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蚂蚁历历可知,周小代对此3月份的支出职

作者: 文学文章  发布:2020-02-11

一、高招
  
  有过失眠经历的人都知道,这失眠太痛苦了!
  老高失眠了,找了好多偏方也看了好多医生,可就是不见效。他简直是痛苦不堪,身体眼见着瘦削。一日,又有许多专家前来会诊,结果仍是‘特例’,‘还得研究’。
  “我有个办法不妨试一下!”一不见经传的大夫了解了老高的工作环境后,突发奇想,要‘试一下’。那些专家都用异样的眼光回应着他。
  没想到的是,用他的方法那么一试,嘿!老高还真就睡着了!
  “这是用的什么方法?一定要好好的总结一下!”医院的院长再三追问。
  “不好意思!昨晚,我给他读了您开会时的报告,他就……”那个不知名的大夫无奈中说出了实情。
  “啊?”院长听后大吃一惊!
  “高招!”不知是谁在一旁说了这么一句。
  
  二、规则
  
  “胡主任,你们这里除了那些‘优惠政策’外,是否还有一些什么‘规则’?”投资商李先生喝干了杯中的红酒,面带微笑地说着。
  “李先生,您在我们这里投资建企业,将来无论是什么事儿,只要我们说上一句话,什么事都可以办!”招商办的胡主任一边给李先生倒酒,一边笑嘻嘻地吹嘘着。
  “对对对!我们胡主任是说到办到!他的能力可打破许多‘规则’!”坐在一旁的副主任急忙接过了话头。
  “哈哈哈哈!胡主任的能力‘可打破许多规则’,看来,你们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规则’!对不起!我们只能另选地方投资了!我为你们这里的优秀资源感到悲哀!”李先生说着,站起身大步离去。
  “他要的是什么‘规则’?”望着李先生远去的背影,胡主任有些疑惑了。

周小代又问

当官儿也不容易。胡主任率众在南方考察项目一周之久,肉嘟嘟的脖子上长了满满的热痱子,难受得很。这还不算什么,最大的问题是,下体的家伙出了状况,看样子很严重,令他忧心忡忡。
  日程最后那天,会议中间,空调出了故障,却不能离席。很快,裤裆里就潮热了。坐了一个小时之后,隐约觉得下体那里有点痒。趁没人注意,胡主任伸手抓了两把,岂知越发痒起来,最后奇痒无比。急进到洗手间,假装大便,插上门,掏出家伙一看,吓了一大跳,那头儿像被蚊子叮了又叮,一处处的鲜红斑块。
  家伙上出现异常,任谁第一时间都会想到性病,可是胡主任迅速否定了,因为,他心里有数,但这绝不是说他洁身自好,而是出差这段时间他根本就没有过性行为。这里小姐多的是,但他是领导,在这么多属下面前自然要保持形象。即使是自己出门,他也是觉得自带人选更安全些。上次到澳门赌博,他和纪检委副书记,他的铁哥们儿老于,就一人带了一个。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水土不服过敏了呢?还是被蚂蚁叮咬了呢?南方的蚂蚁随处可见,他就曾逮到一只,又黑又大,行动敏捷,正顺着裤脚一直爬到他脖子上。低头再看,鞋子上还有好几只。
  一定是蚂蚁了。
  胡主任喜欢上网查找知识,也习惯于自己给自己配药,小毛病他就自己解决了。比如蚂蚁叮咬,他就吩咐属下买回来一盒皮炎平。胡主任睡眠极好,迷迷糊糊中感觉痒了一宿,但是第二天醒来,竟然没什么感觉了。他掏出来察看,头儿上的鲜红斑块缩成两三处溃疡面,就像做过青霉素试敏似的,其余颜色几近正常。
  很快就好了,胡主任轻松起来。
  中午照例喝了不少酒,去排尿的时候,发现尿流细且分叉,且有丝丝缕缕的刺痛。他断断续续地尿,终于尿完了,已是一身冷汗,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病症在继续发展,绝不可掉以轻心了。他上网查了半天,也没得出结论。想打电话咨询开诊所的同学荆春,又觉得他很平庸,且信任不过,于是自己偷偷去了本地一家医院。
  专家号得提前预约,但是也不能再等了。给他看病的女大夫只是普通医生,不到40岁,尚存一点姿色,说话细声细气,南方腔调从她嘴里说出,很悦耳。周围是一群实习医生,清一色都是女的,20多岁。胡主任此刻收起色心,且有点腼腆,但是为了健康,只好硬着头皮把下面那家伙掏出来。一大片黑云呼啦一下围拢过来,紧接着响起一片压抑的惊呼声,他能感到目光齐刷刷从下面移到他的脸上,就像一束束炙热的激光。
  情况不大好,需要做几项检查。女大夫的目光尖锐而克制地在他全身扫视之后,低头开始动笔,刚写了几个字,突然把病历本翻到首页,再次审视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胡波,他答道,挂号时就已经填在上面了。住址怎么没写?外地的。外地的?也得写,说详细点儿。女大夫认真地填上。什么单位?他支吾了一下,问道,需要问这些么?需要。女大夫坚决地说,有规定,这种病,必须如实上报的。哪种病?他瞪大了眼睛。女大夫迅速扫了一眼他的下体位置,说,化验完再做进一步诊断。他胡编了一个单位。女大夫刚把几张单子递给他,又收回去,仔细看了看,确定没有漏项,又递给他。
  他出来的时候,一个实习医生紧跟在后面。跟踪?他出了一身冷汗。莫非自己得了性病,或者是更严重的----艾滋病?不可能啊,情人倒是有几个,可是这段时间根本就没见面啊!莫非性病有潜伏期?
  化验处三个窗口,只有一个窗口开放。门前排出的队伍很长,他用手机上网。相关资料显示:与性病患者接触后,不一定会很快出现感染症状,这段时间称为潜伏期。各病种潜伏期为:梅毒:2~3周;淋病:2~10天;尖锐湿疣:3周~8个月,平均3个月;性病性淋巴肉芽肿:6~21天……
  他的冷汗又一次冒出来。出差前,他和阿馨有过,和阿月也有过,唯独和妻子没有过。当然,病源与妻子无关。想到妻子,他有点愧疚,谎称糖尿病和妻子分床两年多了,而现在,他倒为此感到庆幸。对了,他想起来了,他和阿馨的最后几次,每次完事,都觉得家伙有点不舒适的感觉,却又说不清楚。他还几次在阿馨的包里发现过订房卡,但当时他相信了她的解释。现在看来,一定是阿馨染了病!这个臭婊子,亏我给了她那么多钱!
  后面有人催促他,他才注意到前面的队列空了一段,他急忙跟上去,下一个就是他了。手里的几张检查单快被他手心的汗洇湿了。那个实习医生正在不远处眉飞色舞的接电话,他头脑中猛然一个闪念,逃跑!化验结束,确诊是性病,医院能让他走吗?性病是传染病的一种,据说传染病是必须隔离的,就像得了非典或是SARS,或是H7N9,你还想有人身自由吗?兴许还会上电视新闻。至少会通知本人所在地的防疫部门吧,那你这个主任还有脸见人吗?实习医生还在热烈地聊着,偶尔抬眼看过来,但很显然是毫无意识的。实习医生的通话话题似乎进入高潮,她愉快地一转身,呈现一个S形,但是胡波顾不上欣赏,就贼一样地溜出来。到了门口,把那些单子攥成团扔到垃圾桶里,迈步就跑,他似乎听到背后的惊叫声,想象着那位实习医生惊惶追赶的样子。跨过繁忙的马路又坐了一段出租车,他才感到安全了。他胡乱擦了擦汗。还好是外地,没人注意他的狼狈相。
  回宾馆的路上,胡波看到墙上贴着的一张“一针除性病”的传单,这城市的牛皮癣曾经让他讨厌,但是现在,却让他有一种黑暗中见到一丝光影的感觉。他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终于把电话打过去,电话里说,祖传秘方,一针见效。他打车过去,转了一个多小时,在一个正在拆迁的棚户区里找到了这家诊所。没有牌子,低矮的小屋,简陋的设备,一个年轻小伙穿着白大褂正在给一个男人注射,抱着孩子的妇女应该是他媳妇,站在门口时不时张望一下,好像是站岗放哨的。那个男人付了款,腋下夹着皮包,贼眉鼠眼地匆匆离去。
  哎呀,老板你的病好严重啊,后果好可怕啊,但你放心,我保你一针见效,永不复发。小伙信誓旦旦。以胡主任的阅历和智慧,不难看出这就是典型的江湖游医,暗呼上当,转身离开。不过,江湖游医虚张声势的话语还是加重了他的思想负担,让他心口堵着得慌。
  胡主任嗜睡,多么坏的情绪也影响不了他的睡眠。飞机上他睡了一路,梦到自己的下体烂掉了,腐烂蔓延到他的胸腹,心脏,并迅速全身扩散。飞机着陆,他汗流浃背地醒来,感觉下体极度不爽,急忙到卫生间里查看,溃疡面扩大了,分泌物增多了,且呈米黄色。他又出了一身冷汗。讳疾忌医只会害了自己,不容耽搁。他决定先在省城留步,看完病再回家。可是不巧,市里来了通知,说明天后天连续有重要会议,没透露内容,但必须参加。他给老于打电话,问,我感冒了,领导能否准我假?老于说,不就是个感冒吗,老胡啊,你还不知道吗,这是群众路线教育活动,非常重要啊!可能牵扯每个人的政治命运啊!你是不是最近大脑有病了,怎么在政治上这么不敏感呢!
  要真是感冒就好了,老子有难言之隐啊!他恨恨地想,重要个屁,还不都是形式主义?但是老于的话他不敢不信,他是纪检干部啊。
  无奈坐车回家,一个小时的路途,他在手机上不停地查阅,他想不如先用药看看,总之不能耗着啊。经过反复判断,综合分析,胡波给自己确诊为一期梅毒,这是最可怕的一类性病,他不敢相信,症状却高度相符。不过,及早治疗是完全可以治愈的。解放之初此病多见,那时医疗条件匮乏,不也都被根治了嘛。但是到小诊所去打针是行不通了,得有医院处方吧,没有处方总得有个理由吧。只能选择口服用药了。他选了头孢类,外用高锰酸钾清洗。他自己把药品备齐,放到单位。他的办公室里是套间,有洗手间,比在家方便,要不然怎么和妻子解释呢。
  第一天没见什么效果,令他焦灼万分。第二天症状开始减轻,他觉得对路,心情好转。又用药一周,家伙恢复原貌,胡波大悦。正好阿馨找她,他本来是不想再搭理她的,病源极有可能就是她,但一想到她曼妙的身材,特别是她的臀部,家伙就蠢蠢欲动。阿馨性感得很,他最喜欢在她后面做,一边用手拍打,那感觉妙不可言。那就来最后一次吧,戴上安全套就安全了。人很难抗拒自己的欲念时,就会给自己一个狡辩的借口。一个小时之久,很是舒爽,完事之后他还觉得回味无穷。
  一周之后,家伙又痒了。如果病源在阿馨,难道安全套不安全吗?他查找电脑,电脑上说,安全套做不到百分百的万无一失。他又用了一周的药,病症总算消失了。这次他下定决心甩了阿馨,确实很是不舍,但她就是病源,必须忍痛割爱。阿馨电话频频,他都拒接了。
  他和阿月做了三次,做的时候他总是能想起阿馨,他甚至把阿月想象成阿馨。阿月是他下属,很乖巧,但单薄些,没有阿馨让他亢奋。他琢磨着再联系一个阿馨那样的女人,自然就想到了经营牧业公司的老丁,这肥头肥脑的家伙,那方面路子很宽,能联系上模特。不过还是等等再说吧,老丁正等着自己在某个扶持项目上发话呢。
  大约一周之后,家伙又发痒了,他惊慌地察看,病症复发了!身上冒了一层冷汗。
  难道阿月也有性病?不会啊,阿月不比阿馨,她很本分很忠心啊。
  他不想去医院,怕遇到熟人,就又按照上次的方法自己治疗,一周之后又痊愈了。
  和阿月又在一起的时候,胡主任临时改变了主意。他谎称前几天体检,血压和血脂都高了,大夫说要节欲。他暗暗观察阿月,是否有异味,是否有分泌物,是否有溃疡面,她一切正常。但这只是表像而已。他说,阿月啊,你也去做一次全面体检吧,你去医院找张院长,提我就行。不用花钱,阿月何乐而不为呢。结果出来了,阿月竟然连妇科病没有!他暗暗叫好,同时不禁疑惑,如果自己是梅毒,为什么阿月没有被传染?阿月的免疫力再强,还能强到哪去呢?这样一想,胡主任就不那么紧张了。也许就是自己吓唬自己!
  奔五十岁的人,他的身体强壮得很。他和阿月接连做了几次。不想一周之后,旧病复发,他又是一身冷汗。必须得去医院了,频繁复发,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里压力陡然加重。到底怎么了?什么样的病如此反复?会不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
  他选择了省城的一家大医院,人生地不熟,正好。挂了专家号,收费300元。价高得离谱,但这倒无所谓。专家白发苍苍,年近七旬,是回聘的退休教授。他左看右看,问他性生活情况,他就如实回答----必须如实啊,婚外有三四个性伴侣。专家闷头不语,颤巍巍开出几张单子,让他去做检查。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单子上的符号和数据他横竖看不明白,就忐忑地去问专家。专家看了半天,又让他把家伙掏出来,好在只有一个男护士旁观。专家翻来覆去地查看,一边自问自答,长吗?不长啊。他把家伙塞进裤子里,专家还在苦苦思索。手机响了,他急忙挂断。屋子里静了下来,他的心提升到了嗓子眼儿。
  大夫,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他鼓起勇气问道,有点结巴,心里暗忖,看样子很糟糕,莫非是艾滋病?专家摇摇头说,不是性病……不是性病?也不是艾滋病?专家点点头。他觉得心里一下子亮堂了,但很快又压抑了,专家皱着眉头的样子,表明问题仍在。是啊,不是性病,那是怎么回事呢?
  最后专家征求意见地问道,做一下病理,你愿意吗?当然,也可以简单用药,观察一段时间再来复诊。做病理的意义是什么?他追问道。专家说,病理检查是最准确的检测手段了,我怀疑是纤维化病变。纤维化病变?他听了半天没听明白,不过,该检查的就应该检查,有啥犹豫的?他坚定地说,做!
  直到做了病理检查,他才明白,专家为什么要征求他意见。除了费用昂贵之外,取样过程十分痛苦,就是在嫩嫩的头儿上硬生生取下豆粒大小的一块肉。麻药过劲儿,又胀又疼,煎熬了十多天。不过他还是觉得十分必要,明确病因,可以对症治疗。即使问题严重,甚至不可救药,至少心里也托底了。
  他查了查什么是纤维化病变,病理看不大明白,类似于不治之症,又是浑身冷汗。然而检查结果超乎预料,病理没有问题。排除此病,自然是件大好事,但是他却轻松不起来。这病不是,那病也不是,那自己的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不可能没有问题啊!专家似乎也难住了,想了片刻,落笔开了方子,几盒药膏,几盒洗液,几盒药丸。说再观察吧。
  专家的药认认真真地使用着,他还遵医嘱禁欲两个多月,但是症状还是间歇性发作。这让他极为懊恼也极为焦虑。查不清楚的病更加可怕,他的命运仿佛被高高悬起,随时可能坠落到可怕的谷底。胡主任又选择了一家大医院,挂的是专家号,几乎相同的高额挂号费,类似的检查化验,都排出了性病和艾滋病,但到底是什么病,仍然没有定论。他觉得人生一下子陷入灰暗的绝境。
  那天周日,他路过老同学荆春的小诊所,忽然想进去去测一下血压,最近总是头晕晕的。女护士认得他,媚笑着说,胡主任,荆春大夫正在里屋做手术。他能做手术?什么手术?胡主任有点不屑。护士望着他迟疑了一下,笑吟吟地答,是包皮手术。胡主任正暗暗判断着女护士眼里的含义时,荆春裹着绿色手术服,露出两只眼睛,走了出来。还像模像样的!你的执业证照还是我给你弄出来的呢!胡主任想笑。

胡主任嘴上抱怨,心里却高兴得很。

如果当天晚上老人家不幸没有被抢救过来,那老人家在天堂的时候,是会埋怨方大夫没有极力劝阻自己回家才让自己少了一个多月的寿命?还是要感谢方大夫让自己吃了一顿日思夜想的饺子呢?

“再举一个心态不好影响病人生存期的例子,有一个40多岁的病人,肺癌胸膜转移,没有其他疾病,到医院的时候外院医生怀疑是结核,病人也以为是结核,结果胸水病理结果是肺腺癌。得知结果以后,本来性格外向,爱说爱笑的人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一个多礼拜人就去世了。”

惊愕的方大夫这才想起来,女朋友上午给自己打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电话。当时还在做销售的女朋友每周三到钟楼医院,那天是周二,不知道为了什么就跑到了自己的宿舍。最后是方大夫尴尬地听着女朋友和美女医药代表聊了一中午。

“嗯,看起来喹诺酮类产品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胡主任您能不能再和我讲讲那些喹诺酮类产品治疗效果不好的病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吗?”

“这影响可太大了,我给你举两个我自己病人的例子吧。”

接下来,暮雪医院抗生素逸希开科室会的沟通失败,让周小代又倍受打击。还好,和医生单独沟通的时候,大家对于周小代想塑造的概念还是比较认可的。

清醒过来的老人见到方大夫第一句话就是

“我看您对于我们的产品在社区获得性肺炎等呼吸道感染疾病的效果还是比较认可的,您看能不能在合适的病人身上用一下?”

本书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太感谢您的,方大夫,是您又让我能吃上饺子了。’

方大夫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冲了出去,没一会儿就听方大夫大声说

方大夫还在谈恋爱的时候,住医院的宿舍。有一次中午,一个美女医药代表说中午实在无聊,没地方去,能不能到方大夫宿舍聊天儿。

周小代很快得出了否定的结论,和方大夫沟通抑郁症的时候,自己当时很无助,当方大夫提到抑郁症的表现的时候,自己头脑里面一片空白。

10、拜访完成后如何预约下一次的拜访;

最终和主任确定下来是:

“嗯,今天病人确实不少,你最近跑的够勤的,好像天天都能见到你。”

2、拜访哪个医生;

看胡主任有兴趣,周小代就和胡主任详细讲了起来,

经过王芳的鼓励和辅导,周小代感觉自己成长很快。

“有一部分患者因为皮疹、胃肠道反应以及睡眠不好等副反应停药的。”胡主任回答。

“我有一个病人,右肺上沟癌,手术切除了右肺,但是,术后不久,右锁骨上淋巴结开始肿大,活检结果是肺癌淋巴结转移,说明患者在手术前已经有了转移,这样的患者生存期一般也就七八个月。病人也知道病情,跟我说,反正已经这样了,就该吃吃该喝喝,该治疗就治疗,该锻炼就锻炼。老人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充实,经过放化疗,现在术后5年多,还活得很好,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好。”

周小代还是挺喜欢和方大夫一起聊天儿的,方大夫不仅人长得精神,而且温文尔雅,还特别会关心人,也能理解医药代表的不容易。说起方大夫的幽默,周小代想起了方大夫一本正经地跟她说‘枯藤老树昏鸦,医院伙食太差,医生饿成瘦马,夕阳西下,主任不让回家’以后喷了方大夫一身水的尴尬。周小代和王姐讲的时候,总觉得‘医生饿成瘦马’好像对医生有些不敬,就改成了‘医生饿成瘦子’,听起来却没有‘瘦马’押韵。

周小代跟方大夫开玩笑说‘如果你老婆这个时候来查岗,你会不会觉得很尴尬?’

光有理论还不行,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周小代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些理论知识应用到实践中。

最后,老人提出来,说只是回家简单洗洗换身衣服,晚上10点之前肯定会回医院,并且可以在请假单上写上院外发生一切问题与医院无关,方大夫才同意了老人的要求。

“好的,胡主任,我回去找一些相关资料。不知您下次什么时候方便,我给您带过来?”

老人去世之前,吃了一个月的饺子,走的时候很安详。

这事儿让小代听得很心塞。

4、为什么要拜访这个医生;

老人住院前因为食管癌严重影响吞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正常饮食了,几天前,连流食都很难下咽了,消瘦了很多。老人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再吃上一顿饺子,说只要能再吃一顿饺子,让他立刻死也值了。

“你这么小,哪里用得着你来养家呀。”胡主任有一搭无一搭地应着。

“这不是业绩不好吗,多跑跑好多挣点钱养家糊口啊。”周小代显得很可怜的样子说。

从哪里开始呢?这天晚上,周小代又详细地将第二天的计划过了一遍,并且在钟楼医院肿瘤内2科胡大夫那里下了不少功夫。周小代要在胡大夫那里实践一下。

周小代在本子上记下胡主任的需求,说

那天晚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后来方大夫和周小代说的。

杨主任、钱大夫、方大夫以及现在的护士,在危急的时刻,都是在以异于平时也异于常人的速度向前冲。让小代感觉到了猛兽扑向食物的气势,可是这种气势不是扑向食物,而是扑向了自己的责任心。

作者注:

或许就像方大夫说的,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吃一顿饺子,他能做的就是想尽办法满足老人家的心愿。

“其实,我们科里其他同事也都有这方面的需求,我觉得你可以跟朱主任沟通一下,毕竟主任了解整个科室的情况,应该会有更多的想法。”

后来很多年,这事儿都被女朋友当做话柄来说。

据家属说,当天晚上请假回家的老人,回家后没一会儿就失踪了。

周小代第一次见到吴主任,确实很惊艳,保养也非常好,看着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我可不像您家胡悦那么有福气,您这么能干,根本用不到她操心。我妈妈下岗,收入不多,弟弟还在上学,我想多挣点儿让他们过得好一点儿。”

每次王芳鼓励自己以后,周小代总觉得又有了更大的动力。

“这些数据充分证明逸希对于社区获得性肺炎等呼吸道感染效果很好,您看您对于这个产品还有哪方面的疑问?”

虽然老人家当天晚上被抢救了过来,后来又很舒服地生活了一个月。

1、明天要到哪家医院拜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几次,在周小代听到的杨主任、方大夫以及现在这个瘦弱的护士那音量大且果敢,同时充满急切的声音里,周小代没有听出一丝丝好的态度,反而可以说态度是极其恶劣的,但是,就在这些态度极其恶劣的喊声里,周小代听到的却是责任心。

“您觉得病人不好的心态对肿瘤治疗效果影响有多大?”

死死抓住钟楼医院和暮雪医院的抗生素逸希、逐步跟进钟楼医院的逸安和潭月医院的逸贝。

“那关于诊断方面的需求,您能不能说得详细一些?”周小代开始‘深挖’。

提前几天,小代把和王芳确定好的讲义打印好分发给了每个大夫。

看来,方大夫要忙一段时间了,怕打扰方大夫,周小代招呼也没打就走出了病房。

时间安排上,会在潭月医院多放一些时间,争取一举拿下,毕竟这家医院开发难度小,病床数量和门诊数量都比较可观,销量的潜力应该会比稚纯医院和无邪医院要大很多。

现在除了做好月计划周计划以外,周小代每天晚上都会将第二天的计划在脑海里过一遍。

这件事情肯定是要找主任的,今天晚上收获太大了,虽然大部分是方大夫在说,自己在记,至少还是了解到了需求。

5、这个医生现在的处方习惯是什么;

开发工作,除了其实已经算是开发成功的稚纯医院和无邪医院以及自己认为应该比较简单的潭月医院以外,其他医院的开发工作都存在太多不确定性。

想到三杉医药,虽然那家公司是一个让自己不喜欢的地方,但是,毕竟在那里还是学到了不少知识。虽然三杉医药没有给自己关于销售技巧和产品知识方面的培训,但现在看来也不一定不是好事,至少强迫自己学了很多知识。也是因为有了这些知识才让自己和胡主任的沟通能如此顺利。

周小代听着心里很不舒服,说

胡主任还在畅想着国外,结果是话题又被带了回去。

“那这部分患者中,有没有因为不良反应而停药的患者呀?”

周小代没有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方大夫,也能在这个时候如此迅捷。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时说话不快,富有磁性的男低音的方大夫,这个时候的声音能如此之大且果敢。

书中药品相关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名称、作用机理、价格、储运等内容,是为了适应小说的内容虚构而成,和现实的药品没有任何相关性。

医药代表版的杜拉拉升职记《周小代成长记》

交代完毕,方大夫才为难地让病人及家属签字,放老人回家。

“还是下周这个时候吧。”胡主任想了想跟小代说。

“老人心态还不错,但是好像很多肿瘤病人的心态都不太好。”

“胡主任,这是我们公司抗生素逸希的产品资料,您看一下。逸希是一个广谱抗生素,对革兰氏阳性菌和革兰氏阴性菌效果都很好,特别是对于您刚才提到的社区获得性肺炎等呼吸道感染效果很好;同时对胃肠道等副作用小,耐药发生率也低。”

“胡主任,您好!”周小代先和胡主任打了一个招呼,其实胡大夫不是科室主任,但职称是主任医师。

7、我希望通过我的沟通,这个医生出现怎样的观念和行为上的改变;

所有医生参加,包括下夜班的医生。

“好的,我有合适的病人会用的。”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方的蚂蚁历历可知,周小代对此3月份的支出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