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是对他成长中有所启发的人,无悔人生——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11-05

母亲为了家庭默默埋头苦干。拼命地平复内心的波澜。父亲生病后,母亲实在熬不过选择去死。她将面前摆了一碗瘦肉人参汤,这是她最喜欢吃的汤。每次感觉身体不舒服,她就清炖这么一个汤,一般喝了这个汤第二天身体也就恢复了。可是这一次机敏的儿子发现这碗汤与平常浓稠得不一样,他猜出了大概,那是一碗放了老鼠药的汤,并走上前去把汤端走倒进下水道里。母亲嚎啕大哭:“我还是不甘心,好不容易都到了这一步了,就这么放弃,太丢人了。”那一晚,深藏于母亲和我心里的共同秘密被揭开了:父亲得病和家庭困难想一死了之的念头在缠绕着母亲。父亲得病、在病痛中挣扎,家庭的瘫痪令一个历尽沧桑的少年一夜长大,困境使蔡崇达过早的成熟。他想早点走出去改变家庭的困境,或者写一本畅销书,或者拼命工作赚钱带父亲去美国治病……

但是还是得请大家原谅我这种对书籍的大不敬啊。

  2014年9月30日 

图片 1

每个年代有每个年代的故事;

这就是苏珊·桑塔格所说的人的世界。人必须在人的世界里求取意义。

《皮囊》是一本好书,作者蔡崇达通过成长的痕迹串起一个个故事,对自己小时候的追忆与后来工作中的九年发生遇见、别离和反思,毫不掩饰地写下了他要告诉人们的话语,以及追寻皮囊之下的灵魂。

原谅我这么可耻的把这些文字原封不动的粘贴下来,我只觉得我的语言功底是无法传达出皮囊真正内涵所在的;

视人生无常曰正常,或许是顿悟世情,也可能是全心冷漠以保持事不关己的距离,自我保护;看崇达敞开皮囊,感性分陈血肉人生,会不自觉卸下日常自甘冷漠的皮囊,感同身受,因为当中,都有着普通人就会有的阅历或感悟,所以共鸣。凡尘俗世,谁不是普通人?

人活着要做个有皮囊的高尚人,没有皮囊也要留下令人尊敬的灵魂。九年的时间:工作狂好友陈刚因心脏病突然猝死,追梦者文展自杀,阿太、父亲纷纷离去……

母亲——

温暖的、逸乐的、疼痛的、脆弱的、可耻的皮囊。

缠过小脚的阿太九十二岁还攀到屋顶要补一个窟窿,一不小心摔了下来,躺在家里动不了,两周以后她倔强地想落地走路,然而没走几步又摔倒了。后来的后来,阿太终究因为岁数大了,一天不如一天直到死亡。死前阿太还丢下一句话——死不就是脚一蹬的事情嘛,要是诚心想念我,我自然会去看你。因为从此以后,我已经没有皮囊这个包袱,来去方便多了。阿太她爱自己的生命,但并不怕死的精神是蔡崇达一辈子尊贵的遗产。

“黑狗达不准哭。死不就是脚一蹬的事情嘛,要是诚心想念我,我自然会去看你。因为从此之后,我已经没有皮囊这个包袱。来去多方便。”

有吗?

流泪、流血、结痂、留下疤痕,然后依然敏感着,让每一次疼痛和跳动都如同初心;一颗活着、醒着、亮着的心无法拒绝皮囊,皮囊标志着生命的限度,生活的限度,生命和生活之所以值得过,也许就因为它有限度,它等待着、召唤着人的挣扎、愤怒、斗争、意志、欲望和梦想……

我不知道母亲这样一种做法是否正确,或许在爱情里本就没有对错,因为是父亲,为了父亲母亲一意孤行,或许这个在大家看来固执且不可理喻的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嫁给了爱情的女人罢了……

是啊。皮囊有心。

蔡崇达正少年时代,经济来源的短缺导致贫穷,十一岁那个年纪已经在思考人生的方向,总想有一天能够改变家庭的困境和自己的命运。

阿太说:

病房里正在帮阿太缝合手指头,母亲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和我讲阿太的故事。她曾经把不会游泳,还年幼的舅公扔到海里,让他学游泳,舅公差点溺死,邻居看不过去跳到水里把他救起来。没过几天邻居看她把舅公再次扔到水里。所有邻居都骂她没良心,她冷冷地说:“肉体不就是拿来用的,又不是拿来伺候的。”等阿太出院,我终于还是没忍住问她故事的真假。她淡淡地说:“是真的啊,如果你整天伺候你这个皮囊,不会有出息的,只有会用肉体的人才能成材。”说实话,我当时没听懂。

阿太曾说:“肉体不就是拿来用的,又不是拿来伺候的。”阿太几次把舅公扔进水里,逼着他学会游泳。还将一只没有割中动脉的鸡摔死。她说:别让这肉体再折腾它的灵魂。阿太坚硬的像块石头。

图片 2

序:认心、认人的《皮囊》

阿太、母亲让我想起马尔克斯笔下的老祖母——乌尔苏拉。原本很务实、很有上进心的布恩迪亚婚后很快就变了,变得异想天开,不务正业。乌尔苏拉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她只能用自己瘦弱的臂膀撑起这个家。所有的母亲几乎都是这样吧。

“只有会用肉体的人才能成才”——

我说服自己,这不值得流泪,这不值得哭,我所看到的不过是、仅仅是人世间每时每刻发生的事。这不是“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一种刻骨的愤怒,愤怒于,人在受苦,而他竟注定孤独无助,儿子也帮不了父亲,一切皆是徒劳。或许,皮囊的冷酷法则就是,它从不许诺什么,它不相信奇迹,不相信心。

人们颠沛流离的心酸和身体之外的皮囊、残忍的病痛,出乎意料的死亡,梦想破碎的绝望……这却是现实!

很多事情我们只能够在书中感悟,无论是亲情也好爱情也罢,但当我们真正的处于那一境况时,或许我们也只会是一个陷入迷谷里当局者罢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定理

这是多么有意思,虽然我们到底不能确定意义。

[作者简介]陈志国,山东阳谷县人,小学语文教师,工作之余喜欢读书、写作,偶有作品发表于《聊城日报》、《聊城教育》。

两天时间读的不多,仅仅只是看了它的导读部分以及一二两章。

打开《皮囊》,读到崇达果然文如其人的真挚,坦荡荡的自然自白成长经历,没有掩饰凡人难免的喜、怒、哀、乐、贪、嗔、痴,所以很真。

读后感 | 陈志国:庸俗皮囊,无悔人生——从《皮囊》中思索人生价值

阿太注重的是她的灵魂,肉体于她仅仅只是皮囊,可是肉体总是能够困住她的灵魂,皮囊只是一个包袱:

好吧,你告诉我,还有灵魂。

改变命运,我们要竭力反省和调整自己,做真诚的人,求真,求实,求力度,去华而不实的东西,去浮嚣的东西。与此同时,在我们青少年时代,一定要紧密注意身边的朋友与一个优秀、上进的同龄人在一起会受到亲密影响,甚至胜过父母的说教。它好比是你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盐,增加你骨骼的钙质成分,也保证了你血液的纯度。因此,有几个像李大人这样的朋友,是幸运的,也是值得珍惜的。他聪明而不过分自负,有胆略而不莽撞冲动,傲气而能厚道待人。

这两天在看《皮囊》,蔡崇达的书。

父亲被照亮了。被怀着厌弃、爱、不忍和怜惜和挂念,艰难地照亮。在这个过程中,蔡崇达长大了。

不知道这样的解释是不是阿太想要告诉我们的。

序:生命中多添一盏明灯

期待《皮囊》以后的故事!

知道阿太去世,是在很平常的一个早上。母亲打电话给我,说你阿太走了。然后两边的人抱着电话一起哭。母亲说阿太最后留了一句话给我:“黑狗达不准哭。死不就是脚一蹬的事情嘛,要是诚心想念我,我自然会去看你。因为从此之后,我已经没有皮囊这个包袱。来去多方便。”

“阿太不是个文化人,但是个神婆,讲话偶尔文绉绉。”

那年我刚上小学一年级,很不理解阿太冰冷的无情。几次走过去问她,阿太你怎么不难过?阿太满是寿斑的脸,竟轻微舒展开,那是笑,“因为我很舍得。”

“或许,皮囊的冷酷法则就是,它从不许诺什么,它不相信奇迹,不相信心。
是啊。皮囊有心。
不管这具皮囊是什么质地,它包裹着一颗心。人生或许就是一具皮囊打包携带着一颗心的羁旅。
这颗心很多时候是睡去了,有时醒来。心醒着的时候,就把皮囊从内部照亮。”

“《皮囊》是认心、认人的书。”

写这么一本书,是伤心的。
除非死心,除非让心睡去。怀着死掉的、睡着不起的心,皮囊就仅仅是皮囊。


皮囊可以不相信心,可以把心忘掉。但一颗活着、醒着、亮着的心无法拒绝皮囊,皮囊标志出生命的限度、生活的限度,生命和生活之所以值得过,也许就因为它有限度,它等待着、召唤着人的挣扎、愤怒、斗争、意志、欲望和梦想。

有的吧。

它诠释了何为“皮囊”,但其重点在于“留有余地”,勾起了你的好奇因子便就此作罢,不得不说这样的留白是及其有效的,起码让我有了阅读的欲望并且希望继续探索“皮囊”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

但这一遍和那一遍是不同的,

至于母亲,我不是非常能理解大家口中的那些爱情,但是书友们在群里的讨论又让我获益匪浅,看了大家的想法,我又忍不住把第二章节《母亲的房子》在看了一遍。

2014年11月8日 

这时的阿太是脆弱的,那种让人心生怜悯的脆弱,可是在阿太切下自己的一根手指时她表现的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认识你自己就必须认识你的他人。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有的是对他成长中有所启发的人,无悔人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