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毛泽东等文家子弟亲侄们将来能,文七妹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3-26

为了让毛泽东等文家子弟亲侄们将来能“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文玉钦把《家范箴言》里的《家戒》和《家训》用毛笔工工整整抄录在大红纸上,并张贴在学堂的墙上,要求所有学生背诵。

云盘山对面是唐家坨,地处湖南中部,属湘乡县境,与韶山毗邻。唐家坨在清嘉庆前,仅有数间茅屋和水田,因主人姓唐,故名唐家坨。道光初,唐家将此处转让给刘家,刘家又于道光中期转卖给了文芝兰、文芝仪和文芝祥兄弟。文氏兄弟其后广置田户,大兴土木,将原有茅屋拆除,重建数十间瓦房,并改名棠佳阁,也称“三芝堂”,但当地人大多还是以唐家坨称之。

抢板凳 毛泽东长到两岁时,他的母亲怀上了毛泽东的大弟弟毛泽民。文七妹把他送到外婆家棠佳阁长住。毛泽东的舅舅文玉钦是当地有名的读书人,文才不俗,附近农户家的婚丧喜庆、撰联写对,少不了他。他还在家里开了个启蒙馆,附近有10多个学生在这里启蒙。在这启蒙馆还发生过毛泽东抢板凳的故事。毛泽东3岁时,就喜欢认字,一字连认三遍,他就记住了。一天,舅舅开的启蒙馆开学了。他听到蒙馆里读书声,甩掉手里的小木锤直往教室里跑,他大舅母追都没有追上。他跑进教室,就去抢与一个比他高出一大截的学生的板凳。这学生只得向先生告状:先生的外甥坐了我的板凳。他舅母追到这里,双手去抱外甥,见外甥毛泽东双手抱着凳子不肯,大舅父去抢,差点把舅父的眼镜打掉。文玉钦见毛泽东小小年纪就想要读书,只得另找一条板凳放了一个简易桌子,让其旁听。从此,毛泽东成了启蒙馆里的旁听生,并养成了好学、好问、勤写、勤练的习惯。 助同学 毛泽东六七岁时开始在私塾读书,一天,他向母亲提出要带着午饭到学校里去吃。文七妹以为儿子可能是为了节省往返的时间和精力,利用这段时间多读点书,于是同意了儿子的要求。可是在这以后的连续几天内,文七妹发现儿子带的午餐一次比一次量多,但是晚上放学回家后依旧显得很饥饿的样子。她便细细盘问毛泽东。原来,毛泽东有一位叫黑皮伢子的同学,家里很穷,经常没有午饭吃。毛泽东便把自己的午饭拿出来,和黑皮伢子两个人匀着吃。文七妹听到儿子的这番话,不但没有责备儿子,反而感到非常欣慰。她告诉儿子说:你应该早一点告诉我。你这样做是正确的,我非常高兴。但是以后要带够两个人的午饭,免得两个人都半饥半饱的。此后,文七妹总是给儿子准备两个人的午饭,饭菜也越来越丰盛。 作古诗 有一次,老师毛宇居外出,临走前规定学生必须在室内背书,不准走出私塾房间。老师前脚一走,毛泽东后脚就跨出了门。他背着书包爬到后山上去了。他一边背书,一边摘毛栗子,书背熟了,毛栗子也摘了一书包。回到私塾,他给每个同学送上几粒毛栗子,也孝敬已回来的先生一份。毛宇居却不领情,责问道:谁叫你四处乱跑?毛泽东回答说:那我就背书给你听好了。毛宇居知道背书难不倒这个学生,心生一计,来到院子中央,指着天井道:我要你以井为题作首诗!毛泽东沿着天井转了两圈,便口占一首五言古诗:天井四四方,周围是高墙。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间接批评了毛宇居老师,从而也批评了这种压制学生的教育方法。 牛司令 毛泽东少年时代和同伴放牛时,经常在山坡上玩耍,一玩起来往往就误了放牛,要么是到了时间牛还没有吃饱,要么是牛跑到人家的田里去啃庄稼。怎样才能既保证放好牛,又让大家玩得痛快?毛泽东和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他把同伴们组织起来分成三班:一班看牛,不让它们吃了庄稼;一班割草;一班去采野果子。每天轮班,今天看牛的,明天割草,后天去采野果子。这样,各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快到晌午的时候,大家都回到了原来聚会的地方。看牛的孩子们,让牛吃得滚圆滚圆的;割草的孩子们,都装满了一大篓子;采野果子的孩子们,从山里带回来大堆大堆美味的野果这时候,毛泽东就把草和果子拿来,合理地分给每个人。有时不够分了,他就少分一点。而有剩余的草,他就用绳拴起吊在树枝上,谁能跳起来抓着就归谁。和毛泽东一起,不仅能放好牛,而且玩得痛快,因此,小伙伴都乐意同毛泽东一起放牛,称他为牛司令。 不讲理 毛泽东对人很有礼貌,但对于无理取闹的人力主制服。他常常对人说:逢恶就莫怪,逢善就莫欺。 www.69pb.cn 一天,毛泽东从韶山到外婆家去。当他走到一个山谷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双手插腰拦住了去路,原来是当地一个姓赵的富豪子弟。毛泽东早就听说,这个人经常在穷人面前舞文弄墨,以富欺贫。赵某横在路上,傲慢地说:我知道你是文家的外甥,今天要考考你,能答得出,我就放你过去,若答不出,哼!你就别想回去!赵某接着说:百家姓里的赵钱孙李分开如何解释,合起来是什么意思?毛泽东稍加思索便说:赵公元帅的赵,有钱无钱的钱,有理无理与李同音。大宋天子赵匡胤说过,有钱龟孙不讲理!赵某听后满脸通红,又恼怒又尴尬,只得让他过去。

家戒的内容共六条:一戒游荡;二戒赌博;三戒争论;四戒攘窃;五戒符法;六戒酗酒。

文芝仪名绵熏,字芝仪。乃湘乡高冲文氏一脉,兄弟三人,父亲文德明字作霖,母亲贺氏。

一、 培植心田:一生吃着不尽,只是半点心田。摸摸此处实无愆,到处有人称羡。不看欺瞒等辈,将来堕海沉渊,吃斋念佛也徒然,心好便膺帝眷。

文芝仪不但是张宗禹的救命恩人,更是张宗禹的好友,两人无话不谈。一个敬重对方斯文守礼,一个仰慕对方豪气干云。遂歃血为盟,结拜为兄弟。

二、 品行端正:从来人有三品,持身端正为良,弄文法有何长,但见天良尽丧。居心无少邪曲,行事没些乖张。光明俊伟子孙昌,莫作蛇神伎俩。

文芝仪娶妻贺氏,育有三子三女。十年前,文芝仪身患绝症,与世长辞。张宗禹在哀痛之余,便在龙牙寺出家当了和尚,每日种种花草钓钓鱼,偶尔也去芝仪坟前扫扫墓,与泉下老友聊聊天,却很少再去文芝仪家。

三、 孝养父母:终身报答不尽,惟尔父母之恩。亲意欣欣子色温,便见一家孝顺。鸟雏尚知报本,人子应念逮存。

这天是光绪二十四年 正月初五,张宗禹在江边钓了条大鲤鱼,想着大哥去世后多年未曾去看望过他的遗孀文贺氏,便拿着那条大鲤鱼,去唐家坨给文贺氏拜年。

四、 友爱兄弟:兄弟分形连气,天生羽翼是他。只因娶妇便参差,弄出许多古怪。酒饭交结异姓,无端骨肉暄华。莫为些小竟分家,百忍千秋佳话。

刚翻过云盘大山,远远就看见唐家坨晒谷场上七八个小孩童在玩耍。

五、 和睦乡邻:风俗何以近古?总在和族睦邻。三家五家要相亲,缓急大家帮衬。是非与他拆散,结好不啻朱陈。莫恃豪富莫欺贫,有事常相问讯。

其中一个四岁左右的孩童,身穿一身深蓝色新衣服,头戴一顶红风帽,正指挥一群比他大三四岁的孩童在那里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六、 教训子孙:子孙何为贤知,父兄教训有方。朴归陇亩秀归痒,不许闲游放荡。雕琢方成美器,姑息未为慈祥。教子须知窦十郎,舐犊养成无状。

那孩子一会指东一会指西,举手投足间颇有大将风范。张宗禹很是诧异,这是谁家的孩子?竟有如此能耐!他大步流星,走到那群孩童中间,板着脸,翘起白胡子,吓唬道:“你们是谁家的娃娃?这么不懂规矩,正月里不好好呆在家里,到这里顶着寒风撒野!不许在这儿玩,不然,我要割掉你们的耳朵?”

七、 矜怜孤寡:天下穷民有四,孤寡最宜周全。儿雏母苦最堪怜,况复加之贫贱。寒则予以旧絮,饥则授之余膳。积些阴德福无边,权你行方便。

那群小孩子一听,都吓得跑掉了。只有那头戴红风帽的孩童依然站在那儿不动。

八、 婚姻随宜:儿女前生之债,也宜随分还他。一时逞兴鹜繁华,曾见繁华品谢。韩侯方歌百两,齐姜始咏六珈。大家从俭莫从奢,彼此永称姻娅。

张宗禹问道:“你怎么不跑呢?不怕我割掉你的耳朵?”

九、 奋志芸窗:坐我明窗讲习,几曾挥汗荷锄。驱蚊呵练志无休,诵读不分夜昼。任他三伏数九,我只索典披图。桂花不上懒人头,刻苦便居人右。

那孩童镇定地反问道:“老阿公!你为什么要割我的耳朵呢?”

十、 勤劳本业:天下有本有末,还须务本为高。百般做作尽糠糟,纵有便宜休讨。有田且勤尔业,一艺亦足自豪。栉风沐雨莫乱劳,安用许多技巧。

张宗禹越发觉得惊奇,继续一本正经地说:“我就是要割掉你的耳朵来做下酒菜!”

《家范箴言》使毛泽东及文氏后嗣们的思想、伦理、道德、行为及人生追求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特别是悟性极高的毛泽东,经过《家范箴言》的洗礼,要做一个“干正事,走正道,成大器”“像八舅一样的好人”的思想意识,便开始在他的大脑中萌生。

那孩童毫不畏惧,也一本正经地说:“一个人做事要讲道理。老阿公,您讲不讲道理?您如果有道理,我的耳朵就给您吃;您要是没道理,我就扯掉您的胡子。”

一天,毛泽东正与几个小朋友在一起“促谜藏”。突然,一群小孩将他围了起来,其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挡在他面前。他抬头一看,原来是隔壁村赵家财主的孩子。

那孩童边说边笑咪咪地望着张宗禹,还把红风帽子的扣解开,把耳朵露在外面。

那人双手叉腰,态度傲慢地对毛泽东说:“你就是唐家坨文家的外孙‘石三伢子’吧?!听说你蛮有些小聪明,在唐家坨似乎有点名气。我今天来考考你,看是不是名不副实,如果你能够回答出我的问题,那就放过你;嘿嘿!要是你答不出来嘛,就得‘大方框小方框’!”说完嘲弄地向毛泽东阴笑着。

张宗禹平生走南闯北,大小恶战也不知打过多少回,没想到今天到被这个四岁左右的幼童问住了。心头大惊,心想:一个4岁的孩童就有这样的胆识和智慧,莫非是上天佑我中华,派来了真命天子?

跟在他周围的一群孩子也大笑着说“大方框小方框!”

张宗禹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什么意思?!”毛泽东质问道。

那孩童道:“您老先莫问我,还是把道理说出来,不然我要扯您的胡子了!”

“若答不出来,就是让你从我胯下爬过去!”赵姓富家子弟神气地说。

张宗禹低下头,双手轻轻抚摸着那孩童的头,正在沉吟间,突然听到有人叫道:“石三伢子,别跟阿公胡闹了!”

毛泽东性格倔强,同情弱者,不畏强势,虽见对方大自己几岁,又人多势众,但也双手叉腰,不慌不忙地说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难道还想仗势欺人?”

只见文贺氏笑眯眯地站在门前招呼着。

那赵姓富家子弟见毛泽东不卑不亢的样子,心里有点怯弱,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百家姓》里的‘赵钱孙李’四个字分开如何解释?合起来如何解释呢?”

张宗禹快步走过去,双手作揖道:“恭喜老嫂子新年大发,长命百岁!”

毛泽东沉吟片刻,突然想起八舅教他《百家姓》时,曾对他说,由于《百家姓》是北宋初年完书,当时的天子是赵匡胤,虽然赵姓并不是第一大姓,但如果皇帝的姓不排在百家姓之首,那就会犯欺君之罪。因此,《百家姓》就以赵姓起首。毛泽东听后对赵匡胤挺反感,觉得他太霸道了。

文贺氏也大声道:“宗禹兄弟,你新年大发哦!快进来坐。”并对那孩童说:“石三伢子,去找十姑玩去!”

想到此处,毛泽东轻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听好了。‘赵钱孙李’四个字分开可以解释为:越走越小的‘赵’;有钱无德的‘钱’;王八龟孙的‘孙’,无理取闹的“理”,因为‘理’字与姓李的‘李’字同音,所以,这四个字合起来用赵匡胤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有钱龟孙不讲理’。你看我这样解释行吗?”

多年未见,文贺氏脸上也布满了岁月的沧桑,两鬓间的白发越见多了。

毛泽东性格刚强,出口成章,答对如流,使这位常在穷人面前卖弄文墨的富家子弟哑口无言。但他还不肯放过毛泽东,用手一指,死要面子说:“石三伢子,你回去告诉你外婆、舅舅,就说今天碰见一个赵姓富家公子。他们一定会告诉你:今后遇见我要客气点儿!”

张宗禹坐在大堂侧座,望着文贺氏说:“老嫂子,您这些年来还好吧?”

毛泽东听后,不怒反而大笑着说:“你回去告诉你爷爷、你爹爹,就说今天你碰见了韶山冲的毛泽东。他们一定会告诉你:今后不要欺人太甚,否则你会后悔的!”

文贺氏道:“承蒙宗禹兄弟挂念,我们还好。你怎么样?”

赵姓富家子弟见毛泽东不卑不亢地轻松回击自己的挑战,知道再说下去自己绝对占不了上风,当下语气一软说:“石三伢子,你真的生气啦!我听说你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所以特来试试,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呀!从今天起,咱们就是朋友了,你看行吗?”他又自我介绍说:“我叫赵成博”。

张宗禹回道:“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自从与倭国开战后,苛捐杂税就越来越多了。”

其实毛泽东也没有与他有多大过节,只是不喜欢他的盛气凌人吧了,见对方软下来了,也转怒为喜,道:“处朋友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文贺氏道:“是呀,辛辛苦苦一年还不够上税呢。”

“我答应,你说吧!”

“刚才那个三伢子是谁的孩子?小小年纪,胆子挺大的,将来必定有出息!”张宗禹想着刚才那个戴红风帽的孩童,问道。

“你要做我的朋友,今后就不准你再欺负别人,这一点,你能做到吗?”

“那是七妹和顺生的孩子,叫泽东,字咏芝。”文贺氏回答道。

“能!”赵成博非常诚肯地说:“我一定能做到,而且今后我全听你的!”

毛泽东生于光绪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属蛇。名字是八舅文玉钦取的,按照毛氏辈分“立显荣朝士,文方运际祥;祖恩贻泽远,世代永承昌”,取“泽”。古人常以东南西北对应伯仲叔季,他是毛顺生的长子,取“东”最为合适,故名字就叫“泽东”。

这就叫不打不相识。毛泽东和赵成博就这样握手言合了。

七妹就是文芝仪与文贺氏的第三个女儿,名素勤,因在同族姐妹中排行第七,所以人称七妹。

毛泽东打小就爱劳动,冬天出去捡柴火,夏天去田里拾稻穗,不过,最喜欢的事就是和小朋友们一起去放牛。

文家的祖坟山在韶山冲上屋场西北面不足两里地的龙眼塘,每年春节、清明上坟时都要从毛恩普的家门口经过。一来二去,两家都熟了。文芝仪见毛恩普家的独子顺生长的精明能干,便托人向毛家提亲。

起先,大家出去放牛总是将牛放出去后就聚到一起玩打仗呀、老鹰抓小鸡呀之类的游戏,或聚在一起讲故事。这样,牛由于没人管,有时不免糟蹋了别人家的庄稼,回去后自然要挨大人的骂。后来,毛泽东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将出来放牛的孩子分成二组,一组将牛栓在树上,然后去割草回来给牛吃;一组则聚在一起玩游戏、讲故事或去摘野果,隔天轮换。他们将摘到的野果按人数平分。这样,大家既有玩耍的时间,又将牛放好了,大家都称毛泽东是“孩子王”。

文芝仪想与毛家结亲的目的,一来是想给自己的女儿将来有个好归宿,二来就是如果与毛家结了亲,以后来上坟就有落脚的地方了。

这天,毛泽东同表兄弟们又去放牛。他们把牛赶到一个小山坡儿上吃草后,便来到小河套田埂上割青草。

毛恩普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能与唐家坨的大户文芝仪结成亲家那当然是求之不得。因此,在七妹十三岁时就与年仅十岁的毛顺生订了娃娃亲。十八岁出嫁时,张宗禹当时还去送了亲,所以对七妹和顺生,他还是熟悉的。

这时,田埂的主人来了。那人身穿长衫,鼻梁上还架着一付精美的眼镜,很有一副教书先生的派头儿,只见他板着面孔吓唬道:“你们几个放牛伢子都听着!这田埂上的青草归我家所有。没有我的同意,你们不准在这里割草。但是,我最喜欢聪明的孩子。我先出个谜语给你们猜猜,猜对了就让你们在这里随便割草。如果猜不着那你们就把草给我留下,赶快走人!”

“那他怎么又叫石三伢子呢?”张宗禹继续问道。

此时,毛泽东的几个表兄弟都没了主意。其中一个表哥拉着毛泽东说:“人家不让在这里割草,我们走吧。”

“唉,也是七妹命苦呀!”文贺氏长长叹了口气,继续向张宗禹述道。

毛泽东却不肯走,他不慌不忙从容地接过田埂主人话茬儿说:“先生,那好,你就出谜吧。”

原来,七妹与顺生结婚时,顺生才十五岁。七妹婚后先后为顺生怀过两胎,都在襁褓中就夭折了。四年前,毛泽东出生后,七妹心里既喜且忧。喜的是在夭折了两个小孩后,又给毛家添了新丁;忧的是怎么能确保孩子平安长大?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了让毛泽东等文家子弟亲侄们将来能,文七妹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