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塘里冲出来许多长头发,又是为何滞留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20-01-27

皇家国际,  风乍起,天地色变。
  阴阳交际,鬼门大开。
  随着那厚重的城门缓缓地打开,有无数的黑影从此间飞蹿而出。平日里繁华的街道,此时有点阴冷,凄凉。小鬼们见到偶有被遗漏的祭品、纸锭便一哄而上,这就是那些在人世间无亲无故的孤魂野鬼了。
  街口站着一抹红色的身影,他面容清俊,脸上却无甚表情,一身大红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小鬼们路过他身边时都小心翼翼,生怕引起他的注意惹来祸端。人言道,身着红衣,必是厉鬼,积怨太深而无法转世轮回。
  阮青离也不知道自己在世间滞留多久了,久到他都快遗忘他是如何身死?又是为何滞留?
  天色渐渐昏暗,路上除了行色匆匆的过路人几不见行人。阮青离并不理会那些瑟瑟缩缩的小鬼们,他只是踽踽独行往那山头去。在那里可以望见家曾经的方向,随着时光流逝,朝代更替,那曾辉煌一时的青叶山庄早已被湮灭在尘埃里了。
  他早已死去多时,可为何他还觉得如此怨,心如此的痛?是了,如此深的怨恨怎叫他不怨,不心痛?他不是因此才无法轮回的么?
  青叶山庄久负盛名,不仅是因为那富可敌国的财富,更因为盛传山庄里有三件宝物。
  那日,少庄主阮青离大婚,整个山庄上下一片欢声笑语,那在风中轻轻摇曳的大红灯笼散发着温馨祥和的光。但那一日之后,整个青叶山庄一片血流成河,全庄一百多口人无一生还,那一夜连夜色都被染成了猩红的颜色。
  阮青离看着那平日里称兄道弟,言笑晏晏的人此时此刻却无比的狰狞丑恶,他被制住了,眼睁睁看着他的亲人被惨无人道的残杀,他的眼睛一片猩红。
  “少庄主,你还是说吧,宝物放在哪里?”“青叶山庄根本就没有什么宝物。”阮青离心中一阵愤恨,为了那无中生有的宝物就可以这样毫无人性,果然还是他识人不清。
  “相公”“哥”两道惊呼声拉回了阮青离的意识。他刚过门的妻子和他的妹妹被一堆人压在地上,身上的衣衫已被撕扯的破碎不堪,白嫩的肌肤上青红交加的痕迹生生刺痛了他的眼。“禽兽,放了她们。”“哈哈,阮少主这洞房你怕是无能无力了,就让我们帮你一把吧。”“放了她们,我告诉你们宝物的所在。”“不用了。”一字一顿仿佛要击溃他所有的骄傲和希望。
  他就这样亲眼看着他的妻子和妹妹被一群畜生给糟蹋了,耳边是她们嘶声力竭的呼喊声,充满着绝望和怨恨。渐渐的声音减弱下去了,直至在也听不见,他就这样看着她们惨死在他的眼前,而他却无能为力,他如何不怨,如何不恨?
  那夜之后,世上再无青叶山庄,也没有惊觉艳艳的阮青离,这世上只剩一个含怨而亡的阮青离。
  在那之后,江湖上一些人陆陆续续的相继离奇死亡。从此,人们谈青叶山庄而色变,再无人提及。阮青离因积怨太深,无法转世轮回,一直都在世间飘荡着。
  “救命。”一声呼救声拉回了阮青离深陷回忆的思绪。
  今日鬼门大开,作为八字轻的五月是不宜出门的。但是花婆婆突得急症,她不得不冒险出门。五月是个被人遗弃的孤儿,如果不是花婆婆收养她,把她拉扯大,估计她早已成为那满山孤魂野鬼中的一员了,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下花婆婆不管。
  哪知她没有遇到那些可怕难缠的恶鬼,却被平日里总是想欺负她的地痞流氓给缠上了。五月慌忙中择路而逃,却越跑越偏,在心里不禁越来越害怕。那些人仗着有三、四个人一起壮胆竟一路紧追不舍。
  “小娘皮,看你还往哪里跑。”五月心中一阵绝望,却不曾想一道红色的身影翩然落在她的面前。“公子,你能救我么?”阮青离轻轻地点了一下头。那几个地痞流氓见到她突然对着空气说话都感觉身后一阵发凉。“大,大哥,那小妞一定是在装神弄鬼。”几人互看了几眼,虽心中惊疑不定,却仍是不信。
  就在他们迟疑的瞬间,却一个个抽搐地倒下了。“大胆,尔敢伤人性命。”鬼差一声厉喝,手中的鬼火也随即打出。五月在惊疑中清醒过来尚来不及阻止,而阮青离自己也无力躲避了。除了那些当初害他的人,他从未在做恶,他的力量已经慢慢在消逝了,若不是今日是七月半,他怕是也不一定能救下这个小姑娘。
  “吾为何不敢?这世间什么是善,又什么是恶?”阮青离似在质问,又似在自言自语。
  眼看着鬼火已经在阮青离身上燃烧起来了,五月这才大声呼喊:“不要。”她万没想到想害死她的是人,最后救了她的却是鬼。这一声惊呼,鬼差这才发现在那阴暗处有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姑娘。“是他救了我。你能不能……”鬼差轻轻地摇头,这鬼火一旦燃烧,不直到鬼魂飞散是不会殆尽的。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吾早已身死,何来害吾一说。”“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阮青离摇了摇头,也许这样的结局也是好的。
  那天,五月看着他的魂魄燃烧殆尽化作万千的光点,仿若夏日里满山飞舞的萤火之光,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光景,美的让人落泪。
  每一年的中元节五月都会去河边放河灯,尽管知晓他早已消逝在这世间,但她心中却还有着隐隐的期盼。
  从小到大,花婆婆总是告诉她,鬼是恶的,切莫招惹。但那天后,她才明了,这世间,有时最恶的大抵不过是人心。   

“你们疯了吗,你们是鬼,他是人,你们居然为了一个人来跟我拼命,这值得吗?”女鬼气的大声嘶吼。

女鬼的鬼脸出现在我眼前,不停变化着各种狰狞的模样。

“来吧,就让我们发挥最后的一次余热”,年轻混混大吼,悍不畏死的扑上去抱住了女鬼的腰。

“哈哈,说的好,杀”屠夫和杀人犯一人抱着女鬼的一只手,后面跟上来的野鬼对着女鬼就是拳打脚踢,还有的用牙齿咬或者用指甲抓。还有两个野鬼更是不顾焚烧的痛楚拔起棺材钉就向女鬼身上插。

“你的遭遇很可怜,但是害了你的人并不是你杀了那些人,那些人是无辜的”我说道,女鬼的遭遇很让人同情,但这并不是她可以滥杀无辜恶理由。

正当我一脸绝望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了十几个鬼魂,他们正是帮我把二叔送上山的那些孤魂野鬼。

“咯咯咯咯咯”一个小鬼站在岸边咯咯直笑,脸上充满了阴毒。

“不错,小鬼娃,正是我让那个小鬼去通知你来的。”女鬼得意的笑道,水塘里冲出来许多长头发,这些长头发如同毒蛇一般将我全身都结结实实的包裹了起来,就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外面。

“棺材钉”,我吃惊的叫了一声,在尸体的四肢与眉心、百汇、膻中、和丹田八个地方都分别钉上了一口棺材钉。

“水鬼索命谁来偿,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人,你的那一点法力对我是没用的”女鬼狰狞的大笑,我胸前挂着的那一枚铜铃化成了两半掉落在地上。

女鬼把我带到井下面,井底有一具尸体,已经腐烂不成样子了,满地的长头发。

“就算是鬼,恩怨也要分明,你滥杀无辜,会遭报应的”我大声叫道。

“对,鱼死网破,不死不休”其余的几个野鬼也大声嘶吼,一脸决绝,紧握拳头跟在屠夫的后面。

水塘里的水好似是泥潭一般,我落入水中就感觉水好像很稠黏糊糊的,将我的手和脚都困住了,我一时间居然挣扎不动。

“鬼娃年纪这么小就如此重情义,我们都羞愧不如,更何况我们还收了他的香火,今天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哼,难道你们这几个不成气候的野鬼还想从我手中救走这小鬼吗?简直就是痴鬼说梦”女鬼不屑的冷笑道。

“死八婆,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早就想弄死你。杀你的人又不是那些无辜的村民,自己找不到凶手反而把怒火都撒到了他们身上,你这叫做懦弱,你这种鬼我最瞧不起,你有本事就去找杀你那个人的麻烦啊”一个年轻的鬼怒骂道,他生前是一个混混,整日里欺压百姓,坏事做绝,死后同样被判官罚为孤魂野鬼。

“他们是无辜的,那我难道不是无辜的吗?谁又在乎过我的生死”女鬼尖叫,情绪非常的激动。

“老子虽然生前是恶人,但死后我已经醒悟了,今天决不能让你伤害这个鬼娃”。

“啊,是你”这个小鬼我认识,刚才就是他告诉我两个哥哥的魂在西塘沟。

“无辜,这世上就没有无辜的人,全部都该死”女鬼大叫,眼中满是疯狂之色。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水塘里冲出来许多长头发,又是为何滞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