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领导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全部电台(共计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11-24

“好样的,蔡同志!”总指挥徐向前脱口夸道。随后,总政治部组织前方红军战士,展开了阵地政治攻势,瓦解敌军。

恶劣的战争环境和长期的劳累工作,严重损害了蔡威的健康。1936年8月底,蔡威由于过度劳累,兼之身患胃病、肠炎,还染上重伤寒病,卧床不起,只能由战士们抬着他行军。此等情形,蔡威仍然惦记着情侦工作。他叫人拿来小镜子照了一下憔悴的病容说:“你看,我的病不是好多了,再过几天又能工作了吧!”事实上,他已多日吃不进东西,整个身体已经瘦弱不堪了。病重期间,徐向前和朱德等首长都前来看望,并派当时最好的军医傅连暲为他治疗。即便如此,最终也未能挽救蔡威那极度疲劳和透支的生命,牺牲时年仅29岁。许多红军将领悲痛地说,红军从此失去了一双“顺风耳”和“千里眼”。

红军破译敌军密码电报

1931年上半年,周恩来安排蔡威参加上海党中央特科秘密无线电培训班学习。中央特科可是我党我军最高保密机构,以“上不告父母,下不传妻儿”为铁律,为了革命理想和工作需要,蔡威忍痛切断了与家人联系——那是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把对家人的深情和愧疚埋进心底。以致后来家人以为他早已不在人世,甚至被误传叛逃国外。蔡家三代人接力苦苦寻找,在他离家半个多世纪后见到的却是他冰冷的遗骸。这是后话。

心有指路明灯,出生入死何所惧?

宋侃夫在红四方面军机要工作老同志会议上

蔡威夜以继日地戴着耳机,监听敌军的电报。经过深入侦听、追踪、对照、判断,解决了关键难题,也最终完整地破译了敌军的第一部密码“通密”。后来不管敌人的“烂码”如何改变,蔡威只需两三个小时就能完全破译出来。甚至到后来,只要敌人电台用密码发报,蔡威就可以做到拿起话筒直接向红四方面军首长念出电报的内容。

图片 1

从1936年11月开始,西路军先后在古浪、山丹、永昌、高台和倪家营子等地与马家军展开激战。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激战中,宋侃夫的右手指被炸伤。高台之战红五军军长董振堂的壮烈牺牲深深刺痛了宋侃夫,他在自己的手枪中留下两颗子弹,随时做好牺牲准备,宁死不当俘虏。

“糟糕!中央红军肯定有难!”1934年10月,蔡威侦听敌人电台获知,10月16日中央红军被迫撤出江西瑞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中央红军这一重大行动居然没有告诉川陕苏区和红四方面军,说明形势相当严峻。因此,蔡威受命开始跟踪侦听中央红军周围的敌军电台联络情况,在军事情报上对中央红军予以援助。

“下面请蔡威同志上台领奖……”1934年11月,在红四方面军总部召开的英模表彰会上,一位瘦削甚至有点驼背的身影走向领奖台。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神秘的“菩萨”就是蔡威!

为了尽快弄清周围敌情,以保障西进安全,陈昌浩、徐向前、李特先后两次找宋侃夫、王子纲谈话,要求他们马上把情报工作搞起来。

蔡威原名蔡泽鏛,字景芳,1907年3月出生于福建福宁府宁德城关。其高祖是有“蔡百万”之称的闽东首富,父亲官至清代湖南湘潭知府,家族在当地非常显赫。名门望族多纨绔,可身为富家子弟的蔡泽鏛却是个例外。由于受到新思想熏陶,蔡泽鏛走上了革命道路,并于1926年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8月,蔡泽鏛无暇向寡母和怀有身孕的娇妻告别,便毅然远行,后化名蔡威,以上海同济大学求学为掩护进行地下革命活动。

一灯如豆,几双熬红的眼睛却熠熠发亮。“侃夫、子纲同志,再难,我们一起把这块‘硬骨头’拿下!”蔡威招呼道,他和战友宋侃夫、王子纲三人都是来自上海的“火种”,有红四方面军“情报三杰”之称。自1933年2月起,他们还联手承担起了研究侦破敌军密码的任务。

宋侃夫走了两天三夜,头发晕,口发苦,饥饿、干渴、疲劳都在煎熬着他。为了防止泄露机密,他把密码本和两份留存的电报底稿都烧毁了。经过几天顽强的生死挣扎,宋侃夫终于走出了沙漠,遇上了陈云、滕代远派出的救援西路军的汽车,被送到了星星峡,随后又于1937年5月8日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编入新兵营干部队。

宋侃夫和王子纲已有一年多没搞无线电侦察工作了,而且,他们对马家军的军队编制、番号、驻地、编码规律、电台呼号、波长、频率等情况一无所知,尽管工作难度极大,宋侃夫、王子纲还是接受了任务。他们不分昼夜守候在电台旁,首先找到了功率最大、信号最强的兰州行署朱绍良的电台,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马步芳、马步青的电台,再以西北军孙蔚如在陕南时送给红军的一个密码底本为参考,逐步摸清了马家军编制密码的规律,基本上破译了马家军的密码。

谁能担此重任?“蔡威!”一个名字不约而同闯进了几位首长的视野——

蔡威夜以继日地戴着耳机,监听敌军的电报。经过深入侦听、追踪、对照、判断,解决了关键难题,也最终完整地破译了敌军的第一部密码“通密”。后来不管敌人的“烂码”如何改变,蔡威只需两三个小时就能完全破译出来。甚至到后来,只要敌人电台用密码发报,蔡威就可以做到拿起话筒直接向红四方面军首长念出电报的内容。

作者:叶介甫

在保卫苏区的各次战役中,蔡威夜以继日地守候在电台旁边。他经常和战友们说:“战斗总是会有空隙的,可是我们电台的工作是永远不会有间隙的,为了当好党的耳目,我们就是要拼!就是要干!”

充电机因为没有“账圈”,发动不了,他亲自动手制作,用碎瓦灰磨光来代替;旧电瓶里的铅板坏了,他利用废铅重新制作,充电后甚至可用十几个小时;为了节省少得可怜的汽油,他带领其他同志研制成一台木制水轮机,利用河流落差运转发电……红四方面军被敌人严密封锁包围,电台由于缺乏器材、油料,经常出毛病。对此,蔡威一不叫苦,二不喊难,埋头机房,日夜钻研,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宋侃夫

在空山坝战斗中,蔡威所率的电台跟随王树生副总指挥行动。王树声几次对蔡威讲:“敌人进攻得很厉害,你必须准备好,随时要撤!”可蔡威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一直坚守在战斗岗位上。

“听风”英雄

11月的河西走廊已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宋侃夫率领电台的同志,身穿单薄的衣裤,带着沉重的电台,在漫天风沙中艰难行军。部队缺衣少食,缺粮断水,还要时不时与马家军骑兵作战,环境异常艰险。

陈昌浩故意卖个关子:“我啊!房间里供奉了一尊‘菩萨’,敌人准备进攻时,‘菩萨’就会告诉我了。”

当年12月,徐向前指挥部队在黄安全歼国民党军第六十九师,缴获了一部完整的电台。蔡威像捡到宝贝似的高兴极了,连忙进行检修。

1938年春节前,宋侃夫和部分西路军战士抵达延安,受到了毛泽东的亲切接见和热情鼓励。毛泽东对宋侃夫说:“你们红四方面军电台的同志辛苦了,有功劳呀!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在四渡赤水前后,是你们提供了情报,使我们比较顺利地克服了困难。”

“王陵基回家过春节了……”1934年2月,在万源保卫战中,蔡威又侦获了王陵基回万县老家过年的情报。徐向前决定乘敌军群龙无首之机发起进攻。李先念领军偷袭露米山,全歼郝耀庭旅,并缴获了一大批年货,红军驻地一片欢腾……

“收紧阵地、待机反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根据敌人兵力部署做出决策。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经过三昼夜激战,我军以少胜多,取得重大胜利。战后,蔡威受到了红四方面军总部的通令嘉奖。

图片 2

“守敌刘存原部队粮食接济不及,士兵没有饭吃……”蔡威从截获的敌电台电报中分析得出结论。

最开始出现在人们眼中的蔡威穿着西装裤,留个大背头,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像个“洋先生”。后来,他整日里围着部队缴获的那些破烂发电机、收发报机,转悠摸弄,经常满身油污,乍一看,还以为是地道的机修工。

随后西路军突围到红柳园子,不幸又被敌骑兵赶上包围。激战中,宋侃夫的警卫员张厚先牺牲。为了不让电台落入敌手,宋侃夫砸掉了最后一部电台,然后手持两支短枪投入了战斗,左右开弓向敌人射击,最终冲出重围,进入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

举世闻名的“四渡赤水”,展示了毛泽东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也成就了长征史上最为光辉神奇的篇章。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浮出水面——

■邱树添

1936年7月,红二、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后共同北上,宋侃夫随红四方面军第三次走进了渺无人烟的水草地。尽管他视力不好,但仍然坚持在风雨交加、泥泞遍地的草地里行军跋涉,晚上宿营还不顾疲劳,顶风冒雨在电台值班。

一些指挥员很惊奇,问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哪来这么准确的情报?”

“嘟嘟……”几天后随着清脆悦耳的信号声响起,鄂豫皖苏区的第一部红色电台终于诞生了。1932年2月的一天上午,在鄂豫皖苏区党代表大会上,红四方面军陈昌浩政委宣读了刚收到的党中央发来的贺电,全体代表齐声欢呼。靠着“半部电台起家”,红军终于有了自己的“听风部队”,并且在战斗中如虎添翼。

编辑:卫中

“下面请蔡威同志上台领奖……”1934年11月,在红四方面军总部召开的英模表彰会上,一位瘦削甚至有点驼背的身影走向领奖台。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神秘的“菩萨”就是蔡威!

摘自:“文史博览”(wsbl1960)

“我们从截获的电报来看,你们周围分布有国民党军17支部队,他们的位置、人数和动向是这样的……”1935年1月4日,蔡威领导的第二电台向中央发报。

图片 3

“嘟嘟……”几天后随着清脆悦耳的信号声响起,鄂豫皖苏区的第一部红色电台终于诞生了。1932年2月的一天上午,在鄂豫皖苏区党代表大会上,红四方面军陈昌浩政委宣读了刚收到的党中央发来的贺电,全体代表齐声欢呼。靠着“半部电台起家”,红军终于有了自己的“听风部队”,并且在战斗中如虎添翼。

瑟瑟秋风,吹过荒山野岭。没有言语,没有鸣枪,战友们用一片抑制不住的啜泣声为他送行……就在长征即将胜利结束的前几天,他孱弱的身躯轰然倒地——一颗极度疲惫的高贵灵魂永远沉眠了。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为让中央红军及时了解周围敌情,宋侃夫全力投入了破译敌军密码的工作。敌军密码编排复杂,宋侃夫等经过反复琢磨,终于破译成功。为了将所掌握的敌情及时通报给中央红军,宋侃夫率领电台工作人员,坚持全天守听,定时呼叫联络。只要中央红军停下宿营,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宋侃夫立即将有关敌军番号、兵力部署、作战计划、行动方向等情报予以通报。这些情报对中央红军在湘、贵、云、川地区摆脱敌军围追堵截起了一定作用。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统一领导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全部电台(共计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叔记忆里的小毛驴儿,驴就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