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官先唤女,兵备改防御使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09-28

奸淫

二十21日甲戌

从贼入都诸逆臣

贼初入城,先拏娼妓小唱,渐次良家女,子弟脸稍白者,辄为拏去,或乞求还家,贼仍随之,妇女淫污,死者无算。

刘宗敏以人试新夹棍,夹其随求书役三人于天街。次日即死。夹木俱有棱,铁钉相连,皆入京造者。宗敏之门立二柱,磔人无虚日。日便服入西安门,止四骑前导。

牛金星

贼兵初入人家,日借锅爨。少焉,曰借床眠。顷之,曰借汝妻女姊妹作伴。藏匿者,押汉子遍搜,不得不仅。爱则搂置立刻。有一贼挟三四人者,又有身搂一个人,而余马挟带二三人者。不从则死,进而不当意者亦死,一个人而不堪众嬲者亦死。安福胡同,一夜妇女死者,三百七十余名。降官妻妾,俱不可能免。悉怨悔欲逃,难脱走,惟殉难诸臣家眷,贼兵绝不敢犯。

大事记云:二十16日贼欲潜位,才上坐,即呼发烧如劈,昏绝辄颠下;后三上殿,皆如前。又见数丈白衣人前立,华盖蟠龙,发爪俱动,惧而止。是日,贼驱勋卫武职官,绑至和义门外斩首。

牛金星,西藏人。上天的启示乙亥贡士,伪天佑阁大学士。

北路凡受伪府县官,遇贼兵过,先搜民间女人供应,稍或不足,兵即以刀背乱下,伪官有苦说不出。美者携去,恶者弃下。仍命本官云,留待后来者用。妇女供役之苦如此。偷生者少,虽死节者,亦不得清洁耳。

李枣儿改革机制度

宋企郊

燕都日纪云:贼将各踞巨室,籍没孩子为乐,而首席营业官充塞巷陌,以搜马搜铜为名,沿门淫掠,稍违者,兵加其颈,门卫甚严,即欲脱免,不可得也。不管一二青天白日,恣行淫戏。

明清制度,贼放肆纷更,阁改天佑等,名六部里正为内阁。翰林高校为宏文馆。詹事府,不用文选司,为文谕院。太史为直指。给事中为谏议。主事为做官。布政为统会。都督为军机大臣。按察为守卫使。一云:兵备改卫戍使。尚宝为尚契司。太常、鸿胪俱属礼政。大仆寺为验马寺。通政使为知政使。中书为书写房。府为尹、州为牧、县为令。凡铨选皆宋企郊主之。武臣守备为守领,把总为守旅。太监止用一千人。公服领尚方,以云为级,一品云一,二品云二,以致九品。云悉如之。带用犀银角三等,废舆乘马。金鼎文曰符,黑体曰契。先铸永昌钱,字不成文,又铸九玺不成。

宋企郊,广西干州人。崇祯丙午进士,官吏部,伪吏政党大堂。

大事记云:至有八贼轮奸一孙女,立时而毙。又有一士子女。被奸,告之贼官,贼官先唤女,嘱曰:汝若认奸,便斩汝头。及审,女不敢认,遂坐诬杀士子,而贼党益无忌矣。

贼改印为契,用小篆。有一降官进言于伪太师曰:契宜用燕书,不宜用金鼎文。贼大骂曰:奴才,小编前番已要杀你,今又来多口讨死耶?

一云海南新北有干州,再核。

新世宏勋云:贼兵每得一巾帼,即舁拥城上,挨次行奸,循环不已,妇人即时过逝。或遇贼将过,恐被责,竟向城外抛下。

又3月底二十一日,改西复门为辽朝门,颁发冠服,大僚则加雉尾于冠服,方领,又收各牙牌,自务明光安令成字。

顾君恩

11月二十六劝进本末

大理始陷

顾君恩,拔贡生,伪吏政坛选郎。

首先,二十三朱纯臣、陈演率百官劝进,不得入。二十五,伪礼政巩,示随驾各官,率耆老上表劝进。故黑龙江提学佥事也。至次日二十六戊辰,为劝进之始,其表有云:比尧舜而多武术,迈汤武而无惭德。周钟自侈为得意之语。二月首一,宋献策奏帝星不明,速宜登位。初三,鸿胪官在系者,悉复原官习仪,以候即位。时八月三、六、20日,官民一次劝进。牛火星云:大位未正,恐事有中变,劝自成会同礼府巩出示,定十七举此大事。百官十二崇文门前演礼。十三,中和殿演礼。二十二日颁诏。十六幸学官,行释菜礼。文武百官俱往圜邱候郊天加衮冕,并行祀庙、定功等礼。迁大祖神位于历代帝皇庙,别的南岳庙祖主,尽行烧毁。此示一出,降臣巩,不俟临期,竟于十十月中四入中岳庙,将太祖神主捧出,送入主公庙中,其他马上烧去,京师无不唾骂。

时畿内各属望风归顺,惟唐山犹誓死拒战。至四面环攻,力竭不支。二十七日方陷。偶然死难诸臣,则有经略使何复,莱州人,丙戌贡士,方到任未几,城陷,被火烧死。同知宗立,闻变马上绝食自尽。太监方正化,城头被杀。乡绅则原任光禄寺少卿张罗彦自经。进士张罗俊骂贼遇害。武贡士张罗辅,城破巷战,手刃数人,以及于难。张氏女士幼子老少一门,死者二10个人,都指挥刘忠嗣骂贼不屈,进士张翚,抗贼被杀。高泾被执,杀死水中。刘会昌与太尉金毓峒,另有传。

杨王休

或持黄袍示贼,贼目不可开,引至中和殿金台,金顶雕龙,若将下啖,辙目眩头痛,虽云三六21日朝集,然迟迟末正南面者,以此。往代篡窃之辈,殿或摇,地或陷,咎征亦何可诬也。

东村老一辈曰:自杀与被杀,同为捐生之人也。一捐生,则名义两全,忠节不失。其于此生无愧,于临时有光矣。惜乎贩夫皂隶,名湮没而死者甚多,不传耳。

杨王休,北直河闲盐山人。崇祯戊申贡士。官海南潼关兵备。伪户籍政策府大堂。

贼伪制一盒,刻永昌年月日于中,密置大内,令人简得,诈称符命。又诈饰番僧数人,称西域某国,知新国王登极入贺。

大事记云:宰相李建泰守株洲,贼至即命中军缒城迎降。史略云:贼犯咸宁,李建泰已病,中军郭中杰缒城降贼,兵溃,贼入珠海,建泰被执。虽所载异词,要之,建泰身为军机章京,比不上小臣之殉节,而三亚之服从,亦胜于京师之易破多矣。

苏京

首先十二月中,牛、巩出示:定十二演礼,忽东报急。二十七日,自成出京。三拾一回京,二十七忽传登极。预设卤簿于城外,百官朝贺。

二十五庚午拷夹百官

苏京,Anton人。崇祯丁未进士。官上卿,巡按浙江。

甲乙史云:二十九李枣儿称国王位于乾清宫,追尊七代父母。为帝后,六政党各一赦书,称南陈国永昌元年。

甲乙史云:有稽勋司持刺,召京绅刘余佑、孙承泽,甫即席,即问刘借40000金,孙30000。且曰:宜早,若迟八日,即不可从容矣。午后,唤诸文武进内点名,幽闭饥饿一日夜。至次早点过,共绑八百余员,三人三回九转,俱押锁田皇亲府中,着刘宗敏用夹棍拷打,招认赃银,凡五日夜。又拿京城大户市民,极刑追逼,死者千余名云。诸臣黎明先生候起,日中刘宗敏始出,逐条唱名。坐赃,重者数万,轻亦及千。有沈学录最贫,亦迫招至百金,余可见矣。输不如数,押令称贷于前门官店,主人即无一面,交券立不敢不应,有见其券者云:某官同妻某氏,借救命银若干两,凡追赃皆刘敏政、李牟二伪侍郎主其事。至即大拷,有一太守潜入刘宗敏府中,竟为幕客,歌唱狎昵,独免于祸。凡降贼官,有青春面白者,为贼辈嘲谑百端,以至作龙阳。

喻上猷

选升降臣

野史云,贼派饷各官,无论用否,俱责如言,不辨即夹。有夹于各营,军官和士兵有夹于监,押健儿人人皆得用刑,限内阁八万,部院京堂锦衣帅60000,科道吏部郎四万、一万,翰林二万,部曹千计,勋戚无定数。人财并尽。英帝国公惨死最酷。自二十三至22日,满街遍提,长史拘禁行路之人,如汤鸡在锅。二十二十八日,牛水星点名会极门,用者从西复门出,送吏政党收用,列名部门外;不用者从大明门出,兵露刃排马押系刘、李二贼私寓。镇抚司梁清宏,及史馆辨事卫幕杂流,夹俱,竟日夜不放。二十19日,用者高冠鲜服,扬扬长安道上,不用者夹逼金钱,号哭之声,惨彻街坊,受刑诸臣,前后相继区别。杨汝诚献美婢获免,不留用。张忻未刑而刑其妻室,输银万两始释。郝晋输银五千两,释不用。王都三遍受夹,壹遍输银,释夹即死。顾鋐被夹,其仆窃赀以逃。贼将遁时,索取贿赂无应受害夹之甚者,大臣则李遇知、王正志、词臣则杨昌祚、林增志、卫允文;其未甚者,金之俊、王鳌永、张维机、胡世安、李明睿也。高斗光者,被追银欲夹,其子请代得免。张允翔、雷跳龙、沈维炳、方拱干、杨士聪、赵士锦、李士淳、刘明奂、吴邦臣,不夹收系。11月首四日,宋献策云:天象惨冽,日色无光,亟宜停刑。初21日,自成过宗敏第,见庭院夹三百五个人,哀号半绝。自成云:天象示警,宋军师言当省刑,宜酌放之。当中缙绅十一,余皆杂流武弁,及遵循办事人,释千余名。然死者过半矣。宗敏进所追银万万,李牟刑宽,所进不如半,以己全数凑偿,人皆称之。初二七日丁未,贼尽释诸系者,于是吴履中、张凤翔尽数南归。太傅冯候用、梁清宏,体甚肥,故释夹即死。

喻上猷,湖广籍,新疆丰城人。崇祯乙巳举人,官郎中。

甲乙史云:12月一日,选升四品以下百余名,词林则杨观景、梁兆阳改太师,项煜改太常寺丞,韩四维降修撰,薛所蕴改司业,何瑞征、高尔俨、方以智、傅鼎铨、杨廷鉴、陈名夏依然。张之奇为顺庆府尹。六科则申芝芳、朱徽、刘昌、戴明说、彭琯、孙承泽、金炼色、光时亨、时敏改科为谏议。止时敏改为都督。大将军改直指使,则朱朗鑅、张懋爵、蔡鹏霄、裴希度、涂必泓、波兰语铨、陈羽白。吏部改从事,则沈自彰、熊文举、郭万象、王显、杨元锡。别的通化卿刘大巩,光禄卿李元鼎,太常卿吴家周,鸿胪卿张鲁,验马卿宋学显,尚契卿叶初卿,学禄钱位坤,教师李森先,皆改授者。凡铨选皆,宋企郊主之。

贼初入城,不甚杀戮,数随后,率性杀戮,即降而授官者,诸贼将长班审讯,如云其富有金,即锁去拷打。一贼拷过,又被她贼锁去,拷打不休,每贼将一位领长班五十名,缉访官民藏蓄,长班壹人,每一天限访过一件,名曰公刺。

巩焴

1月二十七己未

贼兵大索,时厚结长班,及无赖子弟,使为乡导。本地乡绅,如周锵、刘余佑、梁以樟、米万钟、吴邦臣、沈自彰等,咸蜂聚其家,自便掠取,与籍没一点差异也未有。至青衿白户,稍立门墙,无幸脱者。贼兵满路,手携麻索,会晤稍魁肥,即疑有财,系颈征贿,有中途借贷而释者,亦有押至其家,任其拣择而后释者。若縳至刘宗敏伪府,便无生理。

巩焴,西藏新余真宁人,崇祯甲午举人。官黑龙江督学参与政务,降贼,伪礼政党大堂。

吴三桂挟大清骑叩山海关,贼将不可能御。

贼初入城时,先假张杀戮之禁,如有淫掠民间者,立行凌迟。假将违背律法之寇,杀死三人,分为五段,据称以淫杀之故也。民间误信,遂安心开张,店市嘻嘻自若。自贷赃事起,金牌银牌既罄,继以段,疋仅一金,而商人钱货,为之一空。贼之巧于行劫如此。四30日后,恣行杀掠。卢比十家一保,如有一家逃亡者,十家同斩。十家以内,有大户者,闯贼自行点取籍没,个中下之家,听各贼分掠。又民间马骡铜器,俱责令输营。于是满城百姓,家家倾竭。

傅景星

二十一日辛巳

凡拷夹百官,大概家资万金者,过追二20000,数稍不满,再行严比。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如愿降者,带归秦中,存亡莫测。

傅景星,字梦祯。崇祯丁卯举人,伪兵政坛大堂。新疆归德睢州人。为建德市令。

内官降贼者,自官中出,皆云李贼虽为首,然总有二十余名,俱抗衡不相下。所有的事皆众共谋之,时伪国公刘宗敏,以争笔者叛将白广恩,故遂生心,及京城陷,逆闯多拥金帛,自丰积,宗敏觊之不获,心益离。出大事记。

燕都日纪云:八月二十一,百官投到,凡勋卫懿戚等官,暂令精兵押去,听住民房,仍聚一隅,不许星散。有信宿不见米粒者。二十四,贼点勋卫武职官五百余员,绑至平子门外斩首。

黎志升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贼官先唤女,兵备改防御使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