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祐皇太后自吉州进幸虔州(旧校云,建炎七年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19-10-01

炎兴下帙二十。

炎兴下帙三十二。

炎兴下帙三十五。

起建炎三年孟阳,尽3月十三日丙申。

起建炎五年11月十十二日乙卯,尽1月二十30日己丑。

起建炎三年十八月二十19日乙丑,尽6月13日巳亥。

建炎两年春王车驾驻跸邯郸。

李成遣人诣行在受招安未平复反。

隆祐皇太后自吉州进幸虔州(旧校云:朝野杂记高宗自番禺将幸赣南避狄请隆祐皇太后奉祖宗神主往呼和浩特六宫百司皆从时庶事草创六宫暨先朝旧人通不满四百人後虏薄黑河卫尉皆溃太后匆匆南去后与贤妃皆村夫打轿而驰六宫身故散失者甚众。虏改作敌骑)。

翟兴为京西北路马步军都管事人兼安抚制置使兼吉林尹兼西京南北路招捉使。

李成在泗州声言愿归朝廷因会刦杜充老小於汴河杀叁万馀人皆尽不敢赴行在朝廷闻之遣人斋文字往招安成大喜待使人什么厚成欲遗人随使人赴行在军中皆恐惧不敢行有张琮者安肃军官语言稍辩利略知书能讴小词成之将佐会饮则置琮於坐隅令讴词助欢军中号为小张,於是军上将佐皆举琮行成遂命琮琮亦愿赴行在乃具受招安之状随使人至行在首相吕颐浩引问琮琮具道成不敢负朝廷愿招安之意颐浩喜授琮秉义郎令招成赴行在琮曰:琮不愿为秉义郎俟琮再往李成军中公布天子德意及具道庙堂威望招李成同赴行在琮元是安肃军军学学生愿乞一文资恩泽颐浩尤喜乃授以承务郎。且曰:俟尔干事回当迁官升加职名遂斋文字复往招成未至泗州成已复反琮遂归琮以承务郎受温州监酒而去初成令泗州贡士许道作谢表有曰:恨非霍去病之无双愿效颜子渊之不贰有旨为雅士婉顺头阵赴行在行至洛阳白塔寺成回遂复反。

隆祐皇太后离吉州至生米市有人见金人已到市中者乃解维夜行质明至凤台县。又进至上栗县兵卫不满百人滕康刘珏杨惟忠皆窜山谷中独有中官何渐使臣王公济快行张明而已金人追至田家庵区太后乃自金溪县至早口舍舟而陆遂幸虔州。

翟兴为京西北路兵马钤辖与杨进战於鸣皋山下翟进死之兴以其事诉於朝乞选重臣镇守朝廷乃就命兴本路马步都管事人兼安抚制置使兼吉林尹兼京西南北路招捉使。

首都副留守郭仲荀至行在。

金人寇衡水知军州事王仲山叛降於金人。

京西留守杜充遣王汉说翟兴使图杨进。

郭仲荀为首都留守也。人皆缺食粝米一升粜钱四5000虽有钱而无米有以米煮稀粥卖者置於高屋之上先约钱二百文许上述屋然後以衡粥汤少些与之否则则为大家所夺矣。麻碎如三指阔卖钱二百文非强者不可能买也。至有人家做饭邻家窥其烟火测其将熟倒壁而入求少饮汤与老年人润喉腔而彼亦数世邻居之故义不可却分数点而畀之人作过者越来越多仲荀治事自凌旦抵暮无休息时斩杀每一天千千万万乃自巴黎赴行在都人随而僧人数万离首都三十八日有物可买人始得谷食至是到行在随后京师人来者遂绝矣。。

遗史曰:王仲山字衡甫与仲嶷为小伙子仲嶷字峰甫仲嶷以袁州降仲山。又降兄弟典二郡相望皆不可能全其节後綦崇礼行其责词曰:昔唐天宝之乱西藏列郡并陷独常山平原能为国守者盖杲卿真卿二颜在焉尔等顷以家声屡尘仕板未为亏失寝预使令为郡广东惟兄及弟力诚不支死犹有说临川先降海口继屈鲁卫之政。若循一途虽尔无耻不愧当。

杨进据广西府以留守司命为知西藏府与翟兴屡战进於鸣皋山之北深沟高垒积贮粮饷谋为久计已有僭窍之意诈言遣兵入云:中府复夺渊圣国王及济王归欲摇动众心然後举事杜充乃遣王汉诣伊阳县见翟兴说兴使图之。且檄报杨进置乘舆法物仪仗悖逆显然翟兴破贼自此兴与兄子琮率乡社兵讨之战无虚日矣。。

程昌寓;为新加坡市留守上官悟权京城副留守。

时之公议顾变何施面目见尔古代人於地下哉!仲山瑛之父也。有婿曰:秦相。

二十七日辛未刘诲王贶奉使金国回。

程昌寓;初为吏部郎官上在大庆会昌寓;知蔡州有进士陈味道顺昌人与昌寓;在学舍同笔研有契是时顺昌府郭允迪已投拜金人故遗味道诣蔡州说昌寓;味道至蔡州以刺谒昌寓;昌寓;同州官风之味。

三二十日丁酉江东安抚使陈邦光叛附於金人大将军建康府事杨邦义死之。

首先巳遣宇文虚中杨可辅为祈请使副使於金国再议遣宣议郎刘诲借中医师试户秘书长史为通问使拱卫大夫合州防范使王贶副之诲等到京城迟迟其行上闻之命留守司促诲等行到金国金国并命祈请副使杨可辅归,於是虚中被留独遣可辅戊申诲贶与可辅偕到行在诲字廷诲宿州人。

道叙拜礼昌寓;因留早饮置酒五杯而昌寓;使人物色纸被内有檄文昌寓;大惊即招州官聚厅使拥味道至庭下以不忠责之味道祈哀昌寓;曰:昌寓;与公虽有旧然事君之义固不当徇私以木驴钉之即日凌迟於市至是除首都留守。

金人自渡江数日军马皆集遂鼓行逼建康府城下先是杜充清野城外无房屋皆空阙城下望之旌旗器仗蔽郊满野铁骑往来如云:陈邦光即具附降之状使人迎於十里亭投之兀术喜曰:明州不烦吾攻击大事成矣。邦光率府县官自出南门诣兀术投拜兀术受那都督杨邦义不拜兀术问之邦义曰:小编大宋之臣也。食君之禄受君之衣岂忍背其主而事番狗也。兀术犹欲降之使译者许以高官邦义大(删兀术至此四十七字)骂不绝口竟不肯屈兀术命拘至帐下杀之邦义字希稷吉州庐陵县人後叶梦得知建康府为请於朝立庙於西门之外以裒忠为额邦光方出城投拜也。城中民携老年人幼儿争出北门取蒋山路而去金人驰骑往蒋山遮其路驱居人复回城中金人遂据其城。

金人陷青州。

金人举兵由淮东淮西两路入寇。

金人寇建昌府权知军事蔡延世御退之。

金人寇青州昼夜攻击凡一十十八日丙申城陷点火房屋殆尽杀掠无遗时权知州魏某被害。

金人举兵江淮两浙民皆危险无人以却敌保境之策为献者先是吃饭舍人胡寅字明仲上万言书论天颐浩不喜而罢之故天下之士皆箝其口矣。。

蔡延世建昌人也。应武举得承信耶阁门祗候军无守臣众拖延世权知军事金人犯洪永州遣十一位持檄至建昌军延世令入城皆杀之至是金人以兵至在下问11人所在延世示之以首级金人怒攻城为延世所败由是不攻而去故建昌独全後宰相荐上殿改通直郎赐绯鱼袋。

金人陷潍州。

车驾幸平江府。

邵青聚众於建康江中。

金人既陷青州即率兵寇潍州。又陷其城焚掠而去。

杜充留守建康。

金人渡江建康退步邵青退於竹蓧港欲聚众凡建康府舟船至者皆拦之渐下真州有宋全(旧校云:一本作宋金)者建康水军准将也。水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考察总计局制郭吉溃散不知所在全已在真州拦船青攻全全不胜其馀众复入建康青尽夺其舟遂有舟大小仅百只往来於江中舟船渐聚众亦数万得京西路安抚司参议官魏曦者倜傥之士也。西京安抚司辟为参议朝廷以白衣借补阁门宣赞舍人在建康未行会闻金人渡江为青所得用为参议遂以其众往商丘。

军卒阎皋据潍州自称知军州事。

上幸平江府以杜充为建康行宫留守留中书省印付充令王燮韩世忠等兵皆听总统。

权知濠州张宗望叛降於金人。

金人既退潍州而去牛头河土耳其军队阎皋与小学教育头张成鼓众占潍州皋自为知州以成为昌乐知县。

邵青受招安为沿江措置使司水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考察总括局制。

首先杜充檄刘位知濠州也。张宗望遣进士秦缝赵之杰等往招信致书备礼请位位未至其金人周军机章京自郑城府传檄到州宗望与州县官议其所以众谓孤城难守刘位未至不。若从权受金人之命。

四日巳丑遣祈请大金国信使李邺周望等。

初邵青以舟船扰於楚泗之闲。又有丁立者同为首领是时洪泽罗成亦以舟船扰於楚州涟水之闲为邵青丁立所并青立後受江东制置司招安以立为统制青为统领杜充防范建康也。以青为沿江措置司水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考察总计局制。

保险家属宗望然之乃与州县官列衔具降附之状遣官吏僧道往广陵府投拜周太守即以孙兴来知濠州滕都尉为部队都监以副之迪功郎陈浩然为通判率北军五百人入城兴与滕都尉皆燕人浩然者王臣也。初以举人登第为咸阳府幕官金人据彭城故浩然受金人之命兴等既入城惟改建炎七年为天会之号其馀一遵旧法无所变革北军与濠民杂居於闾巷闲秋毫不相滋扰兴惟务抚卹由是市民稍稍安处。

汪伯彦时事政治记曰:是日内殿早朝奏事毕上语宰执曰:第六回祈请大国金信使副李邺周望宋彦通吴德休宜早令进发与定发日使邺辈知之朱胜非曰:奉使须得赐金帛方能源办公室私觌李邺周望已见辞免所进官职耻更自乞支赐恐未能便行上曰:於格合。

车驾复幸维尔纽斯。

杜充观文殿博士提举江州太平观。

得自请何伤黄潜善曰:朝廷当为举报只合行下上曰:朕奉使时当新加坡纷扰受命出都门未有请支赐朕於王府自出随行起发之费约支钱四万馀贯如军机章京之贫如何可办令邺等依格支赐外仍优加其数国家爱护财物正为收积以待当用之时今遣使构和事。若遂成二圣得归朕岂吝金帛之数潜善曰:第二第叁次奉使刘诲杨可辅王贶归自军前皆云:金人受私觌物。又非昔比更无回应虽贪食者众不敢少忤其意恐惹事造语有毒和议遣使支赐加数甚善上。又曰:卿等明日往寿甯寺奉安会圣宫御容罢早归私第便与撰了大金准将书令邺等早行潜善曰:与上将书根本只是平文不用四六上云:潜善早来所撰与大金皇帝通问书其词语甚精能写朕欲言之电如此足矣。不必需四六也。。

周望为荆湖江浙宣抚使守平江府。

皇家国际,制曰:门下运筹而决千里之胜兹有赖於宗臣失律而致三军之凶顾可居於宰职眷吾次辅尝领中权既贻疆场之忧宜解机衡之任具官某早缘人望骤履政涂谓其惇大而有谋能够费力而立事故擢持於国秉仍专付於戎师总诸将万夫之屯当莱茵河贰只之寄所期李勣为自身长城甯使周公至於破斧逮仇人之临境率小编众以竞赛惟胜负者兵家之常当死生为天下之计乃因奔北惟事退藏至大弃於其师将焉用於彼相会边虞之稍息闻物论之交兴已咈民瞻难逃策免念备股肱之久姑存体貌之馀止罢要权犹从优数赋殊庭之厚禄加秘殿之隆名於戏泰阶平而风雨时始共期於康济采薇废面讨伐缺今良负於倚毗尚冀桑榆之收复全黾玉之毁勉图大业用对殊休以弃建康府遁还军溃故有是命。

十二十十八日庚寅邵兴败金人於潼关克虢州。

周签书枢密为荆湖江浙宣抚使陈思恭巨师古曾师张守忠兵皆听总统。

严月八日辛丑金人隐广德军。

邵兴败金人於潼关乘势收复虢州李以兴知虢州军州事。

二十二十12日庚寅李成据湘潭。

兀术既得建康府区处已定乃率众焚溧水建平路趋青岛同步市民但知溃散之乱军兵不虞是金人故聚焦市民及乡兵。若将捍御者金人感到拒战所以溧水建平皆点火杀戮而去将近广德军知军周烈亦未知是金人谓为溃兵遣人以好语迎之许其犒军。且约其不扰金人许之故烈无虞心俄顷金人传箭至招其投拜烈大惊索马而奔金人追至二十里被执至马那瓜杀之金人陷广德军点火罄尽安上党区相去八十里犹未知报。

24日杜充出兵攻张用等不胜。

金人初有举兵之报知西宁向子伋弃州治入琅邪山寨犹虑势力单寡无法保守闻李成屯在泗州乃移书招成共守山寨成方未持有向得书欣然鼓行尽虏泗州健康由肥西县趋上饶,或谓子伋曰:李成包藏深险不可测,岂可放入寨中子伋亦悟遂不纳成成怒曰:汝移书招本身远来置不见纳。且糗粮不具是贰也。贰必有谋乃令诸军措置攻寨遂率兵入许昌。

16日丁酉金人陷安左云县。

张用相州文峰区之弓手也。乘民惊扰呼而聚之与曹成李宏马友为义兄弟有众数十万分为六军成大名府外黄县人因杀人投拱圣指挥为兵有膂力军中服其勇。又有王大郎者名善濮州人亦有众数十至极为六军善初为乱也。濮州弓兵执其父杀之善有众既盛乃以报父雠为辞攻濮州不下。又攻雷泽县亦不下与用合军皆受留守宗泽招安既而复反杜充为留守。又招安用屯於京城之南南御园为中军善屯於京城之东刘家寺为中军。又有岳鹏举桑仲马皋李宝诸军皆屯於京城之西充以用一军最盛终必难制乃有攻之之意十二六日丁酉大家打城请甲寅充掩不备出兵攻用令城西诸军绵发岳武穆桑仲马皋李宝等皆率兵至城南以擣用觉之勒兵拒战亦会善自城东率兵来与用为应军官和士兵大胜赛关索李宝被执岳鹏举者初隶张所营效能继随都调整王彦往太许山遂自为一军後归京城留守司杜充用飞为精通。

兀术请於黏罕自东平归至云:中窝里嗢阇目(改作栋摩托睚南平北归燕山留挞懒守西藏後挞懒移屯潍州试进士於蔚州辽人应词赋两河人应经义张孝纯充主文景德镇进士孙九鼎为魁黏罕禁隐敝被虏亡者犯人罪死枢密院河闲。

知安中阳县会绰聚乡兵在石郭把隘金人犯石郭寨发数矢或视之曰:沙柳木干凿子头真番人箭非溃兵也。乡兵皆弃竹枪纸甲而奔金人入县纵火悉为灰埃唯常乐寺有屋数闲火所不如。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隆祐皇太后自吉州进幸虔州(旧校云,建炎七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