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辉的妈多少个月前玉陨香消,小儿跪在老娘床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20-02-03

【良心】
  清晨,微寒;大雾,弥漫。低空,一对对双飞燕。
  公路旁,一个老汉,登上去城里的客车,笑开颜。老婆子,你整天躺着,还叨叨,实在心烦。窝吃窝拉,臭气熏天,我还有算良心,留下三万块钱。现你有小儿照顾,也算心安。我去找大儿,也算是给小儿减轻负担。
  家里,阴暗,潮湿,凌乱。小儿跪在老娘床前,娘啊,爹把你抛下莫心寒,有儿子给你颐养天年。老娘泪流满面,我不幸得了脑血栓,全身瘫痪,夫妻本是同林鸟,你爹走了我不怨,乌鸦反哺,百善孝为先,我儿美名四方传。
  村前,从城里转回来的老汉,神情尴尬百般。大儿说,要么与我妈一起来,要么回我妈那儿去。我只愿父母双全。
  (266字)
  
   【妈妈】
  日落西山,彩霞映红了半边天。
  金娃娃幼儿园,小朋友等着父母把手牵。
  一个白衣女孩儿,望眼欲穿,泪流满面。阿姨上前询问,爸爸车祸身亡,妈妈抛下两个幼女,改嫁离开。奶奶照顾小妹,谁来带我把家还?
  路边驶来,一辆电动摩托,走来美丽少妇,满面阳光。我来接琪琪,家里有点事走不开,来的有点晚。
  阿姨竖起大拇指,你这个做大妈的,真是心善!
   女孩的声音脆又甜,扑到少妇怀里,高声呼唤:妈妈!
   (186字)   

春天渐行渐远,快要被夏孩儿赶上。

文/白茶心

出门上班,她走进电梯,遇上邻居家的大儿。

谁的邪气冲撞了人?

几个月前,小娥觉得有段时间没有联系弟弟辉辉了。正想着打个电话给他,他却在晚上打了来。小娥问他最近在忙什么,工作怎么样。他说他回老家帮姨夫家收割了。小娥不解,心想他不好好工作回去干吗呢?帮姨夫家,哼哼。

辉辉说姨夫病了是因为为自己家的事情操心帮忙给累的,他有点自责。姨夫的病腰椎间盘脱出,又压迫神经,坐卧难宁。姨夫去看了西医,住院吃药几个月,没用。又去看了中医,也没有用。后来老人们说,去看看算命的怎么说。

据说4,5,6,7,8个算命的,东南西北方向的都看过了。都几乎是一个说辞,那就是冲撞到了邪气。这邪气不是别人,是辉辉和小娥的妈。

图片 1

来自网络

辉辉的妈几个月前去世,作为一个寡妇,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如今一去,家里没有了大人。姨夫作为这一家子的主心骨,必须出来主持各种丧葬的事宜。但姨夫又说了,小娥父亲家族还有许多叔伯呢,他们应该出一份力。

可是他们也没有出上力,因为他们认为辉辉姨夫不是能干么。而且,寡妇家两个姐妹,姐夫不应该照应小姨子么?再说了,他们兄弟早死了,作为嫂子和弟妹,他们对她,也没有太多责任和义务。总之,不过是每家过好每家自己的日子罢了。

五年前,两家差不多时间入住。那时邻居家的大儿小儿还是两枚小学生,稚气中带着点儿羞涩。

后事一办完又出事了?

辉辉年纪小,不过20来岁,他懂什么呢?对于母亲的去世,他首先是十分悲伤的。然而,对于丧葬的安排,他根本是有心无力,完全不懂规则,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后来,算是求爷爷告奶奶,求姨夫帮衬着完成这件事情。这里头事情特别多,请各类亲戚,找风水先生看墓地,看完后祭山神,然后挑选一个好日子动土,建造墓地。墓地施工的同时,需要去厂家选择墓框和墓碑,安排人哭丧,安排做丧葬饭菜等。种种事情,跟做一个复杂的大项目差不多。

建造墓地的时候,工人只负责做泥水匠的工作,砖块、水泥、沙子等都是要从山下挑上来的。来帮忙的亲戚也不算给力,姨夫为了做榜样,据说不顾自己57岁的高龄,愣是挑了几担砖块沙石上山。

丧事一结束,转天就出事了,姨夫病倒了,卧床不起。姨夫这病病得蹊跷,想他活蹦乱跳几十年,几乎从未生病。他说是因为辉辉妈的事情累坏了。所以四处说自己如何如何帮忙,如何给力,如何亲自做各种累人的活计。

图片 2

来自网络

后来怎么看也看不好后,家里的老娘和老爷子寻了几个会跳大神又会算命的,四处算,算的结果是辉辉妈冲撞了他。他老娘可是对着辉辉一顿抱怨,说自己儿子劳心费力,结果还闹了个病出来。

姨夫的老娘一把鼻涕一把泪跟辉辉说,他去帮你们办丧事,也不带点辟邪的大米、铜钱什么的,这下好了,人家说过不了一年了,呜呜。

邻居夫妇多年前便从外地来打拼,做着定做橱柜的生计。吃苦耐劳又节俭,日子有声有色。

姨夫的病从何而来?

辉辉特别内疚和自责,心里觉得姨夫的病都是自家妈给害的,所以特别难受。因此他总想着为姨夫做点什么。他跟小娥说过好几回。所以电话中他便告诉小娥,他请了半个月假期,帮姨夫家干活呢。

小娥觉得这事怪怪的,可是那里怪又说不上,正所谓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天跟李青几个吃饭,便将此事跟李青他们絮叨一番。大家问了问事情的前因后果,又了解了一下姨夫和小娥家的“恩怨情仇”。

有人说那是因为他腰间盘以前就有这毛病,他肯定没有太注意,只不过凑巧在小娥妈后事完成之后大爆发。也有人说,可能是他挑砖块那会逞强,不小心扭到腰了。还有人说,他是因为这么多年都比较辛苦,身体提醒他需要休息而已。

李青说自己还有一种解释。但她一边思考一边想着要怎么说,因而迟迟没有开口。那是什么解释呢?大家都很好奇。李青说,腰间盘脱出的人,从心理特点上来讲,是非常好强要面子的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不好,怕别人挑错的。

结合到小娥家的背景,姨夫年轻的时候受过外婆家及小娥家的很大的恩惠,后来小娥爸把没有儿子的外婆外公接来照顾,算是替姨妈姨夫尽孝了。那个时候,姨夫就有点担心被人说没有照顾岳父岳母了。

等小娥妈妈一去,小娥和辉辉父母双亡了。这一下子,让姨夫马上陷入到两难的境地当中了。一方面,他的自我的道德和良心的评判要他照顾他们姐弟俩,他也怕别人说闲话说他忘恩负义,说他冷血。另一方面,照顾姐弟俩可是一件麻烦事,一方面辉辉没有成家,家里又没有房子,要操心的事情可多了,光娶上媳妇就是一件大事难事。

图片 3

来自网络

所以如果他不照顾小娥和辉辉,他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害怕被人指指点点。如果他照顾,他又会觉得不爽,要付出太多。所以,他心理冲突了,马上病倒了。因为以前的事情的良心谴责,因为以后要承担的重任。

小娥听了觉得舒爽多了,李青的这种解释也许最适合说给辉辉听。李青又说道,不过那是我的分析和推断,是其中一种看法。对于每件事情的每种看法,都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看问题的视角的差异。

姨夫的病是怎么好的呢?听小娥说,后来,姨夫一家子给小娥爸妈和外公外婆都烧了不少纸钱,并且告诉他们放心,他会照顾好他们姐弟俩的。迟迟不见起色的病奇迹般地有了变化,没过几天,他就可以起床了,以前吃了没有效果的药也起作用了。

也许,是以前的药突然起效了。也许,他的身体休息够了。也许,因为他做了决定,内心不冲突了,病自然而然就好了。

转眼,两个娃陆续上了中学。

“阿姨好。”大儿礼貌的打招呼,当年的小毛孩已经窜到一米八的个儿,像他爸。

“你好啊。”看着块头不小的大儿,她面带微笑的应答,“你快高三了吧。”

“呃,我没上高中了。”大儿的声音略显局促。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辉辉的妈多少个月前玉陨香消,小儿跪在老娘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