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青少年写作技艺齐整的天性十二分显著,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2-27

“不久前我们作了一个统计,上年度上海作家获得各类国际国内文学荣誉和奖项40多人次,其中年轻作家的贡献在半数以上。”据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汪澜介绍,青创会是作协对上海新生代文学力量所做的一次面向业界的展示及面向社会的推荐和托举。“上海青年作家队伍的活力和实力在这个会场得到最好的证明”,评论家、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表示,和国内其他省市相比,上海青年写作力量齐整的特点十分明显,很多省市50后、60后写作者多,80后、90后相当稀少,上海文坛则是70后、80后、90后队伍十分雄壮。这预示着文学发展的前景和后劲。什么是文学的财富?就是人才。国内文坛70后的主将在上海,80后的旗手在上海,甚至90后也已露出尖尖角。白烨认为,“当下时代,青年写作者的趣味很分化,更应通过交流和碰撞,让个人的写作素质和造诣、‘好’的部分发挥、升华,形成群体的‘好’、上海文学的‘好’。为这个时代留下经典,上海文学有条件走在前列。”

不久前我们作了一个统计,上年度上海作家获得各类国际国内文学荣誉和奖项40多人次,其中年轻作家的贡献在半数以上。市作协副主席、党组书记汪澜认为,青创会是作协对上海新生代文学力量所做的一次面向业界的展示及面向社会的推荐和托举。正是与国内评论界专家的交流,让今年的青创会首次设定为一次大型研讨活动,并将写作者、翻译者、评论家三个群体并举,北京和全国各地不少专家提出,上海青年作家群体很有实力,难得的是,青年评论家群体亦已露出锋芒。

表现最好的生活和人

看到在座的年轻一代,仿佛回到30多年前,加入作协时曾是当时最年轻会员的沪上知名评论家吴亮笑言。和吴亮同代的作家、评论家大多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上海作协主办的青年作家创作班,从青创班出来的作家都是目前上海文坛的中坚。从青创班到今年首度集聚作者、译者、评论者三个写作群体的青创会,上海文坛青年力量的代际传承脉络清晰呈现。

《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说,自现代以来,上海一直是中国文学的大本营,上海文学有多种传统,更擅长综合、转化新的文学潮流使之成为文学正统。上海还有一批优秀的翻译家,他们从西方带来的创作思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同代的创作者。今天的上海文学已初具优秀作家、批评家、翻译家三足鼎立格局,同时具有两种甚至三种身份的写作者在上海也十分普遍,这样齐整而色彩斑斓的队伍和良好的创作生态在全国并不多见。

(中华读书报 2014年05月21日)

白烨认为,当下时代,青年写作者的趣味很分化,更应通过交流和碰撞,让个人的写作素质和造诣、好的部分发挥、升华,形成群体的好、上海文学的好。为这个时代留下经典,上海文学有条件走在前列。

良好的文学生态靠时间养成。对此,孙深有感触:拿出资金让作协开展专业作家、签约作家制度,让文学杂志、报纸提高稿费,办上海写作计划、思南读书会这样的品牌活动都很重要,更关键的是,愿意给时间等待。按照现在的态势发展,上海文学的发展和结出的果实不会就此止步。

70后主将、80后旗手在上海,90后已露尖尖角

上海的文学从来就是引领风气之先,不断把新的眼光、思想,新的文学经验,新的发现、创造带给我们,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青年作家身上寄托着广大读者的殷切期待,寄托着中国文学与时俱进、不断开辟新天地的希望。

在上海,城市与文学的关系是亲密的。在今年上海国际文学周诗歌之夜活动中,面对满场老少读者,美国桂冠诗人罗伯特哈斯说:我为上海这座城市热爱诗歌的气氛而震颤。这里的人们如此享受高度智性的生活,完全不亚于纽约、伦敦等任何一座城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说:我去过美国、加拿大,但从没想到会在这里发现这等的热情。

“上海的文学从来就是引领风气之先,不断把新的眼光、思想,新的文学经验,新的发现、创造带给我们”,在5月16日举行的第三届上海青年作家创作会议上,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认为,上海青年作家身上寄托着广大读者的殷切期待,寄托着中国文学与时俱进、不断开辟新天地的希望。40多位在上海写作的青年作家、评论家、翻译家齐聚一堂,围绕“城市与写作:我手写‘我城’”、“写作与翻译:借镜的自我观看”、“传播与写作:新传播方式下的写作形态”等三个紧扣上海写作特点和当前文学发展时代特征的议题,大家各抒己见。

对于上海写作的未来,评论家亦提出殷切期待。在上海写作,不仅是一个地理位置,更是历史和文化的位置,李敬泽说,不要辜负这个位置,让读者看到真正的壮阔、宏大和复杂,上海作家应该有这样的追求。

孙甘露说,上海文学近年来创作势头喜人,不管是严肃文学还是类型文学都有代表性作者和作品,包括从新概念作文大赛走出的一批年轻作者正逐渐离开青春期,接触更复杂更广阔的生活面。

评论家、《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说,自现代以来,上海一直是中国文学的大本营,上海文学有多种传统,更擅长综合、转化新的文学潮流使之成为文学正统,上海还有一批优秀的翻译家,他们从西方带来的创作思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同代的创作者。“到今天形成优秀青年作家、批评家、翻译家三足鼎立的格局,同时具有两种甚至三种身份的写作者在上海十分普遍,这样一支齐整而色彩斑驳的队伍和创作生态在全国十分罕见。”

上海文学肩负更深远期待

连连获奖是上海文学活起来的例证之一。今年,已拿遍全国几乎所有小说奖的《繁花》再获五个一工程奖肯定。对于这部以上海方言写就的城市题材小说,有位外地评论家打趣道:《繁花》的出现让人惊叹,原来写城市的小说可以像写乡村一样细致、丰富而生动。

会场内,既有上海作协以专业作家、签约作家制度扶持、培养的青年写作者,也包括自由写作者和网络作家,后排旁听的还有一批90后、00后写作储备力量。围绕城市与写作:我手写我城、写作与翻译:借镜的自我观看、传播与写作:新传播方式下的写作形态等三个紧扣上海写作特点和当前文学发展时代特征的议题,大家各抒己见。

白烨:和国内其他省市相比,上海青年写作力量齐整的特点十分明显,很多省市50后、60后写作者多,80后、90后相当稀少,上海文坛则是70后、80后、90后队伍十分雄壮。这预示着文学发展的前景和后劲。什么是文学的财富?就是人才。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加坡青少年写作技艺齐整的天性十二分显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