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收费也实在太不合理了吧,一个带着红袖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10-31

作者 | 文翼

永远不要和层次低的人争辩,他会把你的智商拉低到和他一个水平线,然后用他丰富的经验打败你,你和什么样层次的人争辩,就注定了你将会沦为什么样子的人。

【香知蜜读627】2017/09/02星期六  荐书蜜友:小丫

01

01 -

文:文翼

记得大学毕业刚进公司的那一年,有一天我和胡哥到外单位去办事。

记得大学毕业刚进公司的那一年,有一天我和胡哥到外单位去办事。事情办完以后,我们开车来到停车场的出口处,一个带着红袖章的老人过来跟我们收费。


事情办完以后,我们开车来到停车场的出口处,一个带着红袖章的老人过来跟我们收费。

明明我们的车才停了半小时不到,老人却硬生生要收我们三十块钱。

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那是对自己的一种无益的损耗。

明明我们的车才停了半小时不到,老人却硬生生要收我们三十块钱。

我不由地嘟囔了一句,你们的收费也实在太不合理了吧。

01

我不由地嘟囔了一句,你们的收费也实在太不合理了吧。

老人斜了我一眼,二话不说就把停车场的闸门关上了。一个人走进传达室,优哉游哉地喝着茶。

记得大学毕业刚进公司的那一年,有一天我和胡哥到外单位去办事。事情办完以后,我们开车来到停车场的出口处,一个带着红袖章的老人过来跟我们收费。

老人斜了我一眼,二话不说就把停车场的闸门关上了。一个人走进传达室,优哉游哉地喝着茶。

意思是说,在老子地盘,你们都得听我的。今天不把钱交了,你们也休想离开了。

明明我们的车才停了半小时不到,老人却硬生生要收我们三十块钱。

意思是说,在老子地盘,你们都得听我的。今天不把钱交了,你们也休想离开了。

我正想下车找他理论,胡哥却适时制止了我,一声不响地把停车费交了。

我不由地嘟囔了一句,你们的收费也实在太不合理了吧。

我正想下车找他理论,胡哥却适时制止了我,一声不响地把停车费交了。

顺利离开之后,我向胡哥抱怨道,明明道理在我们这边,为什么要向他妥协?谁怕谁呢!大不了就跟他耗下去呗。就算要交钱,也要让他出示物价局的相关证明以后再交也不迟啊。

老人斜了我一眼,二话不说就把停车场的闸门关上了。一个人走进传达室,优哉游哉地喝着茶。

顺利离开之后,我向胡哥抱怨道,明明道理在我们这边,为什么要向他妥协?谁怕谁呢!大不了就跟他耗下去呗。就算要交钱,也要让他出示物价局的相关证明以后再交也不迟啊。

胡哥笑了,你还是太年轻,认准了一个理就不惜死磕到底。明眼人也能看得出来,他这是在乱收费。可是为了这点钱都把时间耗这里了,耽误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其实并不划算。

意思是说,在老子地盘,你们都得听我的。今天不把钱交了,你们也休想离开了。

胡哥笑了,文翼,你还是太年轻,认准了一个理就不惜死磕到底。明眼人也能看得出来,他这是在乱收费。

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胡哥当时跟我说过的这句话: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那是对自己的一种无益的损耗。

我正想下车找他理论,胡哥却适时制止了我,一声不响地把停车费交了。

可是为了这点钱都把时间耗这里了,耽误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其实并不划算。

- 02 -

顺利离开之后,我向胡哥抱怨道,明明道理在我们这边,为什么要向他妥协?谁怕谁呢!大不了就跟他耗下去呗。就算要交钱,也要让他出示物价局的相关证明以后再交也不迟啊。

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胡哥当时跟我说过的这句话: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那是对自己的一种无益的损耗。

我的一个编辑朋友小毅跟我说过他的一个经历。

胡哥笑了,文翼,你还是太年轻,认准了一个理就不惜死磕到底。明眼人也能看得出来,他这是在乱收费。可是为了这点钱都把时间耗这里了,耽误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其实并不划算。

02

今年回家过年,家里有个亲戚问他,一个月能挣多少?

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胡哥当时跟我说过的这句话: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那是对自己的一种无益的损耗。

我的一个编辑朋友小毅跟我说过他的一个经历。

小毅如实相告,谁知道亲戚听过以后,居然语带嘲讽地说,你好歹是个名牌大学的学生,怎么还不如村口李家的儿子呢,人家也只是区区的中专学历,可是这些年在上海混得相当不错,据说最近就要回村子盖房子了。

02

今年回家过年,家里有个亲戚问他,一个月能挣多少?

他还一个劲地摇头感慨,读那么多书还真没什么用啊。

我的一个编辑朋友小毅跟我说过他的一个经历。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们的收费也实在太不合理了吧,一个带着红袖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