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骁骑还是,督荆雍益宁梁南北秦七州部队、西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9-30

九年,卒。诏赙钱十万,布二百匹。丧还,百姓缘沔水悲泣设祭,于岘山为立 祠。赠侍中、卫将军,持节、都督、刺史如故。给鼓吹一部。谥昭侯。年三十七。 高宗少相友爱,时为仆射,领卫尉,表求解卫尉,私第展哀,诏不许。每临缅灵, 辄恸哭不成声。建武元年,赠侍中、司徒、安陆王,邑二千户。

皇家国际,  遥昌字季晖。解褐秘书郎,太孙舍人,给事中,秘书丞。延兴元年,除黄门侍郎,未拜,仍为持节、督郢司二州军事、宁朔将军、郢州刺史。建武元年,进号冠军将军。封丰城县公,千五百户。未之镇,徙督豫州郢州之西阳司州之汝南二郡军事、征虏将军、豫州刺史,持节如故。

桂阳王宝贞,明帝第十一子也。永元二年,为中护军、北中郎将,领石头戍事。 中兴二年谋反,伏诛。

遥光府佐司马端为掌书记,曹虎谓之曰:“君是贼非?”端曰:“仆荷始安厚 恩,今死甘心。”虎不杀,执送还台,徐世扌剽杀之。刘沨遁走还家园,为人所杀。 端,河内人。沨,南阳人,事继母有孝行,弟溓事沨亦谨。

  宏设酒及羊炙杂果,又谓庆远曰:「听卿主克黜凶嗣,不违忠孝。何以不立近亲,如周公辅成王,而苟欲自取?」庆远答曰:「成王有亚圣之贤,故周公得辅而相之。今近蕃虽无悖德,未有成王之贤。霍光亦舍汉蕃亲而远立宣帝。」宏曰:「若尔,霍光向自立为君,当复得为忠臣不?」庆远曰:「此非其类,乃可言宣帝立与不立义当云何。皇上岂得与霍光为匹?若尔,何以不言'武王伐纣,何意不立微子而辅之,苟贪天下?」宏大笑。明日引军向城东,遣道登道人进城内施众僧绢五百匹,庆远、选之各袴褶络带。

庐陵王宝源,字智渊,明帝第五子也。建武元年,为北中郎将,镇琅邪城,封 庐陵郡王。迁右将军,领石头戍事,乃出为使持节、都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军事、 后将军、南兖州刺史。王敬则伏诛,徙宝源为都督会稽东阳临海永嘉新安五郡军事、 会稽太守,将军如故。永元元年,进号安东将军。和帝即位,以为侍中、车骑将军、 开府仪同三司,都督、太守如故。未拜,中兴二年薨。

二年,虏主元宏寇寿春,遣使呼城内人。遥昌遣参军崔庆远、朱选之诣宏。庆 远曰:“旌盖飘摇,远涉淮、泗、风尘惨烈,无乃上劳?”宏曰:“六龙腾跃,倏 忽千里,经途未远,不足为劳。”庆远曰:“川境既殊,远劳轩驾。屈完有言: ‘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宏曰:“故当有故。卿欲使我含瑕依违,为欲指 斥其事?”庆远曰:“君包荒之德,本施北政,未承来议,无所含瑕。”宏曰: “朕本欲有言,会卿来问。齐主废立,有其例不?”庆远曰:“废昏立明,古今同 揆。中兴克昌,岂唯一代?主上与先武帝,非唯昆季,有同鱼水。武皇临崩,托以 后事。嗣孙荒迷,废为郁林,功臣固请,爰立明圣。上逼太后之严令,下迫群臣之 稽颡,俯从亿兆,践登皇极。未审圣旨独何疑怪?”宏曰:“闻卿此言,殊解我心。 但哲妇倾城,何足可用。果如所言,武帝子弟今皆何在?”庆远曰:“七王同恶, 皆伏管、蔡之诛,其余列蕃二十余国,内升清阶,外典方牧。哲妇之戒,古人所惑; 然十乱盈朝,实唯文母。”宏曰:“如我所闻,靡有孑遗。卿言美而乖实。未之全 信。”宏又曰:“云罗所掩,六合宜一。故往年与齐武有书,言今日之事,书似未 达齐主。命也。南使既反,情有怆然,朕亦休兵。此段犹是本意,不必专为问罪。 若如卿言,便可释然。”庆远曰:“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圣人奇兵。今旨欲宪章 圣人,不失旧好,岂不善哉!”宏曰:“卿为欲朕和亲?为欲不和?”庆远曰: “和亲则二国交欢,苍生再赖;不和则二国交怨,苍生涂炭。和与不和,裁由圣衷。” 宏曰:“朕来为复游行盐境,北去洛都,率尔便至。亦不攻城,亦不伐坞,卿勿以 为虑。”

  钧字宣礼。永明四年为江州刺史,加散骑常侍。母区贵人卒,居丧尽礼。六年,迁为征虏将军。八年,迁骁骑将军,常侍如故,仍转左卫将军。钧有好尚,为世祖所知。兄弟中意遇次鄱阳王锵。十年,转中书令,领石头戍事。迁散骑常侍,秘书监,领骁骑如故。不拜。隆昌元年,改加侍中,给扶。海陵立,转抚军将军,侍中如故。寻遇害,年二十二。

江夏王宝玄,字智深,明帝第三子也。建武元年,为征虏将军,领石头戍事, 封江夏郡王。仍出为持节、都督郢司二州军事、西中郎将、郢州刺史。永泰元年, 还为前将军,领石头戍事。未拜,东昏即位,进号镇军将军。永元元年,又进车骑 将军,代晋安王宝义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兖二州军事、南徐兖二州刺史,将军如故。 宝玄娶尚书令徐孝嗣女为妃,孝嗣被诛离绝,少帝送少姬二人与之,宝玄恨望,密 有异计。明年,崔慧景举兵,还至广陵,遣使奉宝玄为主。宝玄斩其使,因是发将 吏防城。帝遣马军主戚平、外监黄林夫助镇京口。慧景将渡江,宝玄密与相应,杀 司马孔矜、典签吕承绪及平、林夫,开门纳慧景。使长史沈佚之、谘议柳憕分部军 众,乘八扛舆,手执绛麾幡,随慧景至京师,住东城,百姓多往投集。慧景败,收 得朝野投宝玄及慧景军名,帝令烧之,曰:“江夏尚尔,岂复可罪余人。”宝玄逃 奔数日乃出。帝召入后堂,以步鄣裹之,令群小数十人鸣鼓角驰绕其外,遣人谓宝 玄曰:“汝近围我亦如此。”少日乃杀之。

○衡阳元王道度 始安贞王道生 子遥光 遥欣 遥昌 安陆昭王缅

  二年,虏主元宏寇寿春,遣使呼城内人。遥昌遣参军崔庆远、朱选之诣宏。庆远曰:「旌盖飘摇,远涉淮、泗、风尘惨烈,无乃上劳?」宏曰:「六龙腾跃,倏忽千里,经途未远,不足为劳。」庆远曰:「川境既殊,远劳轩驾。屈完有言:'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宏曰:「故当有故。卿欲使我含瑕依违,为欲指斥其事?」庆远曰:「君包荒之德,本施北政,未承来议,无所含瑕。」宏曰:「朕本欲有言,会卿来问。齐主废立,有其例不?」庆远曰:「废昏立明,古今同揆。中兴克昌,岂唯一代?主上与先武帝,非唯昆季,有同鱼水。武皇临崩,托以后事。嗣孙荒迷,废为郁林,功臣固请,爰立明圣。上逼太后之严令,下迫群臣之稽颡,俯从亿兆,践登皇极。未审圣旨独何疑怪?」宏曰:「闻卿此言,殊解我心。但哲妇倾城,何足可用。果如所言,武帝子弟今皆何在?」庆远曰:「七王同恶,皆伏管、蔡之诛,其余列蕃二十余国,内升清阶,外典方牧。哲妇之戒,古人所惑;然十乱盈朝,实唯文母。」宏曰:「如我所闻,靡有孑遗。卿言美而乖实。未之全信。」宏又曰:「云罗所掩,六合宜一。故往年与齐武有书,言今日之事,书似未达齐主。命也。南使既反,情有怆然,朕亦休兵。此段犹是本意,不必专为问罪。若如卿言,便可释然。」庆远曰:「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圣人奇兵。今旨欲宪章圣人,不失旧好,岂不善哉!」宏曰:「卿为欲朕和亲?为欲不和?」庆远曰:「和亲则二国交欢,苍生再赖;不和则二国交怨,苍生涂炭。和与不和,裁由圣衷。」宏曰:「朕来为复游行盐境,北去洛都,率尔便至。亦不攻城,亦不伐坞,卿勿以为虑。」

巴陵隐王宝义,字智勇,明帝长子也。本名明基。建武元年,为持节、都督扬 南徐州军事、前将军、扬州刺史。封晋安郡王,三千户。宝义少有废疾,不堪出人 间,故止加除授,仍以始安王遥光代之。转宝义为右将军,领兵置佐,镇石头。二 年,出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州军事、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东昏即位,进征北大 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给仗。永元元年,给班剑二十人。始安王遥光诛,为都督扬 南徐二州军事、骠骑大将军、扬州刺史,持节如故。东府被兵火,屋宇烧残,帝方 营宫殿,不暇修葺。宝义镇西州。三年,进位司徒。和帝西台建,以为侍中、司空, 使持节、都督、刺史如故。梁王定京邑,宣德太后令以宝义为太尉,领司徒。诏云: “不言之化,形于自远。”时人皆云此实录也。梁受禅,封谢沐县公,寻封巴陵郡 王,奉齐后。天监中薨。

至日中,台军稍至,尚书符遥光曰:“逆顺之数,皎然有征,干纪乱常,刑兹 罔赦。萧遥光宗室蚩庸,才行鄙薄,缇裙可望,天路何阶。受遇自昔,恩加犹子, 礼绝帝体,宠越皇季。旗章车服,穷千乘之尊;闉隍爽闿,逾百雉之制。及圣后在 天,亲受顾托,话言在耳,德音犹存,侮蔑天明,罔畏不义,无君之心,履霜有日, 遂乃称兵内犯,窃发京畿,自古巨衅,莫斯为甚。今便分命六师,弘宣九伐。皇上 当亲御戎轩,弘此庙略。信赏必罚,有如大江。”于是戒严,曲赦京邑。领军萧坦 之屯湘宫寺,镇军司马曹虎屯清溪大桥,太子右卫率左兴盛屯东府东篱门。

  安陆昭王缅,字景业。善容止。初为秘书郎,宋邵陵王文学,中书郎。建元元年,封安陆侯,邑千户。转太子中庶子,迁侍中。世祖即位,迁五兵尚书,领前军将军,仍出为辅国将军、吴郡太守,少时大著风绩。竟陵王子良与缅书曰:「窃承下风,数十年来未有此政。」世祖嘉其能,转持节、都督郢州司州之义阳军事、冠军将军、郢州刺史。永明五年,还为侍中,领骁骑将军,仍迁中领军。明年,转散骑常侍,太子詹事。出为会稽太守,常侍如故。迁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军事、左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缅留心辞讼,亲自隐恤,劫抄度口,皆赦遣许以自新,再犯乃加诛,为百姓所畏爱。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遥光弟遥昌先卒寿春,豫州部曲皆归遥光;及遥欣丧还葬武进,停东府前渚, 荆州众力送者甚盛。帝诛江祏后,虑遥光不自安,欲转为司徒还第,召入喻旨。遥 光虑见杀,八月十二日晡时,收集二州部曲,于东府门聚人众,街陌颇怪其异,莫 知指趣也。遥光召亲人丹阳丞刘沨及诸伧楚,欲以讨刘暄为名。夜遣数百人破东冶 出囚,尚方取仗。又召骁骑将军垣历生,历生随信便至,劝遥光令率城内兵夜攻台, 辇籥烧城门,曰:“公但乘舆随后,反掌可得。”遥光意疑不敢出。天稍晓,遥光 戎服出听事,停舆处分上仗登城行赏赐。历生复劝出军,遥光不肯,望台内自有变。

  众军围东城三面,烧司徒二府。遥光遣垣历生从西门出战,台军屡北,杀军主桑天爱。初,遥光起兵,问谘议参军萧畅,畅正色拒折不从,十五日,畅与抚军长史沈昭略潜自南出,济淮还台,人情大沮。十六日,垣历生从南门出战,因弃槊降曹虎军,虎命斩之。遥光大怒,于床上自竦踊,使杀历生儿。

文惠太子四男:安皇后生郁林王昭业;宫人许氏生海陵恭王昭文;陈氏生巴陵 王昭秀;褚氏生桂阳王昭粲。

诏敛葬遥光尸,原其诸子。追赠桑天爱辅国将军、梁州刺史。以江陵公宝览为 始安王,奉靖王后。永元二年,为持节、督湘州、辅国将军、湘州刺史。

明帝十一男:敬皇后生东昏侯宝卷,江夏王宝玄,鄱阳王宝夤,和帝;殷贵嫔 生巴陵隐王宝义,晋熙王宝嵩;袁贵妃生庐陵王宝源;管淑妃生邵陵王宝攸;许淑 媛生桂阳王宝贞。余皆早夭。

其晚,台军射火箭烧东北角楼,至夜城溃。遥光还小斋,帐中著衣帢坐,秉烛 自照,令人反拒,斋阁皆重关。左右并逾屋散出。台军主刘国宝、时当伯等先入。 遥光闻外兵至,吹灭火,扶匐下床。军人排阁入,于暗中牵出斩首,时年三十二。 遥光未败一夕,城内皆梦群蛇缘城四出,各各共说之,咸以为异。台军入城,焚烧 屋宇且尽。

  遥光弟遥昌先卒寿春,豫州部曲皆归遥光;及遥欣丧还葬武进,停东府前渚,荆州众力送者甚盛。帝诛江祏后,虑遥光不自安,欲转为司徒还第,召入喻旨。遥光虑见杀,八月十二日晡时,收集二州部曲,于东府门聚人众,街陌颇怪其异,莫知指趣也。遥光召亲人丹阳丞刘沨及诸伧楚,欲以讨刘暄为名。夜遣数百人破东冶出囚,尚方取仗。又召骁骑将军垣历生,历生随信便至,劝遥光令率城内兵夜攻台,辇籥烧城门,曰:「公但乘舆随后,反掌可得。」遥光意疑不敢出。天稍晓,遥光戎服出听事,停舆处分上仗登城行赏赐。历生复劝出军,遥光不肯,望台内自有变。

晋熙王宝嵩,字智靖,明帝第十子也。永元二年,为冠军将军、丹阳尹。仍迁 持节、都督南徐兖二州军事、南徐州刺史,将军如故。中兴元年,和帝以为中书令。 明年,谋反伏诛。

钧字宣礼。永明四年为江州刺史,加散骑常侍。母区贵人卒,居丧尽礼。六年, 迁为征虏将军。八年,迁骁骑将军,常侍如故,仍转左卫将军。钧有好尚,为世祖 所知。兄弟中意遇次鄱阳王锵。十年,转中书令,领石头戍事。迁散骑常侍,秘书 监,领骁骑如故。不拜。隆昌元年,改加侍中,给扶。海陵立,转抚军将军,侍中 如故。寻遇害,年二十二。

  子宝晊嗣,为持节、督湘州军事、辅国将军、湘州刺史。弟宝览为江陵公,宝宏汝南公,邑各千五百户。二年,宝晊进号冠军将军。三年,宝宏改封宵城。永元元年,以安陆郡边虏,宝晊改封湘东王,进号征虏将军。二年,为左卫将军。高宗兄弟一门皆尚吏事,宝晊粗好文章。义师下,宝晊在城内,东昏废,宝晊望物情归己,坐待法驾,既而城内送首诣梁王。宣德太后临朝,以宝晊为太常。宝晊不自安,谋反,兄弟皆伏诛。

史臣曰:《春秋》书“郑伯克段于鄢”,兄弟之恩离,君臣之义正。夫逆顺有 势,况亲兼一体,道穷数尽,或容触啄。而宝玄自寻干戈,欣受家难。曾不悟执柯 所指,跗萼相从,以此而图万全,未知其仿佛也。

遥昌字季晖。解褐秘书郎,太孙舍人,给事中,秘书丞。延兴元年,除黄门侍 郎,未拜,仍为持节、督郢司二州军事、宁朔将军、郢州刺史。建武元年,进号冠 军将军。封丰城县公,千五百户。未之镇,徙督豫州郢州之西阳司州之汝南二郡军 事、征虏将军、豫州刺史,持节如故。

  衡阳元王道度始安贞王道生子遥光遥欣遥昌安陆昭王缅

赞曰:文惠二王,于嗟夭殇。明子七国,终亦衰亡。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领骁骑还是,督荆雍益宁梁南北秦七州部队、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