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宝森而不是首古时候的人,回看北京南阳大调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11-17

图片 1

原标题:漫谈杨派《文昭关》与《伍子胥》

图片 2

杨宝森《伍子胥》剧照

图片 3

《文昭关》 杨宝森饰伍子胥 资料提供 南昊

杨宝森与梅兰芳上世纪四十年代剧照

《文昭关》杨宝森饰伍子胥

《击鼓骂曹》杨宝森饰祢衡 资料提供 南昊

遥想当年,京剧名老生杨宝森寂寂寥寥、襟怀难展,中年即赍志而殁;但晚近几十年来,他开创的杨派艺术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成为老生中的“显学”,徒子徒孙和“粉丝”最多。一轮明月 ,朗照古今,生前的失意与死后的荣光,差别之大,判若云泥,足令人感慨唏嘘。

《伍子胥》含多个折子

纪念京剧大师杨宝森110周年诞辰 “一轮明月”再唱响 史春阳 摄

最具创新色彩的杨派名剧

京剧里讲述伍奢、伍员(即伍子胥)两父子事迹及相关故事的剧目, 倒也不少, 计有: 伍员代表楚国在秦国献宝比武大会中举起千斤铜鼎, 力压四座的《临潼斗宝》; 楚平王听信谗言、囚禁伍奢的《乱楚宫》; 平王设计杀害伍尚、伍员两兄弟而伍员因此投奔吴国的《战樊城》; 伍员逃离樊城途中巧遇好友申包胥的《长亭会》; 伍员被困昭关, 七天未能出关, 内心忧愁过度以致一夜白发的《文昭关》; 伍员逃出昭关后, 路上先后遇到渔人与浣纱女, 二人为了表明不泄露伍员秘密, 投江明志的《浣纱计》; 伍员荐专诸以鱼腹藏剑, 刺杀王僚以助姬光复位的《鱼肠剑》; 专诸母亲为免儿子顾虑, 于是自缢而亡的《专诸别母》; 专诸假扮厨师并以藏于鱼中的剑刺杀王僚的《刺王僚》; 王僚遇刺身亡, 伍员派勇士要离杀王僚之子庆忌的《要离刺庆忌》; 吴王阖闾拟伐楚, 听伍员举荐以孙武子为帅而孙武子在演习阵法时故意杀死吴王两娇妾的《孙武斩美姬》; 伍员伍辛两父子阵前相认的《卧虎关》; 伍员攻陷楚国首都郢城, 掘楚平王墓而鞭尸报仇的《战郢城》; 以及申包胥在伍员灭楚后向秦国哭求借兵复国的《哭秦庭》。

2019年,是京剧大师杨宝森先生110周年诞辰。为纪念这位杰出的艺术大师,由国家大剧院主办、天津京剧院协办的京剧大师杨宝森诞辰110周年系列纪念演出,将于5月16日至19日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举行。

杨宝森最富盛名的代表剧目,是所谓“杨失伍”,此说法极贴切,既暗合杨之姓氏,又概括出他最擅长的三大名剧,故流传甚广,脍炙人口。

《文昭关》常常独立演出

4月22日,国家大剧院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了本次纪念演出的诸多亮点。

平心而论,杨氏三名剧,创新性是不在同一层面的。《失空斩》本就是谭鑫培、余叔岩的代表作,杨宝森虽然拿手,但毕竟是在前人基础上的继承和发展,难称独擅胜场。《杨家将》的号召力在演全首尾,即把《金沙滩》《李陵碑》《清官册》《审潘洪》等折子整合连缀,但民国时如此演者甚多,杨宝森并不是第一人。然而,全部《伍子胥》就有所不同了,在杨之前,尚无人增益首尾、一晚演全。纵观京剧史,杨氏是将全部《伍子胥》折子戏整合加工、一人到底之首倡者。由此言之,说《伍子胥》是杨宝森创造性最强、创新色彩最浓的剧目,是契合实际的,这是他真正“独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名剧。

上述各个故事, 大都见于《左传》, 并且主要取材自《列国演义》。

据悉,本次纪念活动广邀全国八家院团的杨派传人与京剧名家,以《“一轮明月——京剧名家演唱会”》、全部《伍子胥》《击鼓骂曹》《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杨家将》等杨派经典名作与观众见面,共同缅怀这位生前孤独寂寞,身后享誉剧坛的艺术大师。

但是,关于杨派名剧《伍子胥》的诞生,有关史实并未彻底厘清,即便杨氏传记《自成一派:杨宝森》,也未梳理清楚。笔者手头恰好藏有杨宝森首演《伍子胥》的戏单,姑再结合当年的《申报》《立言画刊》等史料,谫论此杨派名剧之来龙去脉。

可惜当中有某些剧目, 近几十年少见于舞台了。此外, 按照京剧的演出习惯,以上诸剧, 一般是按折选演, 但亦可连续合演。如果从《战樊城》一直演至《刺王僚》而算作一出大戏, 则称之为《鼎盛春秋》,亦可称为《伍子胥》。

京剧大师杨宝森,是京剧“杨派”老生艺术的创始人。他以毕生心血精磨谭鑫培、余叔岩的表演艺术,并根据自身嗓音条件,结合多年的艺术实践、逐渐脱出“余派”范围,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初,杨宝森在其堂兄、著名琴师杨宝忠和著名鼓师杭子和的辅佐帮助下,形成了沉雄苍劲、清雅醇厚的“杨派”老生艺术,并与马连良、谭富英、奚啸伯并称为后“四大须生”。

如履薄冰:

如此说来,《文昭关》既可以单折演出, 亦可纳入大戏《伍子胥》之内。

1958年,杨宝森49岁英年早逝,给京剧界及后学者留下了巨大的艺术财富。杨派艺术在其身后几十年逐渐红遍大江南北,艺术影响遍及海内外,形成“十生九杨”之势。

杨宝森首次赴沪挑班

不过, 与其他同时列入大戏《伍子胥》内的折子相比,《文昭关》是一出吃重的老生唱功戏, 因此地位与众不同,即便是花脸戏《刺王僚》, 亦够不上《文昭关》的看头。

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大剧院副院长朱敬表示,“此次举办纪念京剧大师杨宝森110周年诞辰系列演出,是国家大剧院继2009年杨大师百年诞辰之后,再一次以系列纪念活动的形式,表达我们对于杨宝森大师的怀念与敬仰,这是大剧院戏曲演出品牌的成功延续,通过杨派传人的精彩演出,集中向广大戏迷、观众展现杨派艺术的深厚魅力。”

名剧的诞生,并非偶然。1942年11月,杨宝森又一次赴沪,这次与以往大有不同。之前的多次赴沪,他都是为人作嫁,给其他名旦“跨刀”,而此次是他首次在沪挑班,出演于天蟾舞台,意义自是重大。成功了,就可在剧坛站稳脚跟;失败了,也许从此一蹶不振,因此杨宝森如履薄冰、如临大敌。除了自身的实力,剧目与配演,实为两大关键。一般京角到沪,都会带新创剧目,杨宝森选择什么新戏呢?这对杨氏而言,也是一个挑战。

图片 4

5月16日至19日的四场纪念演出中,“一轮明月”京剧名家演唱会无疑是一场杨派经典唱段的盛宴。

此行演期始自1942年11月21日,演至1943年1月6日止。杨宝森首次沪上挑班,配角必然精挑细选,计有班世超、王泉奎、刘砚亭、储金鹏、李金泉、林秋雯、李宝奎、曹世嘉等,总体尚有可观。但最重要的,还是与之合作的旦角,因为要唱生旦“对儿戏”,最卖座的《四郎探母》《红鬃烈马》等,都需要生旦铢两悉称。遗憾的是,此行的旦角可谓“遇人不淑”,选择了郑冰如。《自成一派:杨宝森》等书说,郑是二牌旦角,其实不对,事实是,杨宝森与郑冰如挂并牌,彼时的《申报》广告是“两大剧团商情合作”。

杨宝森先生便装照

纪念活动以“一轮明月”为题语义双关,既代指了杨宝森先生代表剧目《文昭关》《清官册》《捉放曹》中三个“一轮明月”的各具特色且脍炙人口的经典唱段,又隐喻了杨宝森被观众们津津乐道的“云遮月”功夫嗓。在演唱会上,老中青三代老生艺术家叶蓬、杨乃彭、张克、杜镇杰、李军、王平、王珮瑜、凌珂、刘建杰、万琳等共同登台演绎杨、余经典唱段,此外,津门三大花脸名家孟广禄、邓沐玮、康万生和旦角名家王艳、陈嫒也将齐聚大剧院舞台为观众奉献精彩唱段。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杨宝森而不是首古时候的人,回看北京南阳大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