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宗以敬瑭为前锋趣汜水,命帝领亲骑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19-10-01

高祖圣文章武明德孝天子,姓石氏,讳敬瑭,布尔萨人也。本卫大夫碏、汉上卿奋之后,汉衰,关辅乱,子孙流泛西裔,故有居甘州者焉。四代祖璟,以唐元和中 与沙陀军太史硃耶氏自灵武入附,宪宗嘉之,隶为河东十万大山府裨校,以边功累官至 张掖郎中。天福二年,追尊为孝安天王,庙号靖祖,陵曰义陵。祖妣秦可儿,追谥为 孝安元皇后。三代祖郴,早薨,赠左散骑常侍,追尊为孝简天子,庙号肃祖,陵曰 惠陵。祖妣安氏,追谥孝简恭皇后。皇祖讳翌,任振武防范使,赠太守右仆射,追 尊孝平天皇,庙号睿祖,陵曰汉阳陵。祖妣米氏,追谥孝平献皇后。皇考讳绍雍,番 字臬捩鸡,善骑射,有经远或者,事武周武皇及庄宗,累立战功,与周德威相亚, 历平、洺二州上大夫,薨于任,赠都尉,追尊为孝殇皇国君,庙号宪祖,陵曰昌陵。皇 妣何氏,追谥孝元懿皇后。

帝即孝元之第二子也,以唐景福元年10月二十二日生于克赖斯特彻奇汾阳里,时有白气 充庭,人甚异焉。及长,性沈淡,寡言笑,读兵法,重李牧、周亚夫行事。唐明宗 为代州左徒,每深心器之,因妻以爱女。唐庄宗闻其善射,擢居左右,明宗请隶大 军,从之。后明宗从庄宗征行,命帝领亲骑,号“三讨军”,倚以机密。

旧五代史卷七十五

新五代史卷八

天祐十二年,庄宗并有西藏之地,开府于鄴,梁遣旅长刘鄩以兵50000营于莘。 十八年11月,鄩引兵突至清平,薄于城下。庄宗至自甘陵,兵未阵,多为鄩所掩。 帝领十余骑,横槊深刻,东西驰突,无敢当者,卒全部伍而还。庄宗壮之,拊其背 曰:“将门出将,言不谬尔。”因颁以器帛,复亲为啖酥,那时候感觉异恩,由是盛名。2018年,鄩兵阵于莘之东北,明宗从庄宗酣战。久之,尘埃四合,帝与明宗俱陷 阵内,帝挺身跃剑,反复员和转业斗,行数十里,逐鄩于故元城之东。是日,鄩军杀伤过 半。

高祖纪一

晋本纪第八

十八年,唐军拔杨刘镇,梁将贺瑰设下伏兵于无石山,明宗为瑰所迫,帝为后殿, 破梁军五百余骑,按辔而还。十三月,庄宗与梁军战斗于胡柳陂,众号十万。总管周德威将左军,杂以燕人,前锋不利,德威死之。庄宗率步众伍仟,固守高陵以避 敌之锐。明宗独完右广,伏于土山以下,顾谓帝曰:“梁人首获其利,旌旗甚整, 何计可以挫之?”帝曰:“腊后寒如此,动手堕指,彼多步众,易进难退,莫若啜 Я饮水,徐而困之。且超乘徒行,其势不等,一击而破,期在胜利。”明宗曰: “是笔者心也。”会日暮,梁军列于平野,五陆万人为一方阵,麾游骑以迫唐军,帝 曰:“敌将遁矣!”乃请明宗令士整胄,宽而罗之,命左射军三百人鸣矢驰转,渐 束其势,以数千骑合之。迨夜,旌旗皆靡,而一角先溃,三面踵之,其牙竿相击, 若热门之声,横尸积甲,更仆难数。由是梁人势削,庄宗进营德胜渡。

  高祖圣作品武明德孝圣上,姓石氏,讳敬瑭,阿瓜斯卡连特斯人也。本卫大夫碏、汉巡抚奋之后,汉衰,关辅乱,子孙流泛西裔,故有居甘州者焉。四代祖璟,以唐元和中与沙陀军太尉硃耶氏自灵武入附,宪宗嘉之,隶为河东苍岩山府裨校,以边功累官至白城太守。天福二年,追尊为孝安君主,庙号靖祖,陵曰义陵。祖妣秦可卿,追谥为孝安元皇后。三代祖郴,早薨,赠左散骑常侍,追尊为孝简天皇,庙号肃祖,陵曰惠陵。祖妣安氏,追谥孝简恭皇后。皇祖讳翌,任振武防守使,赠太守右仆射,追尊刘箕子王,庙号睿祖,陵曰文陵。祖妣米氏,追谥孝平献皇后。皇考讳绍雍,番字臬捩鸡,善骑射,有经远大概,事明朝武皇及庄宗,累立战功,与周德威相亚,历平、洺二州校尉,薨于任,赠长史,追尊为孝元始天尊祖,庙号宪祖,陵曰昌陵。皇妣何氏,追谥孝元懿皇后。

  高祖圣文章武明德孝圣上,其父臬捩鸡,本出于西夷,自硃邪归唐,从硃邪入居具茨山。其后,晋王李克用起于云、朔之间,臬捩鸡以善骑射,常从晋王征同志伐有功,官至洺州尚书。臬捩鸡生敬瑭,其姓石氏,不知其得姓之始也。

公斤年一月,又从明宗战梁人于德胜渡,败其将戴思远,杀10000余名。十八年, 战胡卢套,唐军稍却,帝睹其敌锐,拔剑辟道,肩护明宗而退,仇敌望之,无敢袭 者。

  帝即孝元之第二子也,以唐景福元年八月二十十一日出生于阿里格尔汾阳里,时有白气充庭,人甚异焉。及长,性沈淡,寡言笑,读兵法,重李牧、周亚夫行事。唐明宗为代州县令,每深心器之,因妻以爱女。唐庄宗闻其善射,擢居左右,明宗请隶大军,从之。后明宗从庄宗征行,命帝领亲骑,号「三讨军」,倚以秘密。

  敬瑭为人沈厚寡言,明宗爱之,妻以女,是为永宁公主,由是常隶明宗帐下,号左射军。庄宗已得魏,梁将刘掞急攻清平,庄宗驰救之。兵未及阵,为掞所掩,敬瑭以十余骑横槊驰击,取之以旋。庄宗拊其背而壮之,手啗以酥,啗酥,夷狄所重,由是名动军中。十七年,庄宗战于胡柳,前锋周德威战死,敬瑭以左射军从明宗复退步梁兵。明宗战胡卢套、杨村,为梁兵所败,敬瑭常脱明宗于危。

二十年十一月,从明宗观梁人之杨村寨,部曲皆不擐甲,俄而敌出不意,以兵掩 明宗,刃将及背,帝挟战戟而进,一击而凶酋落马者数辈,明宗遂解其难。是岁, 庄宗即位于鄴,改元同光,遣明宗越河,悬军深远以取郓。郓人始不之觉,帝以五 十骑从明宗涉济,突南门而入。郓兵来拒,帝中刃,翼明宗,罗兵通衢,嶷然不动。 会后骑继至,遂拔中城以据之。既而平汴水,灭梁室,致庄宗一统,集明宗大勋, 帝与唐末帝功居最,庄宗朝官未显者,以帝倒霉矜伐故也,唯明宗心知之。

  天祐十二年,庄宗并有广西之地,开府于鄴,梁遣上校刘鄩以兵伍万营于莘。千克年一月,鄩引兵突至清平,薄于城下。庄宗至自甘陵,兵未阵,多为鄩所掩。帝领十余骑,横槊深远,东西驰突,无敢当者,卒全部伍而还。庄宗壮之,拊其背曰:「将门出将,言不谬尔。」因颁以器帛,复亲为啖酥,那时候以为异恩,由是知名。今年,鄩兵阵于莘之西南,明宗从庄宗酣战。久之,尘埃四合,帝与明宗俱陷阵内,帝挺身跃剑,再三员和转业斗,行数十里,逐鄩于故元城之东。是日,鄩军杀伤过半。

  赵在礼之乱,明宗讨之,至魏而兵变,明宗初欲自归于圣上,明己所以不反者。敬瑭献计曰:「岂有军变于外,元帅独无事者乎?且犹豫者兵家避忌,不及速行。愿得骑兵三百先攻兖州,夷门天下之重要性也,得之能够成功。」明宗然之,与之骁骑三百,渡黎阳为前锋,明宗遂入汴。庄宗自洛后至,不得入,而兵皆溃去。庄宗西还,明宗以敬瑭为前锋趣汜水,且收其散卒。庄宗遇弑,明宗入立,拜敬瑭保义军长史,赐号「竭忠建策兴复功臣」,兼六军诸卫副使。在陕为政以廉闻。是时,诸侯多不奉法,邓州陶觥①裰堇钹捊砸栽呶勐鬯溃明宗下圣旨褒廉吏普州安崇阮、洺州张万进、耀州孙岳等以讽天下,而以敬瑭为首。

同光四年十二月,赵在礼据鄴为乱,朝廷遣元行钦招之不下,群议纷然,以为非 明宗不可,庄宗乃以明宗为主帅。时帝从行,至魏,诸军有变,叩马请明宗帝青海。 明宗受霍彦威劝,将自诉于圣上,遂佯诺。诸军亦恐事不果,而散者甚众,明宗所 全者,唯常山一军而已。西次邱县,帝密言于明宗曰:“犹豫者兵家避忌,必若求 诉,宜决其行。某愿率三百骑先趋汴水,以探虎口,如遂其志,请大军速进。夷门 者,天下之首要也,据之能够自雪。安有中校与三军言变,他日有平手乎!危在曾几何时,不宜恬然。”明宗至相州,遂分骁骑三百付之,遣帝由黎阳济河,自汴西门而 入,因据其城。及明宗入汴,庄宗亲统师亦至城之西南五里,登高叹曰:“吾不济 矣!”因此庄宗从兵大溃,来归明宗。明宗寻遣帝令率兵为前锋,趋汜水关。俄而 庄宗遇内难而崩。

  十两年,唐军拔杨刘镇,梁将贺瑰设下伏兵于无石山,明宗为瑰所迫,帝为后殿,破梁军五百余骑,按辔而还。十7月,庄宗与梁军战役于胡柳陂,众号捌仟0。管事人周德威将左军,杂以燕人,前锋不利,德威死之。庄宗率步众四千,固守高陵以避敌之锐。明宗独完右广,伏于土山以下,顾谓帝曰:「梁人首获其利,旌旗甚整,何计能够挫之?」帝曰:「腊后寒如此,入手堕指,彼多步众,易进难退,莫若啜Я饮水,徐而困之。且超乘徒行,其势不等,一击而破,期在顺遂。」明宗曰:「是本身心也。」会日暮,梁军人列车于平野,五陆万人为一方阵,麾游骑以迫唐军,帝曰:「敌将遁矣!」乃请明宗令士整胄,宽而罗之,命左射军三百人鸣矢驰转,渐束其势,以数千骑合之。迨夜,旌旗皆靡,而一角先溃,三面踵之,其牙竿相击,若热点之声,横尸积甲,不可计数。由是梁人势削,庄宗进营德胜渡。

  天成二年一月,从幸益州,为御营使,拜宣武军校尉、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六军副使如故,改赐「耀忠匡定保节功臣。」八年三月,徙镇天雄,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兴唐尹。6月,拜驸马大将军。董璋反东川,为行营都招讨使,不克而还。复兼六军诸卫副使。徙镇河阳三城,未行,而契丹、吐浑、突厥皆入寇,是时,秦王从荣统六军,敬瑭疑其必及祸,不欲为其副,乃自请行。及制出,不落副使,辄复告别。明宗数责大臣问哪个人可行者,范延光、赵延寿等卒以敬瑭为请,乃拜河东太尉、怀化彰国振海东塞等军蕃汉马步军管事人,落六军副使,乃行。

是月,明宗入洛,嘉帝之功,自管事人府都校署陕府兵马留后。明宗即位,改元 天成,四月,加帝光禄大夫、检校司徒,充陕州保义军都尉,岁未期而军队和人民之政 大治焉。二年三月,加检校经略使兼六军诸卫副使,进封开国伯,增食邑四百户。是 月,帝赴阙,以倅六军诸卫事故也。112月,加食邑八百户,实封一百户,旌为政之 效也。3月,明宗幸汴,以帝为御营使。车驾次京水,飞报建邺太史硃守殷叛, 明宗命帝董亲军倍道星行,信宿及浚城,首次大战而拔之。寻以帝为宣武军上卿、侍 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兼六军诸卫副使,进封开国公,加食邑五百户,赐耀忠匡定 保节功臣。10月,车驾还洛,制加检校长史、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兴唐尹、鄴都留 守、天雄军太师。五月戊戌,加驸马都督。

  市斤年七月,又从明宗战梁人于德胜渡,败其将戴思远,杀一千0余名。十四年,战胡卢套,唐军稍却,帝睹其敌锐,拔剑辟道,肩护明宗而退,敌人望之,无敢袭者。

  前几年,明宗崩,愍帝即位,加中书令。7月,徙镇成德。清泰元年11月,复镇萨尔瓦多,来朝京师。潞王从珂反于凤翔,愍帝出奔,遇敬瑭于道。敬瑭杀帝从者百余名,幽帝于卫州而去。废帝即位,疑敬瑭必反。

长兴元年六月,明宗南郊礼毕,加检校太守,增食邑五百户,寻诏归任。时鄴 都繁富为天下之冠,而土俗犷悍,民多争讼,帝令投函府门,一一览之,及逾年, 盈积几案,滞于狱者甚众,时论以此减之。10月,东川董璋叛,朝廷命帝为东川行 营都招讨使,兼知东川行府事。3月,至自魏博,董众西征。二年春,以川路险艰, 粮食运输公司不继,诏班师。八月,复兼六军诸卫副使。10月,改河春季度使,仍兼兵柄。

  二十年1月,从明宗观梁人之杨村寨,部曲皆不擐甲,俄而敌出不意,以兵掩明宗,刃将及背,帝挟战戟而进,一击而凶酋落马者数辈,明宗遂解其难。是岁,庄宗即位于鄴,改元同光,遣明宗越河,悬军深刻以取郓。郓人始不之觉,帝以五十骑从明宗涉济,突西门而入。郓兵来拒,帝中刃,翼明宗,罗兵通衢,嶷然不动。会后骑继至,遂拔中城以据之。既而平汴水,灭梁室,致庄宗一统,集明宗大勋,帝与唐末帝功居最,庄宗朝官未显者,以帝倒霉矜伐故也,唯明宗心知之。

  天福元年天中,徙镇天平,敬瑭果不受命,谓其属曰:「先帝授吾利伯维尔使老焉,今无故而迁,是疑吾反也。且澳门地险而粟多,吾当内檄诸镇,外求援于契丹,可乎?」桑维翰、刘知远等共认为然。乃上表论废帝不当立,请立许王从益为明宗嗣。废帝下诏削夺敬瑭官爵,命张敬达等讨之,敬瑭求援于契丹。7月,契丹耶律德光入自雁门,与唐兵战,敬达完胜。敬瑭夜出西门见耶律德光,约为父子。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明宗以敬瑭为前锋趣汜水,命帝领亲骑

关键词:

上一篇:希甫不能对,授邠州节度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