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纯如日中天不容置疑还生气的脸,以自己的菲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10-20

31我是他的克星 我撅着嘴巴端着餐盘走了进去。 “妈妈真是的,每次都看不起我,谁说我不行,我不是很……”我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 “很什么?” 床上突然传来一声慵懒的问话。 “啊!”吓了我一跳!@ο@ 脚下一个不稳,就差点把餐盘打翻。 “喂,你睡醒了啊!干吗突然出声吓我!”我有些不高兴地抱怨。 “你在门口吵得那么大声,我想睡也难。”江纯一对着我叹了一口气。 >‘<||||呃……乌鸦飞过…… “是我吵醒你的吗?啊,真是对不起。”这一次,我认真地向他道歉。 “算了。”那个家伙无所谓地翻翻眼睛。 啊,我最讨厌他这个表情了,好像别人对他说什么,他都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好像目空一切地把所有人都不看在眼里。 “喂,什么算了!人家在跟你道歉耶!你怎么又是这个表情!”我生气地问他。 “如果你是为了在学校里帮别人加油,向我道歉的话,我可以接受。”他趴在床上,还对我冷若冰霜的。 “喂,江纯一,什么叫我帮别人加油,就要向你道歉?”>_<我生气地把餐盘放在一边,“那个人不是别人,他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很要好的朋友!” 虽然我今天整整一天都在内疚,不过看到他这张脸我就开始恢复本来面目! 他突然从枕头上抬起头来,直盯着我的眼睛。 “你的好朋友?小学同学?” “对啊!我们从一年级就在一起了,所以很要好啊!反正安吉已经有那么多人帮你加油了,而我帮他喊一声加油,有什么不对?”我反问他。 他突然微眯了一下眼睛,让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很显然,我的话不知道哪里激怒了他,让他非常地生气。 “随便你!”果然,他狠狠地丢来一句,“你爱帮谁加油,和我无关!” “当然和你无关!”我也生气,“反正我帮安吉加油,也不会是为了你江纯一!” >_<哼!干吗总摆脸色给我看?我又没有惹你!生气就生气好了,我就陪你生气到底!人家好心端晚餐来给你吃的,却只换来这样冷冷的脸色!哼!讨厌! 我转身就朝门外走去,但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便再转过身来问他:“江纯一,你现在受伤了,要不要我打电话告诉你的家人?” 江纯一本来还生气的脸,听到我的这句问话时,蓦然愣了一下。 我几乎在瞬间看到江纯一那双明亮的眸子突然黯淡了一下,接着他便冷冰冰地回答我:“不要多事!” “这怎么是多事?”我奇怪地向前跨了一步,“你现在受伤了,告诉你的家人是应该的啊!难道你不想让他们来照顾你吗?” “不必了!”江纯一突然大声地回答我。 耶?他好像生气了?怎么会这样?每个人都有最爱的家人,为什么江纯一一提到他的家人,就会是一副生气的表情? “你这个人……真是的。”我生气地朝他撇嘴,“虽然知道你是男生,不会向妈妈撒娇,但是家人应该是你最亲近的人啊,为什么你对江爷爷的态度总是那么冰冷?这样是不对的,你懂吗?” 江纯一抬起头来,突然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里,他的目光不是那样冰冷,反而是有些楚楚可怜的。好像有一种脆弱的、忧伤的东西浮在里面…… “我不懂,你也不会懂!”他突然回我一句,“你不要多事!” 啊呀啊呀,刚刚还觉得他脆弱,谁知道一瞬间之后,又变成了那个大冰块!唉!果然是本性难移啊! 我对他撇撇嘴,“我才懒得管你呢!哼!” 关心他居然被人说是多事,随便你了,爱怎样就怎样吧! 我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身后却突然传来他的喊声:“喂!等一下!” “干吗?”(>_<)我不屑地转过身去。 “你为什么进我房间?” “我妈让我端晚餐给你!”我撅起嘴巴。 “晚餐呢?” …⊙_⊙… 我回头一看,发现那餐盘离他有十万八千里,他又卧病在床,根本就吃不到嘛! “你自己下来吃嘛!反正就在那里!”我在心底窃笑。*^◎^* “你明明看到我受伤了……”他丢给我一个大白眼。 哈!想求我帮忙,还敢给我这样的表情?! “那又怎么样?反正只不过是一顿晚餐,你爱吃不吃!”哼,我就陪你玩到底! “关希沙!”他被我气得大叫我的名字。 “怎样?”我对他扮鬼脸。 不过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听他喊出我的名字,以前无论怎么吵,怎么生气,他也不过是冷着一张脸,而今天居然都被我气得大叫我的名字,看来真的快要气疯了。 “把晚餐端给我。”>_<#他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 “这种时候,难道你不觉得该说一句‘拜托’吗,江纯一同学?”我对他皮笑肉不笑的。*^◎^* 他真是快要被我气疯了,直盯着我笑眯眯的小脸,那张白皙的脸上,泛出可怕的绿色。 “拜托你!关希沙小姐!”他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 哈哈!胜利!^o^/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可以把这个大冰块气成这个样子!哈哈哈!真是太爽了! “好吧,江纯一同学。我原谅你了。”*^_^*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终于帮他端起了那盘晚餐,朝着他笑眯眯地走过去。 原来大冰块也是有低头的时候嘛,我还以为他会一直高高在上。不过我喜欢这个时候的他,这让我感觉他不再是三年甲那个高不可攀的天才少年,他是淘气而又亲切的,活在我身边的朋友。 但是我妈的话真是无上的真理!我只顾得心里美得冒泡,竟然忘记了看看自己的脚下! 他的床边摆放着一只小矮桌,我根本躲都没法躲,一脚就踢了上去! 砰! “啊!好痛!”{{{(>_<)}}}我失声尖叫,手里的餐盘立刻就飞了出去! “啊!好烫!”{{{(>_<)}}}房间里立刻就响起了江纯一的惨叫! 天啊!我只顾得去护住自己受伤的小腿,却完全没有预料到,把那整整的一盘晚餐全部扣到了他的背上! ⊙_⊙“啊……对不起!对不起!江纯一你没事吧?我的天!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惊慌失措地尖叫,伸手就去拉开他盖在身上的床单! (>_<)啊,该死的,他为什么不盖一床厚点的棉被,居然只盖了薄薄的一层秋被! “你干什么!快给我走开!”他生气地对我怒吼! 还飞快地抢过我手里的被子,也不管那上面汤汁淋漓,立刻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不过……我还是看到了!江纯一竟然赤裸着上身趴在被子里! 啊!我要喷鼻血了!(>_<) 可是这个家伙还是被烫得哇哇大叫,大概背上的伤,不仅仅只是休息几天就可以恢复了!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妈妈大叫着就冲进了房间。 “妈……”⊙_⊙我无力地垮下可怜兮兮的小脸。 江纯一则趴在床上无力地呻吟。 我是他的克星吧?T_T5555……我也不想的!

51甜蜜泡泡 我话是不是说得太满了?我是不是对我的烂水平太自信了?我是不是真的不应该跟尹成美打这个赌?以我这个烂英文水平,想要在全校老师和同学的面前赢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我失望地抱住自己的头,狠狠地把英文字典和书再丢回书桌上! 完蛋了……完蛋了!这次真的死定了!我怎么那么傻啊,居然答应要和尹成美比赛……T_T5555……谁来救救我啊……我可不想死在学校的礼堂上啊!我趴在书桌上,真是欲哭无泪。 以我的英文烂水平,想要写出一篇没有文法错误的英文演讲稿都不可能,又怎么能流利地在比赛当天背诵出来呢?555……这次一定死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要把江纯一让给她啦!T_T5555……我不要……我不要把江纯一让给她……她是个女魔头,江纯一如果落在她的手上,不知道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啊! 可怜的江纯一!小时候经历了那么多痛苦,如今长大了……我一定不能再让你受那些痛苦!我绝对不会把你输给尹成美的!我绝对不会! 我的斗志突然又来了,我用力地挥拳,大声地对自己说:“关希沙,加油!不可以输,绝对不可以输!你一定能赢尹成美,一定能!”可是……可是……可是这烂英文啊,为什么它们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们啊!5555…… 我胡乱地翻着课本,头痛欲裂。 无奈地拿起铅笔来,在纸上乱画着: 江纯一……江纯一……I……I……I什么呢?Iammissing……不对不对,是Iloveyou…… >"<||||啊不是不是!我都在乱写什么啊!什么Iammissing,什么Iloveyou!我才不会对这个家伙有什么想法呢!最可恶的就是他了,他的成绩明明那么好,却偏偏这么小的忙都不肯帮我!江纯一!大坏蛋!大笨蛋! 我在纸上恨恨地画一只猪猪脸,上面还写上他的名字。哼! 可是我的讲演稿还是没有办法啊……我到底要在上面说什么,我到底要写什么?555……这是我今年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了!我怎么会这么笨,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尹成美的要求!5555…… 我无力地捧着头,倒在书桌上。~zZ 朦胧中,我似乎看到了尹成美,她头上戴着“安吉风采美少女”的花环,右手紧紧地挽着江纯一的胳膊,有些得意地朝我笑着:“关希沙,你输了!江纯一归我了!归我了!” “不要啊!”我吓得大叫,“不要啊!江纯一!你不能跟她走!不能!” 江纯一的表情却有些无奈,*^_^*“希沙,你怎么把我输了?你怎么把我输给她了?” “我也不想啊!江纯一!你不要跟她走!你不要跟她走!下次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一定不会把你输给她!”::>_<:: “不行啊,希沙,你已经输了,我只能跟她走……”江纯一难过地垮着一张脸。 尹成美在旁边立刻尖声地笑了起来! “哈哈!你是我的啦!你是我的!” “不!不要!江纯一!不要!不要走!不要走!”我大声地喊。突然感觉有双有力的大手把我从桌前抱了起来,我想要张开眼睛,但是却看到尹成美正挽着江纯一从我的面前离开! 我心急地顾不得张开眼睛,立刻就朝着江纯一的背影尖叫道:“江纯一!你不要走!请你留在我的身边!请你不要走!”%>_<% “我不会走的。”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温柔的回应。 o_O咦?是谁?是谁在跟我说话? 我费力地张开眼睛,却正巧看到我房间的门刚刚合拢。而我也从书桌上躺到了床上,身上还被细心地盖好了被子。 @[email protected]呃?刚刚……是一场梦吗?我还躺在我的房间里,而风采大赛也并没有进行! (*>_<*)啊,天哪,快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已经输给了尹成美,已经把江纯一输给她了!还好还好,幸好那只是一个梦!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 耳边传来早起的鸟儿的鸣叫声,而阳光已经暖暖地洒进了我的卧室,我闭上眼睛,还想再小睡一下…… “啊—啊—啊!”我突然翻身弹起来,对着窗户就尖叫起来! 天已经亮了!我的天啊!已经天亮了!我居然又睡着了,而我的演讲稿半个字都没有写呢!(*>_<*)死定了!死定了!这一次可真是死定了! 我光着脚就跑到我的书桌前,但是我立刻就愣住了。 桌上摆着一张用英文写好的演讲稿,工工整整的模样,像是上次帮我写数学作业同样的笔迹。甚至还细心地在句子旁边做了拼音的注解,好像明白我这个英文白痴,连发音都读不准的毛病。 (*>.<*)[email protected]啊!江纯一那个家伙! 那个害羞的,还说一定不会帮我的家伙!他干吗每次都那么害羞,每次都说不帮我,但是每次我清晨醒来,他都已经帮我把一切都做好。唔~皇家国际,~还真是个贴心的小男生!害得我被他这些细心的小举动弄得心里暖暖的,甚至差点都感动起来了呢! [email protected]^_^@~捧着他亲笔帮我写好的演讲稿,我的心里冒起无数颗甜蜜泡泡,我忍不住捧着稿子傻傻地笑了起来。 尹成美,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输给你了!一定不会!∩__∩y 52三年丙班魔音穿耳 我把江纯一写给我的讲演稿当成了护身符,每天都带在身边,早也背、晚也念,走在路上我在低声地背诵,坐在教室里我在大声地朗读,就算和秀琳、爱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还在不停地叨念着。搞得秀琳和爱晶都快要陪我背下来了,每天两个人都捧着脑袋大喊头痛,说我是魔音穿耳,念得她们两个快要疯掉了。[email protected] 可是我紧张嘛,总害怕那天晚上的那个梦会真的实现。所以我一定要赢尹成美,我一定要赢过她! “希沙希沙!”秀琳大叫着从教室外面跑进来。 “Yes!”我立刻条件反射地用英语回答。 “请说国语!”秀琳向我大喊。 “CanyouspeakEnglish?”[email protected]^_^@~我接着说。 “我不会!请说国语!”秀琳无奈地对我翻白眼。 “Oh,canIhelpyou?”*^◎^*我继续说。 “Mygod!”秀琳气得跺脚。 “Oh,baby,don"tworry,Iamwindow!”我看着秀琳的样子,继续卖弄。 “No!It"swin,notwindow!”秀琳也朝我喊。 “呃?我错了吗?”>_<我再也坚持不住,国语立刻就溜出来,“是win,不是window吗?” 咣咣! 我面前的同学们立刻就晕倒了一片!而秀琳则更是一头栽倒在我的课桌前! ^_^|||我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立刻就乱翻英文课本。我可不希望在台上出这样的错误,不然还不被尹成美笑掉大牙!啊,老天保佑我啊! “好啦,我不要跟你乱扯了!”秀琳无力地从地板上爬起来,“林佑浩来了,就在学校门口,他要我告诉你一声,他在等你。” “呃?林佑浩?”我突然听到他的名字,还有一点不适应。 我和他似乎很久没有见面了,自从他那次和江纯一动手之后,而且他又突然对我表白……我差点已经快要把他忘记了,没想到他又突然来了。那天他失落地跑掉了,我一直都很内疚。今天他是来讨答案的吗?那天他已经很受伤的样子,今天…… ⊙_⊙啊,完蛋了。我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动,怎么也不站起身来。秀琳就趴在我的桌子上直直地瞪着我,我突然发现她那张放大的脸颊,立刻就吓了一大跳。 “干吗啊你!”(*>_<*) “关希沙,你心里有鬼哦!”她这个聪明丫头,只看我的眼睛就能猜出我的心事。 “我……我哪里来的什么鬼!”我心慌意乱地躲开秀琳的眼睛。 “你骗不了我的!林佑浩喜欢你,是吗?”秀琳这个大嘴巴,立刻就在班里大声地喊了起来。 现在正在中午休息,同学们都在教室里玩,突然听到秀琳的尖叫,立刻一群人都朝着我围了过来! “希沙,你好有魅力耶!”爱晶也惟恐天下不乱地跟着秀琳喊。 “噢!”班里的同学立刻跟着这两个丫头起哄。 “我没有!我没有啦!”>"<||||我心慌意乱地挥手,“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啦!我和他只不过是小学同学,是朋友!普通朋友!” “那和江纯一呢?”秀琳嘴快地立刻问。 “和他……”我一时想不起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和江纯一的关系。 “噢!”班里的同学再一次跟着尖叫。 “不是啦!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唉,我解释不清楚!苏秀琳,你别在这里乱说啦!”>"<||||我生气地撅嘴。 “我没有乱说,”秀琳摊开双手,“是林佑浩告诉我的嘛,他喜欢你。” 我晕倒! 我还以为这个臭丫头是神仙呢,能够算出我心里在想什么。原来是林佑浩告诉她了!我真是晕倒! “噢!”他们惟恐天下不乱。 “别噢来噢去啦!我出去啦!”我大叫一声,立刻转身就逃了出去! >"<||||再被他们噢下去,我真是要疯啦! “噢!”可惜我跑出了很远,还听得到我们班里传来的号叫。 T_T5555……他们才是魔音穿耳好不好!

29病房里的金童玉女 不管是不是我的原因,我必须去医院看看江纯一的情况。虽然尹成美推dao了我,不许我跟着急诊车去照顾他,但我还是在秀琳和爱晶的帮助下,打听到了江纯一被送进了第二中心医院。顾不得向老师请假,我急匆匆地就和秀琳跑进医院。 “在哪里?在哪里?”我一边狂奔,一边心急火燎地问秀琳。 秀琳跟在我的身后,拿着电话听着爱晶从学校里打听来消息。 “在上面!419!爱晶说他被送到了419病房!”秀琳大喊。 >_<我狂奔到楼梯口,来不及按电梯,直接拔腿就朝着楼上狂奔! 天啊,他刚刚那么痛苦的倒在地上,千万不要有任何事!天上的众位神仙拜托拜托,你们一定要保佑他平安无事!求求你们了!保佑保佑! >_<|||我不停地在心底默念。 短短四层的楼梯,已经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找到了419,我几乎整个人就要朝着那个房间扑过去! “纯一,你别动!” ……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声叫喊,让我止住了脚步。 “纯一,你要什么?告诉我,我帮你拿过来。”尹成美娇滴滴的声音立刻传进我的耳朵里。 ⊙_⊙∥啊,我真是个笨蛋!我怎么忘记了,她会在这里呢?她可是寸步不离地跟着江纯一的。因为刚才推dao了我,所以她已经早我一步先来到了这里! “水。” 透过病房虚掩的房门,我看到江纯一正俯卧在病床上,有些痛苦地拧着眉。他的背上似乎被缠了很厚的绷带,连病号服都不能全部遮掩。⊙_⊙天啊,那一定很疼,看看他皱起的眉头吧,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表情。 尹成美在一边完全像是他的女朋友一样,走到桌边拿起水杯,非常体贴地坐在他的床边,用细细的小汤匙,一勺一勺极其温柔地向他喂着水。 而江纯一竟然没有拒绝,他趴在病床上,就那样一口一口地喝着她递过来的水。突然他的唇边洒出了几滴,尹成美立刻体贴的拿起面纸,帮他细心地擦掉。 “谢谢。”江纯一轻声地跟她道谢,我甚至看到他微微地对她笑了一笑。 看到这里,我的心没有缘由地就被这个笑容给狠狠地撞了一下。仿佛是刚刚看到他被林佑浩撞倒时,那被人狠狠揪住的那一下。好重,好痛,好难受。 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谢谢”,更没有对我那么温柔地笑过,但是他竟然对尹成美……原来传说中的金童玉女,真的是这么相配的一对……看着细心照顾着他的尹成美,我的胸口像是突然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莫名地感到很难受。 冒冒失失的秀琳这时才跑上楼来,她突然从背后撞了我一下,差点把我撞进病房里去。 “咦?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吗?”秀琳朝着病房里伸出脑袋。 我却一把拉住她,“别进去!” “为什么?”秀琳好奇。 “我说不要进去就不要进去!别问为什么!”我突然生气地对秀琳跺脚,转身就走。 “喂,怎么了吗?无缘无故地生什么气?不是来看江纯一吗?怎么……”秀琳的声音突然停止,想必她也已经看到了病房里那一对“亲密”的金童玉女。 我生气地转身朝医院的楼梯走去,一边走,一边还愤愤不平地低声咒骂着他:“死江纯一……臭江纯一……让你笑……笑,最好笑掉你的牙齿!讨厌鬼!喝凉水!” 可是好像骂他也没有什么用,为什么我的心会那么痛,痛得像是破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洞,冷冷的风一直吹进我的胸膛里,让我忍不住难过地发抖………… 我在秀琳的陪伴下回到了学校,路上妈妈打电话来告诉我,江纯一出事了,要住院观察一天…… 第二天一个人来到学校,同学们还在谈论着那场比赛,因为江纯一的受伤退出,安吉的队员们阵势大乱,输给了荣光学园,就这样失去了进军决赛的资格。 “唉!”::>_<::我懒洋洋地趴在课桌上,捂上耳朵不想再去回想他们的议论。 难道江纯一就真的是安吉学园的神吗?没有了他,我们学校就要输吗?为什么那些人就不会争气一点,只靠他一个人的队伍,怎么能算是好的球队? 可是……可是……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昨天……好像我确实有错,我真的不应该在自己学校的主场,还那么大声地帮荣光加油……江纯一分神了,摔倒了,受伤了…… 不过他也很过分啊!居然在病房里和我讨厌的人这么亲热! ::>_<::真是讨厌,讨厌!而且还不关紧病房的门,难道就不怕被别人看到吗? T_T5555……虽然不该偷看他们,但是……但是看到他们那个样子,我真的很难受……一种狠狠地揪心的感觉…… “关希沙同学,关希沙!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我在旁边同学的提醒下终于认识到现在是上课时间,天啊……什么时候上课的?而且居然还是我最头疼的物理课……什么问题啊?让我回答什么? 我急急忙忙低头翻书,哪能翻到什么东西! 而且,不翻书还好,一翻书吓我一跳,我的书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江纯一的名字!江纯一、江纯一、江纯一、江纯一……到处都是江纯一!天啊!怎么会这样? 物老太已经不耐烦起来,缓缓走下讲台,边走边说:“怎么,你刚才没在记笔记吗?” 怎么办怎么办……这下惨了……我明显走神,而且走神得非常之严重……居然什么时候写了这么多江纯一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是,物老太居然以为我在做笔记!天啊!怎么办啦! “第128页下面的实验……”旁边传来小小的一个声音,好像是爱晶的声音。 没时间想那么多了,我一边翻书一边故作镇静地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关于这个实验,它的关键在于……” 照着书一阵狂念,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过我回答完物老太就回讲台继续讲课了,呼……松一口气……还好还好,勉强过关。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爱晶立刻跳到我面前,一脸关心地问:“希沙,你今天出什么事情啦?怎么心不在焉的?刚才有多险你知道吗?你不会是在担心江纯一吧?” 我一阵狂汗!爱晶还真是不开哪壶提哪壶! “拜托,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担心江纯一!我干吗要担心他啊!”我一脸不屑状,不等爱晶继续发问,就立刻岔开话题。 “咦,秀琳这丫头哪里去了?我刚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她居然不过来安慰我一下!真不够意思!” “希沙希沙!”说曹操曹操就到,秀琳这个大嗓门儿突然从门外跳了进来,“我听甲班的人说,江纯一今天出院了!老师特别叫了几个男生去送他回家呢!” “什么?他回家了?”我立刻从课桌前跳起来! 对啊!我怎么给忘了,他只要留院观察一天。 他回家了……可是……是回江家还是我家? 我来不及多想,抓起书包就向外跑! “希沙,你去哪里?”秀琳尖叫。 (*>.<*)[email protected]“我有急事,你帮我请假!”我回她一声,“就说我拉肚子好了!” 江纯一回家了!他是回我家吗?我一定要快点回去看一看! 30漂亮的纯一睡美人 我把脚踏车踩得飞快,就只想赶回家里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回来了。他会回我家来吗?他没事的吧?他一定没事的。 “我回来了!”我咚咚地跑进客厅里,差点连鞋子都忘了脱。 “沙沙!你怎么回来了?”妈妈惊讶地连忙从厨房里迎出来。 我却根本来不及回答妈妈的话,立刻丢下外套和背包,就一溜烟地朝楼上跑去。 “沙沙!”妈妈的大叫追在我的身后。 江纯一……江纯一……他还好吧?他没事吧?他…… 我连跑带跳地冲上楼,却在冲到他的房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刹住脚步。 他……他是不是就躺在里面?他……他是不是还在痛?他……他应该没事了吧?他……他…… 我死盯着他那扇房门,却突然没有了冲上楼来时的勇气。直直地看了那扇门好久,我才终于鼓足勇气,轻轻地推开来— 他的床就放在窗下,微风拂起雪白的窗帘,而傍晚的金色夕阳,就透过那飘来荡去的窗帘,一点一点地洒进来。江纯一就俯卧在床上,露出他那清秀的脸颊。我能看到他正微皱着眉头,甚至有点孩子气地嘟着嘴巴。但他睡着了,安静得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一样。 耶!好可爱的纯一睡美人哟! 第一次看到他乖乖地躺在床上,既不会冷着一张脸,也不会对我皱着眉头,我不由得连忙朝着他的身边凑了过去。 好卡哇依的一张睡脸啊!那么优美的动人曲线,那么直挺的鼻梁,那么红润的嘴唇,还有那微微向上卷曲着,比女生还要修长的漂亮睫毛。真的好可爱,真的好漂亮,就像是我小时候的洋娃娃…… 我突然淘气地对他伸出手指,想要碰碰他可爱的脸颊,不知道是不是也像我的洋娃娃一样,真的那么柔软、那么可爱…… 哇,好细好滑的肌肤啊!我的指尖滑过他的额头、他的鼻梁、他的鼻尖……还有他红润的,几乎要引人犯罪的漂亮嘴唇…… 好想把他变成我的洋娃娃,那样的话就可以每天都捏他的脸颊,每天都可以这样看着他的睡脸……啊,江纯一!你真的好帅,好可爱…… 不过,对不起,不知道你是不是因为我的尖叫才摔倒了,但我想告诉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很有趣,所以才乱叫的……其实在我的心里,我真的很希望安吉能赢,很希望你能赢得胜利…… “沙沙!”妈妈的尖叫突然从楼梯上传来。 我猛然就收回了自己的手指,转身就飞快地逃出他的房间! 啊!我疯了吗?我刚刚在想什么?我刚刚在做什么?怎么能因为他漂亮的脸颊,就让自己情不自禁?不要忘记了他张开眼睛时,那副冷冰冰的表情;更不要忘记了他意外吻了我一次时,那无所谓的态度……啊!我怎么可以被他的清秀俊美所吸引……我怎么可以被他引诱得犯下这样的错误!(*>_<*) “沙沙!”妈妈走上楼来,“你在干吗?” “我……我没……”[email protected]^_^@~我心慌意乱地回答,一张脸滚烫得快要燃烧起来。 “你怎么了?脸这么红?发烧了吗?怪不得这么早就回来了!”妈妈走过来看我,“纯一已经受伤了,你怎么也给我倒下了?!我可没精力同时照顾两个啊!” “妈,没有啦!我们下午自修,我就逃回来了。”我随便撒了个谎告,然后连忙问,“江纯一到底怎么样?是同学把他送回来的吗?” “好像是的。除了你们同学,还有两位老师。他们说纯一昨天在打球时伤了背肌,好像手臂还有点脱臼。不过医生已经帮他正位了,只是需要休息几天,就会没事了。”妈妈连忙回答。 呼—还好。=3 我吁出了一口气。害我担心得要死,还好他不算什么大伤,只需要休息几天。不过……同学们送他回来的?那……那岂不是……知道他住在了我家? 啊!完蛋了!这下又不知道会被那些人传成什么样子了!惨了惨了!这回是死定了! 妈妈看着我表情丰富的脸,有些奇怪地问:“沙沙,你怎么了?没事吧?还好吧?” “呃……没事没事!我很好!很好!”*^o^*我连忙挤出一个笑。 “那就好。快点下去吃饭吧,我把纯一的先拿进去。”妈妈立刻想要推门。 “不用了!妈!”我立刻抢过餐盘,“他好像睡着了,让我拿进去吧!” 就当表达一点歉意也好,虽然我不认为他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你?你可以吗?”妈妈有点怀疑地看着我,“可要小心一点啊!你每次拿餐盘都会把它报销……” “妈!”>_<我窘得大叫。 妈又掀我的老底。好吧,我承认我从小就笨手笨脚的,但是那又不是我的错,是妈妈太宠我了,从来不让我做家事的关系嘛!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快拿进去吧。”妈妈帮我推开江纯一的房门。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江纯如日中天不容置疑还生气的脸,以自己的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