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展主办方上海新闻出版局与意大利博洛尼亚童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12-01

10年前,国内童书市场对于图画书的接受程度还不高;10年后,图画书已成为市场份额排名第二、规模仅次于儿童文学的主要细分类别。5年来,选择在CCBF上首发或做重点推介的图画书数不胜数,许多亲子阅读活动也都是围绕图画书展开的。2013年,新蕾社带来了长达60卷的巨制《中国56个民族神话典藏·名家绘本》和杨永青的经典作品《大师中国绘·传统故事系列》;2014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举办了“展现人间百态,照亮纯美童心—曹文轩绘本‘笨笨驴’系列”新书发布会;2015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携儿童文学作家保冬妮推出大型原创作品《“幸运的米拉”安全教育绘本》,明天社携手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举行了“秦文君温暖绘本”新书首发式;2016年,蒲公英童书馆延续《地图》的销售热度,发布了该作家的又一力作《太空》。

当下的少儿出版有多热,身在其中的出版人都感受得到。在这个多数出版机构都在推行精品战略的时代,每年推出的童书新品依然不少。据有关数据统计,少儿出版年出书量连续5年保持在3.6-4万种。如此多的品种数既体现了市场需求,也从侧面反映了5年来,少儿出版市场的一些突出特点和总体趋势。

另一方面,据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邬书林透露,英国、美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占比目前分别为36%、33%,而中国仅24%。尽管中国少儿出版已经连续17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但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图片 1

而CCBF作为有东方博洛尼亚之称的国际童书展,5年来已成为国内少儿出版机构一年一度展示各自出版成果的大本营。 儿童文学重原创 规模效应或成亮点 儿童文学是少儿出版领域非常重要的细分板块,也是各出版机构的兵家必争之地。纵观5年来,CCBF上发布或重点推介的产品,也以儿童文学类居多,如2013年新蕾出版社的《中国当代儿童小说名家自选集》。 2014年,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的原创奇幻冒险故事汤小团系列;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为纪念芬兰童话大师托芙扬松百年诞辰,首次从瑞典语直接翻译结集出版的4部文学作品和1部个人传记;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集结马来西亚一线作家创作而成的红蜻蜓暖爱长篇小说;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欢欣岁月》《书儿童与成人》。2015-2016年,CCBF上首发的儿童文学作品异彩纷呈,2015年有浙江大学出版社的任溶溶新书《我也有过小时候》、湘少社的沈石溪获奖动物小说,2016年有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刘健屏精品儿童文学书系、湘少社的汤素兰童心书坊系列、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的《五个小怪物》等。 与其他细分类别相比,儿童文学历来是国内原创童书重镇,金波、曹文轩、杨红樱、沈石溪、汤素兰、黄蓓佳等一代又一代的儿童文学作家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创作出了一系列经典之作。近年来,这些作家作品大量走出国门也彰显了中国童书的原创力量。同时,少儿出版领域更加提倡原创、注重原创,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苏少社等专业少儿出版社通过书刊互动等多种形式培育新作家,打磨新作品。 纵观时下较为畅销的儿童文学作品,我们可以发现,规模效应在其中的作用十分显著。淘气包马小跳笑猫日记怪物大师等成系列的作品总是拉帮结派地出现在畅销榜和各种书展上,相比之下,单册童书显得有点势单力薄,这一现象在儿童文学板块尤其明显。虽说在精品战略下,向规模要效益已是不可取、被抛弃的经营理念,但在儿童文学领域,具有延续性的人物设定和故事情节较能引起小读者的阅读兴趣,对于出版机构来说,同一位作家的持续经营、长年合作也对稳定产品线、实现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图画书蓬勃发展 原创作品持续发力 10年前,国内童书市场对于图画书的接受程度还不高;10年后,图画书已成为市场份额排名第二、规模仅次于儿童文学的主要细分类别。5年来,选择在CCBF上首发或做重点推介的图画书数不胜数,许多亲子阅读活动也都是围绕图画书展开的。2013年,新蕾社带来了长达60卷的巨制《中国56个民族神话典藏名家绘本》和杨永青的经典作品《大师中国绘传统故事系列》;2014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举办了展现人间百态,照亮纯美童心曹文轩绘本笨笨驴系列新书发布会;2015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携儿童文学作家保冬妮推出大型原创作品《幸运的米拉安全教育绘本》,明天社携手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举行了秦文君温暖绘本新书首发式;2016年,蒲公英童书馆延续《地图》的销售热度,发布了该作家的又一力作《太空》。 CCBF不仅方便了图画书的展示和推广,也为国内外图画书作者搭建了交流平台,这主要体现在相关论坛活动的举办及奖项的设置上。2015年,CCBF开始举办金风车国际青年插画大赛,2016年在绘本类插画征集的基础上,又增设了卡通、动漫、漫画小说等插画类别,旨在吸引更多国内外优秀插画师加入少儿出版业,共同助力中国童书市场的繁荣。 近些年,在图画书领域,鼓励原创的声音越发高涨,各出版机构也纷纷在原创上做文章。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其2014年首发的国粹戏剧图画书系列在CCBF一炮打响,销量持续上涨的同时,也赚足了市场口碑。 其实早在创办之初,CCBF就在促进国内外图画书交流与鼓励中国原创图画书创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013年,首届金风车最佳童书奖评选启动,共有20种童书荣获中国原创童书奖,9种中外童书荣获国际原创图画书奖,《星星湾》《羽毛》《云朵一样的八哥》等原创图画书脱颖而出。 科普书融合新技术 跨界出版特点突出 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的结合是近年来少儿出版的大势所趋,二维码、VR、AR等技术的运用在少儿出版中越来越普遍。2013年CCBF期间,新蕾社从美国学者出版社引进的发现之旅丛书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新蕾社社长马梅介绍说:这套丛书共22册,分3岁、6岁、9岁三个系列,集纸质与电子媒介为一体,属于开放式选题,每年都会有2本新书填充进来,主要介绍新时代的科学知识,属于跨界出版的一种尝试。新蕾社为这套丛书设计了相关形象,尝试开发了配套电子产品和教学课件,还专门制作了网站,对图书进行动态呈现,读者可通过下载码进入课件和活动中,线上线下相结合。2015年,新蕾社的《大英儿童漫画百科》、以博物馆为切入点的《博物馆里的中国》以及与果壳网合作的果壳阅读生活习惯简史亮相CCBF,刷新了小读者对于科普图书的认知。 多年来,少年儿童出版社在少儿科普领域精耕细作,连续两届CCBF都有重磅科普产品发布。2015年,该社推出全新少儿科普杂志《十万个为什么》,为不同年龄段的小读者提供有针对性的定制科普大餐。杂志还采用AR技术,将视频、图片与文字内容无缝链接。2016年,《追踪非洲五霸》在CCBF上首发,书中通过AR技术的运用,为小读者呈现了最隐秘、最详细的非洲野生动物追踪过程。不同于一般的动物科普读物,知识以一种更有趣更直观的形式展现在小读者面前,可视化技术的应用在引起读者阅读兴趣的同时,也提升了图书的附加值。 纵观少儿出版领域,科普图书是最易与新技术融合的细分类别,各少儿出版机构纷纷在此领域尝试跨界出版。但原创能力不足一直是该领域最大的问题所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助理叶显林曾在采访中直指要害:目前,我们本土原创少儿科普的力量很弱,好的产品不多。也许,我们应该认真思考两个问题:首先,既有的文本形态是不是需要更新,以满足当下孩子的阅读习惯和学习需求?其次,是否应积极引导创作,向精品工程发力,多打造如《十万个为什么》这种纵横市场几十年的经典作品? 从社会长远发展的角度出发,叶显林认为,培养儿童的科学精神更为重要。当前有一种倾向,就是强调文学对儿童阅读能力的培养以及心灵的润泽净化,注重用传统文化对道德滑坡和人文精神进行拯救和引导。但其实,对儿童科学精神的培养也不容忽视,彰显科学魅力、凝聚科学精神,是出版界义不容辞的责任。 启蒙读物寓教于乐 专注功能性和实用性 除了儿童文学、图画书和科普图书外,低幼启蒙也是少儿出版领域非常重要的板块。经过多年发展,低幼启蒙读物已跳出拼音、认字、写数的老框框,跃入简笔画、启蒙书、童话故事、彩图系列、卡通书等构成的新天地,在趣味性、益智性、娱乐性方面给幼儿提供了一个图书乐园,图书与玩具的结合也使得该领域更加生机勃勃。 在CCBF上,这类童书主要以寓教于乐、亲子共读的形式进行首发或者推介,如2015年,浙少社与上海九久读书人联手奉上的哲学启蒙读物《小柏拉图》,用图文并茂的形式讲述了十位有代表性的哲学家的生平和独特思想,是童书市场上较罕见的产品类型;2016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主办了创意折纸大本营,让孩子快乐玩不停活动,主推《创意折纸大本营》,这套书采用实景拍摄,图、符、文三者有机结合,扫描书中二维码,看视频轻松学折纸,能提高少年儿童的动手能力,还能开发智力,提高创新思维能力。 5年来,CCBF不仅在童书的展示和推介上煞费苦心,还对影音、电子商务平台、儿童玩具、包装印刷等多个行业持续关注,展出少儿动漫游戏、少儿音像、数字产品、少儿报刊、少儿文化用品、少儿智力开发及教辅产品等,力求为不同形态、不同阶段的产品之间的合作提供平台和发展机遇。 关键词:上海童书展

非专业少儿社此次多采用品牌化亮相,通过更具辨识度的整体形象开拓市场,而其中又分出版品牌和图书品牌,涉猎程度并不一致。比如电子工业出版社的小猛犸童书,重点发力科普百科、图画书、儿童文学、幼儿启蒙、益智游戏、STEAM教育等领域。同样较早涉猎少儿出版的东方出版社,此次首次以东方童书馆、暖心灯童书、蜜糖国童书馆等3大童书出版品牌亮相,近年来该社通过社群渠道打开了童书销售的特殊阀门,未来加大布局该领域的决心昭然若揭。而通过小荷听书青少年有声平台在少儿有声领域打开新局面的山东教育出版社,除了通过小荷工作坊米吉卡工作室等平台加强与作者资源的联系之外,还通过引进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获奖书系加码图画书布局,今年已引进第三辑。

启蒙读物寓教于乐

看数据,高速增长VS发展空间

CCBF成为国内少儿机构展示自身形象、举行阅读推广活动、进行图书售卖的多功能平台

民营出版策划机构中,根据其涉猎少儿出版的不同程度打法也不一,但在灵活机制的运作下,其品牌辨识度较高。成熟的如海豚传媒、蒲公英童书馆等,不仅邀请了国外的大咖作者举行新书首发和读者见面会,比如海豚传媒发布了角野荣子新作《隧道的森林》,蒲公英童书馆则一次性重磅推出芬兰国宝级作家毛里库纳斯《圣诞老人》系列、麦克莫波格的现实题材儿童小说最新系列,风靡全球的手绘地图百科绘本《地图》升级版等作品。

其实早在创办之初,CCBF就在促进国内外图画书交流与鼓励中国原创图画书创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013年,首届“金风车”最佳童书奖评选启动,共有20种童书荣获“中国原创童书奖”,9种中外童书荣获“国际原创图画书奖”,《星星湾》《羽毛》《云朵一样的八哥》等原创图画书脱颖而出。

二是版权交易情况,今年主办方并未明确公布达成的版权贸易数量,但就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许多出版社都表示,若事先与国外展商达成谈判一项,在书展版权输出与引进的数量基本能够持平。以本届书展为例,上海本地的少年儿童出版社共签署《男生贾里全传》《女生贾梅全传》《怪怪熊学校》等17种图书版权输出协议,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也与环球影业推出梦工场经典电影双语阅读系列新书。

跨界出版特点突出

在CCBF举行的改革开放40周年与童书出版主题论坛,有两组数据显示:一方面,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少儿出版的版权贸易逆差一度达到48:1,而从2005年起开始,少儿图书引进输出比逐年下降,到2015年已经回落到1.9:1,就中国参与意大利博洛尼亚书展的情况来看,中国版权输出数量从2014年的153项到今年的858项。可以说,正是中国少儿出版整体实力的提升,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国伙伴,进行合作出书、合作办公、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等。

5年来,CCBF不仅在童书的展示和推介上煞费苦心,还对影音、电子商务平台、儿童玩具、包装印刷等多个行业持续关注,展出少儿动漫游戏、少儿音像、数字产品、少儿报刊、少儿文化用品、少儿智力开发及教辅产品等,力求为不同形态、不同阶段的产品之间的合作提供平台和发展机遇。

但与此同时,也有人诟病这个搭建集青少年阅读推广、儿童文化产品交流和版权交易等于一身的国际化舞台,沦为国内少儿出版人的秀场和叫卖场,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作为行业媒体,我们试图呈现出现场参与和所观察到的实际情况,这个专业展会的意义何在?又能反映出当下少儿图书市场的哪些问题?

5年来,CCBF不仅在童书展示和推介上煞费苦心,还力求为不同产品之间的合作提供平台和机遇

作为专门面向少儿出版领域的专业展览,除了专业少儿社、非专业少儿社、民营出版策划机构等之外,也成为教育、培训、数字阅读等相关机构抢夺资源、争取合作的平台,也算为出版机构寻求产业延伸提供了更直观的机会。从少儿图书的参与主体来看,2018年有552家出版社参与少儿图书零售市场的竞争,也就是说全国出版社中95%以上的出版社都参与了竞争。其中,码洋占有率超过1%的有27家,这些玩家占据了少儿图书一半以上的市场。

编者按 上海国际童书展作为见证少儿出版繁荣的大型行业展会,即将迎来第5个发展年头。5年间,无数童书新品选择在会上首发,CCBF也伴随着国内大多数少儿出版机构一起走进了童书出版“大时代”。梳理这些新产品,并归纳总结其特点,有助于更全面更直观地反映5年来少儿出版的突出特点及总体趋势。

看内容,原创加持VS传统文化思辨

在CCBF上,这类童书主要以寓教于乐、亲子共读的形式进行首发或者推介,如2015年,浙少社与上海九久读书人联手奉上的哲学启蒙读物《小柏拉图》,用图文并茂的形式讲述了十位有代表性的哲学家的生平和独特思想,是童书市场上较罕见的产品类型;2016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主办了“创意折纸大本营,让孩子快乐玩不停”活动,主推《创意折纸大本营》,这套书采用实景拍摄,图、符、文三者有机结合,扫描书中二维码,看视频轻松学折纸,能提高少年儿童的动手能力,还能开发智力,提高创新思维能力。

看市场,野蛮生长VS各自定位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书展主办方上海新闻出版局与意大利博洛尼亚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