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临川王骠骑长史,出为冠军将军、吴郡太守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9-30

到捴 刘悛 虞悰 胡谐之

王琨 张岱 褚炫 何戢 王延之 阮韬

到捴,字茂谦,宛城武原人也。祖彦之,宋骠骑将军。父仲度,骠骑从事中郎。捴袭爵建昌公。起家为太学大学生,除奉车里卿,试守延陵令,非所乐,去官。除新安王北中郎行参军,坐公事免。除新安王军机大臣参军,未拜,新安王子鸾被杀,仍除长兼左徒左民巡抚。明帝立,欲收物情,以捴功臣后,擢为世子洗马。除王景文安南谘议参军。

卷三十七

王琨,琅邪威海人也。祖荟,晋卫将军。父怿,不慧,侍婢生琨,名字为昆仑。怿后娶西宁乐女登,无子,改琨名,立以为嗣。琨少谨笃,为从伯司徒谧所爱。宋永初级中学,武帝以其娶桓脩女,除上大夫,驸马左徒,奉朝请。元嘉初,从兄校尉华有权宠,以门户衰弱,待琨如亲,数相配荐。为都督仪曹郎,州治中。累至左军谘议,领录事,出为临汾教头,司徒从事中郎,义兴刺史。历任皆廉约。还为北中郎太尉,黄门郎,宁朔将军,东阳太师。孝建初,迁廷尉卿,竟陵王骠骑太史,加临淮经略使,转吏部郎。吏曹选局,贵要多所属请,琨自公卿下至太史,例为用两门生。江夏王义恭尝属琨用四人,后复遣属琨,答不许。

皇家国际,捴资籍豪富,厚自奉养,宅宇山池京师第一,妓妾姿艺,皆穷上品。才调流赡,善纳交游,庖厨丰腆,多致宾客。爱妓陈玉珠,明帝遣求,不与,逼夺之,捴颇怨望。帝令有司诬奏捴罪,付廷尉,将杀之。捴入狱,数宿须鬓皆白。免死,系尚方,夺封与弟贲。捴由是屏斥声玩,更以贬素自立。帝除捴为羊希恭宁朔府参军,徙刘韫辅国、王景文镇南参军,并辞疾不就。寻板假明威将军,仍除桂阳王征同志南现役,转通直郎,解职。帝崩后,弟贲表让封还捴,朝议许之。迁司徒左西属,又不拜。居家累年。

列传第十八  到捴刘悛虞悰胡谐之

出为持节、大将军广交二州大军、建威将军、平越将军、平越南中国郎将、斯德哥尔摩里胥。南土沃实,在任者常致巨富,世云“圣地亚哥太守但经城门一过,便得3000万”也。琨无所取纳,表献禄俸之半。州镇旧有鼓吹,又启输还。及罢任,孝武知其清,问还资多少?琨曰:“臣买宅百三柒仟0,余物称之。”帝悦其对。为廷尉,加给事中,转宁朔将军官大夫、历阳内史。上以琨忠实,徙为宠子新安王东中郎太师,加辅国新秀,迁右卫将军,度支郎中。出为永嘉王左军、始安王征先生虏二府太史,加辅国新秀、凉州郎中,皆孝武诸子。泰始元年,迁度支大将军,寻加光禄大夫。

弟遁,元徽中为宁远将军、辅国军机大臣、格陵兰海提辖,在都柏林。升明元年,沈攸之反,县令陈显达起兵以应朝廷,遁以犹预言杀。遁亲朋好友在都,从野夜归,见两多人持垩刷其门户,弹指灭,前几天而遁死问至。捴遑惧,诣太祖谢,即板为世祖中军谘议参军。建元初,迁司徒右太尉,出为永嘉少保,为黄门郎,解职。

  到捴,字茂谦,郑城武原人也。祖彦之,宋骠骑将军。父仲度,骠骑从事中郎。捴袭爵建昌公。起家为太学大学生,除奉车知府,试守延陵令,非所乐,去官。除新安王北中郎行参军,坐公事免。除新安王里正参军,未拜,新安王子鸾被杀,仍除长兼军机大臣左民士大夫。明帝立,欲收物情,以捴功臣后,擢为皇太子洗马。除王景文安南谘议参军。

初,从兄华孙长袭华爵为新建侯,嗜酒多愆失。琨上表曰:“臣门侄不休,从孙长是故左卫将军嗣息,少资常猥,犹冀晚进。顷更昏酣,业身无检。故卫将军华忠肃奉国,善及世祀;而长负衅承对,将倾基绪。嗣小息佟闲立保退,不乖素风,如蒙拯立,则存亡荷荣,私禄更构。”出为亚军将军、吴郡太师,迁中领军。坐在郡用朝舍钱三十60000营饷二宫诸王及作绛袄进献军用,左迁光禄大夫,寻加太常及金紫,加散骑常侍。廷尉虞龢议社稷合为一神,琨案旧纠驳。时龢深被亲宠,朝廷多琨强正。

世祖即位,迁皇储中庶子,不拜。又除马普托王中军上大夫,司徒左太史。宋世,上数游会捴家,同从明帝射雉郊野,渴倦,捴为得早胡瓜,与上对剖食之。上怀其旧德,意眄良厚。至是破格提拔。

  捴资籍豪富,厚自奉养,宅宇山池京师第一,妓妾姿艺,皆穷上品。才调流赡,善纳交游,庖厨丰腆,多致宾客。爱妓陈玉珠,明帝遣求,不与,逼夺之,捴颇怨望。帝令有司诬奏捴罪,付廷尉,将杀之。捴入狱,数宿须鬓皆白。免死,系尚方,夺封与弟贲。捴由是屏斥声玩,更以贬素自立。帝除捴为羊希恭宁朔府参军,徙刘韫辅国、王景文镇南参军,并辞疾不就。寻板假明威将军,仍除桂阳王征先生南当兵,转通直郎,解职。帝崩后,弟贲表让封还捴,朝议许之。迁司徒左西属,又不拜。居家累年。

明帝临崩,出为督会稽东阳新安临海永嘉五郡军事、左军将军、会稽长史,常侍还是。坐误竟囚,降号季军。元徽中,迁金紫光禄,弘训太仆,常侍依然。本州中正,加特进。顺帝即位,进右光禄大夫,常侍余如故。顺帝逊位,琨陪位及辞庙,皆流涕。

永明元年,加辅国民代表大会将,转通判中丞。车驾幸丹阳郡宴饮,捴恃旧,酒后狎侮同列,言笑过度,为左丞庾杲之所纠,赎论。八年,复为司徒左教头,转左卫将军。随王子隆带广陵郡,捴问讯,不修民敬,为有司所举,免官。久之,白衣兼上大夫中丞。转临川王骠骑都督,司徒左太傅,迁五兵教头,出为辅国将军、庐陵王中军经略使。母忧去官,服未终,四年,卒,年五十八。

  弟遁,元徽中为宁远将军、辅国太傅、拉普捷夫海军机章京,在苏黎世。升明元年,沈攸之反,士大夫陈显达起兵以应朝廷,遁以犹预知杀。遁亲人在都,从野夜归,见两四人持垩刷其门户,瞬灭,前天而遁死问至。捴遑惧,诣太祖谢,即板为世祖中军谘议参军。建元初,迁司徒右都督,出为永嘉太傅,为黄门郎,解职。

太祖即位,领武陵王师,加参知政事,给亲信17个人。时王俭为太师,属琨用南海郡迎吏。琨谓信人曰:“语郎,三台五省,皆是郎用人;外方小郡,当乞寒贱,省官何容复夺之。”遂可是其事。

弟贲,初为卫尉主簿,奉车都尉。升明初,为中书郎,太祖骠骑谘议。建元中,为征虏司马。卒。

  世祖即位,迁太子中庶子,不拜。又除巴尔的摩王中军太尉,司徒左都尉。宋世,上数游会捴家,同从明帝射雉郊野,渴倦,捴为得早黄瓜,与上对剖食之。上怀其旧德,意眄良厚。至是一岁九迁。

琨性既古慎,而俭啬过甚,亲人杂事,皆手动和自动操执。公事朝会,必夙夜早起,简阅服装,料数冠帻,如此数四,世以此笑之。寻解王师。

贲弟坦,解褐本州西曹。升明二年,亦为太祖骠骑参军。历豫章王镇西骠骑二府谘议。坦美须髯。与世祖、豫章王有旧。坦仍随府转司空太傅参军。出为晋安定门内史,还又为大司马谘议,中书郎,卒。

  永明元年,加辅国将军,转太师中丞。车驾幸丹阳郡宴饮,捴恃旧,酒后狎侮同列,言笑过度,为左丞庾杲之所纠,赎论。七年,复为司徒左都尉,转左卫将军。随王子隆带益州郡,捴问讯,不修民敬,为有司所举,免官。久之,白衣兼知府中丞。转临川王骠骑太尉,司徒左经略使,迁五兵太傅,出为辅国将军、庐陵王中军上大夫。母忧去官,服未终,三年,卒,年五十八。

建元三年,太祖崩,琨闻国讳,牛不在宅,去台数里,遂步行入宫。朝士皆谓琨曰:“故宜待车,有损国望。”琨曰:“今天开往,皆应尔。”遂得病,卒。赠左光禄先生,余依旧。年八十四。

刘悛,字士操,交州安上里人也。金陵刘同出楚元王,分为三里,以别宋氏帝族。祖颖之,汝南新蔡二郡太傅。父勔,司空。

  弟贲,初为卫尉主簿,奉车大将军。升明初,为中书郎,太祖骠骑谘议。建元中,为征虏司马。卒。

张岱,字景山,吴郡吴人也。祖敞,晋度支太傅。父茂度,宋金紫光禄大夫。岱少与兄皇帝之庶子中舍人寅、新安太傅镜、征北将军永、弟新竹通判辨俱知名,谓之张氏五龙。镜少与光禄大夫颜延之邻居,颜谈议吃酒,喧呼不绝;而镜静翳无言声。后延之于篱边闻其与客语,取胡床坐听,辞义清玄,延之心服,谓宾客曰:“彼有人焉。”因而不复酣叫。寅、镜名最高,永、辨、岱不如也。

刘延孙为南常州,初辟悛从事。随父勔征竟陵王诞于幽州,以功拜驸马少保。转宗悫宁蛮府主簿,建筑和安装王司徒骑兵服役。复随父勔征殷琰于咸阳,于横塘、死虎累战皆胜。历迁员外郎,抚军司徒二府参军,代世祖为左徒库部郎。迁振武将军、蜀郡里正,未之任,复从父勔征讨,假宁朔将军,拜万年县侯皇皇帝之庶子。转桂阳王征先生北中兵参军,与世祖同直殿内,为明帝所亲待,由是与世祖款好。

  贲弟坦,解褐本州西曹。升明二年,亦为太祖骠骑参军。历豫章王镇西骠骑二府谘议。坦美须髯。与世祖、豫章王有旧。坦仍随府转司空里胥参军。出为晋安定门内史,还又为大司马谘议,中书郎,卒。

郡举岱上计掾,不行,州辟从事。累迁锦州王右军主簿,节度使水部郎。出补东迁令。时殷冲为吴兴,谓人曰:“张东迁亲贫须养,所以栖迟下邑。然名器方显,终当大至。”随王诞于会稽起义,以岱为建威将军,辅国左徒,行县事。事平,为司徒左西曹。母年八十,籍注未满,岱便去官从实还养,有司以岱违制,将欲纠举。宋孝武曰:“观过能够知仁,不须案也。”累迁巡抚谘议参军,领山阴令,职事闲理。

迁通直散骑里胥,出为安远护军、武陵内史。郡南江古堤,久废不缉。悛修治未毕,而江水忽至,百姓弃役奔走,悛亲率厉之,于是乃立。汉寿人邵荣兴六世同爨,表其门闾。悛强济有世调,长于流俗。蛮王田僮在山中,年垂百余岁,南谯王义宣为建邺,僮出谒。至是又出谒悛。明帝崩,表奔赴,敕带郡还都。吏民送者数千人,悛人人执手,系以涕泣,百姓感之,赠送甚厚。

  刘悛,字士操,钱塘安上里人也。广陵刘同出楚元王,分为三里,以别宋氏帝族。祖颖之,汝南新蔡二郡提辖。父勔,司空。

连云港王休若为北西宁,未亲政事,以岱为季军谘议参军,领幽州太师,行府、州、国事。后临海王为征虏迈阿密,豫章王为车骑郑城,晋安王为征虏南益州,岱历为三府谘议、三王行事,与典签主帅共事,事举而情得。或谓岱曰:“主王既幼,执事多门,而每能缉和国有,云何致此?”岱曰:“古时候的人言一心能够事百君。作者为政端平,待物以礼,悔吝之事,无由而及。明暗短长,更是才用之多少耳。”入为黄门郎,迁骠骑巡抚,领寿春太傅。新安王子鸾以盛宠为南上饶,割吴郡属焉。高选佐史,汉世宗召岱谓之曰:“卿美效夙著,兼资宦已多。今欲用卿为子鸾别驾,总太史之任,无谓小屈,终当大伸也。”帝崩,累迁吏部郎。

仍除散骑军机大臣。桂阳难,加宁朔将军,助守石头。父勔于大桁战死,悛时病魔,扶伏路次,号哭求勔尸。勔尸项后伤缺,悛割发补之。持丧墓侧,十一月不衣絮。太祖代勔为领军,素与勔善,书譬悛曰:“承至性毁瘵,转之危虑,深以酸怛。终哀全生,先王明轨,岂有去缣纩,撤温席,以此悲号,得终其孝性邪?当深顾往旨,少自抑勉。”

  刘延孙为南南阳,初辟悛从事。随父勔征竟陵王诞于临安,以功拜驸马太守。转宗悫宁蛮府主簿,建安王司徒骑兵入伍。复随父勔征殷琰于宛城,于横塘、死虎累战皆胜。历迁员外郎,都督司徒二府参军,代世祖为经略使库部郎。迁振武将军、蜀郡校尉,未之任,复从父勔诛讨,假宁朔将军,拜青原区侯皇太子。转桂阳王征先生北中兵参军,与世祖同直殿内,为明帝所亲待,由是与世祖款好。

明帝初,四方反,帝以岱堪干旧才,除使持节、督西姑臧诸军事、辅国将军、西荆州太师。寻徙为季军将军、北南京上大夫,里正北讨诸军事,并不之官。泰原委,为吴兴太师。元徽中,迁使持节、督益宁二州部队、季军将军、兖州通判。数年,益土安其政。征太守,领长水侍中,度支里正,领左军,迁吏部太守。王俭为吏部郎,时私自曹事,岱每相违执,及俭为太傅,以此颇不相善。

建平王景素反,太祖总众军出顿青海湖。悛初免丧,太祖欲使领支军,召见悛兄弟,皆羸削改貌,于是乃止。除中书郎,行宋连云港八王事,转铜陵王南中郎司马、马赛内史,行湘州事。未发,霸业初建,悛先致诚节。沈攸之事起,加辅国新秀。世祖镇盆城,上表西讨,求悛自代。世祖既十三分,悛除黄门郎,行吴郡事。寻转晋熙王教头中军二府太傅,行阜阳事。出为持节、督圣地亚哥、新德里都督,将军还是。袭爵玉山县侯。世祖自寻阳还,遇悛于舟渚间,欢宴叙旧,停十余日乃下。遣文惠世子及竟陵王子良摄衣履,修父友之敬。

  迁通直散骑太尉,出为安远护军、武陵内史。郡南江古堤,久废不缉。悛修治未毕,而江水忽至,百姓弃役奔走,悛亲率厉之,于是乃立。汉寿人邵荣兴六世同爨,表其门闾。悛强济有世调,长于流俗。蛮王田僮在山中,年垂百余岁,南谯王义宣为汴州,僮出谒。至是又出谒悛。明帝崩,表奔赴,敕带郡还都。吏民送者数千人,悛人人携手,系以涕泣,百姓感之,赠送甚厚。

兄子瑰、弟恕诛吴郡校尉刘遐,太祖欲以恕为晋陵郡,岱曰:“恕未闲从事政务,美锦不宜滥裁。”太祖曰:“恕为人,作者所悉。且又与瑰同勋,自应有赏。”岱曰:“若以家贫赐禄,此所不论,语功推事,臣门之耻。”寻加散骑常侍。建元元年,出为左将军、吴郡太傅。太祖知岱历任清直,至郡未几,手敕岱曰:“大邦任重(Ren Zhong),乃未欲回换,但总戎务殷,宜须望实,今用卿为护军。”加给事中。岱拜竟,诏以家为府。陈疾,前年,迁金紫光禄大夫,领鄱阳王师。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转临川王骠骑长史,出为冠军将军、吴郡太守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