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娘送个苹果六,多年后自身才晓得外祖母说的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20-02-03

  孝子贤孙
  
  李老太西去,孝子贤孙,齐跪灵前,悲声阵阵,孝感动天。
  灵前祭品,摆放成山,金库、银库、金饭碗,冰箱、洗衣机和彩电,一应俱全。
  大儿提议:“再扎个汽车,省得娘出门困难;”二儿插言:“送俩童男童女,到那边给娘做伴。”三儿眼泪汪汪:“给娘送个苹果六,让娘打发时间。”四妮哭红了眼:“多给娘烧点纸钱,别到那边舍不得吃穿。”
  大操仔细算账,丧事整整花八万,孝子贤孙陪着笑脸:“没事没事,不差钱。”
  风光下葬,隔壁王大伯,泪水涟涟:“他婶子,这回,你终于不用再讨饭。”
  
  娘心
  
  “娘!你醒醒,我再也不赌钱!”一声哀嚎,大山哭倒在娘的遗体前。
  大山沉迷赌博,啥也不干。媳妇苦求,娘苦劝,大山权当没听见。媳妇绝望,跟人私奔,去了海南。大山不悔改,豪赌如前。
  那天,赌兴正酣,一人奔来,大喊:“大山,你娘喝药,去了西天!”
  声声呼唤,娘却再也听不见!悲声阵阵,老天也心酸,泪水涟涟。
  “儿啊,你说话可算?”娘突然睁眼。
  “娘?”大山惊讶无言。
  “娘为救你,假意升天。”媳妇小兰突然出现。
  “你不是……”“娘让我假意私奔,盼你回转。”
  “娘,小兰,现在起,我还是大山!”
  雨停,天边,彩虹正艳。
  
  争
  
  大憨和小囡,一对狗夫妻。大憨五大三粗,小囡小家碧玉。
  大憨作为丈夫,大男子主义表露无遗:吃饭,他抢;喝水,他先;和主人邀宠,他也极尽能事,抢占先机。怜香惜玉?梦里。
  小囡满腹委屈,无处可提,主人也嫌她木讷,常露厌恶之意。
  小囡不服气,挑衅,却总是一败涂地。
  那天,风和日丽,小夫妻,野外嬉戏。一辆卡车飞奔而来,小囡站在路中央,吓得没了主意。一声哀嚎,卡车远去,大憨躺在血泊里!
  小囡满脸泪水:“傻子,啥事你都争!”大憨慢慢闭眼,满脸笑意:“我还是第一。”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下起了细雨。
  
  红包
  
  他病重住院,万一手术失败,可能高位截瘫。她揪心挠肝,医院没有熟人,咋办?有人指点:只要送上红包,包你圆满。
  红包?她满脸愁容,住院已经负债,还得额外负担?乌云压顶,她心里,一片灰暗。
  一狠心,拿着红包,找到主治医师孙建。接过红包,孙建坦然,她心安。
  手术成功,她满脸笑颜:多亏那个红包,不然,好险。
  出院,孙建拿出红包:“我是党员。”
  她抬头看天,阳光正艳。
  
  报应
  
  她“扑通”跪地上,抱着儿子的腿,泪水涟涟:“安,求你,我不住敬老院!”心安冷着脸,一语不发,转身,留下她,满头白发,好不心酸!
  她是父母的独生女,家贫,父母卖血,供她上学,把她宠得公主般。毕业结婚,有了儿子心安,父母又成了免费的保姆,哄大外孙,任劳任怨。
  坟前,心安长跪:“外公外婆,原谅心安……”思绪飞回到从前。外公外婆老了,母亲恶语恶言,嫌恶老人,天天白吃饭。可怜二老,双双自缢,去了西天。
  目睹惨状,小心安,眼睛血红,攥紧了拳……
  
  原来如此
  
  手机响,接通,声音好甜:“姐,我是叶寒。今天见了帆,好帅!真喜欢。”
  心忽然飘远,回到那年。举家搬迁,孩子转学,希望满满。不成想,从此,孩子苦不堪言。
  教师节,讲桌上,贵重礼物堆成小山,唯独儿子,送了手工链。从此,被打上标签,三天两头被家访,儿子心惊胆战。
  那次作业,儿子没做完,又被家访,班主任叶寒,语若尖刀,扎进母子心田:“你儿子,给脸不要脸,看见就烦……”
  “姐,听说你认识二中校长,我儿中考,刚够录取线,能否帮忙,分个好班?”
  哦,原来如此这般。      

在送外婆的路上,她还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户人家,全家四口人,一个小孩,二口,还有一个老娘,因为家境贫寒,实在难以为继,家里的口粮只能维持住三个人活下去,为此,他决定把老娘背到深山老林里叫自生自灭去。就在背老娘走的时候,娘问儿子“你这是干什么”,儿子对娘说:“咱们走个亲戚去”,老娘心里知道,家里穷成这样子,那还有什么亲戚可走呢?她知道是儿子养活不了自己了,于是她就对儿子说:“儿啊,你要送娘走,你就把仅有的玉米种子给娘一把吧,万一娘去了那个地方还能种点地”。儿子见娘这样说,就给了娘一把。就这样,儿子用背篓背着老娘,走了大路走小路,走了平路走山路,眼看天色已晚,娘说:"儿呀,你别再走了,省些力气回去吧,娘不会再回去连累你们的"。这人才放个背篓,放下娘,并就要转身离去时,娘又说:"儿呀,娘怕你迷路,在你送我的路上隔一段就撤一粒玉米籽,你寻着走,就不会迷路,就能回到家"。儿子听到这里后,放声大哭,又抱着娘,放进背篓背回了家。当时我还问外婆,这个人为什么连娘都不要了,娘为什么还要帮他记路呢?当时外婆也讲不出个啥道理,只是说,"你长嘎子了就知道了"。值到我有儿子时,有一天,我回到家里儿子给我也讲这个故事,我问儿子:“是谁告诉你”,儿子说:“是我婆”。值到今天,我们根本无法知道这个故事流传了多久,是真的还是人编的,我想,它所给予我们的已不仅仅是故事了。

图片 1

2018.3.5改于2018.3.29

现在我们这个社会一些人,平时给父母丈母娘给点钱,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给得心里不痛快,给的心里好像蚂蚁噬魂,好像是剜了心头肉。

每年的年前,外婆从我家走时,父母要把蒸好的馍,腩好的臊子,米面菜都要给外婆带上,送她回家,没有想到这一次就成了永别,真的送外婆走了。

以上是本人的一点看法,大家觉得怎么样呢?欢迎一起来讨论交流!

我们每年都给的两边爸妈钱的!结果拜年的时候我爸妈包了个大红包给小宝,这钱啊没给出去。只能平时多表现一下了。

父母养育之恩不能忘,孝顺的子女一般都会这么做的,因为我们也有老去的一天。

外婆的家离我们的家约有10里路,从我能拉动当时的架子车开始,就用架子车接送着外婆到我们家来去的路上。当时特别的爱接送外婆,接的时候知道她总会给我们留着好吃的,送到的时候,她一定会煮几个鸡蛋,叫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吃。记得有一年,送外婆回家,走到途经叫庄头的村子时,有几条大狗挡住了去路,吓得我不敢前行,当时你越不走,狗叫的越凶,还不停的朝你跟前扑着咬,外婆说:“你别怕,把车子放好”,当时我就想,你连走路都困难,怎么防狗咬呢,她叫我手往地下一摸,向着狗甩去,我说:“路上没有石头呀”,外婆说:“你听我的,摸一下地,装着甩出去的样子”,果然凑效,狗被吓跑了,从此后我再也不怕狗叫狗咬了,在路上外婆还给我讲:“狗怕摸,狼怕索”,直到若干年后,当我再山区工作时,也常常听到当地人这样说,也时不时见当地人在院墙上画着圆圈,一圈一圈的,主要是防止狼袭击。外婆常常在送她来回的路上,给我讲她的娘家每过年时都要杀猪,时不时还做大米饭吃,烧炕用的都是硬材,山坡上的野菜一年都有,毛栗、核桃多的都吃不完,当时我就问外婆“你哄我呢吧”,外婆说:“是真的”。多年后我才知道外婆说的不但是真的,更是对家乡的思念,当时的渭河北岸,人们不但没有吃的,没有柴火烧炕做饭,核桃、毛栗子见都没有见过,要吃肉也要等到过年时,生产队杀猪,每个人才分到不到1斤肉,哪能和秦岭腹地的人比呀。

其实,作为年轻一辈人,不仅仅只给父母丈母娘钱,有时也给直系长辈给钱,多少就看你的心意。如果你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去走亲戚,如舅舅、姨妈等,无论家里多么贫穷,他们总会给你准备了一点钱(过去不兴红包),你如不肯要,他们就过意不过,会说:“你不要嫌少,等你长大了,有出息了,你要给我多一些钱用。”等我们长大以后,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父母丈母娘,舅舅、姨妈等亲戚,我们又去看过他们多少次呢?又给了他们多少钱呢?真如民间俗语所说的:“外甥狗,吃了夹着尾巴走。”外甥狗这里是爱称,没有侮辱的意思。

外婆去世于一九七二年农历腊月二十五的半夜,那时候我还处于幼年,具体事情已不太清楚了,我只记着母亲的泪声是那样的撕心裂肺,那样的无助而可怜,也许那晚就有预感,母亲在临睡前就说今睡怎么睡不着,本来已到年关,我们兄弟姐妹的新衣服早已做好,家里的年集已经跟好,年馍已蒸,只等过年的母亲应该是高兴,心里是舒畅的,就在我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我听到了母亲的抽泣声,睁开眼睛时,母亲已开始穿衣服了,几个舅家门房中的哥哥站在房间,给母亲和父亲述说着外婆去世的经由,简单的叙述后,母亲和父亲就连夜去了外婆家。当我第二天一早到外婆家时,看到的外婆已停放在一块卸了的门板上,母亲哭的像泪人一样,难过的脸上目无表情,看到我后,母亲说“给你舅婆烧纸点个天量上三根香,送送她吧”。

由于种种的原因,我们也许不能经常陪伴在父母身边,但是我们可以常回家看看,为他(她)们安排好衣食住行。我们至少可以让他(她)们衣食无忧,安度晚年。至于他(她)们情感的缺失,我想我们可以尽量抽时间陪伴他(她)们,现在网络发达,多跟他(她)们说说话,聊聊天是不成问题的吧。

窗外春雨菲菲、润物无声,大地如娘亲一样的在接纳着一滴滴雨水,而母亲、外婆不正是一代一代的传承,一辈一辈的努力释演,才教会了我们的文明、理智、善良和责任,才推动了人类社会的步步前进吗?我想着我的外婆,我想着我的母亲,多少次,当我从外婆的娘家门前路过时,不由人心泪倾落,扭头回望,我不知道外婆的一生自从她离开了娘家走到山外起,回过几次娘家,她一直的情牵里有多少是属于她的家,她梦中的家园是否还停留在这个深深地大山之中,而她从我懂事起传入我耳朵的马耳山是她的舅家,寺院是她的家,马耳山有多大、多好,寺院有多平整,石头河的水由多大、石头大的比三间房还大等等的话语,直到今天我未曾忘记,我更不知道那个缠着脚的外婆当年是怎么走了一百多里路,从山中走出,路上是否停留下她的梦、她的心酸,她的娘亲的泪水里是否有不舍和欣慰。而我知道的,我想起外婆的时候,我心中的外婆还在这条路上,在常年的走着,一头牵着她的娘家,一头拴着我的家。

其实真实的孝顺更侧重于精神层次的,与金钱给予相比,父母更希望你们能够像当年的著名歌手陈红唱的那首《常回家看看》一样多陪陪父母,和父母多说说话,帮父母忙活忙活,我想这是父母最希望看到的,当然如果你还能给予物质方面的钱等这就更好了!

记忆中的外婆长着一副慈祥的面孔,见了我们总是叫着我们的小名,笑着摸下我们的头说“我娃长乖了,又长高了”,那个时候总是盼望外婆来,因为她来时总会给我们带着用麦面做成的油饼或煮食的鸡蛋,要知道那个时候的菜籽油可是奇缺物资,生产队给每个人过年时才分几两到一斤左右的油,泼油辣子都不够,更不要说吃油饼了,记得外婆的油饼可香了。她有时候还给我们教着当时流传下来的口薄。什么“口薄口,打面斗,面斗梁,盖新房,新房地下一窝蜂,蜂蛰我,我蛰蜂,蒸馍馍胀凸凸”什么的,还有“房橼水,叮叮当,油饼馍馍泡肉汤,吃呢吃呢发心慌,檐水滴在石板上,石板开花拜海棠,海棠河里洗衣裳,洗的净净的,槌的硬硬的,穿新衣,跨上马,一步跨到娘门下”。“麻野雀,尾巴长,专爱媳妇不爱娘,老娘背在高山上,媳妇背在热炕上”等,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如果你和你的媳妇的却赚了钱,尽管不是挣了很多的钱,但是还算比较富裕,这个时候如果你们只想着你们自己,还有你们这个小家庭,不想着给双方父母寄点钱或买点礼物,这个时候可以算不孝顺了;但是,如果你和你的媳妇一年辛苦到头,也没挣到多少钱,或者你们还有孩子要上学等情况,这个时候就根据你自己的实际情况给了,如果真正没给双方父母买礼物或给钱,我想双方父母只要知道你们在外面努力了,尽力了,没赚到钱,他们也会体谅你们的,毕竟赚钱不容易,这种情况下就不能说是不孝顺的问题了!

外婆离开我们已经有四十多年了,她的容貌在我的眼里已经慢慢的走远,但她一直从未走开我的视野,走出我的心里。

问:为什么南方有些的习俗,女婿女儿每年都要给父母丈母娘钱,或者每个月都要给钱,不给不行吗?

外婆啊,四十多年是人生的一个长河,可我从来未敢把您忘记,也没有忘记,也许多年后,当我从人世间消失的时刻起,你就永远的被人、被你的亲人后代忘却了,可您早就驻进了我的灵魂里,您的血脉早就渗透在我的身体里,正在我的子孙后代,不,也是您的子孙后代繁衍着。

按照中国民间习俗,逢年过节时到岳母娘家中,要给岳母娘家里带点礼物,但不一定得给钱,给不给钱也是看自己的手头是否宽裕。有时是因很久没有到岳母娘家里,也一样带点礼物。至于儿子对家中的父母,如果是一个锅吃饭的,这种礼节就用不着讲了,但如果是分家了,另立了门户的儿子,逢年过节喊老人吃餐饭,是一种孝心,封一个小包更让老人家开心也是孝心。农村老人讲究的是“礼”,也就是平时说的“长短是根棍,多少是个礼。”“礼”到了,也就是心到了,他们不在乎多少。

外婆啊,您永远的活着,因为我活着,你就活着,因为我们共同的子孙活着,您就活着,永远的活着。

我本人是广东的,我每年中秋,还有过年都会给父母丈母娘要么就是买礼物,要么就是给钱。其它时候看情况,也会给他们一些零花钱。首先我觉得给父母们钱花并不是一个习俗,每个人都应该这么做。至于给多给少,那就看个人的能力。有时候实在没钱,跟父母说一声,不给也没关系,他们也会体谅,甚至还会反过来帮咱。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给娘送个苹果六,多年后自身才晓得外祖母说的

关键词:

上一篇:来客人了,小玉不理解那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