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雨成了小豆豆的学生,今年15岁的吴致明此次获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20-02-03

办公室的门开着,文轩轻轻敲一下门。校长抬起头,向她点点头示意请进。
  文轩坐在了校长办公桌的对面,“老师我来送排练室的钥匙,文轩把手里的钥匙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在来时的路上,她想了很多话,但此时却不知从哪句说起。
  “文轩那,你的个性真的要改改,凡事不要太坚持,回去休息几天吧。”校长给文轩倒了一杯茶,他看文轩脸色沉郁也没再多说。文轩听了老师的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心里暗自说道,老师啊我是站在长远角度看这件事情,您却不理解,她向老师笑了一下,“老师您注意身体,我回去了。"文轩说完转身走出办公室。她脚步很快地走到了走廊尽头。“文轩。”校长站起来时,文轩已经走远了,他望着文轩的背影叹息一声,这个丫头哪样都好,就是个性太强了。文轩是他在艺校教学时的学生,很有灵性,舞蹈成绩超于很多学生,毕业后进市歌舞团,十年后团里引进一批新演员,文轩这一批演员不用登台演出了,她被团里安排成辅导老师,给新演员做辅导一周两次课,时间有空闲了,被他聘请来担任舞蹈班的老师,文轩的教学水平是很高的,并且她是个对工作认真,对学生负责的老师,她很少责怪灵性差的学生,常用鼓励的语言给学生以刻苦训练的动力,学生们都喜爱文轩老师,上学时的文轩也他是得意门生,而今文轩辞职,不知会不会影响到学生的情绪啊。校长内心似乎也有了几丝忧绪。
  文轩走到走廊尽头停下了脚步。她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湿了。她此时心里很矛盾,是不是有点辜负老师对自己的信任和托付,而今天的局面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她曾和老师、各位同事们共同期盼向往着,《炫倪艺校》桃李满天下迎来一批又一批的新学员!许是只有用那句俗语来形容今天的此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她的视线在校园的四周环视一遍,那串红花铺满了花坛,红红的鲜艳的耀眼。半开半闭的兰心草。像一首另人品味无尽的诗句,几分朦胧,几分羞涩。篮球场上几个少年在打球,他们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与活力。他们正处在令人羡慕的时光,所谓青春少年样样红,文轩突然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些孩子,和他们在一起觉得自己的心都充满活力。而此时此景往日里都是不曾经意而常常忽略的,今天却感觉这般敏感、深切,更有说不出的留恋感。她慢慢地走向校园门口,“文轩老师,你还回来吗?”墨竹和几个学生追上来问道。
  “回来,团那边要我代一段课,然后就回来,你们要努力学习啊,都回去上课吧。”文轩第一次和学生们说谎,她不想影响他们的情。墨竹几个人抹着泪水转身了,文轩心里酸酸的,思绪回到三天前——是五一前夕,校里评选劳模教师,文轩推荐一个来校工作刚好四个月的莎莎老师,此人心态阳光,向善,教学方式新颖,有效,教声乐班,工作态度积极认真,劳模教师理当评选,可是名额里没有莎莎,文轩为莎莎不平,去和老师讨论此事,老师说,“莎莎是新教师,虽然有些成绩,但是和老教师的贡献相比还是不能评选劳模教师。”文轩突然发现老师目光是否看的近些,学校应该鼓励、培养新人才,将来莎莎会是个骨干教师。
  她为莎莎不平只是一方面,她心里有着莫名的失望、泄气,矛盾之中写下了辞呈。老师找她谈话,她虽然不想离开学校,但是老师他们坚持还是原来的名额。她也坚持着,再想既然辞职了,就顺其自然吧。她自己相信如果和旋倪艺校缘分没尽,或许还会和回来。老师知道她的性格劝说不了,批了辞呈。文轩心里明白辞职离校,或许是人走出校园心还在。就在新老师没来报到的这两天,她给学生上课的心,丝毫没有要走的心里。一如既往的认真用心。
  阳光有些烈了,文轩感觉到燥热,她往校门口的柳树下走走,天空没有一丝风,柳梢纹丝不动呆呆地站着。看看时间已9点多了,该回家了,下午她要到团里看看。
  长长的舞台,文轩记不清是不是二十年前的舞台,那灯光、背景似曾能熟悉,她是一只蝴蝶在桑海上飘飞着,她看到观众们在鼓掌可她听不到掌声。突然发现墨竹和明夜站在人群里叫着老师,听到了她们的声音,她慢慢地向这两个学生走去,她一脚好像踩空了一声惊叫醒来了,窗外车声、人声嘈杂一片。她看看家人还在床上睡着呢。多年没有做登台的梦了,今天怎么了,她回想着梦中的情景,想到墨竹和明夜的脸,猛然记起这两个学生三天后参加省里举办的舞蹈大赛,这个关键时候给她两换新老师,会不会影响到她们情绪,还有这三天的锻炼,新老师是不能安排好,因为她们的教学方式会有差别。她自责内疚起来,同时也在思考着怎么安排她们这三天的训练……
  第二天晚上六点墨竹和明夜来在文轩家里,两个学生知道了她辞职的事情绪很低落,文轩看出来了,“墨竹明夜你们不许分心,目前比赛是最重要的事,等你们比赛能拿奖我就会还回学校。”
  “真的吗文轩老师?”两个学生同声说道。
  “是的,但是前提是你们获奖,这大厅就当学校的排练室,你两这三天每天练一小时。”文轩是在给孩子们动力,也是激励。两个学生听老师是说回去高兴极了,“文轩以把音乐打开,墨竹、夜明开始旋转在音乐里,她们心里在对自己说,一定要获奖把老师迎回学校。
  清早六点文轩就来到了学校,她不顾及同事怎样看待她的举动,她知道这时候很关键。
  墨竹和夜明一进教室看到文轩,惊喜地说道:“文轩老师你要陪我们比赛去,有你在身边我们会有自信的。”文轩笑了,老师的心一直在你们身边陪着,相信老师,相信你们自己是最好的参赛学生,“学校会安排老师带你们去,现在离你们坐车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一个十九岁的女孩第一次等登台演唱,她的歌声赢得观众们掌声一阵又一阵,演唱完毕时,观众们呼叫着,再来一个!这女孩没有演出经验,她看到观众这样热情她很激动。自己随意选了一首干刚流行‘枉凝眉’是新歌乐队要有乐谱才能伴奏,乐队队长在后面像那她摆手示意不会伴奏,女孩明白了乐队的意思,没有慌乱说:‘为了节省时间,不影响下一组表演,我给观众们清唱一段,’女孩清唱了一段枉凝眉,在观众又一阵热烈的掌声中退下舞台,女孩是代表团的演员,演唱的节目都是在规定中,她私自报歌名是违规的,当评委们看到了她在台上沉着不慌、反应敏感,评选了二等奖。听完这故事,希望你们登台时有这女孩的沉着不慌乱,放开表演,这个时候要这样想,不管得不得奖都要认真表演给观众留下好印象。”
  墨竹、夜明懂了老师的用心,“老师放心我们一定获奖。”“那一言为定。”文轩伸出手和两个学生击掌,“一定胜利!”三人齐声喊道。
  天黑了,两个学会已经到了省里。文轩打电话给墨竹,墨竹告诉她们在彩排很有信心,明早上午10点演出。这一夜文轩没有睡意,预想着她们在台上表演的种种现象,又想到如果不辞职会和她们在一起,这次比赛很关键,省里选上了,会再次参加国家级的比赛,这对旋倪艺校会有多大影响力啊,旋倪艺校会成为名艺校……夜很晚了,文轩终于睡着了。她梦到了自己和墨竹、夜明在舞台上颁奖。醒来时已是7点,拉开窗帘深呼吸了一下,推开阳台上的门,两只鹦鹉子向在笼子里叫着,“起床了,起床了……”她给它们添了一点食,转身回到大厅里,打开了音乐,静静的听着。文轩过一段就看看时钟,突然那她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她把音乐关了,心里开始有点慌乱坐不住了,她进卫生间简梳洗一下,下楼来,才八点半,还有一多个小时才到十点,去团里看看吧。
  团长张树正在和一个演员在树荫下下棋,看见了文轩停下来,把她叫到办公室,“文轩近几日团里分一批演员去新城钢铁厂慰问演出,本是五一前去没去上,你在旋倪辞职有时间了,决定让你带团。”文轩摇头,“最近心情很乱过两天再说吧。”“老同学,看来你心还在旋倪,呵呵,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和你谈谈心。”“先谢谢你,改天再说吧。”这时,文轩手机铃响了,一看号码是墨竹的,打开手机文轩声音低低地叫了声:“墨竹——”她不敢问比赛的结果,她不敢想象她们的成绩怎样。“文轩老师我们得奖了,第一名啊!”墨竹在电话那边声音高高地叫着,“啊,我的好学生,真给学校争光啊!”文轩眼里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我们明天颁奖,后天就回学校了。文轩老师你要在学校迎接我们啊!”墨竹兴奋地说着……
  文轩像年轻人那样兴奋,和张树喝了一杯酒,张数笑着直摇头,“你的学生给你争面子,看把你兴奋的。”文轩觉得有些头晕和困意,张树把她送回了家。张树走了,文轩却没了睡意,她打开了音乐,是她最爱的曲子“梁祝”。文轩随着音乐慢慢张开双臂轻轻地旋转着,越转越快,她觉得身子轻飘飘的飞起来,她不再是文轩,她是蝴蝶翩飞在天上人间,她飞越了层层的山水,飞进了飘渺的云霄……
  曲终了,文轩渐渐地醒过来。时间已是下午了,文轩却没有困意和疲惫感,她想起来,自己一直要写一片舞蹈教学论文一直没有时间,现在终于有时间了,她拿起了笔,许是墨竹她们获奖带给她的激动迭起的思潮,两小时小时写完全篇,放下笔她想喝杯水,起身突然觉得眼前发黑……
  文轩闻到一阵花香,是阳台上的花香吗?她慢慢地睁开眼睛。见老公坐在床边,床头摆着一束花,一看墙壁和屋顶冷白色,顿时明白了是医院。“我怎么进医院了?”她问老公。你发疯啊累的,老公半生气半心疼地说道。这时候病房门开了,墨竹夜明手捧着鲜花站在门口:“文轩老师我们回来了。”两个学生看到老师憔悴的样子流下眼泪。“墨竹、夜明你们回来了?”文轩看到她们泪水突然流下来。“哈哈你们老师又激动了,我可要出去透透新空气了,你们陪你老师吧。”文轩老公说着出去了。“文轩老师他们过会都来了,墨竹流着眼泪说着,文轩看抬头看到了病房门口陆续站满了她班里的学生,校长也在他们中间。“老师——”文轩的眼睛又一次模糊了……

皇家国际 1

皇家国际 2

今年7月份,在第23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活动中,运城市艺校的蒲剧剧目《夜审》荣获传承类最佳集体节目奖。

2月6日,吉林省通榆县向海自然保护区宋家湾屯支起帐篷,挂起灯笼。下午五点半,天就黑下来了,外出放羊、放牛的村民也都回来了。帐篷里面,炉火烧得正旺,预热的电子琴和唢呐声已经响起。这个只有13户人家的屯子将迎来一个有二人转相伴的夜晚,帐篷里本屯和周边赶来的村民一层层地围住了舞台,观众足有上百人。

一出《夜奔》创下省纪录

小豆豆二人转艺术学校的小豆豆老师带着她的学生经过8个小时的车程,刚刚进屯子。来不及休息,他们就开始化妆,然后穿上单薄的演出服穿过零下20摄氏度的寒冬,走进帐篷。

在2019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中,运城市艺校学生吴致明以全国第四名的优异成绩荣获一等奖,实现了我省中职项目近年来在该项赛事中零的突破。省教育厅一位处长直言,多年来他一直希望咱山西的职业院校能拿一个一等奖,没想到运城艺校把这个梦圆了。

16岁的思雨和19岁的孙龙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他俩表演了劈叉、翻跟头等基本功,又唱了一段正戏。两人引得台下观众一阵阵发笑。随后他们请上了小豆豆老师和丁飞。小豆豆是村民们平时在光盘里才能见到的二人转明星,这次能见到真人,村民们很兴奋,纷纷掏出手机来拍照。

今年15岁的吴致明此次获奖剧目是《夜奔》。他2015年进校,2017年就拿了全国小梅花奖。用指导老师李凯的话说就是谈不上有经验,但绝对不怯场。

现场没有音响,两位演员一唱就是70分钟,观众们听得入迷。49岁的小豆豆说,现在大多时候都是在舞台上,有麦克风演出,像这样挤在小帐篷里,被乡亲们围在中间表演,已是几十年前的记忆了,感觉很亲切。

这次技能大赛要求非常严格。李凯说,小梅花奖评选只需要你表演一个剧目,而这次大赛既要看你的剧目,还要考察你的唱念做打和专业知识。剧目占百分制中的65分,55个参赛者,这一轮就淘汰了27个,竞争非常激烈。吴致明的成绩虽然排全国第四,但和第一名只差0.2分,和第三名只差0.07分。

11岁那年,思雨成了小豆豆的学生,12岁起便开始参加各种比赛,屡屡获奖。尽管其间在父母的要求下,思雨读了一年文化课,但最终还是跑回了艺校。思雨形象、乐感、身段都好,学戏也快,几年下来已是小有名气的年轻演员,外出表演的机会也不少。2013年,她和孙龙成了男女朋友,也就成了搭档。半年前,两人坐了两天半的火车,到新疆哈密地区的一个剧场驻场演出,今年1月才回到学校。如今,两人演一场20分钟左右的戏,收入300元,加上赏钱,一个月下来,收入上万元,养活自己绰绰有余。

李凯说,孩子最赢人的地方一个是精气神,另一个是动作干净。山东烟台艺校的一位评委老师评价说,这孩子真是个好坯子,你看他的嘴型,看他的范儿,看他的韵味,非常好。

据研究二人转的纪录片编导严蕾介绍,2002年左右,二人转最火的那段时间,吉林每个城市都有大大小小的二人转剧场,大剧场门票50至500元不等,小剧场10至30元不等,乡下的红白喜事,饭馆、药店开业,也都会请二人转剧团唱一场。比起二人转最火的那几年,现在吉林省的二人转艺校有10多所,少了近一半,二人转演员的商演活动少了很多,老百姓对于二人转的热情也在逐渐退去,省内不少二人转剧场都倒闭了。

运城市教育局之后在全系统通报表彰了市艺校。通报中的措辞,中肯而鼓舞人心:近年来,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坚决扛起传承蒲剧艺术、发展蒲剧事业的历史担当,全力传承优秀蒲剧传统文化、培养新时代蒲剧接班人,取得了丰硕的教学成果、文化成果。

24岁的杜洋洋是小豆豆二人转艺术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学生。5年前,杜洋洋刚入学时,学校有4个班,每个班80多名学生,如今全校只剩下50多名学生,都在一个班上课。学生们大多来自东北三省的乡村,年龄最小的11岁。

一个诞生承载新追求

洋洋从小患有先天性白内障,7岁切除了右眼眼角膜,16岁小学毕业后,不得不辍学在家。因为视力差,干不了农活,她就靠听二人转打发时间,她常常跟着收音机学小豆豆的唱腔。得知小豆豆在艺校任教,她便四处借钱,凑齐了半年6100元的学费来到了艺校。这一年,杜洋洋19岁,她相信二人转是她未来维持生计、实现梦想的道路。

事实上,运城市教育局的评价恰恰总结了市艺校多年来的工作和收获。这个历程,写满了艺校人为蒲剧艺术泼命而为的执着追求。

皇家国际,然而老师很快发现,由于视力差、入行晚,就算比常人付出几倍努力,杜洋洋的进步也很慢。考虑到她的家庭经济状况,老师劝她弃行。洋洋哭成了泪人,她说,二人转是她的最爱,也是她唯一的希望。老师心软了,让她留了下来,并减免了她日后的学费。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到1980年。这一年,蒲剧泰斗王秀兰创办了市艺校的前身运城地区艺术学校,开始为蒲剧培养人才,景雪变、张广爱、吉有芳等后来的名家都是她的学生。1993年,王秀兰从艺校校长职位上离休。13年时间,她为弘扬蒲剧艺术、培养蒲剧人才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据小豆豆老师介绍,学生里尽管有不少是喜欢二人转的孩子,但更多是在学校里学习困难、家庭经济条件较差的孩子,他们小学毕业或初中辍学,便来到二人转学校,希望学上一门手艺,将来能在乡村或是剧场里演出,挣钱养活自己,毕竟在东北三省的乡村,二人转依然是最受欢迎的文艺演出。

2002年,一级演员、二度梅花奖获得者景雪变调任市艺校副校长。

每年夏、冬两季,学校的排练室都会改为二人转剧场,门票10至30元不等,学校安排同学轮流演出,一来让学生有个登台锻炼的机会,二来也能贴补一些办学开支。

当时的教学现状是,学校没有戏剧班,蒲剧老师要么去带歌舞班的课,要么干脆做和教学无关的事情。

嘉琪身材高挑,长长的马尾辫垂在脑后,看起来很是清丽。如果他不说,旁人几乎看不出他是个男孩。17岁的嘉琪学二人转已有7年,因为扮相漂亮、嗓子亮,从小他就是扮女角。7年来,他换了4位师傅,学艺之路漂泊不定。一年前,他得知一直崇拜的小豆豆办了所艺校,他马上从沈阳佟沟乡来到吉林扶余。小豆豆老师说,如今学二人转的孩子不如过去多了,女孩尤其少,因此男生一年学费加伙食住宿费8000元,女生只要6000元。

艺校没有戏剧班哪能行!长期这样我们的人才就要彻底断代,蒲剧就会塌方。景雪变多方征求专家意见,取得领导支持之后,共识达成:赶快成立青年蒲剧实验基地。报告打上去以后,很快批了下来,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应运而生。

嘉琪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最近他开始变声了,以后还会长出胡须和喉结,对于继续反串女生,他有些担心。未来他期盼着也许有一天能去做影视演员。

其实,早在20多年前,时任校长王秀兰就有成立蒲剧实验基地的想法。所以,大家都说这是期盼已久的事情。

2月7日,吉林省扶余市下了一场小雪。踩着薄薄的雪花,小豆豆二人转艺术学校的学生们踏上了回家的旅途,门前立起的黑板上用粉笔写着:正月初六正式演出。

刚开始招蒲剧班学生,计划招25到30人,结果第一年通过筛选一下子进来90个。大家都深有感触:证明有人唱戏,有人学戏,就看你办法对不对。第二年,学生就上百了,由两个班扩为3个班。在外面做生意的老师回来了,带歌舞班的蒲剧老师也开始教老本行了。

2月6日傍晚,吉林省通榆县向海自然保护区宋家湾屯,在老乡家里化完妆的思雨和娇娇,穿过零下20度的寒冬,前往为演出支起的帐篷。

老师们当时都是四十来岁,大家都有一种热情,都想着怎样把这百十号学生给培养出来,不计得失地付出着。我们这所学校就是蒲剧的根呀!这是艺校人的共识。

演出的帐篷搭在了这个只有13户人家的屯子里,这里2013年才通上电。

教学方面,艺校也有自己的一套:学生是什么样的料,就选什么样的老师。如果他的唱腔好,那就是王万朝的事;而刀枪靶子这一块,则非李志民莫属;全面手,必须是李凯。也正是在这一阶段,失传许久的《夜奔》才得以新生。

小豆豆老师带着学生,在老乡家里化妆。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思雨成了小豆豆的学生,今年15岁的吴致明此次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