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不回她信息了,梅子走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10-22

儿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是因为心地单纯;少年时见面,却面红耳赤,不知所云,那是因为心有所思。因为年少的羞涩,我们只有美丽的开头,而没有美丽的结局。 一 邻家有个叫做陈小北的男孩,是女孩梅子儿时的玩伴。 两人的书房相对着,只隔着一排郁郁葱葱的樟树。 孩提时的清晨,小北还在梦里的时候梅子就会在对面的窗口喊他一块儿玩,小北就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和梅子隔着樟树叶说一会儿话,接着下楼会师。 梅子常常会跑到小北的房间玩,小北的房间有好多玩具,梅子经常会乐不思蜀,非要家人在楼下喊她才会下来。梅子的房间小北却一回也没去过,小北只是在自己的窗口穿过翠嫩的熙熙攘攘的树叶看看梅子房间的摆设,看见的多半是些毛绒娃娃。 小北很喜欢和梅子在一块,因为梅子总有糖给他吃,是透明的玻璃纸包装的那种。 小北想等我长大了,长腿一跨就能身处在梅子的跃层小楼了,吓死她,女孩子总是很胆小的。 小北可以想像梅子可人的脸庞上划过惊恐后敬佩的神情。他一直憧憬着那一天的到来。 小北和梅子的父母是很要好的朋友,两家聚会时,小家伙们照例是一块玩,唠唠叨叨有说不完的话,大人们时不时地拿他们开玩笑:看这对小冤家,总粘在一块儿,不如订亲吧。 好啊好啊。另一边说。 然后大人们看着两孩子哈哈地笑,两个孩子还小,听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所以往往事不关己地继续傻聊他们的。 二 梅子后来进了初中,小北也上了初中,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但不在一个班。 两人的来往逐渐少了,但他们还是要经常一起上学,因为小北的父亲总是会说:小梅子,上学和我们小北一块吧,也好有个照应。 然后两人就又在一块儿了,都像犯了错一样地埋着头,不敢看对方。 一般都是男孩走前,女孩跟在后头,保持着一大截距离,小北走得很慢,因为他总是不闲着,要踢踢小石子摸摸沿路的树干什么的。梅子也只能慢慢地在他后边挪。 偶尔男孩会回过头看看女孩,怕她丢了。孩童时两家的父母就要求男孩牵着女孩的手,说是怕她丢了。那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他们上五年级时才在男女有别的意识下废除。 小北想到旧事就抽过身冲着梅子傻傻地笑,女孩见男孩朝他笑,就也不知所以地微笑地看着他。 女孩笑起来很美,女孩笑起来嘴下角会有两个小酒窝浅浅地荡漾,就像早春明媚的阳光一样灿烂。 小北喜欢看梅子笑,就像自己喜欢打篮球一样欲罢不能。 小北瞥见了梅子自然垂放的手,细长的指头白皙地在他眼前晃,小北就拼命地想小时候牵着梅子手的感觉,却什么记忆也没有了。 男孩和女孩就这样一前一后默默地走到学校,临别时什么话也不说,也就没人知道他们是一块儿的。 梅子有时也会静下心来想想小北,她发现邻家的男孩脸上不再脏兮兮的满是泥巴,而是眉清目秀,高高大大的俨然是个大男孩了。所以梅子遇到小北时就会脸红心跳,心如小鹿。 小北早就觉得梅子不知何时不再擤着小鼻涕跟在别人后面,而是出落得大家闺秀一般,明眸皓齿间透出让人怦然心动的美来。男孩与女孩不期而遇时总会腼腆地挠挠头。 三 上到初一的下半学期的一天,女孩梅子就在书房的窗口挂上了白色蕾丝边的窗帘。 那天小北打完篮球回家后在自己的窗口边喝水边吹风,一抬眼的时候他看见了那窗帘,在嫩绿的樟树叶片中忽闪着,小北心里一阵的惆怅,他想到自己儿时的渴望长大的迫切心绪。 他如今有一双修长的腿,但他放眼望女孩的窗口时居然感觉那样遥远,那么陌生。 近在咫尺却永远都是无法逾越的禁区,小北叹了口气,关上窗躺在床上想心事。 一晃眼初三了,女孩梅子已是文艺部部长,男孩小北是校篮球队队长,八杆子挨不着边的官儿,可逢到大型球赛,女孩都要奉命为男孩们做啦啦队,小北看见了梅子什么也不说,可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小北偷偷地看了眼梅子,就像做贼一样。 比赛开始时,女孩们都疯狂地喊小北的名字,每到那时梅子都会一扫平日里活泼咋乎的个性而缄口不言。 小北只要有梅子在场的比赛,有一半会输,因为他基本都不讲传球和配合,只顾自己硬打硬拼,帅是帅到家的,可打篮球是团体运动,个人主义是行不通的。 大家都不会归结和去分析原因,更不可能注意到这两人微妙的辨证关系。 小北和梅子就像陌路人一样过完了他们的花季雨季,小北因为他的帅气和天生的运动细胞虏获了不少女孩的芳心,但他总是老实本分地过日子。梅子因为她的天生丽质和出色的文艺才能吸引着大批男孩的青睐,但梅子从不和他们多言语。 小北的心里只有梅子,他是个痴情的人,自记事起梅子的一颦一笑就烙在了他的心里无法抹去。 但小北不知道梅子怎么想,他怕梅子的拒绝,那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因此小北就把自己晾着,反正还有高中三年呢。他想。 四 一晃高考在即了,所有的老师在学校布起了防线,所有的父母在家里加紧督促,所有的孩子也严阵以待。 男孩和女孩就只能顾着自己了,形势也容不得他们想这想那的,小北的父亲也不再喊着梅子和小北一块儿走了,因此他们邂逅的机会就更少了。 梅子是个勤奋的女孩,晚睡早起的那种,每天晚上小北决定睡下的时候还能听见梅子在婉转地轻声朗读英语课文,小北就爬起来想对梅子说早点睡,走到窗口看见印着灯光的窗帘的时候就放弃了,他把头蒙进被单里,就着梅子梦幻般的声音睡觉。 填志愿的时候小北和梅子的父母又聚到一起探讨,可小北和梅子却各自躲进自己的房间。 这两个孩子。两对大人笑着说。 家长们商量了半天,征求了孩子们的意见后最终定了下来。 梅子填了华东理工大学,梅子的志向在外头。小北填了本地的一所大学,那是他父母的意愿,孩子留在身边好照应,也不容易学坏。 小北想说我也要去上海,但是梅子父母的在场让他放弃了。 五 高考就像射箭一样,紧张地瞄了半天,最后还是出手了,接着就是毫无知觉的一片空白的煎熬。 小北和梅子都得偿所愿了,小北留在本地,梅子考了出去。 梅子走的时候她的父母对小北说一定要去送送我们家梅子啊,你们到底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玩伴呢。小北当着梅子的面点点头应了一声。 梅子临走的晚上小北失眠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熬到清晨六点整小北就下了床,站到窗口透透气。 梅子也站在对面的窗口,而且似乎站了很长时间的样子,这是小北意料之外的。 梅子抬起眼睛向小北问了声早,小北礼节性地回了句,很僵硬的那种。 接着是久久的沉默,他们都看着那棵樟树,梅子看着树杈,小北看着树叶。 梅子的父母在楼下喊她,梅子没有回应。 梅子说我要走了。小北说那我送送你吧。梅子说好。 汽车站在早晨八点的时候还不是太拥挤,梅子迟疑了半天才上了车,始终都保持着僵硬的微笑。 小北想和梅子单独说说话,但是他没能开出口,梅子好像从小北眼神里看出点什么,就以让父母去买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的借口支走了他们。 小北做出豁出命的架式从口袋里抓出一个手链递给梅子,梅子拿在手里却看也不看,只是盯着小北。 小北无所适从,只能傻乎乎笑着地挠挠头。珍重。小北终于憋出两个字。 嗯。梅子点点头说。 梅子的父母来了,梅子就不再看小北,而是像正常程序一样义无反顾地踏上车子。 车子在一声轰鸣后奔驰而去,小北僵尸一样地踱回家,躺在床上失落地睡了两天。 六 小北喜欢站在窗口,因为梅子走后她的窗帘就一直不再闭合了,梅子的妈妈每一星期都会上楼打扫,小北可以清楚地看到梅子书房的摆设,装着梅子大大的笑容的相框,吱嘎吱嘎会响的藤条椅,白色的台灯,塞满厚厚书籍的褐色书架…… 小北整天浑浑噩噩地过日子,课上走神,课下睡觉,原本柔顺的头发也乱蓬蓬的。 小北的父母说你小子怎么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北回答说我就像鬼一样。 小北想给梅子写信,告诉她自己心里的空虚,但当他摊开白纸准备执笔时又放弃了。 小北发誓等到了今年的寒假,我一定要亲口告诉梅子我喜欢她。 寒假的时候,梅子并没有回来,梅子打电话给家人说要在上海打工。 小北想等到暑假我一定要说出口。 暑假到来之前,小北收到一封信,当他看见署名是梅子的时候激动得差点亲吻门卫的大爷,他手颤呀颤地小心翼翼地沿着边拆开信封…… 七 暑假还是来了,知了知啊知啊地在那棵樟树上嘶哑而不停地叫着。 小北应约去车站接梅子,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只是盲目地看着车站的出口。 梅子终于出来了,一同来的还有一个男生,两人穿着情侣装,携着手由远及近款款而来,很甜蜜。 男生高高的个子,戴着黑边眼镜,很清秀很有内涵的模样。 这就是我信中和你说的我的男朋友铮儿,这是陈小北,我的邻居。梅子很大方地给两人作了介绍。 你好,叫做铮儿的男孩友善地伸出手说,常听梅子谈起你,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过奖。小北机械似的接过手轻轻握了下。 梅子把男朋友带回到自己的房间,拉上了窗帘,接着小北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了梅子的男朋友很爽朗的说笑声,然后是梅子天使般的笑声。 有一团乱麻堵在小北的心里,让他喘息间都隐隐地作痛。 傍晚的时分梅子把她男朋友送走了,小北也灯泡似的被梅子拉去给那陌生的男人送行,上车之前那男生始终牵着梅子的手,一刻也没有松过。 依依不舍,耳语缠绵,你侬我侬。 八 你了解他吗?小北在回家的路上幽幽地问梅子。 梅子微笑着说我正在试着深度了解他。 又是久久的沉静,这回他们两个踏着各自的影子并肩行走,挨得很近。 小北忽然加紧几步绕到梅了面前停下来。 我喜欢你梅子,很早就喜欢了。小北红着脸说。 梅子停下脚步看着小北很久很久,她用手掩了一下颤得厉害的嘴唇。小北看见梅子葱白般的中指上赫然戴着一只璀璨的戒指,但他寻遍了梅子的手腕也没有看到自己送给她的手链。 一袭如流彩般的圆润的晚霞映衬下的梅子就像天使一样美丽,小北从来没有那样靠近地仔细看梅子。 小北想不管梅子如何地数落自己也没关系,自己吐出了压抑在心底几年的心事,对得起自己了。 他看着梅子,看着梅子张翕着却不说话的嘴唇。 我也喜欢你,小北,也是很早。梅子眼底噙满了泪。 我们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呢?小北近乎发疯地捧着头,目光呆滞地看着地面。 我的心门一直都没有锁,只是你没有勇气推开它而已,你甚至都没敢敲一下以试探。梅子轻声说。 我一直在你的门外彷徨徘徊,只等你敞开心扉,哪怕是虚掩着留一条缝以暗示。小北竟然流下了泪来。 对不起,对不起。梅子咬着通红的下唇说。 …… 九 结局已经不重要了,就像花开了又会落,绿叶枯萎零落了又会抽芽一样,重要的是过程。 随着四季的阳光,樟树叶五彩斑斓地变幻着,清风的吹拂下,梅子窗口白色的窗帘空落落地来回荡,诉说花季年龄中的那段最纯真的故事——生生不息的羞涩的爱情。

图片 1

图片 2

没有别的理由。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曾经有个人住在心里,很久很久,久到难以忘记,久到一开口便会泪堤

已经第十天了,他都没有回她信息,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因为另外一个女孩而变成这样子,甚至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要分手。

01

她问我:“诺,为什么我怎么找他,他都不理我?”

你好,我是乔男,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多关照。走吧,我带你去院子里玩,让叔叔阿姨好好收拾东西。

我一点也不惊讶,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不回她信息了,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才好。

说着顺势牵起小北的手,向院子里跑去。

我叹了一口气:“梅子,你这样何必呢,要不就算了吧。”

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便被他拉着满院子跑。小北心里迷迷糊糊的,有点莫名其妙。抬头看看牵着她手的乔男,张着嘴巴,露出整齐的牙齿,傻傻的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小北的手没有松开,却一直紧握着。

啪,左脸被人狠狠打了一下。

那是第一次他们相见的日子,院子里上空飘着好几只风筝,无忧无虑的飞着,飞在深邃透蓝的天空中。

我捂着脸:“你干嘛打我?”

之后每逢周末,乔男便约着小北一起放风筝。看风筝在天上飞着,地上的两个少年无忧无虑的笑着。

梅子怒道:“我跟他在一起三年了,那感情不是盖的,岂能是你这种单身狗说上就能上的了。”

那年她十一岁,他十二岁。

我又犯贱的说:“可是他已经不要你啦!”

02

啪,右脸也被打了一下。

小北,我们一起去上学吧。乔男叫住走在前面的小北,拍拍她的书包,一跑一跳的走向院子口。

我上次捂住脸,恼怒道:“你干嘛又打我?”

这是妈妈早上在我书包塞的一盒牛奶,给你吧,我不想喝。拉过她的左手,把牛奶放在手心。小北低头看了看手中还是温热的牛奶,用极小的声音说了声谢谢。

梅子淡定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追你了,你看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他不要我,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被那个婊子迷住而已。”

没关系,我每天都在喝,实在是喝不下了,有营养的,你要多喝点呢。时间要到了,我们快点去学校吧。牵起小北的手,朝学校奔去。两人背上的书包随着少年一路的奔跑,起起伏伏,不停的摆动着。

我小声辩解:“什么叫没有人追我,大把呢,只是我不要而已,再说了,他是真的不要你呀!”

以后的每天早晨,两人都会同行。小北总是跟在乔男身后,小声回答乔男的话。乔男总会把唯一一盒牛奶给小北,回头牵着她的手去学校。

梅子突然沉默,我以为是我说话刺到她了,正想说些什么,她却吼道:“许诺,你是怎样,我男朋友被别的婊子勾引走了,你却说这种话,你给我滚出去。”

清早去学校的路上,穿着薄外套的他们还是觉得凉凉的,毕竟九月的天气,可不必七八月来的热烈。

终于等到这句话,我拿了东西快速逃离了梅子的家。

那年她十二岁,他十三岁。

隔天早晨,我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不用看,那一定是梅子。

03

她大声的吼着我的耳膜:“许诺,限你十分钟后到我家。”

小北,怎么坐在楼梯口,不进家门呢?乔男摸着她的头,满脸微笑的看着她,眼睛里都是温柔的模样。爸爸出差,妈妈加班没回家。

我马上跳了起来:“梅子,你又要干什么?”

傻瓜,乔男牵起她的手,向自己家走去。小心翼翼的换了双拖鞋,便被乔男的妈妈叫上饭桌吃晚饭。

梅子兴冲冲的说:“我查到了那婊子的家,我要去找她,你得陪我去。”

坐在桌边的小北,看着碗里的白米饭,用筷子挑起大口的吃着。一旁的乔男夹起大筷子肉放在她碗里,她抬起头,微微的冲他一笑,又低下头来,默默的吃着。

过了十分钟后到梅子的家,看见梅子一直在镜子前照来照去。

晚饭后,两人没有急着做学业,而是约着去院子里走走。院子里的人并不多,路灯下,他们的影子被拉的很长,仿佛大了几岁的模样。

“许诺,你看,我好看吗?”

那天晚上,他们双手捧着最爱喝的可乐,诉说着心中的秘密,那个谁也不知道的心事。

“衣服好看。”

直到小北的妈妈加班回到家,两人才散去。刚才的一番对话,像烙在心里的一道疤,怎么揉拧也露不出新鲜的肉体。

“梅子,你能不能温柔点,你穿的是高跟鞋耶,踩着我的脚好痛的好不好?”

04

“谁让你不好说话,活该。”

小北,放学后我们一起回家吧。此时的小北拿着黑板擦,一横一竖的擦掉白色的粉笔字迹。

我坐在沙发上,翻了翻杂志,等她弄好一切。

四十五分钟的课程总显得那么甬长,放学的铃声响起,同学们便收起课桌上的东西,急忙的冲出教室。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不回她信息了,梅子走

关键词:

上一篇:高考终于结束,两位正是老四的爸爸妈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