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中国南街村来听《国际歌》,漯河市发展优质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3-26

一个晚上几乎没有睡着,,离南街村越来越近了,心里愈来愈暖和和激动,有时候觉得有些莫名的兴奋,有时候觉得有点紧张。一个晚上翻来覆去时不时拿出手机看时间,几乎是数着数字读秒 的感觉,心里过一会就有看时间的冲动。到了凌晨5点左右就起来了,加了些防寒衣裤,洗刷后站在镜子前好好梳理自己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来之前在深圳吹过头发的,睡觉的时候尽量保持着姿势不让发型变形。仔细端详自己的样子,笑一下,抿一下嘴巴,活络一下面部肌肉。有那么一点神采奕奕了,感觉到了“对得起毛主席和对得起党”的感觉。梳妆打扮停落后,赶紧到吸烟区,一根烟后,精神抖擞,从口袋里拿出《反转国际歌》的词谱,生怕唱错了似的,看着词谱来回踱步地哼了起来。7点过几分到了漯河站,天色蒙蒙亮,可我心里好似阳光高照。尽管下车之前预想到车外比车厢内冷些,但真正下车后,2月的寒风好像作最后的告别仪式一样,来势凶猛,零下摄氏度数让人不免打了一个寒战。“也许是冬去春来特殊的欢迎礼遇吧”,这样想着,抖了抖身子,昂首矫健地出了站。漯河站形成鲜明的对比,比较清淡的场面,可能是清晨的缘故。也许是我比较理想化吧,因为之前在南街村的网站上,每次稍微市级别以上的领导来视察,都有漯河市的领导陪同,总是想到漯河市的建设也应该有些红色的主题,多少有些“赤化”吧,但是出站后,我找不到一丝这样的感觉。反倒“双汇集团”的阴影有些浮现在我眼前,网络中质疑的“瘦肉精”早已流传,起码给漯河市不太光彩的印象。这也是我以前总想研究漯河市正反极端走向的原因:一个是我们向往的南街村,一个是让全国人民深恶痛绝的双汇“瘦肉精”。都处在漯河市,不能不说漯河市既是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也是卖国汉奸的藏身之所。风很大,肚子有些叽里呱啦,出站左拐是到临颍县的汽车站。中间地段靠公路旁边一排早点,开始总想到南街村的湿面,误把漯河的打卤面当成了湿面。一口还没有下去,一股腥味直入我的肠胃,差点让我翻江倒海。。。我个人最怕的就是腥味,这倒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挑剔的味道,在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我的个性,那是“潲水缸”,有什么吃什么的人,从来不挑食。摊主是位大姐,看到我如此般“娇气”,问我是不是从外地来的 ,我说是从深圳过来的,到南街村红色旅游的。她说难怪的,好的吃惯了的人,打卤面还真的吃不来什么的。这句话让我僵了三秒钟,本来我没有打算要在这里反转宣传的,但是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我笑着说“大姐,你说错了,我没有您说的那么娇气,您看您这碗面是5元钱一碗,我在深圳每天早上要么不吃东西,要吃也是在小摊上吃,也就是2到3元钱,一碗稀饭、一碟咸菜和一个馒头,今天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奢侈了,真的。。”“真的吗?深圳都是有钱人,2到3元钱能吃早餐?我才不信。。”,没有想到大姐的爱人在旁边擀着面把话接了过去,“啥不信啊,在东莞打工那会,我都没有2元呢”。我接了过来“大姐,是这样的,如果是在酒楼,那当然不止这点钱,少说也要100以上,但是那个地方我吃得不放心,真的,不放心。。”“啥不放心的?”,我接着说“他们花钱是吃毒品,我少花钱吃健康食品,真的,真的。。”“那是为啥”,大姐干脆放下洗碗瞪着眼睛看着我。我说“现在市面上的面料,几乎都是转基因的玉米磨成的,酒店和饭馆里面的面食、粉类、调料几乎都是转基因的,吃了转基因,那不是让我断子绝孙吗?哈哈哈。。我吃的那个小摊子,是我们洪湖健身团一个东北的哥们搞的,稀饭和馒头都是非转基因的东北大米做的,稀饭一元钱一碗,馒头五毛钱一个,您说划算不划算,哈哈哈。。”“啥子为转啥子基因?”,这个时候还有三到四个吃打卤面的朋友时不时注视我们这边的谈话,看来今天这位大姐的生意不怎么好,看来也到了我出手的时候了,我从托包里面拿出来了资料,发了7张,“这个是转基因食品的科普资料,您看看,了解一下。。”大家都“谢谢”之后,我收装完毕,按照大姐笑眯眯的手指方向往汽车站走去。。。很不好意思的是,在深圳带过来的二包“好日子”在火车上就消灭完了,还是星子看到我没有烟了,分给了我八根烟,晚上和早上的时候早就断炊了,现在还憋得慌。老远看到汽车站的时候我又折了回来,因为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岗亭,里面有买东西的摆设,折回去的后,果然是买东西的地方,奇怪的是卖东西的人穿戴是保安的制服。买了二包“红旗渠”,等保安朋友还在找钱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撕开了一包,赶紧点上,收到找零后,准备离开,没有想到旁边一个低搭篷布内钻出来一个大姐出来,“吃不吃小米粥和热馍馍?”,听到有小米粥吃,我弓腰往里面一看,我觉得有点防空洞的感觉。大姐忙跟我解释说风太大了,这样搭个篷布严实。其实我心里一阵窃喜,小米粥我是最喜欢的了,顾不得体面跟着大姐我弓腰钻了进去,一看“好家伙”,二排人围着一张长桌子闷声闷气地“埋头苦干”,只听见“吱吱”喝小米粥的声音,难怪刚才在外面没有发现,真难为这群“偷吃”的朋友们。我的到来打破了这样的沉寂,“大姐,来一个热馍、小米粥一个大碗的,哈哈,怎么这里只许吃东西不许说话啊,哈哈,不是大姐吆喝,还真发现不了。。”“哪啥,那个卖烟的就是俺爱人啊,没有跟你说小米粥?”,我说“没有啊,哦,我知道了大姐,是不是我看起来像坏人啊,哈哈哈。。”“说啥,看你都像个老板,他不好意思跟你说吧。。”“大姐,您真行,外面有保安老公放哨,里面静悄悄的,这个热馍肉馅弄点‘双汇瘦肉精’也不怕啊,哈哈”。这个时候二排朋友中开始有人抬头看我,“瘦肉精?”其中一个道。我说“是啊,网上早就有了双汇瘦肉精的传闻,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反正小心一点为好,是吧。。”“老板做啥子的?”大姐有点奇怪或者说有点警觉地问我,我说“大姐,我是到南街村去旅游的,南街村您知道吧?”“当然知道了,临颍县的那个南街村,全国都有名气”。看得出来大姐脸上露出的自豪的笑容,我补充道“不光是全国有名气啊,大姐,全世界都有名气,全世界唯一的共产主义小社区啊,哈哈。。”“大姐,您的小米粥真好喝,这些都是非转基因的杂粮啊,吃起来就是那么香,谢谢了啊,哈哈”。大姐又开心地出去吆喝客人去了,也看得出来,什么“转基因”,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的一个专用词,这也是我觉得很无奈的一个事情。善良的人民都是这样勤劳和艰辛,被“三聚氰胺”也好,被“瘦肉精”也罢,不到最后被揭露、被毒害得无路可逃,不会反目成“愁”,一旦由“愁”积压成“仇”后,他们发出的“怒吼”也是爆发型的,是排山倒海的。饱腹之后,来到汽车站。无需要问,在里排的一辆中巴是“漯河—临颍” 的,车上只有3个人,我准备上车,售票员说要先去买票才能上车。我赶紧去买票,乐呵呵地把票交给售票员,来到司机位置的后排,安顿好拖包,就和售票员攀聊起来。才知道到南街村大概要1:30左右的时间,售票员也许看惯了这些南街村红色旅游的游客,对我的话爱搭理不搭理的,也许是天气比较冷的原因吧。与我当初的想象有些差别,我以为南街村是林颖县的镇县之宝,如果我生在这个“红色延安”的周围,我一定觉得很幸福很自豪。但是,周围的人未必是这样的想法,虽然他们其实也沾了南街村的光,每年都有大批的游客来为他们带来利益,但是这种乐于享受而不饮水思源的人,可能在当今社会大有人在,这个售票员的态度就说明了问题。这使我想起了毛主席时代,艰苦创业,奠定了工业国防基础,到头来被小人得志,支取了主席的政治资源,透支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命脉,最后反来个“丢掉旗帜倒栽赃,捡起猫论丧忠良”。我不想无聊等候,从口袋里拿出《反转国际歌》词轻轻哼着,仔细勘琢歌词改编的用词达意是否准确。8点20分左右发车,我身边坐的是一位大约70多岁的大娘,我里她外。开始跟大娘说让她坐在里面,大娘说外面坐得舒服一点,可能是因为我的拖包露出的部分不好放脚。随着车的启动,我的心情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下一站就是我魂牵梦里的南街村。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个曾经让我“心神陶醉、智神麻醉”的地方。是的,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但是南街村人用他们的行动证明了毛泽东思想胜过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当我的心被陶醉在神往中的时候,当我的智被麻醉在愿望中的时候,我不能不说:“南街村,因为您是我永久的神往;南街村,所以您是我不落的太阳”。所以澎湃在心中的激动让我的情绪变得高涨起来!从漯河出发到临颍县,没有想到必须经过“双汇集团”,以前在深圳的时候,我们都很形象的形容它“命名实质意义”,所谓“双汇”就是“两头在内榨取国内资本,两头在外输送国家利益”!当车驶过这个“双汇”时,当我们也真实感受到一个公司的利益直接道白“概念定义”时,我早就用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眼光拂过!从漯河到南街村,没有想到还必须让我重新体验一下人性的无奈。我身边的大娘,在车发不久,一路呕吐,我拿出装洗脸毛巾的塑料袋,递给大娘,拿出一卷纸巾一路帮大娘擦拭。开始的时候,站立扶手在身边的乘客有些牢骚,特别是售票员那句“脏死了”让我十分不悦。中途的时候,大娘有些歪歪倒倒的,体力不支,我就索性右手搂着大娘的肩膀。虽然我很喜欢平原,窗外新露出的麦芽郁郁葱葱,但是我的心情确实忧忧郁郁;虽然我很喜欢白杨,窗外两边20米从公路延伸到麦田的一排排白杨像一排排主人在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宾客,但是我体会不出欢歌笑语。没有想到从漯河到临颍县城,先经过的是南街村。在快到南街村前面的时候,右边的窗外,是一个加油站,很红很红、耀眼夺目、鲜活的大字“南街集团欢迎您”,我感觉是不是快到了?可能还是要先到车站,然后转车?那怎么这个地方就有个加油站,而且根据品牌宣传,应该是南街村的加油站,南街村到底有多大?不就是总面积1.78平方公里吗?是不是南街村搞的石化产业?还没有等我多想一下,右窗外一片开阔的地带闪入眼中的是一排排厂房方阵和一排排公寓方阵,突然一个穹形的牌坊从眼前掠过,——“南街村”!我的心咔嚓一下从喉咙管子里跳了出来,“是不是南街村?”,连我起码经常的用语“请问”二字都激动得不见了。售票员变得很礼貌地“你到南街村的吧,南街村到了”,我笑得合不拢嘴巴,“谢谢,谢谢。。”,扶起大娘,道声再见,拉出拖包,飞奔车外。。。“你妈妈,你妈妈。。”,周围几个不明白的人扯着嗓子叫唤,车已经走了,司机同志和售票员知道我是谁,售票员最后投过来的眼光,我看到了有点真诚的悔意和感动。。什么是乌有之乡?通俗地讲,没有或者海市蜃楼的地方。。。什么是理想之光?通俗地讲,是沐浴着阳光去寻找前进的方向。。。我的眼泪流了下来,那一刻,我现在回味,是热血沸腾到凝固,任凭热泪盈眶!我的疑惑、我的迷茫、我的张望、我的彷徨都在释放;我的委屈、我的坎坷、我的怒火、我的悲愤都在“南街村”母亲的怀抱里里变得更加坚强!我是带着歌来的,那是一首反转基因的国际歌;我是带着唱来的,那是我从深圳一路过来的反转传唱!我谢绝了南街村牌坊门前的三轮车,紧握拳头,唱响了庄严沉重、铿锵豪迈的《反转国际歌》! 图片 1

2月18号定的票,2月22日就拿到了票,广州到漯河的T256,拿到票那刻,心情非常激动。 去年就准备去南街村的,跟毛主席旗帜网的几位同志约好了的,但是因为儿子的特殊情况没有成行,别说当时还真有些遗憾。这次票拿在手里的那个瞬间,也还不敢相信是真的,好像怕车票飞走了似的,一激动,把票拽得紧紧的,两头一用力,中间上部分明显露出褶皱,差点撕裂。媳妇看到我有些颤抖的窘态,“你怎么了”当时听起来不知道是责怪还是安慰的口气,让我很快回过神来。一是后面排着队取票,售票员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二是我答应媳妇的,拿到票后我就立马带儿子去公园溜冰。当我从人缝中抽身出来,面对媳妇我马上嬉皮笑脸地赔不是。媳妇的愁眉也舒展开来,“去吧”一声令下,我带着儿子飞似的逃走了。 南街村对我来说,虽然没有去过,但是好像已经是我的故乡。对自己公司的网站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但是南街村网站、乌有之乡网站、毛主席旗帜网站,我是每天都没有放过。南街村的新旧二个网站,旧站从去年7月份前看南街新闻和留言部分,新站看去年7月份后的新闻部分。哪些领导人、多少将军、哪些电台、多少人三五成群或者组团去视察、采访、参观和学习,在我的脑海里有一本流水账。好像我是南街村的统计员,该来的还没有来,不该来的都来了;好像我是南街村网站的管理员,总是希望网站每天都能更新,有新闻有留言,又有谁谁来视察了,又有谁谁来参观了。。。稍微碰到一起能聊上几句时事政治的朋友或者网友,总是提起我心目中的圣地、我梦寐的摇篮、我心灵中的一方净土、我向往的延安!尽管也有人对我的执着不屑一顾,但我乐于忘返,乐不思蜀! 班长的五官,记忆十分深刻,浓眉大眼,正气凛然。有时候瞎想:贼眉鼠眼者肯定不是好人,主席是伟人,气宇轩昂不说,那是5000年一修。班长的眉宇间也略显主席的那股英气,难怪被世人誉称为主席的好学生。所谓的报告视频,至少也看了七八遍,每次看,每次都深深被班长的睿智、逻辑、口才、节奏所折服和温故而知新。至少让我认为:班长政治命题严谨,斗争艺术高超。南街村才是真正的党校,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发展方向。自我提升一下:南街村践行了“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的誓言!尽管只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小社区,但是从《国际歌》诞生以来,无数为“英特耐雄纳尔”前赴后继、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英勇牺牲的中国人民英雄和世界人民英雄可以真正永垂不朽、含笑九泉了!“就一定要实现”铿锵豪迈的乐章响彻着天宇,震撼着全球!难怪德国电视台来了,到中国南街村来找马克思;难怪法国电视台来了,到中国南街村来听《国际歌》;难怪全世界都来了,到中国南街村寻找国际共运的星火;难怪连南方都市报也来了,到南街村去看怎么样能绞尽脑汁把星火扑灭。总之,该来的还没有来,不该来的都来了!该不去的地方还有人带头去,没有想到这个该不去地方的人反而来了。《国际歌》唱来了希望和理想的南街村,唱来了200多名将军曾经入党宣誓为之奋不顾身、英勇善战的诺言。唱来了一波又一波《东方红》热,也唱来了美帝国主义、国内官僚、汉奸买办势力的末日。所谓“末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困兽之斗无非是想鱼死网破,来一场超限生化战,战不见硝烟,杀不见猩红,妄想一战终结,决胜千里。 中华民族和世界人民又到了生死存亡、种族灭杀最危险的时刻! 2009年农业部的三个“安全许可证”以来,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说以前偷偷摸摸被转,以为一般奸商和小汉奸所为。但是以方舟子、张启发为代表的伪科学真卖国之流反倒树立为“打假斗士”和“农科院士”的时候,以“转基因是个好东西”和“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实质撕掉“打左灯向右转”肆无忌惮公开为美帝国主义直接代言的时候,心情开始沉淀:这是正义和邪恶的最后摊牌,是民族存亡的最后抗争。跟阿根廷、乌拉圭、巴西、印度等世界人民一样,善良的人民很多还蒙在鼓里,殊不知大难已经临头,猩红喋血而浑然不知。 每当这种窒息的紧迫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每当一幕幕《末日危险》的镜头把我噩梦惊醒的时候,不由得有一种声音在向我呼唤,不由得有一种旋律最能表达我的情感。那就是《国际歌》,“团结起来。。。团结起来。。。”,旧的歌词似乎已经不能完全诠释奴隶们的诉求,“这是最后的斗争”的残酷性已经来得更加惨烈和悲壮。所以从反转基因的三个层面,我快速完成了《国际歌》的改编--《反转国际歌》,几乎是一气呵成。当我再跟着《国际歌》的旋律来重组新的《反转国际歌》时,我发现真的唱出了新时代《国际歌》的主题,当我每天把自己融入到《反转国际歌》庄严、雄壮的嘹亮歌声后,我发现自己真的唱出了视死如归的决心和勇往无前的斗志。 所以我决定要从深圳唱到南街村去,更希望能激发更多的人民、包括世界人民都来传唱。都有资格在事关民族存亡的问题上,根据自己民族的实际情况来重组《反转国际歌》的歌词。因为纵观世界历史,还从来没有一首歌能像《国际歌》这样曾经把世界上的无产阶级联合在一起,还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奴隶们因为《国际歌》的传唱把上个世纪此起彼伏染得通红。 我带上了80本深圳红歌会的刊物,300份反转基因科普宣传资料和50份《反转国际歌》歌词。有个小插曲,先去复印《反转国际歌》歌词的时候,店主和老板娘先拿了一张看了看,觉得莫名其妙。后来拿出来一张反转基因的资料给他们看,说所谓反转就是反转基因,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也非常清楚“金龙鱼油不能吃了,网上骂声一片,都吃了十几年了,TMD,我都跟自己的亲人说过了,老何,以后你们哪里有宣传活动,我们一定参加!”,因为跟他们比较熟,我也把红歌会的刊物给了他们一本,看得出来,他们很开心,以前他们习惯广东的吹捧叫什么“何总”,这次例外第一次叫了一声“老何”,我觉得好亲切,似乎自己也因此变得趾高气扬起来,离开前我很激动地当着他们的面、比划着指挥的手势唱完了《反转国际歌》,他们自己也复印了一份歌词。拖着拖包的姿势我觉得好像轻松了很多,我都有时候说自己有点阿Q的情结,“闹点革命”就屁颠似的兴奋。这不,自己以前比较心仪的一个黑皮拖包,也许是太娇气,刚从那家店出门后,还没有上车,拉杆就脱节了。无奈之下,看时间紧迫,飞也似的跑到“家满福”,换了一个扎实的拖包后,又飞也似的从三楼随电梯鱼贯而下,估计前后不到8分钟就上了一辆迎面而来的的士,“运气真好”心里嘀咕着,来不及擦一下满头大汗,就唱起了《反转国际歌》,心情别提有多美,多来劲。2月24日中午踏上了深圳至广州的和谐号,一路上高歌嘹亮,一路上斗志昂扬! 在和谐号上,把事先准备好的50份反转基因科普宣传资料根据自己的前后位置,一一发给了各位旅客。边发边稍微提示一点:“您好,您了解转基因食品吗?为了您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您看看,您看看,这是我们红歌会的反转基因的科普知识,您了解一下,不懂的可以上网查查。。。”。刚发到大概一半的时候,列车长从后面过来了,“发的什么呀?”,我一回头,看到了她一副很不耐烦的脸和她袖章上醒目的“列车长”标签,我马上很礼貌退后半步,左手拿着宣传单,右手稍微整理了自己红色的领带,憨厚地笑着说:“车长同志,您好,这是转基因食品科普的一些知识,您看看,您知道转基因吗?我想您肯定听说过,这个上面很详细的一个介绍,建议您还是抽时间看看,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明显感觉到了车长态度的变化,“哦,听说过,你不会专门做这个的吧?”,我说“当然不是了,我是做物流的,这次去红色旅游,学习雷锋做点好事罢了,算是积点德吧,哈哈”,“红色旅游,哪里?”,我说“河南的南街村您知道吧,估计你不太清楚,那是个共产主义的地方!”,我稍微加重了一点语气,显得很自豪。“不可能吧,哪里有这样的地方啊,开玩笑。。”,我说“真的,车长,这样吧,这是我的名片”,我从口袋里面拿出我的业务名片,“我回来就跟您汇报,好吧,您也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那您留个电话给我”,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个亲切劲,跟我以前搞音乐的职业有关系吧,车长被我的热情搞得不好意思了,我才环顾左右,没有想到几乎很多的拿着资料的旅客,都在注视着我们这边的风景。有几个老同志朝我竖起了拇指,也有几个似乎有点“不怀好意”的掌声稀里哗啦不知道从哪里响起,我知道这是赞许的声音。车长这个时候我觉得变得很美丽,和谐号本来就是国际象征,车长都是30以下,本来就有些娇容,加上一些良知和感动,人性就变得无限美好。车长收下了我的名片,收下了反转基因资料的宣传单,收下了我投手过去真诚祝福的握手。我觉得这个时候在这个车厢里传递着人世间久违的温情,被爱感动着时,人是容易发挥自己最真挚的情感,情不自禁中,我唱响了《反转国际歌》,“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完毕,掌声热烈响起,“还来一首”,我没有半点推辞,好像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舞台主持,“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欢迎您们经常来深圳视察和旅游,深圳是一个碧海蓝天的宜居城市,我相信很多的朋友们都会对深圳留下许多美好的印象,在这里,首先感谢各位朋友对我的支持,感谢各位朋友对自己健康和生命积极关注的热情!”,“热情”二字我故意拖得较长较重,故作停顿,随后掌声一片、哄然大笑,我接着说“我以自己写的一首歌,献给在座的各位和各位的亲人们--《让朋友天天来》,好吗?”。等掌声息落后,我动情地把这首自以为写得最好的、唱得最拿手的歌诠释得淋漓尽致: “给您一杯泉水,洗清您昨日的疲惫,给您一阵微风,吹开您心中的花蕾;给您我的关怀,让我走进您的岁月,给您我的期待,让我和您共创未来!让大家一起来,共创美好时代,让眼泪都抛开,让笑容向您走来;让大家一起来,共创美丽时代,让大家都幸福,让朋友天天来!”。 第二段的时候,我故意修改了最后的歌词:“。。。让大家一起来,共创反转时代,让眼泪都抛开,让笑容向您走来;让大家一起来,共创绿色时代,让大家都幸福,让朋友天天来!”。把“共创美好时代”改为“共创反转时代”,把“共创美丽时代”改为“共创绿色时代”。 完毕,答谢了各位旅客,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右边位置上的一个青年同志,大概30多岁,伸过来友好的礼仪握手。他的话来得很突然:“不错、不错,大哥,你觉得蒙牛怎么样?”,听得出来,京味很浓,我反问“您是怎么认为的?”,他笑着说“我先问你的,哈哈。。”,我不假思索,“既然是蒙牛,当然是蒙一个算一个了,好像是盲人摸象,先让您变成盲人,然后去摸,是象是牛那就不太重要了”。其实我有些调侃的味道,自己也是略有一丝讥笑。我没有退却,补充说道“也许是因为我儿子吧,我比较关心奶粉的问题,据我所知,蒙牛的奶粉也有每公斤70毫克含量的三聚氰胺。。。”,我的话有些机关枪似的,跟我平时说话的语速有关系,调整不好就有点数落的味道。这个青年朋友沉吟了片刻,“大哥有才,的确是这样的。。”,听得出来有些愤愤不平的语气,打消了我的最初印象。“大哥,有名片吗?我回北京后,介绍几个大人物给你认识,以前都是王X的部下。。”,我倒是镇定地说“介绍就不必了,名片我给您,交个朋友,另外我再给您一本我们红歌会的刊物”,说完我还得起身去前面一排的上面行李架去取下拖包。前后二排的旅客一看我的拖包里面那么多资料和红歌会的刊物,都要一本,那的确不好意思,我只发了6本,跟他们解释没有多带,因为到南街村还有大概60位同志,他们也很随和的接受了我的名片,我的名片带了二盒,200张自以为够了,其实我太小看了自己的魅力(开个玩笑,也真的不够用,回来的路上都没有了)。 有几个深圳工作的青年朋友,问我的QQ,我很乐意这个,估计跟自己喜欢网上交流的兴趣有关。他们直接拿出来手机来加我,估计有5-6个吧,还在登陆的那个朋友,不知道加上了没有,和谐号就到站了。也就是说,从上和谐号到下和谐号,一个小时左右,我没有空下来的时间。北京的这位朋友最后跟我道别“大哥,送你一句话,虽然你让我有些感动,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我很感谢这位跟我聊得最多的北京朋友,在当今体制下,危险无处不在。在我实名注册乌有之乡的时候,我都选择好了自己的人生。虽然包括我在内这样极力反转宣传的同志们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显得微不足道,但是,中华民族劫后余生的伟大历史进程中,中华儿女二十一世纪的人民反转斗争肯定会留下光辉灿烂和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我相信这点,因为我坚信毛主席的教导:“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图片 2

图片 3

以食博会为产业发展“风向标”,以农产品加工流通企业为引领者和推动者,漯河市加快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让“工业拉着农业的手,城市带着乡村走”。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到中国南街村来听《国际歌》,漯河市发展优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