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由此作出了对谢安监管生平的操纵,对桓温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11-05

图片 1公元383年的冬天,苻坚——北方的“前秦”皇帝野心勃勃,自长安发兵87万,大举伐晋。谢安——南方的东晋的征讨大都督也不甘示弱,于建康聚兵8万,严阵以待。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爆发,这是一场众寡悬殊的大战,这是一场两个书呆子之间的对决。苻坚是氐族人,和藏族的祖先——古羌族同源,也就是说,他带有藏族血统。祖父苻洪,是十六国时期前秦的奠基者。苻坚好学,八岁时就主动求师读书。他的祖父苻洪很惊喜,欣然同意,因为本部族之人一般只知喝酒,而孙子小小年纪却要求读书,以后一定成大器。苻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学习刻苦且投入,潜心研读经史典籍,渐渐的,年龄长了,学识也长了,志也变大了。公元353年,符坚的堂哥苻生继承了帝位。苻生,是个独眼龙,自卑心理严重,是少有的暴君。他经常弯弓露刃出见朝臣,把锤钳锯凿等解剖器具随身带,随时随地换着花样杀人玩。有一次,因为老婆指着尚书仆射(宰相)贾玄石问姓名,搞得苻生很吃醋,就当场把老贾的头割下放盘子里托给老婆看。苻生杀人上了瘾,一天不杀人就难受,不光杀别人,后来,连自己的皇后和几个辅政大臣也杀掉了,弄得朝中人人自危,人人都希望他死。到了357年的一个夜晚,苻生喝醉了酒,苻坚召集亲兵,分两路进攻苻生的王宫,王宫值勤的御林军不但不抵抗,反而积极加入到苻坚队伍中来,就这样,苻生被干掉了。此后,在朝臣们的拥戴下,二十岁的苻坚在太极殿登位,号称“大秦天王”。苻坚即位后,下令恢复了太学和地方各级学校,广修学宫,招聘满腹经纶的学者执教,并强制公卿以下的子孙入学读书,学习汉族文化,学习他最仰慕的儒家经典。这还不算,苻坚每月到太学一次,考问诸生经义,品评优劣,还亲自挑选品学兼优的学生,让他们到各级权力机构任职。书呆子最终还是从书中学到了许多,比如发展经济,重视教育,讲究用人,他任用了当时最有才能的汉人政治家、军事家王猛为宰相。在王猛的辅佐下,灭前燕,俘前燕主慕容炜;灭前凉,俘前凉主张天锡;灭代国,俘代王涉翼健。就这样,在苻坚二十多年的努力下,前秦势力范围空前扩大,基本一统了北方。统一了中国北方的苻坚,又雄心勃勃地把目光转向了地处东南一角尚未征服的东晋。虽然朝中君臣认识不一,苻坚最终在心怀异志的异族贵族的竭力怂恿下决意南伐,并于公元383年5月,下达了进攻东晋的命令。随后调集近90万的兵力,陆续向东晋进发,大军旌旗相望,绵延千里。苻坚很自信,在他在出师之前,就宣言要让东晋皇帝司马昌明做他的下任尚书左仆射(等于副首相兼军政部长),晋朝的文武大臣谢安或桓冲,也为未来的吏部尚书和侍中,并都预先替他们在长安建造好了官邸。理想真是美好而丰满。书呆子终究是书呆子,书呆子最明显的一个特征是天真,苻坚就很天真,史学家对他缺点的评价是四个字:“柔仁邀名”。他过于注重这个仁慈的名声,对待敌人过分的仁慈。妇人之仁害了苻坚,他对这些亡国的君主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宽容态度,不但不杀掉他们,反而给他们盖了漂亮的府第,封他们作大官;没有文化的送他们人太学学习,当作贵宾招待;出征时,还让他们带领原部人马,担当重要任务。他认为,自己所行的是王道和德政,可以感化世上的一切人,甚至是敌国的君主。他觉得,敌国的君主能为自己所用,更显出自己的伟大与仁慈。早在淝水之战之前,苻坚已经派人围攻襄阳将近一年,襄阳守将朱序拼死抵抗,最终弹尽粮绝投降。在这种情况下朱序是不可能忠于苻坚的。可是苻坚再一次体现了他“柔仁邀名的一面,他不仅封给朱序大官,甚至派他去东晋劝降!然而朱序一回到东晋,就把前秦的虚实全部告诉了东晋,然后假意回到前秦,充做内应。后来的事实更证明了——符坚这种天真的豁达大度埋下了无穷后患。而苻坚的对手——东晋的征讨大都督——谢安也是个有点傻气的书呆子,这是个在魏晋时代很火的书呆子,在《世说新语》中,竟有一百多条文字涉及到谢安。史称谢安多才多艺,善行书,通音乐。他曾从王羲之学行书,他的书法非常出色,尤以行书为妙品。在他年少的时候,曾经向当时官至金紫光禄大夫的阮裕请教白马论,阮裕自己写了文章给他看。当时谢安不能立马理解阮裕说的话,所以就反反复复打破砂锅问到底。谢安少年时得到名士王濛及宰相王导的器重,已在上层社会中享有较高的声誉。然而谢安并不想凭借出身、名望去猎取高官厚禄。朝廷曾一再征召,都被谢安以有病为借口推辞了。后来干脆隐居到会稽郡的东山,与王羲之、许询、支道林等名士、名僧频繁交游,出门便捕鱼打猎,回屋就吟诗作文,就是不愿当官。后来,老谢家出了大事,在北伐前燕一战中,时任豫州刺史的弟弟谢万士卒奔溃,自己也单骑狼狈逃还,因此被免为庶人。此事使谢氏的权势受到了很大威胁,为了复兴家族,谢安被迫复出做官,这便是“东山再起”的故事。当时,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但做官后的他仍是玩水游山,满口清谈。人家规劝他,他就反问:“秦任商鞅,二世而亡,岂清言致患邪?”如果说苻坚的呆更多表现在柔仁上,谢安的呆更多表现出了镇定的气度。他在东山时,有次与好友出去泛舟游玩,突然波涛汹涌,旁人见了面色惊慌坐立不安,而谢安镇定自若,还跟他们说:“这么惊慌还怎么回去?”373年,东晋权臣桓温入京,朝廷命谢安及侍中王坦之到新亭(今软件大道附近)迎接。当时,建康盛传桓温要杀王坦之、谢安,继而夺取晋室天下。王坦之非常害怕,谢安却神色不变,说:“晋室的存亡,就取决于此行。”桓温抵达后,百官夹道叩拜。桓温部署重兵守卫,接待百官,其境况类似鸿门宴。王坦之汗流浃背,连手版都拿倒了。只有谢安从容就座,他坐定以后,对桓温说:“我听说诸侯有道,守卫在四邻,明公哪里用得着在墙壁后面安置人呀!”桓温笑着说:“正是由于不能不这样做。”于是就命令左右的人让甲士撤走,与谢安笑谈良久。由于谢安的机智和镇定,桓温始终没敢对二人下手,不久就带兵退回了姑孰。淝水之战的前夕,谢安受任都督十五州军事。儿子谢琰,侄子谢玄,谢石都是部下重要的将领。对付苻坚号称百万的军队,他只有八万人抵御。但是他“镇以和静,御以长算”又“不存小察,弘以大纲”。他对亲信将领个别的指示,以使他们“各当其任”为原则。临上前线之前,谢玄心里没底,特地到谢安家去告别,请示一下这个仗怎么打。但谢安只泰然回答:“朝廷已另有安排。”过后默默不语。谢玄不敢再问,便派好友张玄再去请示。谢安于是驾车去山中别墅,与亲朋好友聚会,然后才与张玄坐下来下围棋赌别墅。谢安平常棋艺不及张玄,这一天张玄心慌,反而败给了谢安。谢安回头对外甥羊昙说:“别墅给你啦。”说罢,他便登山游玩,到晚上才返回,把谢石、谢玄等将领,都召集起来,当面交代机宜事务。部署既毕,即不再多言,次日又招集亲朋,下围棋游山水以表示“夷然无惧色”。此后,淝水之战正式打响,经过无需我过多赘述。当北方混成的秦军和南方紧凑的晋军对峙的时候,谢玄派使者对前秦前敌总指挥苻融说:“您孤军深入,然而却紧逼淝水部署军阵,这是长久相持的策略,不是想迅速交战的办法。如果能移动兵阵稍微后撤,让晋朝的军队得以渡河,以决胜负,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吗!”苻坚认为"只带领兵众稍微后撤一点,让他们渡河渡到一半,我们再出动铁甲骑兵奋起攻杀,没有不胜的道理!"于是同意了谢玄的提议,苻融也认为可以,于是就挥舞战旗,指挥兵众后退。谁知,苻坚这次可算是上当了。秦军刚一后撤,朱序即在阵后流布谣言,说是北军已被南军打败。这时仓皇集结的部队,劳师远入,人地生疏,又无坚强的斗志,也就信以为真。如是一溃就不可收拾,弟弟苻融被乱军的马踩死,苻坚自己也中流矢,是以晋军大获全胜。前线战报刚到总司令部,谢安正与朋友下围棋,他看后将文书置在几案之上,对棋如故。只是胸中喜气到底无法全部抑制,下棋完毕,他步入户内,脚上筋肉紧张,一时伸展不尽如意,用力过猛,竟将木屐之底,在门限上踏损,俗语“不觉屐齿之折”,由来如此。淝水之战保住了东晋,瓦解了前秦,确定了南北朝的长期分裂。两年后,即385年,苻坚死了,死在了他书生意气的天真柔仁。燕国慕容垂,被他当做心腹大将,燕国慕容冲,被他时刻带在身边,这两个人在淝水之战后都背叛了他,成为反秦先锋,且最终将长安攻陷,苻坚被迫出逃五将山。姚苌,羌族贵族,战败投降前秦后被苻坚重用。淝水之战后,他建立后秦,派军包围五将山(西安西北),断绝了苻坚的生路。在成为俘虏的这一天,苻坚保留了最后的尊严,平静地接受了悲惨的结局。其后,他被押送到了新平,姚苌屡次索要传国玉玺,然而次次被拒。385年10月16日,姚苌以连自己的部下都不齿的方式,残忍地勒死了苻坚。这一年,苻坚48岁。以此为标志,烜赫一时的前秦帝国成为过眼云烟。这一天,谢安去世已四天。这一年,谢安因功高震主,越来越受到晋孝武帝的猜疑。这一年,谢安收到了老对手苻坚的求救,他便借口救援苻坚,主动交出手上权力,自请出镇广陵的步丘,建筑新城来避祸。这一年,他因病重获准返回建康,也就是这一年——385年10月12日,谢安去世,享年66岁,葬在了今天的南京雨花台的梅岗。以此为标志,东晋北伐悄然结束,两个书呆子的较量也永远落下了帷幕。这一年,距离北方再次统一还有五十四年,距离东晋灭亡还有三十五年。附文言原文:《世说新语.咏雪》: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世说新语.谢安围棋》:谢公与人围棋,俄而谢玄淮上信至,看书竟,默然无言,徐向局。客问淮上利害,答曰:"小儿辈大破贼。"意色举止,不异于常。《晋书.谢安传》及帝崩,桓温入赴山陵,止新亭,大陈兵卫,将移晋室。桓公伏甲设馔,广延朝士,因此欲诛谢安、王坦之。王甚遽,问谢曰:“当作何计?”谢神意不变,谓文度曰:“晋阼存亡,在此一行。”相与俱前。王之恐状,转见于色。谢之宽容,愈表于貌。望阶趋席,方作洛生咏讽“浩浩洪流”。桓惮其旷远,乃趣解兵。王、谢旧齐名,于此始判优劣。原创: 咖啡 咖啡随笔

      当晋军在淝水之战中大败前秦的捷报送到时,谢安正在与客人下棋。他看完捷报,便放在座位旁,不动声色地继续下棋。客人憋不住问他,谢安淡淡地说:“没什么,孩子们已经打败敌人了。”直到下完了棋,客人告辞以后,谢安才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舞跃入室,把木屐底上的屐齿都碰断了。淝水之战的胜利,使谢安的声望达到了顶点。以总统诸军之功,进拜太保。

咸安二年,即位不到一年的简文帝就在忧惧中死去,太子司马曜即位,是为孝武帝。原来满心期待着简文帝临终前会把皇位禅让给自己的桓温大失所望,便以进京祭奠简文帝为由,于宁康元年二月率军来到建康城外,准备杀大臣以立成。他在新亭预先埋伏了兵士,下令召见谢安和王坦之。

     这是李白《忆东山二首》中的其二,虽然只有短短二十个字,却自然流畅,毫无拘束,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有的人认为本诗,是李白想用谢安携妓东山的典故,来表达自己对隐逸生活的向往,可是我觉得恰恰相反,反而是李白渴望建功立业,不甘隐居的真情流露,诗人愈是总是说想隐居,反而愈是不想隐居,李大诗人跟我们玩了个反语,可能有人会反驳我了,我又不是李白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其实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还得从诗人所用典故说起,谢安是“旧时王谢堂前燕”中的谢氏贵族,谢安淡泊名利,初次做官,数月便辞职了,而且隐居东山,带着丫鬟、歌女在东山上歌舞升平,或许谢安是身在东山,心系政局,直到谢家凋零,难以为继谢氏家族的荣耀辉煌,他才出山为官。或许,谢安在仕途中,有两件事,是最值得一说的,一件事,是阻止桓温篡位,另一件事便是淝水之战。

公元4世纪前后,我国北方,由氐族人建立的前秦王朝统治着;南方,由东晋王朝统治着。前秦国王苻坚一心想向南扩展,统一全国。

     当时孝武帝年幼力弱,在外又有强臣,谢安与王坦之竭尽忠诚辅佐护卫,最终使晋室得以安稳。同年三月,桓温病重,暗示朝廷对他加九锡,让袁宏起草奏表。谢安见后,动手修改原稿,十多天还未改好,等桓温一死,加九锡之事因此搁置。

东晋和前秦的军队在淝水两岸隔河对峙。前秦先是攻占了淝水岸边的寿阳县,之后,苻坚派部下朱序到晋营诱降。朱序本是晋将,被迫降秦,心还向着东晋。朱序同晋军约定了瓦解秦军的计划。东晋大将通知苻坚,说晋军准备渡过淝水会战,要求秦军向后退出一块空地来做战场。苻坚想乘晋军渡河的时候袭击晋军,就命令秦军后退。秦军里的各族兵士,阵势一移动,朱序又乘机在阵后高呼:“秦军败了!秦军败了!”前秦兵士听到呼声,顿时如潮水般地向北方溃退。晋军乘势渡过淝水,奋勇追击。苻坚中了箭,单骑逃命。秦军一路上听到风声鹤唳,还以为追兵到了,昼夜奔跑,不敢停留。苻坚逃到洛阳,收集残兵,只剩了十多万人,损失的有十之七八。

     当时,桓冲在荆州听说形势危急,打算专门拨出三千精兵到建康来保卫。谢安对派来的将士说:“我这儿已经安排好了,你们还是回去加强西面的防守吧!”将士回到荆州告诉桓冲,桓冲很担心。他对将士说:“谢公的气度确实叫人钦佩,但不懂得打仗。眼看敌人就要到了,他还那样悠闲自在:兵力那么少,又派一些没经验的年青人去指挥。我看我们都要失败被俘了。”

淝水之战与 谢安(320 —— 385)

             欲报东山客,开关扫白云。

淝水战后,前秦瓦解。公元384年,鲜卑族慕容垂自己称帝,建立后燕。公元385年,羌族姚苌杀死苻坚,占据长安,自称秦帝,建立后秦。同时,其他少数民族贵族也纷纷独立,建立割据政权。北方又重新陷入分裂混战的局面。

图片 2

谢奕病死,谢万被废,使谢氏家族的权势受到了很大威胁。升平四年,征西大将军桓温邀请谢安担任自己帐下的司马,谢安接受了。这本来只是很寻常的事情,然而消息传出以后,竟然引起了朝野轰动。在他动身前往江陵的时候,许多朝士都赶来送行,中丞高嵩挖苦说:「卿屡次违背朝廷旨意,隐居东山不出,人们时常说:『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如今苍生又将如卿何!」而谢安夷然毫不介意。桓温得了谢安却十分兴奋,一次谢安告辞后,桓温自豪地对手下人说道:「你们以前见过我有这样的客人吗?」

图片 3

谢安年轻时就思想敏锐深刻,举止沉着镇定,风度优雅流畅,能写一手漂亮的行书。东晋初年的不少名士如王导、桓彝都很器重他,少年时就有重名。

图片 4

当晋军在淝水之战中大败前秦的捷报送到时,谢安正在与客人下棋。他看完捷报,便放在座位旁,不动声色地继续下棋。客人憋不住问他,谢安淡淡地说:「没什么,孩子们已经打败敌人了。」直到下完了棋,客人告辞以后,谢安才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舞跃入室,把木屐底上的屐齿都碰断了。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朝廷由此作出了对谢安监管生平的操纵,对桓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