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起问道老人,你如此长日子从没归家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20-01-20

色彩人生,黑白相映,日光安静,如花凋零,如尘封存,仇恨己化作尘烟,一去不返。——题记
皇家国际,  谋杀疑云
  风乍起,外面寒气袭人,而屋里却暖意融融,泽熙与轩仪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过起了平淡的日子,开始时,日子很平静,没有过多久,一件事情却无征兆的发生了。他死在了自己的新房里,身体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却在现场发现了一个很精致的玉手镯。一些疑云笼罩着公安干警的心……轩仪出差了,同事吴红这时给她打来电话,说,“轩仪,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你就不想回家看看吗?”轩仪有所心动,“是,出差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家里情况如何?真应该回家看看。”于是她坐上了去庙坝镇的汽车,想着和丈夫泽熙团聚的情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恍恍惚惚,但强打着精神,离家忽远忽近。她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急迫地想见到自己的丈夫。此时此刻,她却不知自己早己和丈夫阴阳相隔。快到家时,无意间听到有人说,听说昨天夜里一个小区里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是个男的,据说这个家里的主人很有钱,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是情杀还是自杀,她不想再听下去,只想回自己的家。走到自己家门口时,发现门口聚集了许多的人,往屋里一看,泽熙己倒在血泊中,在他的脖子上还有绳子勒过的痕迹,而且在他的旁边有一瓶未喝完的啤酒……她揭开了白布,看着丈夫的容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曾经那个生龙活虎的他说没有就没有了,“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你这个没良心的。”眼泪己浸湿了轩仪的衣襟。凝望着丈夫久久不愿意离开,旁人好说歹说她才松手。一见倾心
  轩仪与泽熙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心有所属,轩仪那时是学生会的主席,经常主持一些学校的特大活动,而泽熙也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对轩仪早有耳闻,她是清秀大方,外柔内刚的女孩子。泽熙早己爱上了这个很有才气的轩仪,轩仪也喜欢上了泽熙,轩仪觉得泽熙身上有一种男人特有的气质,风度翩翩,气质非凡,他们相约咖啡厅,在夜灯的映衬下,泽熙有着完美的轮廓和有着忧郁的眼神,而轩仪则看上去更有女人味,轩仪腿长,腰细,肤白,头发是短发,有着东方女性的美,她很会打扮,画着淡淡的眼影,戴着一对葡萄耳坠。他们有说有笑,在谈吐中传递着互相爱慕,他们很快坠入了爱河,双方家长也默许了他们,他们决定在自己找到工作之日结婚。
  谁是天使与魔鬼
  小贝与香莲从小一起长大,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由于那时山村条件差,造成了小贝与香莲有着不同的命运,小贝因几分之差未念成大学,而香莲只读了初中,在她们的心里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那就是过上城里人的生活,这种思想充斥着小贝的心,小贝经过再三考虑,决定与香莲一起去城里打拼,进了城后,她们被花红酒绿的生活所吸引,陶醉于这种迷彩世界中。小贝不满意她所干的工作,很快离开她所工作的地方,她在茫然无助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一则广告,她得知某家超市在招聘营业员,她准备试试,而且超市的附近还有一个二室一厅的房子要出租,这个房子就在江城名苑内,在这个小区里她遇见一个人,这个人改变了她的生活,遇见他,注定是一场难以逃脱的劫,她与泽熙有扯不清的情感纠葛,这场纠葛越扯越理不清。
  误入迷宫
  在泽熙与轩仪结婚不久,这幢楼里多了一个住客,而且这个住客住在泽熙的对门。这个住客名叫小贝,她常对自己说我是海洋的贝壳,人们都很喜欢我,也很照顾我,我有一张漂亮的容颜,腿长,柳腰,肤白,短发,穿的很时尚,小贝身上有几分妖气。她常看见泽熙进进出出,心里很想看看他的家是什么样的。她对他说,是海洋特有的贝壳,很珍贵的,说完就咯咯地笑起来。泽熙三十五岁的中年男人,高挑的身材,穿着浅色的风衣,眼睛幽深,泽熙有着完美的轮廓,有着一张忧郁的眼神,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彼此沉默着。过了许久,他把他的电话号码留给小贝,说有什么事你找我,小贝拨通了泽熙的电话,你能来陪我吗?他很快赶到了一个酒吧,坐在小贝的对面,小贝在不停的向他讲述他的情感经历,他不停的盯着小贝,小贝喜欢这种触电的感觉。
  有个偶然的机会,她进了泽熙的家,看见他家布置的很阔气,她试探的口气问泽熙,你这房子很漂亮,一定花了不少的钱吧?不多,买房子带装修一共花了四十万。她听后,心里有些嘀咕,哇,装修就花费这么多,这家一定是有钱的主,我就是成天不吃不喝也挣不了那么多的钱,要是能傍上他这条肥鱼,我和姐妹们就不用愁了。她心里很得意,好事让赶上了,我要去告诉我的好姐妹。小贝找到了香莲,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香莲,两人商量着住在一起这样方便一些。于是小贝把自己的好姐妹香莲住在一起,泽熙在交往中认识了香莲。有一天,泽熙看见他们刚从外面回来,猜想,他们肯定没有吃饭,就说:小贝,我们家有现成的饭,进来吃点吧。小贝和香莲进屋大吃起来,小贝和香莲吃饱喝足后说:“香莲,你看我们都是进城打工的,看人家多有钱,要是我们能象他们那样有钱就好了,我们得想办法讹他一笔。”香莲看了看小贝,“可我们如何下手……”小贝与香莲小声嘀咕着,一个计划在他们的脑海里形成。
  香莲叫手下把小贝打伤,他们把小贝送进了医院。经检查并无大碍,装着受了很严重的伤,在病床上不停地呻吟着。香莲打电话告诉了泽熙,泽熙赶到了医院,香莲眼泪哗地流了下来:泽熙哥,你一定要救救小贝,要不然她……她哽咽的说不出话来。香莲你别急,让我想想办法。他从家里拿了一张卡,交了住院费。他们心想,泽熙这个人还真好说话。
  小贝伤好后,决定接受泽熙。小贝虽是农村来的,但她身上却有一种无法说出的媚,无法说出的妖。她的风情,她的骚迷惑了泽熙,泽熙很快被小贝迷住。小贝与轩仪比起来,小贝很会心疼人,很会说话,很会讨得泽熙欢欣,不象轩仪只知工作,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对于自己来说,小贝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对象,能陪伴自己并给自己带来幸福的伴侣。他的心被小贝俘虏了,有了这种想法,更坚定了泽熙与小贝在一起的决心。
  小贝爱钱,爱钱甚至超过爱泽熙,泽熙只不过是他手里的一个砝码。小贝跟着泽熙,自己故意把鞋往旁边别了两下,哎哟,泽熙我的脚崴了,你看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背你回家……在泽熙的家里,他给小贝的脚擦了红花油,反复的按摩着。她不停地看着泽熙,眼神里传递着暧昧。
  泽熙拿着自己工作时留下的钱买了个房子,自己身上留下了小部分的钱,他和小贝住在了一起,小贝想既然和泽熙住在了一起,提一些要求也理所应当。泽熙也尽量的满足她,她的胃口越来越大。小贝提出要和他一起投资炒股票,不要担心,有什么风险我担着,你要是担心,我们就不要在一起了。我这样做,也是为我们将来考虑。泽熙经不起小贝的软磨硬泡,同意拿一部分钱出来用来炒股票,小贝特意为他做了一桌好吃的,小贝很感激他,给他敬了一杯又一杯:“小贝,你看,你和我这么久了,我也没有给你一个名份,你我明天就去登记处登记好吗?”小贝点了点头,又找借口去厨房拿酒,把药放进了酒里。不一会儿,泽熙就睡着了,小贝试探着推他,怎么推他,他都不醒,小贝趁机拿走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这时,有些贪心的香莲找到了小贝,埋怨的口气对小贝说,“小贝你可真够朋友,你捞了这么大笔钱,也没有想到给我分点”小贝对香莲说,“不是我不够朋友,而是我觉得他不会只有这么点钱,我们在去找找看。”小贝与香莲去了泽熙的住处,她们在泽熙的家翻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值钱的东西,正当失望想离开的时候,却在隔断上发现一个玉手镯,让小贝思绪万千,想到了以前,想到了往事,往事象放电影一样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身世之谜
  小贝的母亲若云早年与丈夫感情不和,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好在那时,若云没有孩子,无牵无挂,她为了以后自己有个依靠,有个着落,就孤身一人来到了城里打工。这时,有一个人走进了他的生活,为她安排了住处,为她安排了工作,做厂里的检修工,就这样成了厂同事。这个人就是吴雨飞,吴雨飞长得很帅气,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幅二百度的近视眼镜,显得有些书生气。常穿一件蓝色布衫,一双棕色皮鞋,走路如一阵风,办事果断雷厉风行。很照顾若云,一来二往,他们很快坠入了爱河并很快的办理了结婚证,住在了一起。不久就生下了小贝。吴雨飞是有家室的,早年丧妻,自己照顾着八岁的儿子,这个男孩就是泽熙。由于若云工作忙,就把小贝托给了自己的母亲照看,不知不觉中小贝长大了,在她的记忆中,有一点母亲的影子,但记忆却模糊。毕竟母女连心,小贝看母亲好久没有打电话回来,就决定进城看看。按照地址找到了母亲的住处,想到要和母亲见面了很是欣喜,可欣喜却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我母亲在吗?你母亲己不在了,早就去世了,什么……什么……你在骗我。姑娘,我没有骗你,你母亲真的不在了。不可能……不可能……小贝呆呆的坐在门口,嘴里不停的唠叨着。
  在泽熙与轩仪结婚那天,泽熙的父亲给轩仪一个手镯,说:这是泽熙的母亲生前留给泽熙的,说如果有一天能碰到中意的女孩,就把这个手镯交给她。这个手镯是小贝的母亲临终前交给雨飞的,让他好好待自己的女儿和儿子。
  水落石出
  吴雨飞与若云结婚后,发现他的身上有太多的毛病,曾很多次的劝过吴雨飞,可吴雨飞总是恶言相加:不是我,你能有有今天?你能有住处?当初我和你结婚,是因为可怜你,是因为同情你,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你一个土包子,凭什么过神仙般的日子?这一番话,让若云的心彻底了凉了,对雨飞很是失望。面对着小贝,她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觉得愧疚于小贝,只希望小贝以后能够幸福,她在一天深夜里上吊自杀了,临走前在桌子上留了张纸条和一个手镯,如果有天能遇到我的女儿,把这个手镯务必交到我女儿的手里。雨飞很是后悔,不应说那些伤若云的话,如果能见到自己的女儿,一定要承认错误。小贝知道了其中的原委后,心里很恨泽熙和自己的继父,决定报复泽熙的一家,我要让他家破人亡,尝尝背叛的滋味。经过一番调查后,小贝得知泽熙结婚了,住进了江城小苑小区,小贝为了接受泽熙,就住进了泽熙所住的地方,就想办法接受于他。小贝天天纠缠着泽熙,寸步不离,她用尽了不少的情场招术,最终俘虏了泽熙的心。泽熙与小贝走到了一起,而且泽熙也似乎爱上了小贝,小贝欣喜若狂,庆幸自己的目的快成了。此时她叫来了自己的好友香莲,与香莲一起演一出戏。泽熙,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这是我的好友,你得好好待她,要不然的话……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决不会慢怠她的,香莲向泽熙抛个媚眼,似乎传递什么,两人心知肚明,谁都没有戳穿。香莲趁机表达了自己的爱意,未曾想却遭到了泽熙的拒绝,香莲很是生气,告诉了小贝,小贝立即冒火三丈,找到了泽熙,小贝怎么了,这么气势汹汹,谁惹你了,我去帮你出气,我没有时间与你开玩笑。小贝强装镇静,“什么关系,你为何有玉手镯,而且和我母亲留给我的手镯一模一样?为何我的母亲来到城里,来到你们家就无缘无故的死去了……这一切你如何解释?”小贝报复越来越强烈,她愤怒,悲伤充斥着她的大脑神经,不能自己,她心里在滴血,善良与罪恶只在一步之遥,她本想与泽熙能天长地久,未曾想,却和他有这种微妙的关系。小贝对泽熙大吼起来,“泽熙,我的朋友你都敢动歪心,不知你对多少女人动过歪心”“你这是说哪话,我哪是那种人?”“我看你就是居心不良,我今天非要收拾你”“你要能告诉我,你的钱在哪里,你与香莲的事情就算没有发生”“香莲,我们把泽熙绑起来”,听后,香莲与小贝把泽熙反绑在椅子上。
  他们这样忙乱,让泽熙是一头雾水,就问他们,“我凭什么给你钱,我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这样对待我?”……小贝强装镇静,“什么关系,你为何有玉手镯,而且和我母亲留给我的手镯一模一样?为何我的母亲来到城里,来到你们家就无缘无故的死去了……这一切你如何解释?”小贝报复心越来越强烈,她愤怒,悲伤充斥着她的大脑神经,不能自己,她心里在滴血,善良与罪恶只在一步之遥,她本想与泽熙能天长地久,未曾想,却和他有这种微妙的关系。
  小贝一脸的奸笑,失去了原本的温柔一面,她对泽熙说“谁让你是仇人的儿子,要不然我们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泽熙因为勒的过紧,而且事先小贝给他喝了一杯放了毒的饮料,这时毒性发作,脸上冒着汗,捂着肚子说“小贝……小贝……你……你……好狠毒……”说完就咽了气,小贝和香莲都傻了眼,好久才缓过神来,对香莲说道:“香莲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处理了……”香莲连忙随身附和小贝,把泽熙藏在了床下。
  小贝与香莲处理完泽熙后一起回到了住所,小贝睡的正香,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可香莲却怎么也睡不着。香莲望着小贝,心里掀起一阵涟漪,小贝和我是不是做的太过份了,我是不是应该帮她改正错误。香莲想到去公安局揭发小贝,小贝并不知道香莲在这里会出卖自己,自己的做法遭到香莲的阻止好多次,她不是不可能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小贝趁香莲不在家,在她常喝的饮料里掺了迷药,喝后神情恍惚,眼神缭乱,睡了两天,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即黑暗又潮湿的房间里,看到的是陌生而冷峻的面孔,让香莲打了几个寒战,这是哪里,我怎么到这里来?这时不知小贝从哪冒了出来,小贝一改往日温柔的面孔,露出狰狞的面容。

  “咦?这是什么东西。”二媳妇儿不经意间翻了翻老人的东西,一个圆鼓鼓的圈掉了下来,捡起问道老人。
  原来,这是一个黑玉手镯,只见这黑玉镯明晃晃的,没有一丝的杂质,宛若夜色一般,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亮,犹如那夜里的月光般,叫人见了眼馋。
  二媳妇儿捡起时,触摸到后,心里嘀咕道:呀!这镯子怎么这么凉飕飕的,好像冰一一样,莫非是件宝贝?怪不得这老太太也真是的,也不给我们瞧瞧,自己一个人揣着。不行我以后可得要眼睛放大点,万一这老太太某一天不行了,这镯子指不定老太太就给了她哪个儿子。
  老人呢?看到二媳妇儿拿着那手镯,犹如谁将她的肉剜去一般,急忙跑过来,怒斥道:“给我拿过来!以后不许再进这间屋子来。”瞧见老太太这个样子,二媳妇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来。
  晚上等他男人回来,便急忙问道:“当家的,你妈是不是有个黑手镯呀?”
  他男人看了看自己的媳妇,想了想说道:“是呀?怎么,那是我妈的心肝宝贝,常常舍不得拿出来,怎么?如今被你给瞧见了,我可告诉你,不要想了,听我爹说,那个镯子可是我妈他们家的传家宝贝。只是因为我外爷他们家没有男丁可以穿下去,便给了我妈作嫁妆的。”
  “是吗?那宝贝应该挺值钱的吧?”二媳妇儿听了后,又问道。
  “那是当然,也不想想我妈以前是什么身份,名门闺秀。他们家的东西哪有不值钱的?关于这个镯子还有一个传奇的故事嘞!”说道这里,他感到很是自豪。
  “哦?什么故事呀。”二媳妇儿更加对这镯子感兴趣了,急忙催促道。“你快给我讲讲吧。”
  “你着什么急呀!没有小酒儿喝着,故事又怎么会动听呢?”听了他这么说后,她也明白了,便二话没说,给他烫了壶酒,拌了个小菜去。待一切都准备好,她男人便开始了这个故事:
  “原来,这件事是这样的。这老太太祖上是清朝咸丰年间江湖上有名的游医,由于走南闯北医治了不少人,被人称唤作‘医仙儿’,后来呢?由于为慈禧太后治好了她多少太医都无法医治的病。得了很多的赏赐,其中也包括这件镯子,叫这‘医仙儿’回去开个医馆去。
  这‘医仙儿’在得了慈禧太后的令后,拿了赏赐,开个医馆,过起了小日子。
  偶尔有一天,这‘医仙儿’在不经意间看到这件镯子后,看到这镯子通黑发亮,想想这绝非是件凡品,便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放到随身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医仙儿’上山去采药,被毒蛇给伤了,可是呢?身边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急用一下。毒蛇的毒液将他的伤口逐步的僵化,没有知觉,他深知这是很危险的,可是他早年在四方游学医术时,得知良玉可以利用自己的材质来缓解毒蛇的毒性,这时他想到自己身边不正是有一块良玉吗?于是,他将黑玉手镯拿出,在伤口上吻了吻,只觉得一丝的凉意透入体内,在身体里犹如两股力量在斗争,他以为自己会死,没想到自己挺下山来了,他很是高兴。看到这镯子如此神奇,他更是爱不释手。”
  讲到这里,老二停了停后接着说:
  “到了后来,由于‘医仙儿’死了,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父亲的衣钵,也成医生,可是毕竟他没有父亲厉害,而且家里的东西变卖的变卖,典当的典当,可是唯独没有将这个黑玉手镯做任何处理,因为他父亲给他说这玉镯是家族的一份荣耀,应该流传下去,等到他死后,也就到了我外爷这辈了,由于没有男丁,所以将这个黑玉手镯当做嫁妆给了我妈。”
  “没有了吗?”二媳妇儿听了后,本来就确定这是个宝贝了,可是听了这个故事后,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没有了,这个故事神奇吧!所以妈常说,这可是我的命根子呀。”老二说着。
  “那妈没有想过将这个玉镯子传给谁吗?”终于,二媳妇儿的心思终于说了出来。
  “这倒没说,但她说过,或许死后她会带着它去见祖宗去,我们是尊敬我妈的选择的。”老二看了看自己的老婆,明白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唉,那岂不是可惜吗?多好的东西呀。”二媳妇儿,低头嘀咕道。
  自己的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终于,老太太的三儿子也娶老婆了,本来对小儿子喜欢的她,自然也将自己对小儿子的喜欢转嫁到了小媳妇儿的身上。所以二媳妇儿认为这老太太有意将手镯传给小儿子。
  看到自己失宠了,二媳妇儿自然是不高兴了,天天唠叨唠叨:“你妈真偏心,你妈也许将家里的值钱东西都要传给你们老三……”她整天的这些话说着,使得老二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老婆太吵了。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不得不承认,人不得不服老,在小媳妇儿生下一孩子没几年,老太太还算硬朗,可是他老伴就去了。在几天里,老太太不吃不喝的坐着,钥匙有时常常丢三落四的,每次都是被小媳妇儿找到还给老太太。
  她的怀疑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小孙子也是老太太众多小孙子里面最喜爱的一个,而她的儿子,则是比较愚笨的一个吧,没有小孙子可爱。而自己也由于那件事使得自己与老人家的关系闹得很僵。
  这天,这个家里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可以说将老太太对小媳妇儿的美好态度都打破了,那就是老太太的黑玉手镯不见了,可巧得事,这次老人家的钥匙又在小媳妇儿的手里。老人家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次都会看看自己的黑玉手镯,并且说说自己对这镯子的宝贝:“爹,我会好好的收藏这的,我会的……”
  这天也不例外,老太太吃过饭后,也拿着钥匙去开她的首饰盒。那是个红色的小盒子,外面有一把老式的锁,必须要有专门的钥匙才能开启。可是老太太毕竟老了,又忘记了把钥匙放在哪了,在整个房间里到处乱找一通。每当这时,小媳妇儿就明白了老太太再找什么东西了,就立刻将放好的钥匙拿出来,给了老太太。然后自己就出去了,因为她明白不出去老太太可能会生气的。
  突然里面传来一声尖叫“啊~宝贝不见了,宝贝不见了……”等她进去问:“妈,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老太太指着小媳妇儿大吼一声:“你,出去!”看到老太太生气了,小媳妇儿摸摸头就出去了,而对于黑玉手镯的丢失,老太太没有对几个人说过,只有几个她比较喜欢的女儿提起过这件事。
  自从这件事后,他们兄弟几个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精明的大媳妇儿明白这是为什么,于是,就主动请缨来照顾老太太,老太太也对自己的大媳妇儿是比较信任的。本来想和老二家去,可是一看到二媳妇儿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就打消了自己的念头。而小儿子家呢?她也清楚小儿子的情况,也就没去了,更关键的是他现在对小媳妇儿的怀疑,怀疑她把自己的黑玉手镯给偷走了。他又怎么可能去小儿子家住呢?
  可是老人家由于喜欢小孙子,于是把小孙子留在身旁,直到小孙子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
  老人家还有些东西,也是她和死去的老伴一起积攒下去的,本来打算着每个儿子都分一点的,可是也同她的那个黑玉手镯一同丢失了,好在另一个盒子里还有几串铜钱。自打那件事发生以后,老太太的精神一天不比一天了,老大媳妇也看到了那几串铜钱的价值,于是在老太太精神恍惚的时候,全部都骗了去,拿到自己家中,换了人民币,为自己的儿女们以后的路进行铺路。老太太在这里生活过的还算是挺安逸的,不过这一切都是碍于她大儿子还活着的时候和老太太还有利用价值时,大媳妇儿为了拉拢她众多女儿的一个手段罢了。
  悲剧还是发生,她大儿子去世了,本来老太太的心里就因为丢掉了黑玉手镯而伤心难过。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更加难过了,还令她难过的是,自己今后去哪里。
  她的大儿子可以说对她这个母亲还是挺好的,每次吃饭前都会等着母亲吃得时候,自己才会吃。自己在外工作也忙,可是一有机会就打电话回来问候一下自己母亲可还好。可是他由于喜欢抽烟喝酒的,不到五十就去世了。她儿媳妇呢?也还算挺好的,正如上面所说的,只是看中了老太太那些私藏的一些金银首饰罢了。
  如今大儿子去世,在家里唯一的依托已经不在了,虽然她还住在老大家,可是日子不好过呀!很快由于老大家的女儿结婚到了城里,大媳妇儿也被接到了城里去了,独留一个老太太在老家里住着,更是凄凉。不过还好的是,她有几个女儿呀,其中有个女儿嫁到了邻村去了。虽然她常住去,可是女婿不乐意了,说道:“这老太太不是有三个儿子吗?怎么住我家呀。”虽然嘴上这样犯着嘀咕,说到底也是自己的丈母娘呀,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罢了,当然这些话也是暗地里对他老婆说。明面儿里照顾她如同自己的父母一般。
  “得了吧!就我那二哥,怕老婆。你又是不知道,我那二嫂就是母夜叉一个,我把母亲给他们送过去,她准是对我们一顿嘲讽。我那小弟,你又是不知道,虽然很想接过去和他们一起住,但我妈还因为那件事记恨着他老婆。还有,毕竟还有二哥在呀,小弟又怎么会不想到给他二哥一个面子呢?”这话是她四女儿说的,说到二嫂时,觉得她简直就是个疯子。
  于是,那可怜的老太太处在了一个尴尬得局面。有儿子不能去,只好在老家中呆着了。就这样又过了几年。
  这几年里,老太太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对于身边的人见过的转眼就忘记了。
  还是她的小女儿发现了这一情况,便跑到她二哥里去,告诉她二哥母亲的病情。去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害怕被自己的二嫂看到。原来他们两兄妹因为一件小事儿结下了梁子,她二哥觉得没什么,可是被她那个斤斤计较的二嫂给知道了藏,一天到晚总是挂在嘴上:“老六你这个没良心的,大学那会儿要不是你二哥给你六千快钱,你也不可能上起大学的,怎么如今发达了,就忘记了,可怜呀!你那二哥如今工作也没了,家里的生计全凭我一个妇道人家支撑着。如今我在的工厂也倒闭了,我们一家老小的只有看我们夫妻二人卖点东西来维持。我知道你如今有钱了,有权了,去年拜托你办个事你推三阻四说‘这事儿不行啊!这事儿不行啊!’。你这没良心的,亏你二哥当初那样对你,没想到喂出来一头白眼二狼……”如此如此的。一天天没完没了的。
  对待外人这样也就罢了,可是看看对子女家里人吧!也是没完没了的,说她二哥是“没出息的家伙,一天天就知道和我一起卖一些小东西,你不是老师吗?怎么就被学校给辞了呢?我想大概是你的问题吧!看看别人,给老婆穿金戴银的,而我呢?一年到头来,总是那些破烂玩意儿。”对她自己更是辱骂责罚,动不动就打。街坊邻居看到她也总是躲着,害怕自己稍不留神就成为她的攻击对象,要明白,毒妇嘴里可是听不到好词儿的。
  如今老六去了,正巧说的事被她听到了,她一开口就破口大骂:“你怎么还有脸来呀,那老不死不也是你的老娘吗?凭什么就只让我们家来照顾她。按理说养儿防老的,可你看看我们家的情况,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怎么照顾我那个现在没人要的死鬼老太婆呢?要照顾你去,反正她我是不会照顾的。”
  听了这话后,老六自然气的没办法了,想去骂她?可毕竟她还是自己的二嫂呀,不能她不仁义,自己也不仁义呀,毕竟自己曾经还接受过她二哥的帮助呀。
  还好,老太太的小儿子是个孝子,小媳妇儿虽然也有怨言,可是毕竟那个人是自己男人的妈妈呀!自己孩子的奶奶呀。就这样过了没多久后,又出问题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这个二哥不好吧,于是背着他那个母夜叉老婆,将自己的母亲接过去住,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老太太的病情反而更糟了。不用说,肯定是受到二媳妇儿的虐待呀。
  本来在小儿子家病情虽然还在恶化,但是还算可以,没有那么快。据她小儿子向他二哥家周围的邻居了解:“可怜呐!每天都能听到你那二嫂对老人的抱怨声,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了大儿子可,自己家没有分到什么好处;还有整天听到老人的哭哭啼啼,嘴上大喊道:‘谁偷走了我的镯子,还给我,还给我……’至于她口中说的那个镯子我们不清楚,可能是老太太的疯言疯语吧!你呀,如果还是个孝顺儿的话,赶紧把你妈接到你们家去吧。”
  小儿子听了这话后,更是心酸,于是回家和老婆去商量:“我想把咱妈接过来一起住,成吗?”
  当年那个纯真的小媳妇儿已经不在了,如今的她俨然成了一位历经了岁月的女人。
  “可她不是在你二哥家住的好好的吗?怎么如今又……”看来小媳妇儿也有些不乐意。
  “我今天去我二哥家看了咱妈,情况很糟糕。”小儿子说道这句话时,很是悔恨当初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妈住到他二哥家去,明明知道她二哥二嫂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却为了所谓的上有二哥在的理由推脱着。
  看到自己的男人都成这样了,她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只能是答应了。
  于是,他母亲又被接到了他们家中来。但是后来因为二哥也还算有点良心吧,说好了母亲由他们兄弟两个轮流照顾,就这样一直到老太太去世。可是老太太临终前,虽然什么都忘了,但唯独两件事没有忘记:一是小孙子,一是手镯的事。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捡起问道老人,你如此长日子从没归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