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国际  最终陈百龄的手还是伸向了那个蓝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20-01-20

楔子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分裂,冯国璋为首的直系和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两大军阀为争夺对北京的控制权勾心斗角,政局动荡,战争不断。与此同时,各地军阀也纷纷裂土称雄,人民生活苦不堪言。
  陈百龄就是生活在这个年代的西安老街,以看病卖药为生,陈家药铺就在街西口,平时人来人往,走南闯北的买卖人,江洋大盗、逃兵、过路的客人经常拥挤在这条街上歇脚停顿,鞍马住店,遇上个腿疼脑热的,大多都到陈家药铺来医治,陈百龄三十多岁,平时很少出门,偶尔有来访的街坊邻居他也很是好客,平时医病能不收的就不收,而且医术很好,所以深受街坊邻居好评。
  十年前,陈百龄就来到了这条老街上开起了这个药铺,那个年代很少有人能够知道明天会怎样,就更不用说谈论过去。油条多少钱一根,豆浆多少钱一碗,最实在,要是能够吃上西安的涮羊火锅,再来一瓶老陈白酒,那这就是这辈子最大的痛快事情了。
  陈家药铺前后院,前街商铺抓药,后院陈百龄白天看病,晚上起居,后院三间房管事陈平住西偏房,大堂客厅探病接客,靠东偏房陈百龄自己居住。
  这天,陈家药铺陈平正在抓药,忽然一个小孩抱着一个包裹跑了进来,说是送给陈百龄的。东西用一块蓝色丝绸抱着,四方形,很显眼,蓝色的丝绸边上还绣了一朵红色的花,更让人感觉特别。小孩将东西放到柜台上,管事陈平当时正在配药,还没有来得及问是什么?是谁送的?小孩就跑了。陈平骂了一句谁家不懂事的孩子,再探头看去,一个人影也找不到,陈平摇了摇头,感觉自己真有点老了。
  陈平拿着包裹来到后院找陈百龄,当时陈百龄刚晒完药,正准备端起一杯茶要往嘴里送。陈平就进来了。当他看到陈平手里的包裹时,一向平静的陈白龄忽然有些紧张起来,他放下茶杯,向外走,陈平还没有搭上话,陈百龄就开问了:
  陈平,这包裹哪里来的?
  一个小孩刚刚送过来的。
  小孩人呢?
  人已经走了,我还没有看到什么样子,跑的可真快。
  陈平看陈百龄脸色有些不对,忙上前问,老爷,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陈百龄皱了皱眉头,然后舒展过来,对陈平说,也没什么,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你到前面忙去吧。
  陈平嗯了一声,就到药铺去了。
  陈百龄四周望了望,寂静的院子没有什么声响也没有什么人,然后匆忙地拿起那个包裹进了内堂,嘎一声关闭了门窗……

皇家国际 1 黄昏的西安城,光亮就像这压抑的时代一样模糊。西安老街的后院里格外地寂静,甚至可以听到水龙头滴水的声音。
  随着门窗最后一丝光亮遮蔽,陈百龄忽然感到有一丝丝的寒冷和阴气向他袭来,他点燃蜡烛,将蓝色的丝绸包裹放在面前的一个小方桌上,然后静静地坐下,注视着这个包裹着蓝色的丝绸,绣着红色小花的包裹,他的头皮有一丝丝的寒意。
  他几次伸出手去,又都收了回来。他的脑海里许多往事忽然又一幕幕的在自己的眼前出现。
  陈百龄站起来绕着方桌,踱着步子,让人感觉到他的内心中有一丝的不安。
  最终陈百龄的手还是伸向了那个蓝色的丝绸包裹,这是一种南方特制的丝绸,红色的小花刺绣也是南方特有的回针绣,这种刺绣的方式特别,只有江宁一代有,这在西安城,乃至整个北方都不会有这种特制的材料和做工,他知道这个包裹代表的是什么含义,但是他不明为什么这个包裹会在他这里?又是谁将这个包裹送到我这里来的呢?
  正当陈百龄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听窗外啪的一声,陈百龄匆忙地打开窗户,不知道是谁家的野猫低刁了块咸鱼从房檐上摔了下来,陈百龄挥了挥手,赶猫走开,然后又回到了方桌前注视着前方这个丝绸包裹。
  陈百龄除去外面的丝绸,一块红色的金属盒摆放在了他的眼前,金属盒上下左右分别按照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雕刻着花纹和图案,颜色艳丽,十分精美,陈百龄将盒子放到一边,顺手将那块丝绸放进旁边的炭火里,丝绸顺着炭火丝丝地燃烧着,火光一直蔓延向那朵红色的绣花,发出难闻的气味。陈百龄看着丝绸燃烧尽,叹了一口气。
  然后趁着火光,陈百龄伸出右手的拇指压住白虎的眼睛,向左旋转了三下,又对着玄武的第三块龟甲向左旋转了三下,然后伸出右手,对照着青龙和朱雀的距离,猛地一按,只听啪的一声。随着一阵烟气,盒子被打开了,陈百龄向后一躲,用袖子掩住鼻子。
  特制的金属里,放着一块陈旧的檀木,样子极其别致和特别,或许对于别人来说,这就是一块普通的檀木,但是陈百龄知道,这块木头的真正价值,也知道这块木头代表的含义。
  陈百龄刚想伸出手去拿这块檀木,忽然他感觉有什么不对,然后他感觉到头一阵眩晕,他喊了句,不好,我中毒了,陈平!陈平!然后就轰地一下倒在了旁边的地上。
  这个时候从屋内的帐子后走出来了一个穿旗袍的女人……皇家国际  最终陈百龄的手还是伸向了那个蓝色的丝绸包裹,青灰布料旗袍的女人开始用手拔先前封锁的几枚银针。   

陈百龄正欲从墙后出来往回赶,忽然从旁边的密林中匆匆赶来三个人,三个人都身着旗袍,行动敏捷,一个个高点的穿着青灰布料,没有拿什么兵器,另外两个穿的旗袍颜色稍微要鲜艳一些,一人拿着一把偃月短刀,这三个人本身一身打扮也让人有几分怪异,特别是那偃月短刀背在这两个女人身上甚是有几分不相匹配,陈百龄仔细看了一下他们打扮,这几个人的打扮让陈百龄忽然想起在陈家药铺的燕无珑,当初在陈家药铺出现时候,燕无珑也是穿着一身旗袍,只是颜色和他们有些不同,看来这几个人也不是北方人士,只是不知道燕无珑当日逃出陈家药铺,现在究竟在何处,或许和这几个人也有关联,陈百龄猜想着这几个人会不会是青衣会的人呢?如果是青衣会的人,那和蝶霜蝶恋姐妹,也就是虎青兰的下落又有了线索,那刺杀虎青云,还有那奇怪的红花会蓝丝红花手帕为什么会用来包裹着青衣会的刺杀令牌,甚至可以探听到总舵主陈天道和师兄陈甲天的下落来。有的时候人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却也有这么个理。
  陈百龄飞身上了庙顶,透过一块破损的瓦片,乘着窗外一丝丝微弱的光亮,古铜的庙宇雕像在微弱的光亮中显得十分灰暗,陈百龄依稀看到进来的三个人先是向那个中毒的蒙面人行了行礼,然后青灰布料旗袍的女人走向前去解开蒙面人的胸口,从背后拿出几枚银针小心谨慎地刺入蒙面人的胸口,银针下去,穿着青灰布料旗袍的女人头上的汗珠可以依稀看到,随着最后一枚银针刺入,蒙面人忽然咳了几口血,旁边的蒙面人急忙掏出一块手帕替她擦去咳出来的血迹,将手帕扔到了一边。陈百龄知道那个青灰布料旗袍的女人正在为这个蒙面人避毒,想必这种毒性十分了得,要不然也不会用如此银针刺入胸口,封锁心脏处两处穴道,究竟这几个人是什么人呢?从他们的言语中,陈百龄感觉这几个人不是北方人,口音也有几分特殊,特别是他们使用的话语,似乎像是一种暗号,陈百龄一句都没有听懂,不过通过几个人的表情,看出来这几个人都有几分着急,陈百龄猜想这几个人会不会就是青衣会的人呢?
  陈百龄继续观察这几个人,几个人回头商量了一下,青灰布料旗袍的女人开始用手拔先前封锁的几枚银针,青灰布料旗袍的女人显然有万分紧张,刚刚还在额头若隐若现的汗珠随着银针被拔出,几滴汗水已经落在了蒙面中毒黑衣人的衣服上。
  伴随最后一枚银针拔出,中毒蒙面人似乎有些好转,几个人稍微收拾了一下,搀扶着中毒黑衣人,急欲出发。
  忽然青灰布料旗袍的女人停住了脚步,喊道:“客人既然来了,何不出来现身呢?”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皇家国际  最终陈百龄的手还是伸向了那个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