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情愿听到阿妈骂他,记得一年级语文书第黄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20-02-03

他不情愿听到阿妈骂他,记得一年级语文书第黄金年代课是。  (一)苦涩童年
  叶子上学的时候,课间或放学的路上,同学们因为她软弱而经常欺负她、打她、骂她……。每每这时,她只会小声哭泣,不会反骂别人,也不会还手和别人撕打。原因是自己瘦小身躯根本打不过别人,而不返骂别人则是恨这样的言语、恨那些出口说粗话的人,她不愿意做那样的人。
  回到家,学校里发生的这一切也不曾向母亲提及,她母亲是个非常严厉的人,所以不敢亲近于母亲。每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先摆一边。割完猪草、牛草,还有很多的农活要做,稍微慢一些还会被母亲打骂。她最怕的是背东西,很多时候,她那瘦骨嶙峋的肩膀背东西磨烂了,夜里只能趴在床上睡,睡着了一翻身又疼得差点哭出来,可哭又有何用,只好又趴过去继续入睡。尤其是周末或假期,每每趴着睡得正香时,母亲又扯大嗓门:“起床,吃早点,又背粪浇灌地里的包谷”。母亲的话就像军令一样,话音未落,她就立马起床,否则……。有时候她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母亲亲生的?所以,她不愿意听到母亲骂她,也不愿意挨打,就只能乖乖的听话。经田、地间的路上,看到小朋友唱啊、跳啊、嬉戏,心里有多羡慕、嫉妒和恨,羡慕和嫉妒别人多快乐和自由,而恨自己为什么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恨自己不能快乐的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
  于是盼着长大、盼着上中学,那样可以换一个环境上学,或许那些同学不会再欺负她,她也不用跟母亲……。
  (二)悄悄长大的叶子
  终于有一天,叶子如愿以偿上了中学,离开那些可恶的同学来到一个新的环境,中学同学都是来自几山的,比以往那些同学果然很友好,课间还和同学们一起玩耍,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她不再像以前小学那会天天放学都要干那么多的活,也很少听到母亲唠叨的话语。
  在那宽敞明亮的教室里,阳光穿透玻璃窗照射着坐在窗台下的叶子,她感觉有些燥热,但是,与以往在烈日下还要陪母亲一起在庄稼地里干活又算什么呢?对了,现在自己离家那么远,每天不能帮母亲干农活了,母亲一个人是否忙得过来?还有那些猪、牛要吃很多的草,母亲一个人怎么办?母亲是不是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了?想到此,叶子好心酸,真希望插上翅膀飞回家看看母亲和家里的一切。可是母亲明明教导自己到了学校要好好学习,长大以后才会有好日子过,才能摆脱贫穷与落后。
  周末了,叶子放学回到家,放下书包就赶快投入到往常的“工作”状态,她明白母亲喂的那几头猪和牛、干那么多的农活是想要改变生活状态,明白母亲那么严厉是想让她的子女有出息。和以往不同的是叶子不觉得苦和累了,因为母亲远远比自己看到的还要苦和累,承受的压力不是子女能够想到的。星期天晚上要上晚自习课,在去学校之前,叶子割了好多的猪草和牛草堆放在小茅屋里,以此减轻她上学期间母亲的负担。
  (三)母亲的爱
  夏末的一天晚上,正在上晚自习,突然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响起,随后下起了倾盆大雨,雷雨声打破了教室里的宁静,同学们都在议论着没有带伞怎么办?转眼间下自习了,雨还在下个不停,虽然没有上课那时候大了,但操场上积水已经快漫过自己的膝盖了,和所有的同学一样,叶子背着书包就往外跑。
皇家国际,  刚到校门口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是母亲抱着伞在雨中等叶子。而到校门口接孩子和送伞的父母少之又少,叶子很高兴地跑向母亲,当母亲把伞递给叶子时,她看到伞上有一些血迹,迫不及待地问母亲怎么了?母亲说:“我干活收工回家,还没来得及吃上晚饭,就下大雨了,你没有带雨伞,所以给你送伞来了。在来的路上,积水太深,手电筒也没有电了,不小心摔伤了。”叶子听母亲这么一说,再看母亲混身湿漉漉的,臂膀上还刮了几道伤痕,不时的滴着血液。叶子再也忍不住了哭了,哭着对母亲说以后不要再来接她了,她长大了,会知道照顾自己的。庆幸的是母亲只是皮外伤,要不然自己真的不知道有多内疚了。以前,一直以为母亲不疼爱自己,才像“黄世仁”那般的苛刻自己。原来母爱如山,只是母亲表达和教育的方式不同,叶子没有感受到罢了。
  这一夜,叶子失眠了……   

     小时候母亲经常说我是个有福气的孩子,理由是我出生那年,地里的麦子丰收了,家里不仅解决了吃饭问题,还可以吃上白面馍了。两年后,妹妹也出生了。从我们的名字中都有一个“珍”可以看出,我和妹妹被父母视若珍宝。在我们出生以前,父母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存活下来,父母又怕失去我们,所以一出生父母就在我俩的脖子上挂了一把小锁子,直到我们年满12岁才去掉。

皇家国际 1

    我们出生后,母亲的病完全好了。母亲精心的呵护着我们,不让我们受一点委屈。给记得小时候我挨过一次母亲的打,挨打的原因是我和小伙伴玩火时,把母亲给我做的新裤子烧了一个洞。母亲用秸秆轻轻地抽打了几下我的屁股,我就大哭起来,不管母亲怎么哄我,我都没有停止哭声。我从下午一直哭到傍晚,父亲放羊回来,说了母亲几句,我才止住了哭声。

姑娘余多多

     在五六岁之前,仗着父亲的宠爱,家里不管谁惹我不开心,我就会一直哭着等父亲放羊回来给我申冤,所以哥哥嫂子一般都不会招惹我的。一直到我六岁那年侄女出生,父亲的爱转移到他的孙女身上后,我爱哭的毛病才有所收敛。

文:余多多

     八岁那年,我开始上小学了,书包是母亲用一块花布缝制的,里面总是装着两本课本,几个本子,一两根铅笔。我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放学,感觉非常轻松愉快。 我们每天早晨九点到校,下午四点半放学,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那时课程很单调,除了上语文、数学课以外,就是音乐和体育课。一个教室里通常安排两个年级,老师给一个年级学生上课时,另一个年级就上自习课。天气暖和的时候,为了节省纸和笔,我们用电池芯在教室门前的院子里写生字。一节课结束,院子里到处都是我们的“杰作”。有时侯老师当场评分,分数高的同学高兴得欢呼雀跃,写得不好的不但要受到老师批评,还要重写。

苦难是我人生最大一笔财富之一

    记得一年级语文书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第二课是“中国共产党万岁”,我总写不好“席”和“党”两个字,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位和蔼慈祥的中年女老师,她手把手地教我写,我终于写会了这两个字。 由于给哥哥嫂子带孩子,我上学时已经八岁了。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学习非常刻苦,成绩年年在班上名列前茅,老师经常在我的家人面前夸我学习好。所以父母哥嫂都非常支持我的学习。

接上回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不情愿听到阿妈骂他,记得一年级语文书第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