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说着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11-10

大师道:“形如鸡卵,色似鹅黄。 。比金金岂换,比玉玉何偿。 此药用托掌内,飘然身入洞房。洞中春不老,物外景长芳。玉山无颓败,丹田夜有光。一战精神爽,再战气血刚。不拘娇艳宠,十二美红妆。交接从吾好,彻夜硬如枪。 每服一厘半,阳兴愈健强。一夜歇十女,其精永不伤。老妇颦眉蹙,淫娼不可当。有时心倦怠,收兵罢战场。冷水吞一口,阳回精不伤。快美终宵乐,春色满兰房,赠与知音客,永作保身方。”

首先,这位大师来自“异域”。

大师说着,从褡裢取出一只葫芦,倾出百十丸。吩咐西门庆道:

那么,拥有如此“神药”的大湿究竟是何许人也?认真读来,不难发现这位大湿的身份是很怪异的!

由以上我们可以看出,这位大师作为一个出家人,绝不一般。在此危石说几句:

西门庆见大师说的如此详细具体,双手接过。这就是他向大师求的“助房术的药”。

图片 1

再次,手段过人。大师让西门庆骑马,自己和西门庆的管家玳安步行,并夸口一定比西门庆先到家。最后果不其然,西门庆到家时,他已经到了好一会儿,并且淡定自若,面不改色,而玳安管家已经累的牛一样,气喘吁吁。

图片 2

“每次只许用二厘,不可多用。若是胀的慌,用手捏着两边腿上,只顾摔打百十下,方得通。你可樽节用之,不可轻泄于人。”

然后大师又拿出一个葫芦,从中取出二钱一块粉红膏儿,道:

西门庆来到禅堂,首先迎入眼中的就是这位大湿,只见“一个和尚,形骨古怪,相貌搊搜。生的豹头凹眼,色若紫肝。戴了鸡蜡箍儿,穿一领肉红直裰。颏下髭须乱拃,头上有一脑光檐。就是个形容古怪真罗汉,未除火性独眼龙。”大湿不仅相貌古怪,足以吸引眼球,其人的邋遢程度,也足够让人禁不住想多看两眼。他“在禅床上,旋定过去了,垂着头,把脖子缩到腔子里,鼻口中流下玉筋来”。

听大师如此一说,看来这药还真不错。它不仅贵重比金玉,并且似乎还有固精壮阳,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有人说这位大师的形象似是男性生殖器的化身(从上文黑体部分和大师的住处,即密松林齐腰峰,与男性生殖器确有几分相似)。而危石更觉得这位大师的形象酷似那个传说中罗汉转世的道济和尚,即济公。即使不是,那也至少是佛祖派来滴。作者让他在此出现的目的也是很明确的,即通过赠予西门庆“强力壮阳药”,进一步“激发”西门庆的性欲,使其在淫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至难以自拔,最后完成西门庆淫欲过度而死的这样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

“每次只一粒,不可多了。用烧酒送下。”

大师酒足饭饱之后,对西门庆说:

图片 3

“我有一枝药,乃老君练就,王母传方,非人不度,非人不传,专度有缘。既是官人厚待于我,我与你几丸罢。”

最后,酒肉通吃。西门庆问:“吾师用酒不用?”大师道:“贫僧酒肉齐行。”

西门庆问道:“我且问你,这药有何功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他在自报家门时说:“贫僧行不问名,坐不改姓,乃西域天竺国密松林齐腰峰寒庭寺来的胡僧。”哎呦!这位大师的来头还真不小。我们看到天竺国,首先想到的是灵山、罗汉、如来佛祖其次,大师出场,模样妆扮怪异,似是在故意吸引西门庆的注意。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师说着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