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炎七年早春车驾驻跸蚌埠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10-01

炎兴下帙二十一。

炎兴下帙二十。

炎兴下帙三十四。

起建炎八年七月17日乙巳,尽十二十二日丁酉。

起建炎六年终月,尽四月29日庚申。

起建炎七年十11月己酉朔,尽三七日戊午。

维扬巡幸记曰:建炎戊戌冬自郓濮相继陷破之後金人横行广西加以李成诸寇乘乱为孽不可悉数是时黄潜善滥秉大政汪伯彦谬居枢管裁处无术探谍不明未尝得诸酋要领亦恬不在乎致胡寇奄至无以应敌十七月19日黄潜善迁左仆射卢益知枢密院事当是时泗州屡有警报而朝廷诸公谓小盗易殄灭,或曰:李成馀党无足畏也。先是李成後军在大同叛去成以追奔为名遂以俱合朝廷遣刘光世出军讨贼光世既至广东与成接战王师屡至败绩赖统制苗傅力战得免成军遂溃擒败将数人而成一军俱走光世不可能得但以所擒之人归行在光世复加检校少傅而李成之衅未能除也。及是宿泗之报人皆指为败亡之馀番寇知朝廷此意亦多伪称李成之党以缓笔者师而执政无知果堕其计至新正十12日夜得泗州报至三十馀骑诈为汉装见已杀退乃以所得泗州首级器材俱来是夜朝廷愈仓皇内廷全数通夕般挈早驾舟。

建炎四年元月车驾驻跸幽州。

车驾幸明州。

河岸居人惶怖罔知所为上欲即时南去而潜善力劝云:且俟探报得实渡江未晚也。上然之少顷。又传只是阎仅自反已即枭首讫然仅之反也。本由遇番贼其师不利遂有此作而番人闻仅之反罔有为己抗者故乘势而来更无迎敌之少校驱抵淮口是日行在遣兵自南门出赴淮口御敌以刘光世统之然事出仓卒皆风闻而遁维扬居民挈妻孥而走者十室而八争门以出相蹂践而死者数不胜数金牌银牌价骤一之日几倍在职百官皆欲奔窜尚未知得实故。且观察局势侍从间至堂中问之潜善伯彦几个人俱对以自有处诸公不须虑也。百官既闻此语乃相慰谕以为知事实者无如宰相今既所云:如此必不可轻动百姓闻之亦以为然及患出意外皆丧其妻儿故自贵及贱无不归怨潜善至於切骨盖有所致而然也。是夜江都县前大火初四日居民般挈如前金牌银牌愈贵行路之人摩肩叠足是夜城中火起凡三随处初二十六日巳刻得天长军关报始知番贼巳到上闻之乃被介胄走马出门惟五六内侍及护圣军数人随驾更无扈从上个性慈仁亦不呵止百姓第与客人并舆而行客官不可能骇叹当是时潜善伯彦尚在堂中会食或有问者犹在此在此以前言告之及堂吏来告云:驾已兴矣。贰位乃始趋出自鞭马而走亦无前导之人是日官员百姓出门致死至於相藉比在此以前三日复数倍矣。至申刻番人已到扬子桥应系官独资般载什物舳舻相衔无虑万计悉为虏人全数是夜德阳火发凡三四初19日贼至瓜洲百姓未渡江者尚数80000奔迸坠江而死者不啻大半农妇无贵贱老年人幼儿悉被驱虏不从者杀之所不忍见金牌银牌珍珠玉帛委弃江畔可掬而取小民或就江网得金牌银牌者不以多少但足为渡江之费或渡壹位得三百星者舟子为富焉初城中得边报人奔出城者都是得舟为利盖老年人幼儿无法行或登舟则以为无所失其如阻堰闸渡者百中一二而已及番人骤至一网但尽死者葬於鱼鼈之腹生者堕於胡虏之手王侯之族婉冶之容尽流异域摧陷残贼,岂可胜言(删死者至此三十六字)至於官府有司案牍俱为灰烬片纸不留上至乘舆服御亦皆委去两府侍从或身死兵刃或家里人散失往往都已经司农卿黄锷至江下军官见之呼曰:黄老公在此自马上牵下锷方辨其非言未卒而首已断矣。未几史徽继至亦步亦为所。

翟兴为京西北路马步军都管事人兼安抚制置使兼新疆尹兼西京南北路招捉使。

车驾欲往大梁而神舟不可能过堰上命卫士曳之俄有班直十数人陋不逊语上命宰相吕颐浩冒雨着泥靴弹压之。且曰:班直平时教阅何尝有两箭上贴后日之事何人为国家死难者众皆无言颐浩曰:今虏人侵陵国家兵势不敌自当避之,岂可不念曾家之恩而欲沮众班直理屈往往跳水而死。

杀李待制处遯时遇害给事米白哲方徒步而一铁骑挽弓射之中四矢而卒黄唐杰与弟唐俊皆溺死是时官属性命不保者什盖六七而家属不救者。又复倍之先是上每以南部不甯为念尝面谕黄潜善云:左藏库金牌银牌绢帛不。若般江甯府以备不虞潜善曰:如此恐摇百姓。且姑待之至是星两不存应系上即位之後四方奉表贡献礼物所积甚多金牌银牌绢帛无虞数千万借使皆弃盖由执政不得其人。又如建炎之後所在调发及行在蒐简军官所得精锐亦可址数万傥得人以为之用自可无敌夫何弹指之间靡有引导尽为人仰马翻之人及主帅挺身渡江此曹往往相率为盗全数得渡者亦失其家长妻子曾无亲上死长之意所思者为乱而已当是时横行任性无敢何人何者惟兵为最豪悍城市商品至强持去得不嗔恚以为幸矣。是日驾在黄冈闻贼至瓜洲即刻起发当夜至丹阳晚顿次日驾兴起三亚城中市民奔避至弃其妻儿当日军官百姓随着为乱至斧人家门户持刀入室公行劫虏什物钱帛填委街衢无人主之几至大扰自是之後人民南来扶老挈幼如蜂蚁聚父母兄弟老婆多比不上相见惟哭泣遍满邑路闻者莫不前心疾首怨愤之气达於上下初二二十七日驾起丹阳至荆州晚顿是日人民离丹阳多由僻路而行取便至毗陵是夜招安人丁进纵所领兵自後路遮截行人肆为争抢赖上大夫王渊在柳州领兵至进闻之欲引众亡入江东渊遂下令云:赦进之罪复令来加以慰谕令招所部兵随渊至济宁渊数进负国之罪叱斩之籖其首以徇大伙儿始皆惕息初一日驾起新乡至重庆晚顿是时宰官以供应如法市民不动上颇称善初圣驾之起扬州也。後军所过之地无不残劫人以为戒故早先时代般挈入山逃窜以避其乱凡州县场镇井邑之地罔有一家敢开门以居故军官过之愈肆残害人家所藏轻重之物不得移动者皆为放弃如米盐之类所取之馀则弃诸通衢与粪壤无差距官物美酒随处洋溢可涉凡所经处则烟火亘天焚烧十室而九所存者往往亦不足障风雨矣。至於沧州城中亦皆关闭无有出入者所在州官有弃官职而遁者长史周玘天天与基水官居城南龙泉寺取南门出宜兴虽名叫不弃城实欲为逃遁张本也。初十三日驾至平江府虽闻民间或私迁徙然商贾货色照旧上至府中始免介胄仪卫。

翟兴为京西南路兵马钤辖与杨进战於鸣皋山下翟进死之兴以其事诉於朝乞选重臣镇守朝廷乃就命兴本路马步都管事人兼安抚制置使兼四川尹兼京西南北路招捉使。

中书舍人李正民已酉航海记(旧校云:此记见王西汉挥尘三录)曰:建炎已酉秋1月车驾在钱塘初一日下诏奉隆祐太后六宫外洎六曹百司之吕梁命签书枢密院事滕康资正殿大学生刘珏同知洪州三省枢密院事治有常程格去细务及从官郎吏皆分其半从行12月十一日隆祐登舟百司辞於内西门闰十四月二十日内出御笔以固地建康或左趋鄂岳右驻吴越集百官议於都堂群臣都是鄂岳道远恐馈饷难继。又虑车驾一动则江北群盗必乘虚以窥吴越则二浙非作者有乃决吴越之行十二十四日制以吕颐浩为左仆射杜充为右仆射继。又命杜充以江淮宣抚使留建康府沿江诸将并听总统十十二日从官以下先行二十五日车驾离建康府6月30日行在平江府十14日以翰林博士张守签书枢密院二十十二十一日以签书枢密院周望为江南荆湖宣抚使驻兵巴中以控上流以颐浩不赤芍药行在乃改命焉1月二18日从官以下头阵初10日车驾离平江府八日行在越州入居府廨百司分寓10月二十二日知圣Peter堡康允之遣人押到归朝官有些人云:自寿阳来报金人数道并入已自采石济江以未得杜充周望奏报朝廷大骇集从官议欲移跸於江上亲督诸将为迎敌之计宰相侍从同对於便坐,或谓。且遣兵将,或谓宜募敢战士以行宰相吕颐浩。又自请行议未决退诣都堂午闲得周望奏状录到杜充书虏骑至和州已召王燮移师南渡杜充亲督师诣采石堤防朝廷稍安从官乃请应援助建设康。又分兵守永州信州隘路虑胡骑自江黄闲南渡或径趋衢信以迫行在也。二士日命傅崧卿为闽北防遏使令召募土豪以备衢信得江州报东夷破黄州由朔州渡江向兴国军路已关报洪州是日有中使自洪来云:隆祐一行已於十。

稍增信宿乃起驾既起夏洛特乃留右丞朱胜非礼部抚军彭三源弹压城中初17日驾至吴江县十二十五日至秀州13日至崇德十三17日至伯明翰上以府衙作行宫以显甯寺充军机章京省百司官吏到者曾无十之一如三省六房公吏本千馀人得至者其数不满五十所以行在职分久而不备十19日下诏卹民十18日上谕遣具舟至江头接百姓老年人幼儿不得渡者。又下诏减常膳不御寝殿俟百姓到足乃始照旧。又诏出老婆一百五11人。

京西留守杜充遣王汉说翟兴使图杨进。

元旦初三日起发住虔州矣。二十三日从官。又请对虑胡骑不测驰突请以郭仲荀经兵3000从车杭来士卒老年人幼儿未至易作去计乃令刘明哲兵以次进发既对上以刘宝贤重兵不可留遂决议皆行奶命直硕士院汪藻草诏晓谕军民以迎敌之说乃以二十二十七日首发兵两千车驾以10日起程既至钱清堰宿顿是夜得杜充奏作者师败绩。又康允之奏之马已至建康府取路犯广陵府界遂仓卒回凿11日晓至越州城下从官对於河次上议趋四明吕颐浩奏欲令从官已下各从便而去上认为不可曰:左徒当知义理,岂可不扈从。若如此则朕所至乃同盗寇耳,於是郎官以下或留越或径归者多矣。二十三十二日以太史中丞范宗尹军机章京是早车驾诣都堂抚谕将士移御舟过通泗堰不克二十17日晚出门雨作自是路中喧哗雨泥淖吏卒老年人幼儿暴光不胜其苦命两浙转运使陈国瑞沿着路排屯用炭1000二百斤猪肉第六百货斤以给警卫云:十1月二五日车轻至四明居於府廨朝廷召集海舟甚急监察上卿林之平自春中遣使诣广东召募海船至是各样而至朝廷甚喜十十22日亲从班直百馀人因宰执早朝至行宫门外邀宰相问以欲乘海舟何往颐浩谕以能够乃退上命辛永宗勒兵尽捕诸班直囚之十十二三十日诛为首者十有馀人并降隶诸军以侍太尉赵鼎为太尉中丞16日台谏请对上谕以不得已之事。又探报虏人已入兖州认陈强引兵出战不胜康允之走保赭山诏六曹百司官吏并以明越温台从便居住,於是左右司御营使司参议官皆留十17日大雨群臣欲朝至殿门有旨放免惟宰执入对既退车驾遂登舟止宰执从行二十七日从官以次行吏部知府郑望之以疾辞不至诏给宽假给事中汪藻乞陆行以从十十二日闻有使人至命范宗尹赵鼎复回荆州以俟报既至乃前所遣报信使臣而已14日车驾至昌国县二十十三十一日权户部外郎李承造往温州刷钱帛二十七日早得越州李邺奏云:虏人已在西兴下寨别令人马自诸暨趋嵊县径入雍州乃议移舟之温台是日范宗尹赵鼎至行在四日启行连日西风舟行虽稳而日仅行数十里三日除夜乙丑初月二十四日大风碇海中18日东风稍劲晚泊十堰港湾17日早至章安镇驻舟知金华。

13日癸卯车驾发大庆府。

杨进据湖南府以留守司命为知新疆府与翟兴屡战进於鸣皋山之北深沟高垒积贮粮饷谋为久计已有僭窍之意诈言遣兵入云:中府复夺渊圣国王及济王归欲摇曳众心然後举事杜充乃遣王汉诣伊阳县见翟兴说兴使图之。且檄报杨进置乘舆法物仪仗悖逆显明翟兴破贼自此兴与兄子琮率乡社兵讨之战无虚日矣。。

晁公为与李承造皆来上幸祥符寺从官迎拜於道左是日得馀姚把隘官陈彦报人马至县抗击乃退。又得韩世忠奏见在黄龙镇就粮欲俟笔人之归为邀击计初命世忠驻兵江门控挖後闻四夷自采石济师上命追世忠赴行在。又欲令移军於南京吕赜浩请以御笔召之上曰:朕於世忠约必降公约乃来,於是遣中使斋诏召世忠而世忠闻采石失守已离盐城登海舟矣。至是得奏上优诏答之十四日镇海区报人马至钱塘陈强出兵击之二17日从官请对於舟中户部里正李迨自钱塘来言李映辉为战守备广陵西城外市民爇之矣。然其意亦欲来赴行在也。晚得康允之奏缴到杜充书知在真州与刘位聚兵为邀击事九江赵立以师2000来援建康守陈邦光及户部都尉李榈皆降於虏十四日黄伟亮奏云:二十17日孟春首七日遇敌杀伤分外。又得二十三三十一日奏及差人斋到二级上命辛企宗以兵1000赴顺德策应。又得了诏付杜充赵立刘位鼓励使战感觉後图皆亲笔示宰执乃遣之而辛企宗不行三15日周望奏桂林有绯抹额贼众犯外城知州事周札守城以拒贼赤心队刘晏出退步之。又言知秀州程俱率官吏弃城保华亭县。又探建康人马皆焚粮草收金牌银牌稍稍渡江北去自称李中年人杰克 Ma:十二日张思想政治奏云:刘宝贤出兵击逐虏骑思政与刘洪道李质分兵已自内江陆行趋行留意恐金人小衄济师而来力不可能拒耳前此屡奏求海舟朝廷报以方集中遣行欲其。且留金陵既得此奏甚感觉忧。又虑李邺已迎降虏人以越为巢穴其经纪未已也。二十四日郭仲荀责授汝州团练使马尼拉安排以擅离越州及妄支散钱帛。又夜过行在不乞朝见等罪也。31日滕康遣使牙奏隆祐一行已至虔州前此得信州报探云:十14日已到吉州。又云:27日有人马至吉州东岸知州杨渊弃城走朝廷深虑胡骑追蹑然本谋包头之行意谓虏人未必凌犯虽离建康日得密诏令缓急取太后圣旨低价以行後至平江议者乃云:自斩黄渡江陆行二百馀里可抵晋城朝廷始感觉忧遂命刘光世自十堰移军於江州感觉吉安屏蔽既至而军中月费十二万缗知州事权邦彦以支出不足告於朝廷命洪州三省枢密院应副至十8月首权邦彦乃奏言得东平府故吏卒报其父已身亡遂解官持服朝廷。

车驾发湖州府留刘光世以拒江险上宿於吕城镇大圣庵王渊使探者在三亚及瓜洲约如金人计置渡江则烧甘露寺为号渊及上於吕城探者夜闻瓜洲声喧谓是金人欲渡乃焚甘露寺渊视之曰:甘露寺火也。翌日质明请上乘马而行。

五日戊午刘诲王贶奉使金国回。

虽遽命起复而邦彦已离郡去及胡骑渡江光世乃言初谓斩黄闲贼寇遣兵迎击既知其为金人遂回军隆祐以初十三日行胡骑以十二十八日到城下,於是知州王子献以下皆走胡骑。又犯佳木斯执知州事王仲山以其子权知州事令根括境内金牌银牌走洪州送纳虏怒其少云:娄底四县不比洪州一县(删令根至此二十七字)乃知信州陈机探报也。十七日刘洪道奏金人再犯境上遣兵拒之及陈彦在馀姚屡获首级称李邺并非亲非故报文字然盘锦探报越州并放散把隘人兵及管待虏人与之燕饮及命父老僧道赴波尔图知其必迎降矣。十二十31日程小东自伯明翰来执西戎一名至行在戮之知邵武军张澂奏有松溪县弓手同四夷一骑至军称有军队千馀人继至已行斩首,於是吉林诸州皆震恐知华雷斯林遹奏乞遣兵堤防。又自言老病不任事乃命集英殿修撰程迈代之十二十三日胡人再犯馀姚朝廷欲遣张公裕以海舟数千载兵直抵乌江下烧爇四夷所集舟船众以公裕素不知兵虑海舟反为西戎所得皆感觉不可二十五日雨雷发声十31日刘洪道奏虏人以十八日一更水陆并进直至城下洪道与张思想政治皆引兵出天童山先是李质已擅趋金华朝廷方降三官今还四明已无及矣。。又闻镇江胡骑入潭州而洪抚建昌之闲稍稍引去建昌尚书晁公迈申先因出城集民兵以武力付训练官承信郎蔡延世拒而不纳十十18日移舟离章安镇始刘宝贤既移军朝廷议分遣其将领率兵援宛城上不欲遣乃止时驻骅之地资俊弹压盖行在诸军惟此皆精甲全装稍齐整尔。又批令刘洪道等皆退避其锋然议者皆谓金陵既失守则海道可虞而行在必不安也。十八日晚雷雨。又作10日泊青閤门二十二十七日泊包头口岸三二十五日余被旨奉使江湖问安隆祐宫自後不复记录闻行在已渡南平矣。。

诛丁进。

率先巳遣宇文虚中杨可辅为祈请使副使於金国再议遣宣议郎刘诲借中医务卫生人员试户部太傅为通问使拱卫大夫合州防备使王贶副之诲等到都城迟迟其行上闻之命留守司促诲等行到金国金国并命祈请副使杨可辅归,於是虚中被留独遣可辅戊辰诲贶与可辅偕到行在诲字廷诲马鞍山人。

金人寇庐州淮斯科普里抚使李会叛附於金人。

丁进从车驾行纵其所部兵遮截行人肆为争抢。且请以本部兵回大江与金人血战其意乱也。王渊觉之斩於吕城市和市场砖桥下截其首至上饶今枭於市自此砖桥号为斩丁桥。

金人陷青州。

降贼王善以其众降於金人。

金人揭榜发遣西北人从便归乡。

金人寇青州昼夜攻击凡一十十日乙卯城陷点火房子殆尽杀掠无遗时权知州魏某被害。

王善自围陈州与张用曹成等分军遂转掠宿亳濠州竟无屯驻之地遂入庐州闻金人侵加的夫乃屯於巢县将起发往西而去善之母渡浮桥坠水溺死善悔悟欲散其众而去不得,於是请投拜於金人金人拘善於军中遂给公据俾其众归乡而前军祝变後。

金人揭榜於襄阳市西北人从便归乡榜上系衔云:东北道都统孛堇西南副都统孛堇西北道都监三员西南人见榜示而去者约万人馀自南门由邵伯往泰兴後为薛庆兵者是也。。

金人陷潍州。

军钟统制左军李防范右军张渊各以其众散去自此淮东淮西皆被王善馀党之扰矣。善粗悍哥们本无双众之才亦无治军之术徒以纵其徒党任之干扰故能乘天下之乱蚁聚乌合不啻一二80000众刦掠资财淫污妇女为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士庶之患其军中央银行伍部队略无纪律屡攻城堡皆捷闻金人至遂投拜。

二十二日己丑车驾幸莆田。

金人既陷青州即率兵寇潍州。又陷其城焚掠而去。

四日乙酉德音(旧校云:是诏汪藻撰)。

上自发曲靖府乘马行军队和人民亦流移於道路至有未有引避者上皆令宣谕各慰劳是时仪卫法仗皆阙独一兵执一黄伞随行。

军卒阎皋据潍州自称知军州事。

御敌者莫如自治动民者当以致诚朕自缵丕图即罹多故昧绥怀之远略贻播越之深忧虽眷作者中华汉祚必期於再复而迫於强敌商人几至於五迁兹缘仪卫之行尤历江山之阻老弱扶携於道路饥疲蒙犯於风霜徒从或苦於驿骚程顿不无於烦费所幸天人协相川陆无虞仿治古之时巡即奥区而安处言念连年之粉扰坐令率土之流离乡闾遭焚刦之灾财力困供输之役肆宿宵而轸虑如冰炭之交怀嗟汝何辜由吾不德故每畏天之警戒专克已以焦劳欲睦邻休战则卑辞厚重大礼以请和欲省费卹民则贬食损衣而从俭苟可自销於氛祲殆将无爱於发肤然边陲岁骇而师傅和徒弟不免於屡兴餽饷日滋而征敛未遑於全复惟入世祖宗之泽岂汝能忘顾不时社稷之居非予获已止俟寇攘之息首都教室蠲省那那宜况昨来隐瞒之俗成致今日陵夷之祸亟虽朕意日求於民瘼而人情终壅於上闻主威非特於万钧堂陛自遥於千里既真伪有难凭之患则迩遐衔无告之冤已敕辅臣相与虚怀而听纳变令在位各须忘势以咨询直言者勿遗危疑忠告者靡拘微隐所期尔众咸体朕怀尚虑四民兴失职之嗟百姓有夺时之怨科需苛急人心难俟於小康犴狱烦滋邦法有稽於末减乃用迎长之节特颁在宥之恩於戏王者宅中夫岂甘心於远狩皇天助顺其将悔祸於交侵惟笔者二三之臣与夫亿兆之众亟攘外侮协济Samsung。

范琼兵乱於彭城府杀知军府事邓绍密。

金人既退潍州而去牛头河土耳其军队阎皋与小学教育头张成鼓众占潍州皋自为知州以成为昌乐知县。

金人寇和州知军州事李俦叛附於金人(旧校云:时太守唐璟死之)。

金人自广东将趋维扬也。范琼自京东引军避其锋转至郑城府甲兵不入城自循城而南有幽州府将兵在城上海电台之者见其旗认曰:御营平寇前将军轻薄者戏之曰:御营平寇前将军不会杀番人只会走金陵城下过兵闻之喧诟不已琼闻而问其故知其戏也。乃移文广陵府索其发语之人知军府邓绍密根刷得一兵遣出之琼命斩於麾下是日军官员打请者将兵怨斩其同类乃持器仗击之出城,於是琼之诸军皆被甲持仗杀将兵遂入城大乱纵肆杀掠绍密死於乱兵之下蔡县赵许之亦死州县官。

31日巳丑遣祈请大金国信使李邺周望等。

李俦以和州投拜金人执俦於军中计置渡采石江七日甲子知太平州郭伟败金人於采石再战。又败之丁亥戊戌日。又战。又败之。

数次被害城中悉为灰烬。

汪伯彦时政记曰:是日内殿早朝奏事毕上语宰执曰:第六次祈请大国金信使副李邺周望宋彦通吴德休宜早令进发与定发日使邺辈知之朱胜非曰:奉使须得赐金帛方能源办公室私觌李邺周望已见辞免所进官职耻更自乞支赐恐未能便行上曰:於格合。

金人攻采石渡知太平郭伟亲率官军将佐极力捍御八日五战皆捷金人退攻慈湖福山伟。又与失败之金人用趋马家渡後上自十堰过来越州思采石。

11日丁丑靳赛入真州。

得自请何伤黄潜善曰:朝廷当为举报只合行下上曰:朕奉使时当巴黎滋扰受命出都门未有请支赐朕於王府自出随行起发之费约支钱伍万馀贯如县令之贫怎么着可办令邺等依格支赐外仍优加其数国家体贴财物正为收积以待当用之时今遣使交涉事。若遂成二圣得归朕岂吝金帛之数潜善曰:第二第三遍奉使刘诲杨可辅王贶归自军前皆云:金人受私觌物。又非昔比更无应答虽贪食者众不敢少忤其意恐生事造语有剧毒和议遣使支赐加数甚善上。又曰:卿等前天往寿甯寺奉安会圣宫御容罢早归私第便与撰了大金上将书令邺等早行潜善曰:与司令员书根本只是平文不用四六上云:潜善早来所撰与大金皇上通问书其词语甚精能写朕欲言之电如此足矣。不必得四六也。。

指江军官和士兵推赏有差有官人各与转两官。

第一朝廷闻边报日急乃遣靳赛往真州屯戍金人犯咸阳翠华中渡王德以本部兵焚真州而去翌日金人到真州不杀人不虏掠靳赛往来於江中真州官吏皆散走甲子金人退去赛乃率兵复入真州颇肆打扰。又数日向子知真州抚恤市民民渐盖庵寮居其老小赛之兵渐放肆民不堪之乃聚众与为敌民杀其心腹四位赛大怒愈肆杀掠百姓大恐子见赛问曰:公之兵何故屯於此邪赛曰:被朝廷差来屯戍耳子曰:朝廷差公来爱惜城中人民公乃杀以逞乎!赛气乃曰:百姓杀军中三人皆腹心头目人但得一首者就能够解子不得已掠得肆人与之赛之众踊跃欢呼以四人钉於木马拥至望江桥下烧铁甲叶令红贴甲叶遍二个人之体不胜凌虐既贴遍既复揭之然後群兵取其肠肚骨血食之皆尽。

十14日乙亥邵兴败金人於潼关克虢州。

隆祐皇太后及六宫出洪州耿信反扈卫军溃。

十五日丁丑车驾幸平江府以朱胜非为平江府秀州控扼使张浚副之。

邵兴败金人於潼关乘势收复虢州李以兴知虢州军州事。

太后出洪州舟人耿信反杨惟忠全军自溃其将司全胡文马友杨皋赵万王琏柴卞傅选张拟九军尽反刦夺宗庙六宫府库一夕而尽。

车驾到平江府是日朱胜非自邢台府至以晡时人见具奏处画邢台状上喜即以胜非为平江府秀州控扼使上曰:控扼所以备外寇固宜审务吾民渡江失所宜赈恤使各还业胜非乞一从官共事上命礼部校尉张浚副焉。

十三日杜充出兵攻张用等不胜。

韩世清败刘忠於斩州得伪柔福帝姬。

上过吴江太傅刘明哲以所部兵屯於吴江。

张用相州林州市之弓手也。乘民惊扰呼而聚之与曹成李宏马友为义兄弟有众数十万分为六军成大名府外黄县人因杀人投拱圣指挥为兵有膂力军中服其勇。又有王大郎者名善濮州人亦有众数十十二分为六军善初为乱也。濮州弓兵执其父杀之善有众既盛乃以报父雠为辞攻濮州不下。又攻雷泽县亦不下与用合军皆受留守宗泽招安既而复反杜充为留守。又招安用屯於京城之南南御园为中军善屯於京城之东刘家寺为中军。又有岳武穆桑仲马皋李宝诸军皆屯於京城之西充以用一军最盛终必难制乃有攻之之意十12日壬子大家打城请庚辰充掩不备出兵攻用令城西诸军绵发岳武穆桑仲马皋李宝等皆率兵至城南以擣用觉之勒兵拒战亦会善自城东率兵来与用为应军官和士兵大胜赛关索李宝被执岳鹏举者初隶张所营效能继随都调节王彦往太许山遂自为一军後归京城留守司杜充用飞为理解。

刘忠初聚兵於京东号花面兽其众皆戴白毡笠。又号白毡伴刘忠勇锐善战金人既退京东忠乃侵淮西犯斩州韩世清屯斩州进军与忠战大破之其众寿终正寝者甚多乃渐入广西世清夺得一妇人自封是柔福帝姬别称环环行第二十一小王娇妻之女也。或报世清世清疑之乃请知州甄采同太傅钤辖具官裳立於庭坐柔福帝姬於堂上隔帘问之遂具说被虏及得脱之因具言被刘忠虏在军中初遭刘忠无礼。又被刘忠嫁与一押火及言昔时阁中官员姓名稍详世清等信之遂改馆焉斩州具其事奏闻之。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建炎七年早春车驾驻跸蚌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