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教之六艺,射之鹄也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09-30

《抱朴子》曰:金弧玉弦,无激矢之能。

射之情,审时以度势,以少逸应多劳,非为不强也。昔者,楚之善射者养由基,去柳叶百步而射,百发而百中之。然侧有曰“可教射”者。夫人之所教,乃射之情,是故百发百中,当善息以缓衰倦。否者,一发不中,将百发尽息。

《齐春秋》曰:宜都王鉴,字宣彻,太祖第十六子。善射,常取甘蔗插地,百步射之,十发十中。古之杨叶,殆不能加。

王隐《晋书》曰:刘琨与丞相笺曰:"不得进军者,实困无食,残民鸟散。"录召之,日:"皆披林而至,衣服蓝缕,木弓一张,荆矢十只。"

故逢蒙学射于羿,尽其道而后嫉杀之。而卫之庾公之斯闻郑之子濯孺子疾,去矢金虚射而毋杀之,尹公之他之功蔚然也。若以此两者观之,量人犹重大耳,虽射术精湛,以其不可而教之,学之而不轨,倘德之不端,用心贰忒,前后俱祸,近亦犹远也。

《魏志》曰:挹娄国,古肃慎氏之国也。善射,入人目。

李尤《良弓铭》曰:弓矢之作,爰自曩时。乡射载礼,招命在诗。妙称颜高,巧发由基。不争之美,亦以办仪。

凡射者,太上须正身。必先内志正外体直,故内志专壹身体平正,然后持弓矢乃固,然后可以言中;其次须修心。射者仁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其次须知性。射为计为器,不可恃强凌气。譬如自然之性,如山之崇高,愈近云而卑下。水之就低,愈处恶而缓柔。而射之性,正己守身,去邪不正,不图力也。故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然也;其次须持义。所谓当仁不让于师,若于义之所当,泰山固有一辞,鸿毛亦有一取。昔日,孔子射於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德由义渐生长耳。得此之故,孔子乃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史记》曰:汉有善骑射者楼烦,楚挑战三合,楼烦辄射杀之。

《左传》曰:左执鞭弭。弭者,弓之别名,谓以象牙为弓。今西方有以犀角及鹿角为弓者。

射之教,良师导其正,躬学累以时,非畏不迅也。春秋,甘蝇教于卫飞,至纪昌为学,两年锥刺目眦而不瞬,三年视牦虱大如车轮,其余皆丘山,卫飞曰得之。列子请学于尹子,初中而后竟退,有三年乃得射中之由,诫之为国与身,益无穷哉。

又曰:文帝共上常猎,为虎所逐,顾射,应声而倒。太祖壮其挚勇,使将武骑。

《穀梁》曰:八年,盗窃大弓。大弓者,武王之戎弓也。周公受赐藏之鲁。焦赣《易林》曰:桃弓苇戟,除残去恶。

射之法,日月切磋,形乎技乎神乎,创于心乃成师,非畏不出众也。中古庠序之师传六艺,射但次、乐,而先于御及书、数,可谓平素之用甚重也。射之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五法,愈难愈神测,行于礼所穆美如霓幻,临于禽兽威猛如山洪,施之敌阵摧折如地崩。始射之时,身如铜柱,首如悬卵,目如裂胆,臂如穿云;仿佛兮呼吸若震回风,突兀兮扣矢若惊飞鸿;蓦地弓恰折川,弦恰满月,镞似奔电,羽似流星,气贯长天,神发意散。熠熠兮若凤凰晏鸣,徐徐兮若鸾鸟迟栖,此乃射象之辉煌也。

《燕书》曰:贾坚,字世固,弯弓三石馀。烈祖以坚善射,故亲试之,乃取一牛置百步上,召坚使射,曰:"能中之乎?"坚曰:"少壮之时,能令不中;今已老年,正可中之。"恪大笑。射,发一矢拂脊,再一矢,磨腹,皆附肤落毛,上下如一。恪曰:"复能中乎?"坚曰:"所贵者以不中为奇,中之何难?"一发中之。坚时年六十馀矣,观者咸服其妙。

又曰:备乃弓矢。

及神农时,以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四方服弓射之威。荆山弧父,传弓矢之道与羿,羿传逢蒙,逢蒙传琴氏,以为弓矢不足以威天下,乃横弓着臂,施机设枢,遂有弩射之法。此乃弩继弓后,同谓之射,驰威利以强人之道也。

又曰:公用射隼於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於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后动者也。"(括,结也。君子待时而动,则无结闵之患也。)

又曰:扬虎税甲如公宫,取宝玉大弓以出。

射之事,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矣!远者,射之鹄也。鹄不必为孤静,繁动亦中,盖难之甚也;不必为明显,幽藏而中,乃天助之资。吾窃推理其由,必熟之以技艺,会之以师心,贯之以道德,此三者通,道与术衔和,方谓知射焉。

又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反求于其身,不以怨人也。画曰正,皮曰鹄也。)

《说文》曰:弓,近穷远,象形也。弴,画弓也。弭,弓无缘,可以解骖觚也。弲,角弓也。弧,木弓也。一曰往体寡来体多曰弧。弨,(尺招切,又刺朝切。)弓反也。〈弓雚〉,弓曲也。〈弓繇〉,弓便利也。张,施弓弦也。彏,弓急张也。弸,(拍生切。又鄙矜切。)弓强貌也。弯,持弓关矢也。〈弓干〉,满弓有所向也。弘,弓声也。

故射者非前期而中谓之善射。夫射之道,左手若附枝,右手若抱儿,心气俱发,神定思去,射而无不中。若伯昏无人之射者,高山危石百仞之渊,青天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是谓不射之射;列御寇之所谓盈贯杯水,镝矢复沓是谓射之射。前以神思而射,后以恂目而中,善射之境殆别千里矣!昔李广以草中石为虎射之,矢中石没羽;斛律光、长孙晟张弓发矢间,雕影空降而坠落。此皆前世善射之辈,是不射之射类。

又曰:昔贾大夫恶,娶妻而美,三年不言。御以如皋,射雉,获之,其妻始笑而言。

晋嵇合《木弓铭》曰:乌号之朴,丰条足理。弦弧走栝,截飞骇止。射隼高墙,出必有拟,既用御武,亦以招士。

噫!射有道哉,若天亦有其道!射之道,正者持之以射天地民心,退而安身保家,逢乱而心忧,不得已而施诸邪暴。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而下者举,损有余而补不足,象有道者,刚柔并作,以慑邪恶立正道,其惟射乎!

《诗》曰:既张我弓,又挟我矢。

又曰:子荡以弓梏华弱于朝。

吾闻弩生于弓,弓生于弹,弹起古之孝子。上古以竹为弹,绝禽兽保父母,遂歌传“断竹,续竹,飞土,逐肉。”斯以弹射御自然之害故,存亲义之道耳。

又曰:王大射,则共虎侯、熊侯、豹侯,设其鹄。诸侯则共熊侯、豹侯;卿、大夫则共麋侯,皆设其鹄。(大射者,为祭祀射。王将有郊庙之事,以射择诸侯及群臣与邦国所贡之士可以与祭者。射者可以观德行,其容体比于礼,其节比于乐,而中多者得与于祭。凡大射,各于其射宫。侯者,其所射也,以虎豹熊麋之皮饬其侧,所谓皮侯。王之大射,虎侯,王所自射也;熊侯,诸侯所射;豹侯,卿、大夫以下所射。诸侯之大射,熊侯,诸侯所自射;豹侯,群臣所射。卿、大夫之大射,麋侯,群臣共射焉。)

又曰:越棘大弓,天子之戎器也。

射者,乃仁之道也。仁之道,惟敬天、保民、爱身矣。射者,须正身、修心、知性、持义,而后可中。敬天、保民、爱身者,仁道之宏伦也,故惟仁者能志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复何求射之而不及,中之而不附?正身、修心、知性、持义者,射者之修,君子之德。古之天子庙堂,行射礼以观德行。洎卿及于士,取用人才,莫若射。

又《前秦录》曰:苻琳,字永瑶,坚之第五子也,有文武才艺,引弓五百斤,射洞犁耳。至於山水文咏,皆绮秀清丽。

《新序》曰: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阙弓射之,灭矢饮羽。下视知石也。却复射之,矢摧无迹。

《魏略》曰:成公英从太祖出猎,有三鹿走过,太祖命英射之,三发,三鹿皆应弦而倒。

)乃教之六艺,射之鹄也。崔豹《舆服注》曰:两汉京兆河南尹及执金吾同隶校尉,皆使人导引传呼,行者止,坐者起,四人持角弓,走者射之。有乘高窥者亦射之。晋魏设弓而不用焉。

李颙《游艺箴》曰:邈矣姬旦,惟艺之渊!

又曰:鲁伐齐,士皆坐列。颜高之弓六钧,皆分取传而观之。(颜高,鲁人也。三十斤为钧,六钧,一百八十斤也。故异之。)

《论语》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言于射而后有争也。)揖让而升,下而饮,(射于堂,升及下皆揖让而相饮也。)其争也君子。(多算饮少算,君子之所争也。)

又曰:四牡翼翼,象弭鱼腹。(郑玄注:象弭,弓反未彆者,以象骨为之,以助御者。彆,必袂切。)

又曰:卫献公出奔。初,尹公他学射於庾公差,庾公差学射於公孙丁。二子追公,(二子,他与差也,为孙氏逐也。)公孙丁御公。子鱼曰:"射为背师,不射为戮,射而礼乎?"(子鱼,庾公差也。礼,射不求中也。)射两軥而还。(軥,车轭卷者,今俗谓之軥心木。)尹公他曰:"子为师,我则远矣。"乃反之。(他不从丁学,故曰远。始与差具退,悔而独还射。)公孙丁授公辔而射之,贯臂。

《鲁连子》曰:楚王成章华台酌诸侯酒。鲁君先至,楚王悦之,与大曲之弓。

又曰:朱异,字彦和,通览五经,涉猎子史,博奕书算尤善。沈约面试,皆妙,乃戏之曰:"君何不廉!天下有艺,君一时持去,可谓不廉也。"

孙卿子曰:倕作弓。

《周礼》曰:大司乐:掌成均之法。(郑司农云:均,调也。乐师主调其音。大司乐主受此成事已调之乐。)大射,王出入,令奏《王夏》;及射,令奏《驺虞》。(《驺虞》,乐章名,在《召南》之卒章。王射,以《驺虞》为节也。)诏诸侯以弓矢舞。(舞,谓执弓挟矢揖让进退之仪。)

《典略》曰:苏秦说韩宣王曰:"今韩地方九百里,带甲数十万,强弓劲弩皆射六百步之外。"

崔鸿《十六国春秋·燕录》曰:建威翰奔还本国,有劲骑百馀追之。翰遥谓之曰:"吾既思恋而归,必无返面!吾之弧矢,汝曹知否?无为相逼,自取死也!吾处汝国久矣,誓不杀汝。可百步竖刀,吾射中者,汝便宜返;不中者,可前也。"诸骑解刀竖之,翰发而中环,追骑乃散。

《后魏书》曰:傅融性豪爽,有三子灵庆、灵根、灵越,并有才力。融以此自负,谓足为一时之雄。尝谓人曰:"吾昨夜梦有一骏马,无堪乘者。人曰何由得人乘之?有一人曰:惟有傅灵庆堪乘此马。又有一弓亦无人堪引,有一人曰:惟有傅灵根可以弯此弓。又有数纸文书,人皆读不能解此文。有一人曰:惟有傅灵越可以解之。"融意谓其三子文武才幹堪以驾驭当世。常密谓乡人曰:"汝闻之不?融之子有三灵,此图谶之文也。"好事者然之。故豪勇之士多相归附。

《中论·艺记》曰:射以平志,御以和心,书以缀事,数以理烦。

《魏志》曰:句骊别种居小水,因名小水貊。出好弓,所谓貊弓也。挹娄弓长四尺,力如弩;弓用楛,长尺八寸;青石为镞。古肃慎国也。

《礼》曰:工尹商阳与陈弃疾追吴师,及之,陈弃疾谓工尹商阳曰:"王事也,子手弓,子射诸?"射之,毙一人。韔弓,(丑亮切。韔,弓衣。)止其御曰:"朝不坐,燕不与,杀三人,亦足以反命矣。"(朝燕于寝,大夫坐于上,士立于下。然则商阳与御者皆士也。)孔子曰:"杀人之中,又有礼焉,善之。"

张璠《汉记》曰:陈球为零陵太守,州兵朱盖等反,与桂阳贼胡简数万人转攻零陵。球城守,弦大木为弓,羽矛为矢,引机发之,远射十馀步,斩朱盖等。

《三礼射侯图》曰:天子大射之时,天子虎侯,九十步;诸侯熊侯,七十步;卿、大夫豹侯,五十步。畿内诸侯大射,君熊侯,九十步;卿、大夫参侯,七十步;士犴侯,五十步。天子、卿、大夫射,君臣共射一麋侯,五十步。诸侯、卿、大夫亦如之。天子及诸侯之士,皆无大射。参侯者,以豹皮为鹄,以麋皮为饰。参之为言杂也。犴侯者,以胡大皮为知鹄,亦以为饰。

又曰:更盈侍魏王,见一雁过,曰:"臣能遥弓而落雁。"乃弯弓向雁,雁即落。

《韩诗外传》曰: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以为伏虎,弯弓而射之。没金,饮羽。下视,知其石也。因复射之,矢摧,无迹也。

又曰:弓矢斯张。

○叙艺

又曰:黄帝骑龙上天,小臣不得上,悉持龙髯,髯拔堕,堕黄帝之弓。百姓望帝抱其弓而号。后世因名其弓为乌号。

又曰:庾翼时有众四万,诏加都督征讨诸军事。师次襄阳,大会僚佐,陈旌甲,亲授弧矢曰:"我之行也,若此射矣。"遂三起三叠,徒众属目,其气十倍。

《老子》曰:天之道其犹张弓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

又曰:终日射侯,不出正兮。

又曰:子贡说越王以兵从吴伐齐,越王乃使以秦屈卢之弓、步光之剑以贺。

《后汉书》曰:祖珽,字孝征。裴让之,字士礼。俱崇文学邢劭。省中为之语曰:"多伎多能祖孝征,能赋能诗裴让之。"皆一时之美也。

《梁书》曰:羊侃膂力绝人,所用弓至二十石。马上用六石弓。

又曰:慕容根善射。尝从行猎,有一野羊立於悬崖。太祖命左右射之,莫有中者。根自募求射之,一发而中。

又曰:角〈角耑〉,兽状似豕,角善为弓,出胡尸国。

又曰:保氏:掌养国子以道,教之五射。(五射:一曰白矢,二曰参连,三曰剡注,四曰襄尺,五曰井仪也。)

又曰:沙麻竹人削以为弓,弓似弩,淮南所谓浮子弩也。

《汉书》曰:元帝多伎艺。

又曰:既张我弓。

又《前凉录》曰:索孚,字国明,敦煌人。善射,十中八九。或谓之曰:"射有法乎?"孚曰:"射之为法,犹人主之治天下也;射者弓有强弱,矢有铢两,弓不合度,矢不端直,主虽逢蒙,不能以中:才不称官,万务荒殆,虽有尧、舜之君,亦无以治也。"

又曰:楚灵王次于乾谿,左尹子革夕,王与之语曰:"昔我先王熊绎,僻在荆山,惟是桃弧棘矢,以供御王事。"

又曰:杨济迁太子太傅。济有才艺,常从帝校猎北邙山下,与侍中王济俱着布裤褶,骑马,执角弓,在辇前。猛兽突出,帝令济射之,应弦而倒。须臾复一出,济受诏,又射杀之。六军大叫称快。

《魏要略》曰:北方有橐离之国,其王侍婢有身。王欲杀之。婢云:"有气如鸡子来下我,故有身。"后生子,王捐之于溷中,猪以喙嘘之;徙马闲,马以气嘘之。王疑以为太子,令其母收畜之,名曰东明。常令牧马。东明善射,王怒,夺其国,杀之。东明走,南至奄水,以弓击水,鱼鳖浮为桥,东明得渡。鱼鳖解散,追兵不得渡。东明因都王夫馀之地。

又曰:德成而上,艺成而下。

《易》曰: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

又曰:孔子云:"士使之射,不能,则辞以疾,悬弧之义也。"(男子生而设弧于门左,示有射道而未能也。)

又曰:楚子享公于新台,使长鬛者好以大屈。(宴好之赐也。大屈,弓名。)

又曰:射之为言绎也,或曰舍也。绎者,各绎已之志也。故心平体正,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则射中矣。故曰:"为人父者以为父鹄,为人子者以为子鹄,为人君者以为君鹄,为人臣者以为臣鹄。故射者,各射已之鹄。故天子大射,谓之射侯。射侯者,射为诸侯也。射中则得为诸侯,射不中不得为诸侯。(大射,将祭择士之射也。以为某鹄者,将射,还视侯,中之则成人,不中之则不成人也。得为诸侯,为有庆也;不得为诸侯,谓有让也。)天子将祭,必先习射於泽。泽者,所以择士也。已射於泽,而后射於射宫。射中者,得与於祭;不中者,不得与於祭。不得与於祭者,有让,削以地;得与祭者,有庆,益以地。进爵绌地是也。(泽,宫名也。士,谓诸侯朝者诸臣及所贡士也。皆先令乃射于泽,已乃射宫课中否也。诸侯有庆者先进爵,有让者先削地也。)故男子生,桑弧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天地四方者,男子之所有事也。故必先有志於其所有事,然后敢用穀也。

杜夷《函求》曰:弓折由射者之数,剑缺因用之者多。

华峤《后汉书》曰:邓禹十三男,各令习一艺。

《孟子》曰:不仁不智,无礼无义,人役也。人役而耻为役,犹弓人而耻为弓。

《陈书》曰:褚玠,刚毅有胆决,长骑射。常从司空侯安都於徐州出猎,遇猛兽,玠射之,再发,中口入腹,俄而兽毙。

《洞林》曰:曲阿令赵元瞻儿字虎舒,从吾学卜。自求著作卦,见吾有盛艾小陵龟,欲得之。不与,语之曰:"当作卦相为致此物,令自来。"复数日,果有一龟入厩。虎舒后见吾言:"偶有一物试可占之,若得,当再拜输一好角弓。"即便作卦,曰:"案卦之是为龟。"虎舒奉弓起,再拜。

又曰:庭氏:掌射国中之夭鸟。若不见鸟兽,则以救日之弓与救月之矢夜射之。(不见鸟兽,谓夜来鸣呼为怪者。兽,狐狼之属。郑司农云:救日之弓、救月之矢,谓日月食所作弓矢。玄谓:日月之食,阴阳相胜之变也,于日食则射太阴,月食则射太阳。)若神也,则以太阴之弓与枉矢射之。(神谓非鸟兽之声,若或叫于宋大庙譆譆出出者。)

《龙鱼河图》曰:弓之神名曰曲张。(《太公兵法》又曰:弓神名曲张。)

又曰:吴子诸樊伐楚,以报舟师之役。门于巢,巢牛臣曰:"吴王勇而轻,若启之,亲门,我获射之,必殪。是君也死,疆其少安。"从之。吴子门焉,牛臣隐於短墙以射之,卒。

又曰:弓力有三均,谓之九和。安弓危矢,危弓安矢。

又曰:射鸟氏:掌射鸟。(鸟谓中膳羞者,凫雁鸨鸮之属也。)祭祀,以弓矢驱乌鸢。凡宾客、会同、军旅,亦如之。(鸟鸢,善钞盗,便汙人。)射则取矢。矢在侯高,则以并夹取之。(郑司农云:王射,则射鸟氏主取其矢。在侯高者,矢着侯高,人手不能及,则以并夹取之。并夹,针箭具。夹,读为甲,故司弓矢职曰:大射、燕射,共弓矢并甲。)

《博物志》曰:徐偃王既治其国,仁义著闻。欲舟行上国,乃通沟陈蔡之间。得朱弓矢,以已得天瑞,遂因名为号,自称徐偃王。

又曰:乐师:掌国学之政,以教国子少舞。(谓以年幼少时教之舞。)凡射,王以《驺虞》为节,诸侯以《狸首》为节,大夫以《采蘋》为节,士以《采繁》为节。(《驺虞》《采蘋》《采繁》,皆乐章名,在国风《召南》。为《狸首》,在《乐记》。)

《周礼》曰:司弓矢:掌六弓四弩八矢之法,辨其名物,而掌其守藏与其出入。仲春献弓弩,仲秋献矢箙。(弓弩成於和,矢箙成於坚也。箙,盛矢器也,以兽皮为之。)及其颁之,王弓、弧弓,以授射甲革、椹质者;夹弓、庾弓,以受射犴侯鸟兽者;唐弓、大弓,以授学射者及使者、劳者。(王、弧、夹、庾、唐、大兵者,弓异体之名。往体寡,来体多曰王、弧,往体多,来体寡曰夹、庾。)天子之弓,合九而成规;诸侯,合七而成规;大夫,合五而成规;士,合三而成规。句者,谓之弊弓。凡祭祀,共射牲之弓矢。(射牲者,示亲杀也。《国语》曰:郊之事,天子必自射其牲。)泽,共射椹质之弓矢。(郑司农云:泽,泽宫也。所以习射选士之处也。《射义》曰:天子将至,必先习射於泽者,所以择士也。)大射、燕射,共弓矢如数。

又《赵录》曰:刘曜亲围陈安於陇城,安突围而出。近则刀矛俱发,辄害六七;远则双带两鞬,左右驰射。

《家语》曰:楚共王出游,亡其乌嗥之弓。左右请求之,王曰:"止也,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孔子闻之曰:"惜乎其不大也。宜曰:人遗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

又曰:更羸与魏王处庑下,有雁从东方来,更羸虚发而雁下。魏王曰:"射可至此乎?"更羸曰:"其飞徐,其鸣悲。飞徐者,故疮痛也;鸣悲者,失群也。故痛未息,惊心未去,故闻弦音而下。"

又曰:弓人为弓,取六材必以其时。六材既聚,巧者和之。幹也者,以为远也;角也者,以为疾也;筋也者,以为深也;胶也者,以为和也;丝也者,以为固也;漆也者,以为受霜露也。(六材之力,相得而足。)凡取幹之道:七柘为上,檍次之,檿桑次之,橘次之,木瓜次之,荆次之,竹为下。凡相幹欲赤黑而阳声,赤黑则响心,阴声则远根。凡柝幹射远者用势,射深者用直。凡为弓,冬析幹而春液角,夏治筋,秋合材,冬定体。为弓长六尺有六寸,谓之上制,上士服之;弓长六尺有三寸,谓之中制,中士服之;弓长六尺,谓之下制,下士服之。(人各以其形貌大小用此弓也。)

又曰:尚伎而贱车,则人兴艺。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乃教之六艺,射之鹄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