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无不剪辫,剪辫易服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10-05

《顺天时报》载北京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欧阳晓澜女士不许剪发之女生报考,致此等人多有望洋兴叹之概云云。 是的,情形总要到如此,她不能别的了。但天足的女生尚可投考,我以为还有光明。不过也太嫌“新”一点。 男男女女,要吃这前世冤家的头发的苦,是只要看明末以来的陈迹便知道的。我在清末因为没有辫子,曾吃了许多苦,所以我不赞成女子剪发。北京的辫子,是奉了袁世凯的命令而剪的,但并非单纯的命令,后面大约还有刀。否则,恐怕现在满城还拖着。女子剪发也一样,总得有一个皇帝(或者别的名称也可以),下令大家都剪才行。自然,虽然如此,有许多还是不高兴的,但不敢不剪。一年半载,也就忘其所以了;两年以后,便可以到大家以为女人不该有长头发的世界。这时长发女生,即有“望洋兴叹”之忧。倘只一部分人说些理由,想改变一点,那是历来没有成功过。 但现在的有力者,也有主张女子剪发的,可惜据地不坚。 同是一处地方,甲来乙走,丙来甲走,甲要短,丙要长,长者剪,短了杀。这几年似乎是青年遭劫时期,尤其是女性。报载有一处是鼓吹剪发的,后来别一军攻入了,遇到剪发女子,即慢慢拔去头发,还割去两乳……。这一种刑罚,可以证明男子短发,已为全国所公认。只是女人不准学。去其两乳,即所以使其更像男子而警其妄学男子也。以此例之,欧阳晓澜女士盖尚非甚严欤? 今年广州在禁女学生束胸,违者罚洋五十元。报章称之曰“天乳运动”。有人以不得樊增祥作命令为憾。公文上不见“鸡头肉”等字样,盖殊不足以餍文人学士之心。此外是报上的俏皮文章,滑稽议论。我想,如此而已,而已终古。 我曾经也有过“杞天之虑”,以为将来中国的学生出身的女性,恐怕要失去哺乳的能力,家家须雇乳娘。但仅只攻击束胸是无效的。第一,要改良社会思想,对于Rx房较为大方;第二,要改良衣装,将上衣系进裙里去。旗袍和中国的短衣,都不适于乳的解放,因为其时即胸部以下掀起,不便,也不好看的。 还有一个大问题,是会不会乳大忽而算作犯罪,无处投考?我们中国在中华民国未成立以前,是只有“不齿于四民之列”者,才不准考试的。据理而言,女子断发既以失男女之别,有罪,则天乳更以加男女之别,当有功。但天下有许多事情,是全不能以口舌争的。总要上谕,或者指挥刀。 否则,已经有了“短发犯”了,此外还要增加“天乳犯”,或者也许还有“天足犯”。呜呼,女性身上的花样也特别多,而人生亦从此多苦矣。 我们如果不谈什么革新,进化之类,而专为安全着想,我以为女学生的身体最好是长发,束胸,半放脚(缠过而又放之,一名文明脚)。因为我从北而南,所经过的地方,招牌旗帜,尽管不同,而对于这样的女人,却从不闻有一处仇视她的。 九月四日——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七年十月八日《语丝》周刊第一五二期。 《顺天时报》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北京所办的中文报纸。参看本卷第98页注。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该报刊载《女附中拒绝剪发女生入校》新闻一则说:“西城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欧阳晓澜女士自长校后,不惟对于该校生功课认真督责指导,即该校学风,由女士之严厉整顿,亦日臻良善,近闻该校此次招考新生,凡剪发之女学生前往报名者,概予拒绝与考,因之一般剪发女生多有望洋兴叹之概云。” 指清朝统治者强迫汉族人民剃发垂辫一事。一六四四年清兵入关及定都北京后,即下令剃发垂辫,因受到各地人民反对及局势未定而中止。次年五月攻占南京后,又下了严厉的剃发令,限于布告之后十日,“尽使发,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如“已定地方之人民,仍存明制,不随本朝之制度者,杀无赦!”此事曾引起各地人民的广泛反抗,有许多人被杀。 作者在清代末年留学日本时,即将辫子剪掉,据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所记,时间在一九○二年秋冬之际。他在一九○九年归国后曾因没有辫子而吃过许多苦。参看《且介亭杂文·病后杂谈之余》和《且介亭杂文末编·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 袁世凯一九一二年三月五日南京临时政府曾通令“人民一律剪辫”;同年十一月初,袁世凯在北京发布的一项令文中,也有“剪发为民国政令所关,政府岂能漠视”等话。 “天乳运动”一九二七年七月七日,国民党广东省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通过代理民政厅长朱家骅提议的禁止女子束胸案,规定“限三个月内所有全省女子,一律禁止束胸,……倘逾限仍有束胸,一经查确,即处以五十元以上之罚金,如犯者年在二十岁以下,则罚其家长。”(见一九二七年七月八日广州《国民新闻》)七月二十一日明令施行,一些报纸也大肆鼓吹,称之为“天乳运动”。 樊增祥(1846—1931)湖北恩施人,清光绪进士,曾任江苏布政使。他曾经写过许多“艳体诗”,专门在典故和对仗上卖弄技巧;做官时所作的判牍,也很轻浮。下文的“鸡头肉”,是芡实(一种水生植物的果实)的别名。宋代刘斧《青琐高议》前集卷六《骊山记》载:“一日,贵妃浴出,对镜匀面,裙腰褪,微露一乳,…… 指妃乳言曰:‘软温新剥鸡头肉。’”“杞天之虑”这是杨荫榆掉弄成语“杞人忧天”而成的不通的文言句子。 “不齿于四民之列”民国以前,封建统治阶级对于所谓“惰民”、“乐籍”以及戏曲演员、官署差役等等都视为贱民,将他们排斥在所谓“四民”之外,禁止参加科举考试。

我已剪短我的发 剪断了牵挂

民国时期,生活风俗的变化和发展较之其他类型的风俗变化和发展更为活跃。可以说,民国风俗的革故鼎新正是从生活风俗开端的。这是因为,一种文化对于异 质文化的吸收,往往首先肇起于最表面生活习尚的层次。进入民国以后,随着西方国家原经济侵略,随着近代物质文明的渗入,中国人看到了一种崭新的生活模 式,激发了追求、模仿人类进步生活方式的心理,有意无意地用这种新的生活模式改造和充实自己的生活,从而使传统的生活方式出现了巨大的变革 严昌洪: 《西俗东渐记》,湖南出版社1991年版,第152页。 一、服饰风俗 民国时期汉族社会生活风俗革故鼎新最直接、最迅速的外在反映,便是服饰式样的更新。而这种更新的主要标志就是男子剪辫、女子放足、男服易式和女服趋新。 1.男子剪辫 男子剃发留辫,原是清代满族统治者初入中原时强迫汉人接受的方式。因此,在清代男子蓄辫与否,成为汉族社会衡量其是否效忠朝廷的标志。有清一代,男子留 辫不仅是个生活习俗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当时汉族男子的剃发留辫,主要是靠了政治与法律的助力才得以推行并相沿成习,缺乏相应的社会基础。进入到民 国,原由满族统治者强加于汉族社会的男子剃发留辫风俗,随着清朝统治的灭亡和社会历史条件的改变,也就难以持续下去了。资产阶级革命党人认为,衣冠发式是 民族之徽识,常与民族精神相维系,望之而民族观念油然而生。 汪精卫:《民族的国民》,《民报》第1期。因而号召人民,盖欲除满清之藩篱,必去 满州之形状,举此累赘恶浊烦恼之物,一朝而除去之,而后彼之政治乃可得而尽革也 《论发辫原因》,《黄帝魂》。。对于那些不愿剪辫的人,当局给予处罚。 浙江都督规定,元年二月十七日即阴历年底为止,为一律剪尽之期。 《浙省广设剪辫论》,《申报》1912年20月8日。黄县民政长张汉章于十月十六 日出示限期七日一律剪发 《黄县民变续闻》,《申报》1912年11月1日。。就是南京政府所出的剪辫令,也只给了二十天限期,不少地方将留辫者简直当 成了敌人,其有保存发辫者,非讥之为豚尾,即詈之为满奴,甚欲削夺其选举权,以实行强迫手段 《大公报》1912年11月20日,闲评一。。据回忆, 当时无数的汉人,都兴高采烈地剪去这条奴隶标志的辫子。也有迷信的,事先选择吉日,拜祭祖先,然后庄重地剪除,把辫子烧了。更有联合多人同日剪辫,并燃 放爆竹,举行公宴来庆祝的。 许金城:《民国野史》,第16页。 各地政府的剪辫的法令及革命党人的热心倡导,很快得到了普遍的响 应,剪辫热潮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兴起。在广东,实行反正之议既决,无论老弱少壮之男子以及士农工商兵,罔不争先恐后,纷将天然锁链剪去。……统计是日剪辫 者,尽有二十余万人 《广东独立记》,《辛亥革命资料》,第456页。。在长沙,剪辫子是革命后最早形成的一种风气,大家认为不剪辫子就是甘心做满奴 和亡国奴的显明标志,于是在学校中剪掉同学的辫子,当街剪掉路人的辫子 陶菊隐:《长沙响应起义见闻》,《辛亥革命回忆录》,中华书局1963年 版,第194页。。即使在远离大陆的台湾,剪发的风气开始在……各城市流行起来,而终于遍及到广大农村。 王文德:《辛亥革命前后台湾的一鳞半爪》, 《辛亥革命回忆录》,中华书局1963年版,第510页。人们的是非价值观念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审美观点也不同了。昔以豚尾垂垂之长辫宽袍阔褂红 顶花翎为美观,今以中山濯濯之秃头窄袖短发草帽革履为时尚,足见人心之趋向,为世界所转移矣。 其实,民初的剪辫子时尚也是服饰本身 发展规律使然。因为西装与辫子是格格不入的。实行新军服制的清兵身着西式军服脑后一条辫子已让人觉得不伦不类,西装革履本是为更精神,更繁洁,如脑后一条 不便洗涤的又长又臭的猪尾巴则会让人作呕。实用和美观是物质风俗的主要追求,在服饰方面更是如此。剪辫便于动作,益于身体。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及近代 西方物质文明的输入,至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人的生活方式、风尚习俗也出现了某些欧化的趋势。华人的辫发胡服,委实牵掣行动,妨碍操作,游历他 邦同遭人耻笑,于时为不宜,于民为不便 《翦辫易服诋》,《湖北学生界》第3期。,不论是从卫生还是从审美的角度看,均毫无可取之处。时人已看到了剪 辫可以强兵、可以强种、可便行役、可振工艺等优点,剪辫乃大势所趋,所谓变亦变不变亦变 《翦辫易服诋》,《湖北学生界》第3 期。。先代之结发,满清之辫发,西人之短发,发凡之变,而世界之风潮,日新月异而岁不同,进化又明之程度,亦不知相去几千矣。 《论发辫原因》,《黄 帝魂》。可见,男子剪辫之举反映了国人对于西方文明的追求以及振兴中华的热望,理所当然地得到了汉族社会绝大多数男子的响应。当然,一种旧习俗的革除,绝 非是一蹴而就的,许多求稳守旧者则在群众性的剪辫大潮面前,死保长辫不放,有盘结头顶者,有乘坐肩舆者,有垂辫领内者 《申报》1912年6月14 日。不一而足,在一些交通偏僻的地方,直至20世纪50年代,仍有留辫者存在。 2.男服易式 发式与衣冠是密不可 分的。随着民初剪辫活动的展开,社会上又出现了易服热。清朝的官、民服饰,因为体现着封建礼法的等级观念,所以与辫子一样为民众厌恶;而满服的孔雀 翎,马蹄袖,衣冠巾,直禽兽更是早已遭到汉人的鄙弃。革命后,那些象征着封建特权及民族压迫的衣冠饰物,多被弃如敝屣,宫廷内外,一切前清官爵命服及 袍褂补服翎顶朝珠,一概束之高阁。剪辫易服,使以往服装上那种古板、单调、等级森严的局面,被生动活泼、千变万化的景象所取代。 剪 辫后,人们大多开始有了戴帽子的服饰习惯。于是博士帽、草帽、卫生帽及毛绳便帽等各式帽子流和起来。民国以来,男子皆剪发,且风气日升,夏 季之草帽,销行日盛。今已通行全国。当初概用劣货,自抵制后,国货草帽公司踵起。日夜赶制,尚不敷销,劣货几绝迹矣 《申报》1912年7月 16日。。剪发后为什么一定要戴帽?其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可能是当时的人们还不习惯于头上一点饰物都没有。用帽子代替辫子,尽管多是使用国产货,但样式却 是从西方传过来的。从中不难体察出这种过渡时期的心理状态。

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一寸 一寸 在挣扎

我已剪短我的发 剪断了惩罚

剪一地伤透我的尴尬

反反覆覆 清清楚楚

一刀两断 你的情话 你的谎话

图片 1

梁咏琪的《短发》当年可是火得一塌糊涂,虽然时光流逝,但仍觉得好听。或许,打动内心的已不再是旋律,而是过往的记忆。

活在今天的女大学生,只要不违法乱纪,没了底线,可以活得很任性。纵是一头飘逸的长发,想剪,也就剪了,不涉及道德,更不涉及法律,最多在娇羞的脸庞滑落两滴泪水,在平静的心湖激起一波涟漪。

说不定,还会被人骂矫情。

图片 2

假若回到百余年前的民国,可就没那么随性了。虽说晚清七十年的变革,把好些个传统击得粉碎,捆绑在女大学生身上的绳索,却仍然密密麻麻。一刀下去,剪掉的不光是头发,还可能是头颅。

骨碌碌滚到地下,向你眨眨眼,转头独自去浪。你很想追上去对它说:你丫没良心的,为什么丢下我?回答你的,只是一片死寂,还有血腥。

图片 3

没人喜欢被禁锢,只是缺乏勇气。当然,无论监控多么严密,手段多么残酷,总有些不安分的,想去追寻看似虚无缥缈的自由。

1903年,距离民国还有些年头,反对旧伦理的浪潮却已铺天盖地。有个叫金天翮的人在《女界钟》上发出呐喊: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公民无不剪辫,剪辫易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