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於九天以上,"遂围之数十重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09-30

又曰:地听:于城内随地穿井,各二丈,令头覆戴新瓮於井中坐听,则城外百步之内有孔城地道者,并听别人讲瓮中而辨知方所近远矣。

突门於城中,对敌营,自凿城内为暗门,多少一时,令厚五六寸勿穿,或於中夜,或於敌初来、营列未定;精骑从突门跃出,击其无备,袭其不意。

《东观汉记》曰:初,王巨君之遣王寻、王邑也,欲盛威武以震西藏。甲卫、冲輣、干戈、旌旗,战攻之具甚盛。后寻、邑环昆阳城作营,围之数重,云车十馀丈瞰城中。或为地突,或冲车撞城,积弩射城中,矢如雨下,城中负户而汲。

叔叔《六韬》曰:委环铁弋长征三号丈千三百。

铁菱,状如蒺藜,要路水中着之,以刺人马之足。

宋《起居注》曰:刘道符露板曰:"1三月二十二十八日部率众车虎士攻城,钩车至城东北楼下。逆贼程天祚等道穷数迫,仍乞降附。"

沈怀文《宋教头赵伦之碑》曰:君戮力以致诚,吐规以会机,一鼓则寇骑云彻,旝动则敌车雾消。

凿门为敌所逼,先自凿门为数十孔,出强弩射之,长矛刺之。

韦昭《吴书》曰:督将张异攻麻屯,败。使将王告作临车、云梯,克日攻拔之。

又曰:天井,仇敌攻城为地道来,乃自於城道上直下穿井以邀之,积薪安井中,以火薰之,敌人自焦心。

积石备垒於城上,不计大小,以多为妙,充抛石。

《左传》曰:晋使解杨如宋,使无降楚。郑人囚之以献於楚。楚子使反其言,三而后许。登诸楼车,使呼宋人而告,遂致其君命。楚子舍之以归。

张揖《广雅》曰:{就},谓之箛枪。

天井,敌攻城为优质,来反自於地道,上直下穿井邀之,积薪井中,加火熏之,自然心焦。

崔鸿《后凉录》曰:将军窦苟从吕光攻龟兹,每登云梯、入地道,坠落,苏而复上。

又云:复据柳江,皆堑垒,彭排鹿角,步安严谨以袭历阳诸军。

积木备垒,本木长五尺、径一尺小,或六七寸,抛下打贼。

《太公覆车试法》曰:诸出军行将屯营置陈,必法天文圆,法北辰为中将,角为冲车,訾为鈇钺。敌当冲车者,败当铁钺者,乱。

又曰:涂扇。以泥涂城门扇,厚可三寸,备火。

木弩,以杨柘桑为弩,可长一丈二尺,中径七寸,两稍三寸,以绞车张之,发如雷吼,以败队卒。

《三国典略》曰:侯景作尖顶木驴攻城,石无法破也。羊侃作雉尾炬,灌以膏蜡,取掷焚之,乃退。

《通典·卫公兵法·攻城战具篇》曰:作四轮车,上以绳为脊,生牛皮蒙之,下可藏十二个人,填隍推之,直抵城下,能够攻掘,金火木石所无法败。谓之轒辒车。(凡力有余者,攻,先绝诸国之交,使无外救。粮多而人少,攻而勿围;粮少而人多,围而勿攻。)

陷马坑,坑长五尺、阔一尺、深三尺,坑中埋鹿角、竹签,其坑十字相连,状如钩锁,复以[艹刍]草苇木加土种花实,令生苗蒙覆其上,军城营垒要路设之。

王隐《晋书》曰:宣帝讨公孙渊至襄平,遂围之。起土山地道,修橹钩撞,发石雨下,昼夜攻之,斩传其首。

《左传》曰:齐人战获臧坚。公子小白使宿沙卫唁之,曰:"无死。"坚曰:"使刑臣礼於士。"以弋抉其伤而死。

笓篱战格於女墙上,挑出去墙三尺,内着横括,前端安辖,以荆柳编之,长一丈、阔五尺,悬于椽端,用遮矢石。

《隋书》曰:辽东之役,何稠摄右屯卫将军,领御营弓箭士一万人。时工部侍中宇文恺造辽水桥不成,师未得济。右屯卫校尉麦铁杖因此遇害。帝遣稠造桥,十二日而就。初,稠制行殿及六合城,至是,帝于辽左与贼相对,夜中施之,其城周回八里,城及女垣各高十仞,上布甲士,立仗建旗,四隅置阙,面列一观,观下三门,迟明而毕。高丽望见,谓若神功。是岁加金紫光禄大夫。

又曰:木栅:为敌所逼,不比筑城垒,或因领土险势,多石少土,木任版堞,乃构造建设木栅,方圆高下随事。深埋木根,重复弥缝,其阙内重加短木为阁道,柱外重长出四尺为女墙,皆泥涂之。内七尺又立阁道,内柱上布板木为栈,立栏竿行於栅上。悬门、壅墙、壕堑、拒马防备,一如城垒法。

叉竿如枪刃,布两歧,用叉飞云梯上人。

又曰:凡三军行师令众,旦则有云梯远望,夜则有云火万炬。

○弋

钩竿有枪,两边有曲钩,能够钩物。

又曰:元嘉二十三年,虏主佛狸遂攻围悬瓠,行汝南郡事,广陵陈宪婴城自守。虏多作高楼,施弩以射城内,飞矢雨下,城中负户以汲。又毁佛图取金像认为大钩,施之冲车端,以牵楼作蛤蟆车以填堑。宪督厉将士固女墙而战,贼死者尸与城等。

○鹿角

转关桥一梁为大桥,端着横栝,拔去栝桥转关,人马不得渡,皆倾水中。秦用此桥,以杀燕丹。

《魏志》曰:太祖战不利,复壁。袁本初为高橹,起土山,射营中。太祖乃为发石车,击绍楼皆破。绍为道地欲袭太祖营,太祖辄於内为长堑以拒之。

习凿齿《汉晋阳秋》曰:曹芳谒曹叡墓於大石山,曹爽兄弟皆从。於是,司马仲达闭四城,遂与里正蒋济俱屯洛水南浮桥。奏罢,爽兄弟不知所为,芳还宿伊水南,发屯田数千人,树鹿角为营。

经曰: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动於九天以上。人所不见谓之九地,见所比不上谓之九天。禽滑厘问墨子守城之具,墨翟荅以六十六事,皆繁冗不便於用,其後韦孝宽守仁川、王[人品]守台城,皆约封胡子技能之术,古法非不妙,然非今之用也。今述便於用者,如左方浚隍深开濠堑也。

周迁《舆服杂事》曰:轒榅,今之橦车也。其下四轮,从当中权之,至敌城下。

谢灵运《自理表》曰:星言Benz,归滑君王。及经山阴,方卫彰赫,彭排马枪,断截衢巷。

灰杂糠[米比],因风於城上掷之,以眯敌人之目,因以铁汁洒之,又云:眯目,因风以[米比]糠灰掷之,使不得视。

《梁书》曰:侯景为曲项木驴攻城,矢石所无法制。羊侃作短尾炬施铁镟以油灌之,掷驴上焚之,俄尽。贼又东西起二土山以临城,城中震骇。侃命为白璧无瑕潜引其土,山不能够立。又作登城楼高十馀丈,欲临射城中。侃曰:"车高堑虚,彼来必倒,可卧而观之。"及车动果倒,众皆服焉。贼既频攻不捷,乃筑长围。朱异、张绾议出击之,帝以问侃。侃曰:"不可,贼多日攻城既无法下,故立长围欲引城中降者耳。今击之,出人若少不足当贼,若多则只要战败,门隘桥小必大概挫衄。"不从,遂使千馀人出战,未及交锋,望风退走,果以争桥赴水,死者太半矣。

鱼豢《魏略》曰:夏侯霸,字仲权,为偏将军。太和中,在长安及子午之役,并吞为前锋。蜀人望知其是霸也。指下兵攻之,霸手战鹿角间,赖救然后解。

楼橹城上建堠楼,以板为之跳出,出为楼橹。

又曰:胶东康王寄作楼车战具以备平顶山事。及汉治理珠江南事,连寄,寄发病死。

《左传》曰:周平王伐郑,郑为三拒,命二拒曰旝,动而鼓。(杜预注曰:旝,旗也。执感到号令。)

行燱常熔铁汁鑪,昇於城上,以洒仇敌,土瓶盛汁,抛之,敌攻城不觉。

《陶公好玩的事》曰:臣侃言:"郭默狂狡,肆行凶虐,负阻城险,用稽天诛。臣土山临其城,楼橹攻具有设。"

许慎《说文》曰:楫,弋也,麋,弋也。

脂油烛炬,然灯秉烛於城中四冲、要路、门户,晨夜不得绝明,以备极度。

《隋代书》曰:王寻、王邑攻光武。严尤说王邑曰:"昆阳城小而坚,今假号者在宛,亟进大兵,(亟,急也。纪力切。)彼必奔走,宛败,昆阳自服。"邑曰:"吾昔以虎牙将军围翟义,坐不生得以见责让,(翟义,字文少禽,方进少子,为东郡御史。新太祖居摄,义心恶之,乃立东平云子,义自号柱天天津大学学将军以诛莽。莽乃使孙建、王邑等将兵击义,破之。义亡自杀,故坐不得生。)今将百万之众,遇城而无法下,何谓耶!"遂围之数十重,列营百数,云车十馀丈,(云车,即楼车,称云,其高也。升之以望敌。犹墨子云般输为云梯之械。)瞰临城中,旗帜蔽野,(《广雅》曰:帜,幡也。)埃尘连天,钲鼓之声闻数百里。(《说文》曰:钲,铙也。似铃。)或为地道,冲輣撞城。(冲,撞车也。《诗》:临冲闲闲。许慎曰:輣,楼车也。輣,步耕切。)

又曰:灰〈麦戉〉、糠粃:因风於城上掷之,以眯仇敌目,因以铁汁洒之。

拒马枪,以木径二尺,长短随事,十字凿孔,驰骋安括,长一丈,锐其端,能够塞城门要道,人马不得奔前。

又曰:段匹磾所立代郡太史薛闾嵩,与刘琨雁门上卿王处合军谋杀磾奉琨,密作攻具,欲夜袭磾。磾儿强取处女为妾,遂以攻具告磾。磾遂斩王处、辟闾嵩及其徒党。

又曰:油囊,盛水,於城上。掷安列车中,囊败火盛。

古典历史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声明出处

《太公金匮》曰:武王问太公:"今民吏未安,贤者未定,何以安之?"太公曰:"不须军火,能够守国,耒耜是其弓弩,锄耙是其矛戟,簦笠是其兜鍪,锁斧是其攻具。"

又曰:拒马枪:以木径一尺,长短随事,十字凿孔,从横安枪,长一丈,锐其端,能够塞城门要路巷,人马不得Benz。

涂门,以泥涂门扇,厚五寸备火,又云涂栈,以泥门上木栈棚也。

陈琳《武军赋序》曰:回天军於易水之阳,以讨瓒焉。鸿沟参周,鹿菰十里,荐之以棘,为建修樐干青霄。竁深隧,下三泉,飞梯云冲神钩之具,不在吴孙之篇、《三略》《六韬》之术者凡数十事,秘莫得闻也。乃作《武军赋》曰:"钩车轇輵九牛转,牵雷呴激,折橹倒垣。其攻也,则飞梯行临,云阁设想,上通紫霓,下过三垆。"

又曰:脂油烛炬:燃灯秉烛於城中四衢、要路、门户,晨夜不得绝明,用备特别。

地听於城中八方,穿井各深二丈,令人头覆戴新瓮於井中坐听,则城外五百步之内有掘城道者,并闻於瓮中,辩方所远近。

沈约《宋书》曰:竟陵王诞据咸阳反,世祖使庆之塞堑造道,立行楼土山并诸攻具。时夏雨不得攻城,上使左徒中丞庾徽之奏庆之官以激之。自八月至於十月,乃屠城斩诞。

《魏武军策令》曰:夏侯渊今月贼烧却鹿角。鹿角去本营十五里,渊将四百兵行鹿角,因使士补之。贼山上见到,从谷中卒出,渊使兵与斗,贼遂绕出其后,兵退而渊未至,甚可伤。渊本非能用兵也,军中呼为"白地将军",为督帅尚不当亲战,况补鹿角乎!

木栅为敌所逼,不如筑城垒,或领域险隘多石少土,不任版筑,且建木为栅,方圆高下,随事深浅,埋木根重复,弥缝其阙,内量长短,为阁道立外柱,外重长出四尺为女墙,皆泥涂之内七寸,又立阁道内柱,上布板为栈立阑干竹於栅上,悬门拥墙,濠堑拒马,一如城垒法。

又曰:禽子问:"云梯既施,为之奈何?"墨翟曰:"云梯者,重器也。矢石沙灰以雨之,薪火汤水以济之,如此则云梯之功败。"(《尸子》又载:般为蒙天之阶,阶成,将以攻宋。墨翟请献十金。般曰:吾义固不杀人。墨子再拜。)

韦昭《吴书》曰:贺齐讨贼陈仆於林超山,山四面壁立不可攻。齐乃阴作铁弋,於贼不备处以弋拓山为道,夜潜上破贼。

游火铁筐,盛火加脂蜡,铁索悬坠城下,烧孔穴掘城之人。

又曰:黄巾贼起,卢植征之,连战破贼,张角等走保广宗。植筑围凿堑,造作云梯,垂当拔之。帝遣小黄门左丰诣军,观贼时势。或劝植以赂送丰,植不肯。丰还,言於帝曰:"广宗贼易破耳,卢中郎固垒息军以缓天诛。"帝怒,遂槛车征植。

又曰:於城下起土为山,乘城而上,古谓之土山,今之垒道。用生牛皮作小屋,并四面蒙之,屋中置运粗俗的人,避防攻击者。(土山,则外甥所谓拒闽。)凿地为道,行於城下,用攻其城。往往建柱,积薪於柱间而烧之,柱折城摧,谓之精良。

布幔,以复布为幔,以弱竿横挂於女墙外,去墙七八尺,折抛石之势,则矢不复及墙。

袁山松《隋代书》曰:朱隽击黄巾贼赵弘於西宁,斩之。贼复以韩忠为师。隽兵力少无法急攻,乃先起土山以临之。因伪修攻具,曜兵於西南。隽身自披甲,将精卒,乘其西北,遂得入城,忠乞降。

又曰:以大木为床,下置六轮,上立双牙,牙有检,梯节长丈二尺;有四桄,桄相去三尺,势微曲,递牙相检,飞於云间,以窥城中。有上城梯,首冠双辘轳,枕城而上。谓之飞云梯。

松明炬,以乔木烧之,铁索坠下,巡城点昭,恐敌人乘城而上。

车频《秦书》曰:苟长围柳州,作飞云车攻城,克之。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动於九天以上,"遂围之数十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