许,便可断表,速还章服。」渊以赎母既不得,又表陈解职,诏不许。后虏使至,上为渊致与母书。

时旧将帅又有吴郡全景文,字弘达。少有劲头,与沈攸之同载出都,到奔牛埭,于岸上息,有人相之:“君等皆方伯人,行当富贵也。”景文谓攸之曰:“富贵或可一个人耳,今言皆然,此殆妄言也。”景文仍得将领为军主。孝建初,为竟陵王骠出行参军,以功封赣江侯。除员外郎,积射将军。泰始二年,为假节、宁朔将军、冗从仆射、军主。随前将军刘亮讨破东贼于晋陵,除长水县令,假辅国将军。北讨薛索儿于破釜,领水军断贼粮食运输公司。仍随太祖于葛冢石梁,再战都有功。南贼对抗未决,敕景文隶刘亮拒刘胡,攻围力战,身被数十创,除前军将军,封孝宁县侯,邑第六百货户。除宁朔将军,游击将军,假辅师将军,高平上大夫,镇军、安西二府司马,骁骑将军。元徽末,出为南明州军机章京、历阳提辖,辅国将军还是。迁征虏将军、南琅邪济阴二郡都尉、军主,寻加散骑常侍。建元元年,以不预佐命,国除,授南琅邪军机章京,常侍、将军照旧。迁光禄先生,征虏将军、临川王征同志西司马、南郡少保。还,累迁为给事中,光禄大夫。永明六年,卒。

世祖即位,除员外常侍,迁南开中学郎司马,加宁朔将军、南新蔡上卿。永明元年徙为安成王征同志虏司马,余官照旧。2018年,江州蛮动,敕虎领兵戍寻阳,板辅国新秀,伐蛮军主。又领寻阳相。寻除游击将军,辅国、军主依旧。世祖以虎头名鄙,敕改之。

  子勋起兵,以度为龙骧将军,领2000人为前锋,屯赭圻。每与台军战,常自动排档突,所向无不胜。事败,逃宫亭湖中为寇贼。朝廷闻其勇,甚忧患之,使江州太傅王景文诱降度等,度将部曲出首,景文感到己镇南参军,寻领中央行政机关兵,厚待之。随景文还都,常在府州内。景文被害夕,度大怒,劝景文拒命,景文不从。明帝不知也。以度武勇,补晋熙王燮防阁,除征虏铠曹行应征,随镇夏口。武陵王赞代燮为郢州,度仍留镇,为赞前军参军。

豫章贼张凤,聚众康通辽,断江劫抄。台军主李双、蔡保数遣军攻之,连年不禽。至是军主毛寄生与凤战于豫章江,大胜。明帝复遣山图讨之。山图至,先羸兵偃众,遣幢主庞嗣厚遗凤,要出汇聚,听以兵自卫,凤信之。行至望蔡,山图设下伏兵兵于水侧,击斩凤首,众百余名束首降。除宁朔将军、涟口戍主。山图遏涟水筑西城,断虏骑路,并以溉田。元徽四年,迁步兵尚书,加建武将军。转督高平下邳淮阳淮西四郡诸军事、宁朔将军、聊城通判。盗发桓温冢,大获宝贝。客窃取以遗山图,山图不受,簿以还官。迁左中郎将。

赞曰:薛辞亲爱,归身淮涘。戴类千秋,兴言帝子。桓勇焦壮,爪牙之士。虎守西部,功亏北鄙。

  赞曰:薛辞亲爱,归身淮涘。戴类千秋,兴言帝子。桓勇焦壮,爪牙之士。虎守南边,功亏北鄙。

世祖即位,授使持节、散骑常侍、平西将军、司州左徒,领义阳上卿。永明二年,徙经略使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平北将领、南咸阳提辖,仍为太守、湘州上卿。七年,湘川蛮动,安国督州兵讨之。有疾,征为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安国欣有文授,谓其子曰:“汝后勿作袴褶促使,单衣犹恨不称,当为朱衣官也。”上遣中书舍人茹法亮敕安国曰:“吾恒忧卿病痛,应有所须,勿致难也。”二零一四年,迁都官郎中,领皇太子左率。七年,迁领军将军。安国累居将率,在朝以宿旧见遇。寻迁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先生、荆州中正,给扶。上又敕茹法亮曰:“吾见吕安国疾状,自不宜劳,且脚中既恒恶,扶人至吾前,于礼望殊成有亏,吾难敕之。其人甚讳病,卿可作私意向,其若好差不复须扶人,依例入,幸勿牵勉。”三年,卒,年六十四。赠使持节、镇武老将、南金陵士大夫,常侍依旧。给鼓吹一部。谥肃侯。

薛渊,河东汾阴人也。宋新乡参知政事安都从子。本名道渊,避太祖偏讳改。安都是咸阳降虏,亲族皆入北。太祖镇淮阴,渊遁来南,委身自结。果干有劲头,太祖使领部曲,备卫帐内,从征讨。元徽末,以勋官至辅国民代表大会将,右军将军,骁骑将军、军主,封竟陵侯。

  子世荣,永明中为巴东王防阁。子响事,世荣避奔益州,世祖嘉之,认为始兴中兵参军。

周盘龙,北兰陵兰陵人也。宋世土断,属东平郡。盘龙胆气过人,尤便弓马。泰始初,随军讨赭圻贼,躬自斗战,陷阵首先登场。累至龙骧将军,积射将军,封晋安县子,邑四百户。元徽二年,桂阳贼起,盘龙时为冗从仆射、骑官主、领马军主,随太祖顿新亭,与屯骑都尉黄回出城南,与贼对战,寻引还城中,合力拒战。事宁,除南Adelaide郎中,加前军将军,稍至骁骑将军。升明元年,出为假节、督交广二州军队、征虏将军、平越南中国郎将、圣地亚哥士大夫,未之官,预平石头。二年,沈攸之平,司州参知政事姚道和怀贰被征,以盘龙督司州武装、司州御史,假节、将军如故。改封沌阳县。太祖即位,进号右将军。

薛渊 戴僧静 桓康 焦度 曹虎

  戴僧静,会稽永兴人也。祖饰,宋景平中,与富阳孙法先谋乱伏法,家口徙青州。僧静少有勇气,便弓马。事提辖沈文秀,俱没虏。后将亲朋好朋友叛还淮阴,太祖抚畜之,常在左右。僧静于都载锦出,为欧阳戍所得,系荆州狱,太祖遣薛渊饷僧静酒食,以刀子置鱼腹中。僧静与狱吏吃酒,既醉,以刀刻械,手动和自动折锁发屋而出。归,太祖匿之斋内。以其家贫,年给谷千斛。虏围角城,遣僧静战,荡数捷,补帐内军主。随还首都,勋阶至积射将军、羽林监。

王广之,字林之,沛郡相人也。少好弓马,便捷有勇力。初为马队主。宋大明中,以功补本太史,殿中,龙骧,强弩将军,骠骑中兵,南谯士大夫。泰始初,除宁朔将军、军主,隶宁朔将军刘怀珍征殷琰于大梁。琰将刘从筑垒拒守,台军相拒移日。琰遣太守杜叔宝领5000人运车五百乘援从。怀珍遣广之及军主辛庆祖、黄回、千道连等要击于横塘。宝结营拒战,广之等肉薄攻营,自晡至日没,完胜之,杀伤千余人,遂退,烧其运车。从闻之,弃垒奔走。时奇瓦瓦城反,官军前后受敌,上大夫刘勔召诸军主会议。广之曰:“请得将军所乘马往平之。”勔以马与广之,广之去三二十17日,攻陷布兰太尔贼。仍随怀珍讨云浮。

世祖崩,朝廷虑虏南寇,假渊节,军主、本官依然。寻加骁骑将军,假节、本官依然。隆昌元年,出为持节、督司州军事、司州军机章京,右将军仍然。延兴元年,进号平北将领,未拜,卒。明帝即位,方有诏赙钱伍万,布五百匹,克日举哀。

  薛渊,河东汾阴人也。宋南阳太史安都从子。本名道渊,避太祖偏讳改。安都以幽州降虏,亲族皆入北。太祖镇淮阴,渊遁来南,委身自结。果干有力气,太祖使领部曲,备卫帐内,从讨伐。元徽末,以勋官至辅国将军,右军将军,骁骑将军、军主,封竟陵侯。

古典经济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申明出处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太祖以道摽渊之可亲,渊私遣购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