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岛的苦吟,在这《七绝三十首》诗中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11-05

作为文学艺术中最精美的一种艺术品类,诗的篇幅较为短小、精致、凝练,富于情感,想象旖旎,因此它在语言表达上便与小说、散文、戏剧有所不同。在写作过程中,诗人们特别注重“炼字”,“炼句”,“炼意”。所谓炼字,就是要把诗句中的某一个字,提炼到“一字千金”或“一字千钧”的境地(也就是古人说的有“诗眼”);而炼句、炼意,则是追求诗句的文字流畅,音韵铿锵,色彩明丽,意味隽永。总之,就是通过对文字和诗意的锤炼,来让诗歌达到“锦上添花”的“完美”。在胡廷武这组《七绝三十首》中,对此就有许多精彩之笔。如他在《友人邀饮,席间听戏曲,过后有作》中的“炼字”之笔:“三更阵雨惊残梦,明日丘山何处青”。此处,一个“惊”字,惊醒了诗人对中国戏曲文化逐渐流失的思考;一个“何”字,让诗人发出痛心疾首的叩问。又如他在《隔河看柳次韵和友人》中的美景佳句:“一行写就通天绿,满目春光满袖风”。此处,美就美在句型的明丽流畅,清雅脱俗。再如他在《秋游即景》中的意境佳句:“秋光不逊春光好,浪漫生机处处同”。此处,“意”就意在以景喻人,境界高远。

图片 1金花碧水诗意浓——读胡廷武《七绝三十首》(上)文/李砚琼认识一位作家,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去读他的作品。大约是在10年前吧。一天,我与朋友相约于一茶室谈点事情。我先行到达,此时朋友来电话说:因临时有事急需处理,可能要晚到一会儿。我说:“不急,我等你”。随后便点了杯绿茶,顺手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名为《文学闲话》的集子,是一本散文集。随手一翻,第75页:《闲话之八——一个诗人形象的素描——理想人格的重要表现——我的出行计划——二十年前的星期天全国人民都在忙吃的——我如何渡过闲暇时光》。一看这标题我就懵了。心想,一篇主题文章下面有五个副标题,而这五个副标题之间显然存在着某种“互通”又“独立”的思维线索......于是,我便认真地读了起来。原以为这篇文章一定很长,但没想到竟在二十分以内一气读完了。文章中,作者通过对一位诗人朋友那极具“个性”色彩生活方式的生动刻画,引出了作者一系列对人生的思考;对生活的感叹;对时间的安排;对写作的态度......等多方面的阐述。且语言流畅,语气儒雅亲和,无华丽堆砌,结构既紧密又疏朗,说是“闲话”,但通篇并无半句多余的闲话。短短二千多字数的一篇文章,竟囊括了如此丰富的思想内涵。这是我当年读到过最“精致”的一篇散文了!读完此文,不禁从心底为之叹服。若干年后,在一次文学“采风”活动中偶然与胡老师相遇,“对号入座”之后,还真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难怪有言曰:文若其人。后来又得胡老师赠书,读了他的其他一些著作,心中更是钦佩不已。一般而言,一位真正具有深厚文学底蕴的作家,他的写作风格和写作路线,绝不会是单一狭隘的,他必定有着轻松驾驭各种文体和各类题材的能力。而那些深厚的文学底蕴,也将会在他各种文体和各类题材的作品中,展现出不同的魅力和光彩。读到胡廷武的旧体诗,是在三年前的微信朋友圈。他坚持每周(周三)发一首新作,整整三年,从不间断。他的诗格律严谨、意境优美、诗风古朴、涉猎广泛。无论律诗或是绝句,内容从不雷同。每次读他的诗,总能给人一种不同视觉的“惊艳”。最近读到他从这些诗中精选出来,点击量已超过二万五千多人次的一组《七绝三十首》,甚是喜爱,愿与朋友们共赏。◎秋游即景一路轻车景万重,金花碧水叶初红。秋光不逊春光好,浪漫生机处处同。此诗的一、二两句,写了诗人在这次出游时的“眼景”和“心境”。接下来:诗人通过自己的眼见和感受,悟出了人生的更高一重境界,引出第三、四句:“秋光不逊春光好,浪漫生机处处同”。在这首诗里,诗人眼里的秋天,是经过生活磨砺之后绽放出来的“金花”;是一湖看透风云变幻之后沉淀出来的“碧水”。在技巧上,诗人运用了象征手法,将人生的青年时代比作“春光”,把人生中年以后的岁月喻为“秋光”。诗人觉得:“秋光”(中年以后的岁月)一点都不逊色于“春光”(青年时代),它们所展现出来的风采和“生命力”完全一致。此诗看似写景,实则写人生。更写出了诗人积极乐观、不懈进取、永不放弃的生活态度。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过:“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胡廷武的这首《秋游即景》,无疑就是一首有境界,高格调的好诗。 如果说以上这首《秋游即景》代表的是诗人浪漫主义的情怀,那么,以下这首同样是写秋天的《愁雨》,便是一首关注现实,闵怀苍生的“现实主义”诗歌:◎愁雨纷纷细雨乱如麻,不忍隔窗看落华。桥畔高楼添未已,拆迁一路过千家。比较前一首,在这首诗里,诗人对秋天的感受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诗人在绵绵细雨中,透过心灵的“窗”口,看到了一地的世态纷“乱”。许多美好的事物正如秋天的“落华”一样消失殆尽。过去那种“小桥流水人家”的自然生存环境,已随着这些鲁莽,充满金钱和既得利益的大肆“拆迁”,被不断增“添”的“高楼”大厦所取代。是的,人类需要进步,但是否必须以“损毁”人类文明和自然生态环境作为代价呢?这是一个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无可回避,那些过度“开发”和盲目的“城市化”进程,正在啃食着人类赖以生存的这方“净土”,怎不让一位有良知的诗人为之心“乱如麻”呢?一首诗,无论你表达何种志向,但一定要有充沛的情感释放。正如陆机在《文赋》中所言:“诗缘情而绮靡”。这首《愁雨》就是一首具有丰富情感,又有社会意义的好诗。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相同题材的诗都只能写出一种“腔调”来。真正高明的诗人,往往会将他们想要表达的不同“心志”,精准地“镶嵌”于不同意境的铺设中。正如以上这二首:从意境上看,它们一首阳光明媚,一首阴雨延绵;从“心志”上看,它们一首催人奋进,一首关注现实。在现代社会中,如果一位擅于写旧体诗的诗人,他的诗写视觉仅仅局限于山水、景物、抒怀、言志的话,那也未免太过“单薄”了。在读胡廷武的旧体诗时,我发现他的诗歌涉猎面很广,除了许多吟咏山水景物、抒怀说理言志的诗以外,他还关注着一些具有现代时尚元素的事物。比如“世界杯”:◎观阿波之战后咏阿根廷队几度捧得冠冕归,单骑千里走丰碑。马拉多纳挂鞋后,昔日雄风不再吹。想必,每一个关注过“世界杯”的人对马拉多纳都不会陌生吧?2014年,世界杯在巴西举行,当诗人看到阿根廷对波黑队时,虽然有梅西等球星艰苦奋战,虽然阿根廷最终也赢了,但显然力不从心,引起了诗人的无限感慨。他忆起当年阿根廷队那无人能敌的辉煌,以及世界球王马拉多纳近乎于神话般的球场风采——这位球王曾于1986年凭借自己“单骑千里走丰碑”(连过5人打进一球,此球被誉为为迄今为止足球史上最漂亮的进球)的杰出表现。而令诗人无比遗憾的是,自2010年“马拉多纳挂鞋后”后,阿根廷队便“昔日雄风不再吹”了,于是写成此诗。此诗的意境通达流畅,语言通俗易懂。但“通达”处并不浮泛;“通俗”中却不落俗。全诗充满了“英雄主义”的豪情气概,但却找不到半点“口号”或“打油”的痕迹。引经据典也较为准确形象。以上是我从诗人这组《七绝三十首》诗中,选出的具有代表性(我认为)的三首诗。在这《七绝三十首》诗中,还有一部分诗被诗人以“组诗”形式编辑,例如:《忆新疆》(三首)、《马关忆旧》(四首)、《访顾府三首》等等。(未完待续)作者简介李砚琼,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于1986年开始诗歌、散文、文艺评论写作。

现时北京市所属各区、各县,在历史上曾经出现了许多著名的人物,有文有武,数以百计。其中有一个著名的大诗人,就是唐代的贾岛。
  据《旧唐书》、《全唐诗话》以及苏绛为贾岛写的墓志铭等的记载,贾岛是当时范阳郡的人。唐代设置的范阳郡,包括现在的大兴、房山、昌平、顺义等县。这一带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属于幽燕之地,英雄豪侠慷慨悲歌,成了传统的风气。正如贾岛在一首题为《剑客》的五言绝句中写的:“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这位诗人显然想借此来表达他自己的心情。
  然而,贾岛之所以成名,却并非由于他的英雄气概,而是由于他的苦吟。人们最熟悉的“推敲”的典故,便是出于此公身上。毫无疑问,写“僧敲月下门”当然比“僧推月下门”的句子要好得多。这几乎已经成了讲究炼字的一个最寻常的例证。可是,懂得这样一些起码的文字“推敲”的技巧,难道就可以称得起是一位苦吟的诗人了吗?问题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否则,成为一个大诗人也太容易了。
  贾岛的苦吟,实际上是在炼意、炼句、炼字等方面都用了一番苦工夫。而这些又都是与作品的思想内容和时代性分不开的。首先我们看到贾岛非常用力于炼意,因而他的作品具有引人入胜的意境。如果写一首诗而意境不佳,味同嚼蜡,叫人读了兴趣索然,那就不如无诗。有了好的意境,然后还必须保证这种意境能够在字句上充分表达出来。贾岛的每句诗和每个字都经过反复的锤炼,用心推敲修改。但是到了他写成之后,却又使读者一点也看不出修改的痕迹,就好象完全出于自然,一气呵成的样子。由此可见,所谓苦吟只能是从作者用功的方面说的,至于从读者欣赏的方面说,却不应该看出作者的苦来。
  贾岛有许多作品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例如《渡桑干河》的诗写道:“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于水,却望并州是故乡。”这首诗的意思很曲折,而字句却很平易。这样就显得诗意含蓄,使读者可以反复地咀嚼它的意味。如果多用一两倍的字句,把它的意思全都写尽,读起来就反而没有意思了。在贾岛的作品中,象这样的例子太多,我简直不知道应该举出什么例子才更好说明问题。
  读过中国文学史的人,都知道韩愈非常赏识贾岛的作品。《全唐诗话》记载韩愈赠贾岛诗曰:“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星辰顿觉闲。天恐文章中断绝,再生贾岛在人间。”虽然有人说这不是韩愈的诗,但是这至少可以代表当时人们对贾岛的评价。后来的人常常以“险僻”二字来评论贾岛的诗,那实在是不恰当的。
  尽管人们也能举出若干证据、说明贾岛的诗对于后来的诗坛发生了不良影响。比如,宋代有所谓江湖诗派,明代有所谓竟陵诗派,以及清末同、光年间流行的诗体,一味追求奇字险句,内容贫乏,变成了形式主义。如果把这些都归罪于贾岛的影响,我以为这是不公平的。各个时代诗歌流派的优缺点,主要的应该从各该时代的历史条件和社会背景中寻找根源,前人不能为后人担负什么责任。贾岛的创作态度是很严肃的,这一点直到今天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假若有人片面地和表面地模仿贾岛,以致产生了坏诗,这怎么能叫贾岛负责呢!

读着读着,又回到了这组《七绝三十首》的开篇之作《秋游即景》中来。这不是说除了以上我选出来与大家共赏的几首诗和几处“摘句”以外,其余的诗就不够好,就无可圈可点之处了。其实我是想,其中滋味,还是留给读者自己去品才更有意蕴。

  

音声巨树入彤云,万里趋疆只为君。

一时天下皆甜透,共赏新疆碧玉珠。

于2019年2月19日(定稿)

暴雪狂沙摧未泯,东风绿叶又争春。

李砚琼,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于1986年开始诗歌、散文、文艺评论写作。

每一位诗人都必须具备一颗真诚的心,因为只有真诚才能让诗人保持创作的敏锐力;才能让诗人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中不断地发现诗意,写出好的作品。

其实这首诗,诗人并不仅仅在于“以景抒怀”,更重要的,他是想对人们提出了一种警示,那就是:当我们在对自然资源不断“索取”的时候,是否忘记了对它的治理与保护?这个连封建王朝都能做到的事情,在我们现代社会里怎么就被遗忘了呢?

此诗的寓意深远,想象力丰富,画面感极强,风格形象大气。

图片 2

忆新疆之三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贾岛的苦吟,在这《七绝三十首》诗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