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从村姑很不客气的口气里判断,很气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3-18

  阿明和一帮朋友去郊外旅游。   在一个叫花水村的地方,阿明独自留了下来。这个地方实在太美了,喜欢摄影的阿明想多拍几幅照片回去。   阿明对着起伏的山峦一阵狂拍,又来到一条小河边寻觅美景。   突然,一个婀娜纤细的身影映进了阿明眼里,阿明禁不住内心的惊喜,将其及时抓拍在镜头里。那是一个正蹲在河边浣衣的村姑,村姑身穿一件小碎花蓝衫,伸着一双瓷白的手臂,正投入地搓洗着几件衣裳。她不但人长得水灵,而且身线玲珑,浑身允满了一种乡野女子独有的气质。   阿明看得痴迷,甚至差点忘记了摁动快门。他宁愿让自己变成河边的一块石头,永远守候在她的身旁。   可村姑很快就洗完了,那只是几件简单的棉布花裙和肉色的丝袜。村姑将衣裳收拾进一个木盆里,然后用一只手将木盆卡在一侧的腰间,准备起身离去。就在村姑一抬头时,她发现了阿明。   村姑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她羞涩地微笑着,低下头不敢正视阿明火辣辣的目光。   阿明也被眼前村姑这种欲说还休、娇艳欲滴的神态彻底迷醉了,他猛然想起了手中的相机,不禁对着村姑就是一阵拍摄。   村姑意识到阿明在拍自己,不禁两手在脸前一挡,慌忙站起身来,冲着阿明问:“喂,你想干什么!”   阿明从村姑很不客气的口气里判断,人家是把自己当成色狼了。于是赶紧解释说:“你不要误会,我给你拍照,是看你长得太美了!”   村姑听了这活,并不高兴。她抬起头来狠狠剜了阿明几眼,仍用一种很不友好的口气说:“你究竟想怎么样?你怎么跟踪到这里来了?”   阿明听了觉得很好笑,我怎么是跟踪你呢?明明是无意间的邂逅嘛。隔着小河,阿明朝村姑解释说:“你弄错了吧,我可没有跟踪你。”   村姑显然是生气了。她看人的眼光突然变得很冷,显出一种孤傲的冰冷的神态,对阿明说:“那好,请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阿明越发迷惑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美丽的村姑竟然说话如此不近人情,自己来郊外游玩,妨碍这村姑什么事了?   阿明也不示弱地回答:“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你?你何必这么不近人情?再说我只是玩玩儿而已……”   村姑仍然冷着脸说:“想跟我玩儿是吗?你也不看看地方?再不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明这下也生起气来,她绝对想不到在这乡野之地,如此美貌的女子说出这样粗鲁的话来,看来自己是瞎了眼、看错人了!   阿明说:“姑娘你说话可真难听。”   村姑冷笑道:“知趣的就快走,你要是实在想找我了,可以回省城再到‘夜百合’来。在那里,我还可以好好伺候你。可在这里,对不起!”   阿明听完这话,拍拍脑袋,恍然大悟。   难道这村姑是“夜百合”的坐台小姐?怪不得看着眼熟呢!   阿明就想起了上个月的一件事来。那次是他顶头上司苗处长的生日,大家都赶去庆贺,在省城最有名的海鲜城吃饱喝足以后,他们又一起来到了富丽堂皇的“夜百合”夜总会“休闲”。

              14

阿明上网回来,很气愤的骂了一句,接着狠狠地踹了桌子一脚,又破口大骂,“靠!真他妈的郁闷!”骂完又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后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

我被他吵醒了,看看手机,还不到9点钟,不知是谁惹了他。

我和小林顺躺在小床上,差不多就把整张床占满了,阿明要是再躺下的话,那我们三个非得来个亲密接触,靠里边的我还得跟墙来个贴身合作。我以为阿明是因为他没有地方睡觉而发火,就起身下了床,对他说,“通了一宵,赶紧睡会儿吧。”

因为这个小屋毕竟是阿明租的,我和小林只是客人,却把整个床都占满了,怎么好意思呢!于是,见小林还在睡觉,我便起来了。可我没想到的是,阿明没有理我,而是直接说出了他气愤的原因。

“郁闷!我家里给我来电话了。第一句就是:你回来种地吧!第二句:你把工作辞了吧!第三句:我们给你找了个对象,你会来看一看!第四句:你这两天就回来吧!”

阿明说着又狠狠地踹了几下桌角,语气里满是愤怒,“这四句话,每句话都说的我无话可说,都是以强行命令的口气跟我说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当是什么原因呢,原来是这个,便笑了,问他,“你家里给你打电话了?”

“是啊,他们一打电话,我就离开了网吧。”

“你家里让你回去种地?”

“嗯,而且还让我把工作辞了。”

“那不是挺好的嘛!”

“可我不想回去种地!”

“是让你回去收麦子吗?”

“嗯,”阿明停了停又说,“现在麦子还不熟呢,就让我回去!”

“熟了,前天我给我家里打电话时,他们说很快就要割麦子了。凭我自己的记忆,我也知道这个时候麦子已经熟了,因为这两天是全国高考的日子,当年我参加高考的那两天,我的父母就在家里割麦子。”

“是吗?我不知道,我已经好几年没在家收过麦子了。”

“我也是。”我又问,“你们家种了多少麦子啊?”

“十几亩吧。”

“哇!那么多啊,那你可真该回去帮忙收麦子,不像我家,一共才一亩三分地儿。”

“我回去,我回去也不能怎么样啊,都是机器,我们只要出点钱就行了。”

“哦,那你们那儿还挺不错的,都机械化了。”

“对啊,所以说,我回去也没什么用,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皇家国际,阿明还是有些气不过,但我,说实话,还是挺羡慕他的,家里有那么多地,就算不出来打工,靠种地也可以维持生计,而我,家里就那么可怜巴巴的一亩三分地儿,若是我也在家种地,怕是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因此,我不得不出来打工。不光是我,村子里的青壮年劳动力,能出去打工的基本上都出去打工了。想到这个,我问阿明,“你们那儿出来打工的多吗?”

阿明说,“在我们那儿,像我这么大的,十个就有九个都待在家里。”

我笑了笑说,“在我们那儿,像我这么大的,十个就有十个都在外面打工。”

这就是地区之间的差别啊!

我叹了口气,又劝阿明,“玩了一夜,睡会儿吧。”

“睡啥睡!碰上这事儿,我能睡得着吗我!”

“那你打算咋办?”

“今天或者明天,过去办离职。”

“你先睡会儿吧,我去买点吃的,你吃了没?”

“吃了,吃了一个煎饼。”

“哦。”我推门出去了。

9点一刻,路边卖早点的小摊还在,我就走了过去,可是那位摊主却说,“现在只剩粥和鸡蛋了。”见我摇头,她又建议我说,“要不,喝杯粥,拿俩鸡蛋?”

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吃完鸡蛋,喝完粥,回到阿明的小屋,见阿明还在床沿上坐着,就问他,“咋了?还不睡觉?”

阿明没有看我,淡淡的说,“我还是想去上网。”

“都上了一夜了,还上?”

“烦啊!郁闷啊!睡不着啊!”阿明连连叹气,还连连点头。

“那好吧,走,我们一起出去,你去上网,我去找工作。”

阿明随我一起走出了地下室,到马路边上,阿明说,“走,去对面的小亭子里坐坐。”

“不行啊,我得去找工作。”

“找啥找,下午再去吧。”

“不行,我跟那个公司约好了,上午去面试。”

“行,那你去吧。”

然后,阿明过了马路,我去了公交车站。

我想去参加一个面试,而且早上已经跟人家说好了要过去,可是没想到,我居然在公交车上睡着了,一睡睡到了终点站。要不是售票员把我叫醒,我还睡呢。下了车一看手机,已经过了中午12点,我想,人家中午该吃饭了,下午两点才上班,不如我下午再去面试吧。

我又回到了阿明的小屋,小林还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觉,我推了推他,问,“阿明呢?”

小林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阿明跟阿忠一起出去了。”

我知道阿忠今天不上班,他给我打电话说要过来玩,还问我阿明的住处,我没告诉他阿明的住处,只告诉了他阿明的手机号。我想,他俩一起出去,十有八九去了网吧。结果打电话一问,他们果然在网吧,还让我也过去玩。我没什么事儿,就过去了。

找到他们时,阿明正在玩游戏,在虚拟的世界里奋力的砍杀;阿忠在看《还珠格格》,看得很投入。我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休息,等他们的押金用完了,才下了线,一起出了网吧。

在天桥下,我买了10块钱的土家饼,分了三份儿,我们仨每人一份,边吃边往回走。阿忠明知故问的问我,“阿猫,你找到工作了吗?”

我说,“没有。你现在怎么样?”

阿忠瞪了我一眼,说,“什么怎么样,我他妈的早就不想干了,但是领导不批准。前几天领导终于同意了,说让我再干半个月。”

“你辞职了,去干吗?”

“跑群众去啊!”阿忠一说这个就兴奋,“我早就想好了,等我辞了工作,我就在北影附近租一间地下室,每天一大早就去北影门口等戏。”

“你还挺有目标的啊!”

“那当然!我就想去拍戏,就想当演员,就想出名!”

看阿忠那兴奋的样子,仿佛就是在演戏一样。在十字路口,阿忠与我们分开,去找他的老乡了。我和阿明回了地下小屋。阿明沉默了一路,回来才说,“我本想今天去办离职的,但我又听别人说,若我现在走,一分钱工资都拿不到。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应该吧,好歹你也干了半个月了,应该有工资吧?”

“但是他们说要到15号才发工资。”

“那要不,下午过去问一下,若不给发工资,就干到15号?”

“也只能这样了。”

“那好,下午,你去办离职,我去找工作。”

阿明突然笑了,说,“你还找啥工作啊,直接替了我不就行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我不想做网管,也干不了。”

“那个很简单,我教你!”

“省省吧你。”

阿明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说,“你下午别去找工作了。”

“干嘛?你不会是想让我陪你去办离职吧?”

“这可是你说的哦!”

“行,你当初去面试时是我陪你去的,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我瞪了阿明一眼。

阿明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在那里笑。

下午三点半,我们一起去了阿明上班的那个网吧。我没有陪他进办公室,也没进网吧,而是在楼梯间的台阶上等他的消息。大约过了10分钟,阿明出来了,对我说,“要不,你先回去吧。”

“怎么了,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要么你现在走,一分钱没有,要么你干到15号,给你发上个月的工资。”

“那不等于这15天白干了?”

阿明无奈的点点头,“你回去吧,我要去上班了。”然后他转身进了网吧。

回到阿明的小屋,小林已经锁了门出去了。我没有钥匙,只好在门口等。等了大半个小时,小林才回来,手里拿着一张火车票,没等我问,他就自己说,“阿猫,我今天就要走了。”

“今天?”我一听,有点吃惊的问,“几点的火车?”

“晚上九点。”

“是吗,这么快?”

“嗯,现在几点了?”

“五点多了,你赶紧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吧。”

“你去干啥?”

“我?我去上会儿网。”

“你不陪我收拾一下?”

“我也想,可是这屋子这么小……”

没等我说完,小林就说,“那倒也是,那你去上网吧。”

我转身想走,又回头说了一句,“一会儿我回来送你。”然后我去上了一个小时网。回来时,小林还没有收拾好,我就陪他收拾了一会儿,其实也没帮什么忙,只是站在门口看着他,时不时的聊几句。又过了半个小时,他收拾好了,两个行李箱,一个行李包,还有一个小袋子,看得我心里都有点发怵了,“这么多行李,你能拿得了吗?”

小林看了我一眼,说,“没事儿,能拿。”

快七点的时候,他要走了,我去送他,见他不带他的吉他,就问他,“你的吉他,你不带上?”

“不带了,太大,拿不了,留给你们吧。”

“我们要它也没啥用,也不会弹。”

“没事儿,留着吧。”

“你真的不带?”

“不带,回去以后我再买一个就行了。”

我叹口气,“那,走吧。”

我把他送到地铁站内,等他走后,我又回到了阿明的小屋。看着满屋的狼藉,我无奈的摊了摊手,轻叹了一口气,歪身躺在乱七八糟的床上,歇息了一刻钟。然后,我起来,花了大半个小时,把整个屋子清扫了一遍。

午夜过后,阿明回来,惊喜的笑着说,“哇!真净啊!”

“什么个净啊?”

“干净啊。”

说完俩人都笑了。确实,小屋虽小,但是好好的清扫一下,看起来还像个人住的地方。


这是一部关于北漂的小长篇,写于2013年春天。不励志,不热血,甚至谈不上成长,只不过是我的青春时期的一些生活经历。本不值得拿给人看,但在青春将逝之前,还是想着记写下来,留作青春的纪念。                               安静分享,感谢评阅!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明从村姑很不客气的口气里判断,很气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