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不仅收录了巴金先生所有的有关家庭生活的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2-27

本报讯10年前的10月17日,“世纪老人”巴金先生与世长辞。作为纪念巴金先生逝世十周年的活动,今年10月17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在社内举办了主题为“‘争取做个好人’——巴金与我们的时代”的“朝内166·文学公益讲座”,邀请作家陈丹晨和读者朋友们一起分享阅读这位现当代文学大家作品的感受。与此同时,人文社在上海也开展了“我的家——图与文二重奏”纪念活动。活动的“文”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巴金记述家庭生活和回忆亲人的《我的家》一书,“图”是以陆杰拍摄的巴金故居四季照片为主的巴金故居展览。10月17日,在巴金故居举办了《我的家》新书分享会,并开始持续一个月的巴金故居展览。

这里每个角落都有故事

巴金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版

为纪念巴金先生逝世十周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巴金故居于2015年10月合作出版了《我的家》精装本,书中不仅收录了巴金先生所有的有关家庭生活的记叙、回忆文字,包含各类文章、书信等,还特别加入了近百幅珍贵的家庭照片、创作手稿以及曾先后出版过的巴金中外文版图书封面,以图文的形式全面、生动、真实地展现了巴金先生的“我的家”。正如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在《我的家》编后记中写道,“巴金有两个‘家’,一个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家’,一个是在现实基础上经过他艺术创造的‘家’”。巴金在封建大家庭中生活生长的经验,为他创作描写封建家庭制度和生活的文学经典《家》提供了原型,而《我的家》则是现实生活中的巴金关于自己家庭生活的生动叙述。相对于《家》中评判的独立自由精神,《我的家》更多的是温情而又意味深长的对大家庭的完整记录,也是这个大家庭所经历时代的真实写照。

2007年12月13日,上海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正式启动巴金故居纪念馆筹建工作。2008年至2011年,巴金故居协助巴金家属开始陆续整理资料。今年春节后,巴老的家人陆续搬离,6月文献资料整理工作初步完成。

书中不仅收录了巴金先生所有的有关家庭生活的记叙、回忆文字,巴金故居特别举行《随想录》新书品读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巴金故居纪念馆主办的《随想录》(巴金诞辰110周年纪念版)新书品读会5月10日在巴金故居花园举行。

这幢掩映于梧桐树荫的3层独立式花园洋房,是巴金生前的家。巴金自1923年春至上海,1955年9月举家迁入武康路寓所,在此居住长达半世纪。在这里,巴金写下后被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的小说《团圆》,完成《倾吐不尽的感情》、《赞歌集》等多本散文集,翻译《往事与随想》等文学名著。他晚年最重要的作品、被誉为讲真话的大书《随想录》,也在这里完成。

  作为享誉海内外的文学大师,巴金先生创作了许多优秀的作品,而晚年创作的《随想录》,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更是达到了他一生创作的高峰。“文革”结束后,自1978年开始,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巴金先生以古稀之年、老病之躯,创作了“说真话的大书”———《随想录》。它的独特与深入之处,是其中对历史的反省从一开始就与巴金向内心追问的“仟悔意识”结合在一起,这种意识在今天都是难能可贵的。《随想录》被誉为“五四以来,继鲁迅的杂文之后,我国最伟大的现代散文,是我国现代散文史上出现的第二高峰”,当之无愧。

走出巴金故居,回头看着半圆形的门廊,脑中挥之不去的竟是巴金站在那里的身影每次,他都会亲自把客人送到门口挥手道别。仿佛还能听到老人说:不要把我当成什么杰出人物,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写作不是我有才华,而是我有感情,对我的祖国和同胞,我有无限的爱,我用作品表达我的感情,今天回顾过去说不到什么失败,也谈不到什么成功,我只是老老实实、平平凡凡地走过了一生。

  今年正值巴金先生诞辰一百一十周年,为了纪念巴金先生,为了重温《随想录》的精神,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4年重新编辑出版了 《随想录》 纪念版。这部当年感动了无数人的作品,以全新的面貌再次面世,进入当年的“故友”和当今的“新知”的视野。为庆祝这一出版盛事,巴金故居特别举行《随想录》新书品读会。

位于上海武康路113号的巴金故居

皇家国际 1

太阳间

  品读会开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应红女士向巴金故居赠送《随想录》纪念版毛边本、精装本、平装本各一套,以此表达对《随想录》作者的崇高敬意。人民文学出版社责任编辑赵萍女士则向观众介绍新版《随想录》的编辑过程与特点,分享这套精美之书诞生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巴金研究会会长陈思和教授也莅临现场,以专家和普通读者的双重身分,和在场读者一起品读《随想录》。活动当天,巴金故居花园的步道上,还展出了《随想录》各个不同时期的版本。

另据介绍,这次搜集出的全新资料中,巴金的手稿迄自1920年代,这些文字大部分都不曾收入《巴金全集》,整理出来后,对全面研究和认识巴金的思想和创作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不仅如此,巴金还保存着大量同时代作家的书信、手稿,写信人几乎囊括中国现当代文学上所有重要作家;从1950年代起半个多世纪读者写给巴金的信,他也完整保留了

巴金故居的花园四季如春,广玉兰、樱花、杜鹃、葡萄很多是巴金当年亲手种下的。晚年巴金曾深情回忆:我想念过去同我一起散步的人,在绿草如茵的时节,她常常弯着身子,或者坐在地上拔除杂草,在午饭前后她有时逗着包弟玩。如今,这些花草依旧枝繁叶茂,迎风而立的广玉兰粗壮的树干需要两个人合抱才围得起来。

书房是巴金1982年前的主要工作区域,他在这看书、思考、创作了大量散文、小说,有时也在这接待比较亲密的友人。1977年,巴金、师陀、孔罗荪、王西彦等人还在这拍了一张著名照片《劫后的笑声》。

皇家国际,参观信息可在巴金文学馆网站查询

二楼前厅里摆放着巴老生前用过的春雷牌半导体收音机

如今,巴老去世6年后,武康路113号挂上了巴金故居的铭牌。从今天起,每一位普通人都能走进小楼,在按原样呈现的巴金家中,找寻这位文坛巨匠、人民作家的足迹,感受定格在这里的气息。

巴金故居将试开放半年,明年5月1日前后正式开馆。试开放期间,参观区域、时间、接待人数等均有限制,将在巴金文学馆网站上公布信息。故居开放时间为每天上午10时至下午3时 ,团体参观需电话预约。

卧室

昨日,记者来到巴金故居探访,院子里已摆满了亲朋好友们为巴老107岁诞辰送的花篮,依然是巴金生前最喜欢的玫瑰。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书中不仅收录了巴金先生所有的有关家庭生活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