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射猪犬者无它,箭自关而东谓之矢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09-30

○箭上

○箭下

○弓

《字林》曰:箭,天竹也。

《魏百官名》曰:三公拜赐鹑尾、鹘尾髇箭十二枚。

《释名》曰:弓,穹也。张之穹隆然也。其末曰箫,言箫邪也。又谓之弭,以骨为之,滑弭弭也。中央曰弣。弣,抚也。所抚持也。箫跗之间曰渊。渊,宛也。言宛曲也。

《字统》曰:箭者,竹之别形,大身小叶曰竹,小身大叶曰箭。箭竹主为矢,因谓矢为箭。

《三齐略记》曰:富平城,孝明帝时改为厌次。此城东南五十里有蒲台,高丈八。秦始皇所顿处时,在台下萦蒲系马夹道数百步,到今蒲生犹萦马。蒲似水杨而劲堪为箭。

《说文》曰:弓,近穷远,象形也。弴,画弓也。弭,弓无缘,可以解骖觚也。弲,角弓也。弧,木弓也。一曰往体寡来体多曰弧。弨,(尺招切,又刺朝切。)弓反也。〈弓雚〉,弓曲也。〈弓繇〉,弓便利也。张,施弓弦也。彏,弓急张也。弸,(拍生切。又鄙矜切。)弓强貌也。弯,持弓关矢也。〈弓干〉,满弓有所向也。弘,弓声也。

《开元文字》曰:东南之美者,有会稽之竹箭焉。箭,筿也。自关而东谓之矢,自关而西谓之箭。箭者,竹名,因以为号也。三镰,谓今{角}射箭也。平题,今戏射箭也。镰,棱也。题,头也。

《博物志》曰:交州山夷名曰俚子,弓长数尺,箭长尺馀。以燋铜为镝,涂毒药於镝锋,中人即死。不时敛藏,则胼胀沸烂,须臾燋煎都尽,惟骨在耳。其俗誓不以此药法语人。治之,饮妇人月水及粪汁,时有差者。惟射猪犬者无它,以其食粪故也。燋铜者有声,以物打之,徐听其声。得燋毒者,偏凿取以为箭镝。

又曰:韣韔,弓衣也。

《说文》曰:箭,矢也。从竹,前声。

焦贡《易林》曰:双凫俱飞,以归稻池。经涉其泽,为矢所射,伤我胸臆。

又曰:角〈角耑〉,兽状似豕,角善为弓,出胡尸国。

《释名》曰:矢,指也。言其所指向迅疾也。又谓之箭。箭,进也。其本曰足,矢形似木,木以下为本,以根为足。又谓之镝。镝,敌也。可以御敌也。齐人谓之镞,言其所中皆族灭也。关西曰釭。釭铰,言有铰刃也。其体曰竿,言挺竿也。其旁曰羽,如鸟羽也。鸟须羽而飞,矢须羽而前也。齐人曰卫,所以导卫矢也。其末曰括。括,会也。与弦会也。括旁曰叉,形如叉也。

刘向《新序》曰: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似伏兽,射之饮羽。

《山海经》曰:少皞生般,始为弓矢。(郭璞注曰:般音斑,世本云:牟夷作矢,挥作弓。弓矢一器,作者两人,於义有疑。此言般作之,是也。)帝后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以射除患,扶助下国也。)

《方言》曰:箭自关而东谓之矢,江淮之间谓之鍭,关西曰箭。(郭璞注曰:箭者,竹名,因以为号也。)

《异苑》曰:乌伤黄蔡,义熙初於查溪岸照射,见水际有物,眼光彻,其间相去三尺许,形大如斗。引弩射之,应弦而中,便闻从流奔惊,波浪砰磕,不知所向。经年,与伴共至一处。名为竹落冈,去先所二十许里,有骨可长三丈馀,见昔射箭贯在其中。因语伴云:"此是我往年所射,物乃死於斯。"拔矢而归。其夕梦见一长人,责诮之曰:"我在洲渚之间,无关人事,而横见杀害,怨苦莫伸,连时觅汝,今始相得。"眠寤乃患腹疾而殒。

《世本》曰:挥作弓。(宋衷注曰:挥,黄帝臣也。)

杨雄《方言》曰:凡箭镞三者谓之羊头。其广薄而长薄谓之錍。

又曰:永阳李增行经大溪,见二蛟在水,引弓射之,中一即死。增归,因复出市,有女子素服衔涕,捉所射箭。增怪而问焉,女答曰:"何用问为!若是君许,便以相还。"授矢而灭。增恶而骤反,未达家,暴死於路。

孙卿子曰:倕作弓。

《尔雅》曰:东南之美者,会稽竹箭焉。(注云:会稽,山名,今在山阴县南。竹箭,条也。)

《孟子》曰:矢人岂不仁於函人哉?矢人惟恐不伤人,函人惟恐伤人。

《龙鱼河图》曰:弓之神名曰曲张。(《太公兵法》又曰:弓神名曲张。)

又曰:金镞翦羽谓之镞,骨镞不翦羽谓之志。(郭璞注曰:金镞,今錍箭也。骨镞,金骨骲。不剪,谓以鸟羽自然浅狭,不复翦之,使齐也。骲音雹。)

《列子》曰:逢蒙之弟子曰:"鸿超怒其妻而怖之,引乌号之弓、綦卫之箭,射其目。矢未注,眸子瞬不睫,矢坠地而尘不扬。"

《方言》曰:弓藏谓之韇。

《孙卿子》曰:浮游作矢。

又曰:飞卫学射於甘蝇,诸法并善,惟啮法不教。卫密将矢以射蝇,蝇啮得镞矢射卫,卫绕树而走,矢亦绕树而射。

《墨子》曰:羿作弓。

《世本》曰:夷牟作矢。

《鲁连子》曰:燕伐齐,取七十馀城,惟莒与即墨不下。齐田单以即墨破燕军,杀燕将军骑劫,复齐城。惟聊城不下。燕将城守数月,鲁仲连乃为书,着之於矢以射城中遗燕将。燕将得书,泣三日,乃自杀。

《尔雅》曰:弓有缘者谓之弓,(郭璞注曰:即今宛转弓也。)无缘者谓之弭。以金者谓之铣,以蜃者谓之珧,以玉者谓之圭。(用金蚌玉饰弓两头,因以为名也。)

《太公兵法》曰:箭之神名续长。

《尉缭子》曰:夫杀人百步之外者,谁也?曰:"矢也。"

《易》曰: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

《赵氏兵书》曰:矢,一名信往。

《韩子》曰:矢来无向,则为铁室以备之。

又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易》曰:得金矢,利艰,贞吉。

又曰:智伯将伐赵,赵襄子召张孟谈问之曰:"柰无箭何?"孟谈曰:"董安于之治晋阳也,公宫之垣皆以荻蒿、楛楚廧之,其高至于丈。君发而用之,有馀箭矣。"於是发而试之,坚,则菌幹之劲不能过也。君曰:"吾箭已足矣,柰无金何?"孟谈曰:"董子之治晋阳,宫宫令舍之堂,皆以炼铜为柱质,君发而用之,有馀金矣。"(《战国策》曰:公宫之垣皆以荻稿,其坚则菌簬之劲不能过其余。何也?簬音路。)

又曰:先张之弧。

又曰: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

又曰:"水激则悍,矢激则远。"

《尚书》曰:和之弓在东房。(孔安国注曰:和,古之弓人。)

《书》曰:周成王崩,垂之竹矢在东房。(垂,舜共二所为也。)

又曰:楚人有白猿,王自射之,则抟矢而熙。使养由基射之,始调弓矫矢,未发而猿拥树号矣。(由基,楚共王之臣养叔也。调,调张也。矫,直也。拥,抱也。)

又曰:平王锡晋文侯彤弓一,彤矢百,玈弓一,玈矢千。

《诗》曰: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诸葛子》曰:若能力兼三人,身与马如胶漆,手与箭如飞虻,诚宜宠异。

又曰:备乃弓矢。

又曰:弓矢既同。

《亢仓子》曰:勾粤之幹,镞以精金,鸷隼为之羽,以之掊箠,则其与稿朴也无择。(勾粤,东粤。幹,似幹也。鸷隼,雕鹗之类。掊箠,打击也。《尔雅》曰:东南之美,有会稽之竹箭焉。夫勾越之幹以精金为镞,以隼翎羽之。打击则同於槁科也。无择,犹无异也。)及夫荡寇争虔。觌武决胜,加之彊弩之上,则三百步之外不立敌矣。(排荡寇敌,争衡决胜,如此勾粤之干于强弩之上,则不立敌也。)

《诗》曰:彤弓,天子赐有功诸侯也。彤弓弨兮,受言藏之。

又曰:舍矢如破。

《楚辞》曰:举长矢兮射天狼。

又曰:骍骍角弓,翩其反矣。

又曰:既张我弓,既挟我矢,发彼小豝,殪此大兕。

陈琳《武军赋》曰:矢则申息肃昚,箘簵空流,燋铜毒铁,簳镞鸣镞。

又曰:既张我弓。

又曰:束矢其搜。(忄叟,众意劲急也。五十矢为束。)

《子虚赋》曰:曳明月之珠旗,建干将之雄戟。左乌号之雕弓,右夏服之劲箭。

又曰:弓矢斯张。

《礼记》曰:古男子生,桑弧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天地四方者,男子之所有事也,故必先有志於其所有事。

《射雉赋》曰:昔贾氏之如皋,始解颜於一箭。丑夫为之改貌,憾妻为之释怨。

又曰:四牡翼翼,象弭鱼腹。(郑玄注:象弭,弓反未彆者,以象骨为之,以助御者。彆,必袂切。)

又曰:《月令·仲冬》云:"是月也,伐木取竹箭。"(注云:此时坚成可伐取也。)

《吴都赋》曰:其竹则筼筜{休}箊,桂箭射筩,由梧有篁,篻簩有丛。

《礼记》曰:男子生,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注云:天地四方,男子所有事也。)

又曰:后妃执弓挟矢於高禖之前。

后汉李尤《弧矢铭》曰: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四大协并,八极同纪。

又曰:凡遗人弓者,张弓尚箸,弛弓尚角。(弓有往来,体皆欲其下曲隤然。)左手执箫,右手承拊,尊卑垂帨。(帨,佩巾也。磬折则佩巾垂授之仪,尊卑一也。)

又曰:乘丘之役,圉人浴马。有流矢在白肉。公曰:"非其罪也,遂诔之。"

晋江统《弧矢铭》曰:幽都筋角,会稽竹矢。率土名珍,东南之美。易以获隼,诗以殪兕,伐叛柔服,用威不韪。

又曰:越棘大弓,天子之戎器也。

《周礼》曰:东南曰扬州,其山镇曰会稽,其泽薮曰具区,其川三江,其浸五湖,其利金、锡、竹、箭。

梁昭明太子《弓矢赞》曰:弓用筋角,矢制良工。亦以观德,非止临戎。杨叶命中,猿堕张空。

又曰: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又曰:司弓矢:掌八矢之法。八矢:一曰枉,二曰絜,三曰杀,四曰镞,五曰矰,六曰茀,七曰恒,八曰库。凡枉矢、茀矢利火射,用诸守城车战;杀矢、镞矢用诸近射田猎;矰矢、茀矢、用诸弋射;恒矢、痺矢,用诸散射。此八矢者,弓弩各有四焉。盖枉、杀、矰、恒,弓所用也;絜、镞、茀、痺、弩所用也。

○箭筒

又曰:武王克商后,干戈弓矢包之以虎皮。

《左传》曰:鲁庄公以金仆姑射南宫长万。

《释名》曰:箭箕受矢之器,以皮曰箙,柔服用之也。织竹曰笮,相迫笮之名也。

《周礼》曰:司弓矢:掌六弓四弩八矢之法,辨其名物,而掌其守藏与其出入。仲春献弓弩,仲秋献矢箙。(弓弩成於和,矢箙成於坚也。箙,盛矢器也,以兽皮为之。)及其颁之,王弓、弧弓,以授射甲革、椹质者;夹弓、庾弓,以受射犴侯鸟兽者;唐弓、大弓,以授学射者及使者、劳者。(王、弧、夹、庾、唐、大兵者,弓异体之名。往体寡,来体多曰王、弧,往体多,来体寡曰夹、庾。)天子之弓,合九而成规;诸侯,合七而成规;大夫,合五而成规;士,合三而成规。句者,谓之弊弓。凡祭祀,共射牲之弓矢。(射牲者,示亲杀也。《国语》曰:郊之事,天子必自射其牲。)泽,共射椹质之弓矢。(郑司农云:泽,泽宫也。所以习射选士之处也。《射义》曰:天子将至,必先习射於泽者,所以择士也。)大射、燕射,共弓矢如数。

又曰:狄人伐卫,公与石祁子玦,与宁庄子矢使守,曰:"以此赞国,择利而为之。"

《说文》曰:兰所以盛弩矢,人所负也。

又曰:庭氏:掌射国中之妖鸟。(马融传曰:国中妖鸟,枭鸡,恶声之鸟也。)若不见其鸟兽,则以救日之弓与救月之矢夜射之。(兽虎狼〈口〉鸣也,救日食则伐鼓,北面射太阴。救月蚀则伐鼓,南面射太阳,以此弓矢射之。)若其神也,则以太阴之弓与枉矢射之。

又曰:祝冉射王中肩,王亦能军。

《诗义问》曰:总所以覆矢也,谓箭筒盖也。

又曰:弓长八尺谓之庇轵,五尺谓之庇轮,四尺谓之庇〈车尔〉。

又曰:楚子与莫歼氏战于睪浒,伯棼射王汰辀及鼓,跗着於丁宁,(伯棼,越椒也。辀,车辕,汰过也。箭过车辕上也。丁宁,钲也。)又射汰辀以贯笠毂。师惧退,王使巡师曰:"吾先君文王克息,获三矢焉,伯棼窃其二,尽於是矣。"鼓而进之,遂灭莫敖氏。

《周礼·夏官下·司弓矢》曰:仲秋献矢箙。(箙,盛矢器也。兽皮为之也。)

又曰:弓人为弓,取六材必以其时。六材既聚,巧者和之。幹也者,以为远也;角也者,以为疾也;筋也者,以为深也;胶也者,以为和也;丝也者,以为固也;漆也者,以为受霜露也。(六材之力,相得而足。)凡取幹之道:七柘为上,檍次之,檿桑次之,橘次之,木瓜次之,荆次之,竹为下。凡相幹欲赤黑而阳声,赤黑则响心,阴声则远根。凡柝幹射远者用势,射深者用直。凡为弓,冬析幹而春液角,夏治筋,秋合材,冬定体。为弓长六尺有六寸,谓之上制,上士服之;弓长六尺有三寸,谓之中制,中士服之;弓长六尺,谓之下制,下士服之。(人各以其形貌大小用此弓也。)

又曰:吕锜射恭王,中目。王召养由基与之两矢,使射吕锜。中项,伏韬而死。以一矢复命。

《左传》曰:公徒执冰而踞。(杜预注曰:冰,箭筒盖也。)

又曰:弓力有三均,谓之九和。安弓危矢,危弓安矢。

又曰:郄克伤,流血及屦,未绝鼓音。曰:"余病矣。"张侯曰:"自始合而矢贯予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轮朱殷,岂敢言病。吾子忍之。"

又曰:晋楚战,楚熊负羁囚智罃。智庄子以其族反之,(负羁,楚大夫也。智罃,智庄子之子也。)厨武子御,下军之士多从之。(智庄子,下军大夫故也。)每射,抽矢,菆,纳诸厨子之房。(抽,擢也。菆,好箭也。房,箭舍也。)武子怒曰:"非子之求而蒲之爱,(蒲,杨柳,可以为箭也。)董泽之蒲,可胜既乎?"(董泽,地名,在东闻喜县。)

《仪礼》曰:射,告宾曰:"弓矢既具,有司请射。"宾与大夫弓倚于西序,矢在弓下。

又曰:齐师遁,晋州绰及之。射殖绰中肩,两矢夹脰。

《集异记》曰:丹阳张承先家有一鬼,为张偷得一箭筒,云:"慎勿至新亭射,此三井陶家物。"张以借他,鬼骂欲烧屋,张驰取还乃止。

《左传》曰:王赐晋文公彤弓一,彤矢百;玈弓十,玈矢千。

又曰:楚君以郑故,亲集矢於目。(鄢陵战,晋射中楚王目也。)

《杂诗》曰:象弧雕服。

又曰:武王克商,作颂曰:"载櫜弓矢。"

又曰:齐子渊捷从泄声子射之中楯。凡繇朐汰辀,匕入者三寸。

《竹谱》曰:射筒竹簿肌而长,中着箭,因以为名。

又曰:楚子享公于新台,使长鬛者好以大屈。(宴好之赐也。大屈,弓名。)

又曰:孟之侧后入以为殿,抽矢策马曰:"马不进也。"

○步叉(叉音钗,一作靫,音与上同。)

又曰:舟坚射陈武子中手,失弓而骂。

《穀梁》曰:偏弓镞矢不出境。(偏,当为敦。镞矢,矢名,皆天子之器也。)

《释名》曰:步叉,人所带,以箭叉其中。马上曰鞬,鞬,建也。弓矢并建立其中也。

又曰:周公相王室以尹天下,於周为睦。分鲁公以大路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封父,古之诸侯也。繁弱,大弓名也。)封之於少昊之墟。

《论语》曰: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

《通俗文》曰:箭箙,谓之步靫。

又曰:鲁伐齐,士皆坐列。颜高之弓六钧,皆分取传而观之。(颜高,鲁人也。三十斤为钧,六钧,一百八十斤也。故异之。)

《家语》曰:子路见孔子,孔子曰:"何好?"对曰:"好长剑。"孔子曰:"以子所能,加之以学,岂可及乎!"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扶自直,斩而用射,达於犀革。以此言之,何学为?"孔子曰:"括而羽之,镞而砺之,其入不益深乎!"子路再拜。

《赵书》曰:石虎等破刘曜于上邽,获马二百匹,赤罽金银、步叉、弓鞬三十具。

又曰:子荡以弓梏华弱于朝。

《国语》曰:吴晋会于黄池。吴王擐甲陈卒,赤旗赤羽之矰,望之如火。(贾逵注曰:矢羽为矰。)

○櫜鞬

又曰:扬虎税甲如公宫,取宝玉大弓以出。

又曰:仲尼在陈,有隼于陈侯之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矢长尺有咫。陈惠公使人以隼如仲尼之馆问之,仲尼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于九夷八蛮,(注:《说苑》云:百蛮。)使各以其方赂来贡,使无忘职业。於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其令德之致远,以示后人,使永鉴焉,故铭其栝(镌书切名也。括,箭羽之间。)曰:"肃慎氏之贡矢。"以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古者,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也;分异姓以远方之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之矢。君若使有司求诸故府,其可得也。"使求,得之金椟,如言。(椟,柜也。惠公使有司求之故府,得肃慎氏矢於金柜之中,如仲尼之所言也。)

《左传》曰:晋楚治兵,遇於中原。左执鞭弭,右执櫜鞬,以与君周旋。

又曰:齐景公田于沛,招虞人以弓,不进。公欲执之,辞曰:"旌以招大夫,弓以招士,皮冠以招虞人。臣不见皮冠,故不敢进。"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惟射猪犬者无它,箭自关而东谓之矢

关键词:

上一篇:"江上之丈人,太子乃与见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