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套农村都被炊烟和粥的香味浸润了,连同倒下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20-02-03

  一
   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精疲力竭了。
   这时候,只需要一阵微风吹过来,他觉得自己都有可能倒下去。连同倒下去的,还有他的胃。
   在路边的泥水沟里喝下去一大口水后,他又开始干呕起来,可是一点东西都呕吐不出来。他感觉自己的胃又开始收缩,他痛苦得蹲了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肛门也开始收缩,和他的胃一起,他的瞳孔也在收缩,肌肉也在收缩……仿佛整个身子都开始收缩起来。
   他趴在水沟里又灌下去一大口水,肚子便咕噜噜地响了起来。他抬起头,稳了稳收缩的瞳孔,回头遥望着来时的方向,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了。饥饿让人神经麻木,空茫茫的感觉,如果不是昨天那坨观音土,他想,自己活不过昨天。可是现在,他感觉自己又要死了。就像一条死狗。甚至,连一条死狗都不如。
   一阵风吹来,他就倒了下去,倒下去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一缕炊烟,那炊烟来自远方……
   远方,一片荒凉。
   被扒光了树叶和树皮的枯树像一截截被抽空血液的尸体,饿殍遍野,到处都是腐烂的尸体,他们的身体,也精瘦得如同那些树干。这是残存在他脑海里最后的影像。
   这是一个饥荒四起的年代。
  二
   是在黄昏?还是在黑夜?他悠悠苏醒过来,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他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还有一些麻木,可是已经会疼,他才发现:自己还活着!
   苏醒后他就闻到了一阵肉香味,在那阵肉香里,还有柴火的味道。他的胃又开始收缩起来。当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把一碗肉汤捧过来,递到他的手里的时候,他又活了过来。
   肉汤顺着脖子流淌到胃里面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都苏醒了过来。虽然,他感觉那肉汤的滋味,有些怪怪的。
   老者说,你醒了?那就来参加我们的篝火晚会吧。
   第三碗肉汤进入他的胃的时候,他感觉舒坦多了,他的胃不再收缩,他的瞳孔也不再收缩,他的手脚开始灵活起来,他慢慢站起来,老者搀扶了他一把,他就站了起来。这时候,他才发现,不远处,篝火已经生起来。一群人,有老,有少,正在跳舞。
   火,让人感觉温暖,让人忘记寒冷,忘记痛苦。很快,他便加入到舞会当中去了。
   三
   篝火的中间,架起一口大锅,锅里还有肉,肉香四溢。一群人就这样围着篝火跳舞,跳累了,就用勺子在大锅里舀一碗肉汤,吃一块肉。葱花、陈皮漂浮在肉汤里面,格外诱人。
   这一夜,大家跳累了,他也跳累了,在一片欢笑声中,他沉沉睡去。睡得就像一条死狗。
   梦里,他又看到了远方的家乡。洪水冲垮的房屋,四处奔逃的牛羊,洪水里翻着鱼肚白的小孩的尸体,在那片汪洋里,他试图抓住一片浮动的杉木,可是他发现那片杉木越去越远,越去越远……他又想起他六岁的孩子,他在哪里?他找不到,他顺着那片洪流四处寻找,可是什么都没有,洪水散去的时候,他的手里只剩下一把糙米。他在一片慌乱中醒来,额头上都是汗水。
   “做噩梦了?”老者问他。
  周围是暖暖的风,暖得有些异样,可是让人安心。他犹豫着想对老者说些什么,终于,什么都没有说。
   四
   第二天黄昏了,他没有再见到老者。篝火已经生起,人们又开始围着篝火跳起了舞,篝火的中间,大锅已经架起,水也沸腾了起来。肉香味,又开始在空气里氤氲开来。可是,他没有见到昨晚那个白头发的老者。
   他很想找个人问一问,可是周围都是陌生人,他也不知道那个老者姓谁名谁,怎么去问?在老家,他向来都是沉默寡言的人。他在大锅里舀了一碗肉汤,他的精神比起昨天来说,要好得多了,这时候他才有机会好好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
   人群一共有三十三个人,加上他,一共是三十四个。他仔细地数了数。
  在一片火光里,他看到那个十来岁的孩子舔着嘴巴喝下去一大碗肉汤,他忽然就想起自己的孩子。他的心又刺痛了一下。
   篝火晚会进行到很晚才结束,大家都跳累了,他又一次沉沉睡去。只有睡眠能够让人暂时忘记悲伤。忘记,自己在洪水里死去的孩子。
   四
   他是被夜色中一声惨叫惊醒的。
   那声惨叫过后,他第一次参加了人群组织的会议。一个膀阔腰圆的汉子站在人群中间,对着众人说: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想要逃跑的人,被抓到,就第一个成为大伙儿的肉汤。人们低着头,不说话。这时候他才看清楚,那声惨叫的来源,一个精瘦的汉子,被打折了腿,趴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这时候,他才知道,那肉汤的味道,为何这样怪异。
  那个汉子接着说:我们的规矩,大家也是知道的,每天抓阄,运气不好的,就成为大家的肉汤,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肉汤。这是最公平的。谁都不能破坏规矩。县里面的救济粮没有下来之前,我们只能这样。
  这时候,他才知道,为何再也看不见白发的老者了。
  五
   篝火已经升起,大锅已经架起来。他的胃,又开始收缩起来。在远方,一个饥饿的人,正缓缓朝着这缕炊烟走来。他也闻到了这四处飘散的肉香了吗?

不知哪个朝代,不知哪个哪个地方,也不知什么原因本已经连年战乱这一年又恰逢蝗灾,旱灾。百姓已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天灾把人最后的希望湮灭了。

孩提时代的记忆里,腊八这天,冷得难以忍受,好在,一碗腊八粥,香气入鼻,暖肺;捧在手里,暖手;吃下去,暖胃。心热乎起来,浑身就不冷了。

一个村庄,普通村庄。稀疏的黄土房,简单的栅栏。不闻鸡犬,不见炊烟。家家户户大门紧锁,不曾听到人声。忽然在一处柴草垛中听到童声;嘿嘿,二狗。你找到什么吃的没。另一孩子回答道‘屁,什么都没有。这年头连树皮都没了。’  ‘哎,我不想去吃什么观音土。吃完那玩意,屎都拉不出来。好想吃白米饭啊。’    ‘哈哈小四,做梦吧。还白米饭。有点野菜吃就不错了。哎,小四你最近听说没,好几户家里的小孩都没了。好像是有人把他们捉去给吃了’      ‘妈呀,这也太吓人了。真的假的。你可别吓我。二狗你可别瞎说。小心你爹打你屁股。’‘哈哈,我也是听小黑说的。不过你也小心点你被捉了去。我可不会救你。’  ‘你敢!’忽然传来若有若无的女声  小四 ~小四~,回家了。小四~‘啊,我妈喊我回去了,二狗我先走了’‘好你先走吧’说完小四就跑出了柴草垛牵上妈妈的手。夕阳西下。将两人的影子拉无线长

图片 1

小四的家里。。小四刚一进门就闻到很久很久没闻到的香味。食欲顿时充斥在小四的脑子里。有肉!小四立刻想吃。迫不及待的想吃。两眼放出光来。小四的爸爸从厨房走出来,平静地说;小四回来了啊。吃饭吧。运气好捡了条死狗 有肉吃了。说完后转身进到了厨房。小四猛烈地点头。饭桌上无声,只有吞咽和碗筷敲击的声音。倏然小四的爸爸说;你们都别和外人说我们家有吃的,别人会过来抢的。饭桌上一阵点头‘还有小四明早和我去趟你二叔家。有点活要干’小四不曾抬头回答道‘嗯’饭后小四躺在床上感受胃里的充实,口里的香味。惬意的睡去。

每年这天早晨,父亲起个大早,大锅里倒水放米,灶膛里架起柴火。不一会儿,火苗猛窜,噼啪作响,白气突突顺锅盖缝隙冒出,煮熟的大米在水里翻腾。父亲右手拿一双又粗又长的竹筷在锅里搅动,左手不断地抓起玉米面粉撒在锅里。几分钟以后,稠粥在锅里沸腾。那时,红枣,枸杞,白糖都很金贵,父亲买不起。因此,父亲的腊八粥简单了好多。粥快熟时,再撒上葱花或蒜苗,放入盐和肉臊子,整个厨房里,喷香。

第二天,天还未亮。小四就被爸爸叫醒;小四,小四。起来走了。小四虽然没有清醒,

图片 2

还是跟着爸爸出了家门。半个时辰后,小四到了。这时黎明已经到来。咚咚,小四的爸爸敲响了大门。小四的二叔和二婶热情的出来欢迎他们。把他们让到饭桌上,让他们先吃早饭。小四一看,饭桌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小四立刻端起碗吃起来。不觉他的爸爸已经走出大门。阳光渐浓,逐渐射到屋子里。照到饭桌上。小四已经吃完第三碗肉汤了。这时察觉天已经亮了起来。刚欲站起来,二叔二婶的影子就把他埋了起来。同时,两双有力的大手按住了小四的肩膀。

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煮粥,整个村庄都被炊烟和粥的香气浸透了。五谷杂粮的香气和烟火气息,温暖了整个村庄。公鸡不打鸣了,狗也不叫了,似乎被粥香熏得醉了,盼着主人能分点残粥尝尝。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整套农村都被炊烟和粥的香味浸润了,连同倒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