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研讨会上,学院派批评家具有工匠精神

作者: 文学资讯  发布:2020-02-27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艺批评事业取得长足进步,其中学院派批评与媒体批评齐头并进。学院派批评追求精英品格,凸显工匠精神,逐步走向学理化、规范化;媒体批评紧跟时代步伐,短小精悍,语风犀利,即时直面新现象新问题。两者既各具特色,又相互补益,在改革开放以来的文学语境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改革开放以来的文艺批评也存在一些紧迫问题,只有克服这些问题,新时代的文艺批评才能再上新台阶,文学事业才能再攀新高峰。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沈伟民

“戏剧批评的本质是要坚持独立的文化立场”

一、学院派批评的规范化、高水平发展

李晓戏剧艺术研究研讨会在沪举行——

在这个研讨会上,共有34位专家发言,而一些争论和互动也在会上进行,现场的气氛颇为热烈。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高等院校及学术研究机构发展成就斐然,人才队伍建设成果喜人,具体到文学领域,这是学院派批评兴旺的重要前提。学院派批评家主要指身在高校或其他学术研究机构的文艺批评家,他们大多是文学、哲学、美学等专业科班出身,拥有较高学历。他们进行文艺批评的主要阵地是各类学术期刊,也会以出版专著、批评集等展现其文学批评的成果。这类学术成果的阅读者主要是同行专家、作家、文学专业的学生等等。

梳理上海戏曲理论研究 观照当下戏剧评论

“E时代的戏剧批评”研讨会在沪召开

学院派批评家具有工匠精神,对于文艺批评事业发展贡献很大。何谓工匠精神?这是一种对自己所生产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理念,是一种执着追求完美的精神。对于批评家而言,每一篇论文、每一部著作、每一次演讲都是其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而生产出的产品。学院派批评家的工匠精神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近日,“在学习中研究,在研究中学习——李晓戏剧艺术研究研讨会”在沪举行。研讨会由上海文联指导,上海市戏剧家协会和上海戏曲学会共同主办,与会的戏剧专家、青年戏剧学者围绕李晓的昆曲研究以及李晓的戏剧评论等方面做了深入研讨。中国剧协顾问、著名戏剧评论家、理论家刘厚生发来书面发言。

34位专家发言

治学精神上独具匠心。改革开放以后,文艺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等学科的建设不断迈上新台阶,这使得文艺批评逐渐走上科学化、学理化道路,学术规范得以树立并得到广泛认同和遵守。文艺批评所采取的不再是政治性、印象式、抒情化的语言,更破除了文革期间那种乱棍打人的非理性模式。文艺批评力除沉疴,不再充当阶级斗争和图解政治的工具,而是更加重视文艺发展的内部规律,更加贴近时代、贴近文艺作品、贴近人民生活。

李晓是上海艺术研究所研究员,自1982年南京大学中文系戏剧研究生毕业后,长期专注致力于传统戏曲与艺术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攻读研究生前,曾先后受古代日记学者陈左高、古代戏曲学者赵景深和徐扶明、曲律学者章荑荪指导。攻读研究生后,受词曲、戏曲学者吴白匋、话剧家陈白尘、南戏学者钱南扬、戏剧理论学者陈瘦竹、曲律家王守泰、古典戏曲学者胡忌指导,由导师吴白匋教授昆曲理论与剧作。值得一提的是,李晓拥有深厚的曲学、词学和戏剧理论的底蕴,在昆曲领域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其专业著作及论文在业界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是上海难得长期专注戏剧、戏曲研究的学者之一。

希望重建戏剧评论

学院派批评家善于思考,问题意识突出,力避陈言,独树一帜。他们善于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和文学语境中,透过对大量文学作品持续而细致的观察研究,总结规律,突破性地提出新问题、新概念、新命名,概括新现象、新流派,大大拓展了文艺批评的话语场域,孕育了文艺批评的新的生长点;善于跟踪作家作品动态,在大量文学作品中及时挖掘精品并从专业角度进行评介和阐释,反过来也激发了作家对于自己作品的深入思考;对于不良的文学现象、劣质文学作品敢于亮剑,大胆批判;方法论意识更加自觉和明确,弃用生硬而机械的研究方法,协调内部研究和外部研究,借鉴人文社会科学其他领域的科学方法,以跨文化、跨学科的理论视阈,寻找与研究对象相适应、相贴合的研究方法,最大程度挖掘和阐释文艺作品的精神内涵与艺术价值。

与会者认为,为李晓举办学术研讨会,既能为老学者总结学术经验,梳理老学者的专业研究体系,又能倡导扎实埋头甘于“坐理论冷板凳”的为学理念,激励后辈在专业道路上勤勤恳恳、脚踏实地、严谨治学,对推动当下的戏剧评论和理论研究工作具有榜样力量,显示了上海戏剧界的胆略和眼光。

图片 1

学院派批评家的文章彰显匠气。规范造就精品,细节决定成败,一些细微的学术规范看似表面功夫,却最能见出学者的内力。学术研究没有横空出世的捷径,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一定建立在前人丰富的研究经验之上,建立于浩瀚的史料文献的积累之中。在这一点上,改革开放以来的文艺批评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大批文艺批评家更具理性精神,从驳杂材料中采集精华为我所用,从细节入手,确保材料、数据及引文的真实无误,注释和参考文献的完整规范,语言的精打细敲,段落的起承转合,论述的丝丝入扣,甚至是文字和标点符号的准确使用没有这些细微之处的用力打磨推敲,之前的所有积累都难以形成合力。从学术精神、学术方法的角度看,学院派批评的规范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学界对于西方科学精神以及现代学术规范的吸收和借鉴,得益于改革开放条件下学术界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的开放心态和包容精神。

刘厚生高度评价李晓是自改革开放以来在上海出现、在戏剧评论和理论研究领域取得卓越成就的名家。他希望李晓发挥既专注昆曲研究,又致力于研究话剧这一“两门抱”的优势,在对东方最成熟的舞台戏剧昆曲同西方最成熟的话剧的比较研究方面有新的成果出现。上海市剧协主席杨绍林赞赏李晓在文艺批评行文中的独立人格、人文观照及审美意义的精神坚守。他表示:“阅读李晓的文章,文风朴实,能够阅其文知其人,他是位言谈用词具有审美价值,有学养、有学理、有学识的艺术研究大家,或者说是一位地道、纯粹的戏剧研究手艺人。李晓的剧评没有夺人眼球的溢美之词,也没有喧闹刺耳空洞的无物之词,而是娓娓道来、有根有据,并能从中得到戏剧审美的启迪。”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安葵则称赞李晓的评论总是有对作者和作品的独特理解及发现,已超越了一般的“评好评坏”,上升到了理论的高度。

“E时代的戏剧批评”学术研讨会上,几乎所有的发言者都提到了对当下戏剧批评现状的不满和反思。作家王安忆认为,“没有剧目何谈剧评,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创作和演出都不是非常活跃和专业。”

学院派批评已经取得的成绩令人欣喜,未来发展任重道远。就学术研究而言,有生产设想、现成方法、材料储备还远远不够。事实证明,这不是一个知识储备不足的时代,这不是一个方法范式亏缺的时代,我们缺少的是在实践中能将诸种要素有机融合的能思考、敢发问、深钻研、重细节的生产者。学术领域的产品供给,已经远超我们的想象,鸿篇巨著层出不穷,各色期刊亦是高朋满座,可是,不少评论文章或陈旧,或雷同、或浮夸,或溢美,与学界同仁及后进的高层次精神需求有差距。工匠精神的核心应该是臻于完美的精神洁癖,是精益求精的摸索与实践。此外,学院派批评还要走出以西方理论图解和裁定中国文学创作实践的强制阐释的怪圈,对于西方理论我们既不能置之不理,也不能一味匍匐。

本次研讨作为上海市戏剧家协会为推动沪上戏剧评论而着力推出的“海上剧谭”系列研讨,得到了上海文艺人才基金会专项资助,《李晓戏剧评论自选集》也由上海市戏剧家协会正式汇编出版。

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网络剧评成为了令人瞩目的新现象,而一些在网络上涌现的匿名剧评人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在这个“人人都有话语权”的时代,上海戏剧学院联合中国话剧理论与历史研究会、中国话剧艺术研究会,共同举办了“E时代的戏剧批评”学术研讨会。上周末,研讨会持续了整整两天,来自全国各地的60多位专家学者和戏剧从业者参与了这一研讨活动,这也是戏剧界第一次专门就戏剧批评召开学术研讨会。在这场讨论过后,中国文联和中国剧协还将在今年首度在沪开办戏剧评论高级进修班。

二、媒体批评的快速发展及勃兴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在这个研讨会上,学院派批评家具有工匠精神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