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种有250亩小麦,全靠请人帮忙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20-01-20

虽然包产到户了,但粮油市场尚未开放,某地油莱籽丰收,政府加大计划征购任务,农民不卖不行,自己榨油也还属“资产阶级尾巴”,要被割掉。卖又只能卖给当地粮管所,而且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收购人员便乘机敲诈农民,苛求菜耔干度,让农在粮管所的的坝子上现场晒干。
  老A发现同样干度的菜籽,同块场地、同一时间、同样晒法的菜籽,有的晒半天就被收了;有的晒一天才行;A晒了两天还“不合格”。他不服气了,抓一把自己菜籽与那些已被收购了的一比,自己的还干得多,但收购员说还不够干,还要晒。没办法,他便当众高声骂道:“这—狗—日—的—!”收购员问他骂谁?他说:“我骂太阳。太阳不公平,晒干别人的不晒干我的!”收购员更不买他的账了。
  后来,A又发现了一个秘密:有人白天不晒菜籽也不卖菜籽,等到其他卖菜籽的人走了,他们才同收购员“加夜班”把湿菜籽交售了。而那些卖湿菜籽的人并非农民,而是收购员的亲友。他们卖的是白天才从那些没时间等待翻晒的农民手中低价收购的油菜籽。
  当那些“加班人”快售完湿菜籽时,A突然出现在收购员面前,将傍晚才经那收购员验收“不合格”的菜籽搬去过秤。收购员看他一眼,只见他怒目而视。他的莱籽居然顺利交售了。他便高声说:“谢谢!谢谢!”收购员问他谢什么?他说:“我谢月亮,月亮把我的菜籽晒干了!不过,那狗日的太……”
  计划经济时期,粮油是统购统销的首要农产品,农民只有种植的任务,没有买卖的自由,购销全由政府粮食部门管死。高度集中的购销政策,加大了收购部门的特权,权力腐败应运而生。收购人员便趁机敲诈农民。老A的遭遇就是当时很普遍的现象。

图片 1

金山区亭林镇亭北村农民胡梦章,今年种有120亩小麦,长势良好。前些日子他家把丰收的小麦送到松隐粮管所交售,每担收购价达118元,比去年收购价涨幅明显。胡梦章把40多吨丰收粮全部交...

目录      上一章

金山区亭林镇亭北村农民胡梦章,今年种有120亩小麦,长势良好。前些日子他家把丰收的小麦送到松隐粮管所交售,每担收购价达118元,比去年收购价涨幅明显。胡梦章把40多吨丰收粮全部交售给粮站,喜笑颜开。


“三夏”生产打响以来,夏收大小麦是第一仗。据金山区粮油总公司负责人介绍,今年“三夏”天帮忙,人努力,金山区的10万亩大小麦收割顺利。到6月初,全区1.78万亩大麦和8.6万亩小麦全部收割完毕,农民们趁天晴,把丰收的大小麦晒干扬净,交售给了粮食收购站。粮油总公司下属的粮食收购站备足仓容,对丰收的夏粮敞开收购,而且,今年的夏粮收购实行国家保护价,只要达到收购标准,以每担118元的保护价收购,有多少收多少、户售户结,现金兑付,大大提高了农民售粮的积极性。如亭林镇的松隐粮站去年夏粮只收购到1500吨,而今年已入库大小麦2600多吨,比去年多入库1000多吨。

文|老兵

金山区粮油总公司在今年的夏粮收购中,还全部开启烘干设备。如枫泾镇钱明村22组农户施秋华,今年种有250亩小麦,5月30日前收割完成后,正好遇到了雨天,收获的100多吨小麦不能在太阳底下翻晒,正在施秋华犯愁之时,兴塔粮管所就开启烘干房为施秋华家的小麦进行烘干,这台一天一夜能烘干300吨的机器,不到半天,就把100多吨小麦全部烘干入库,为丰收的农民排了忧、解了难。

农村,一年四季,总有忙不完的农活儿。这不,刚刚把秧苗栽好,还没来得及休整,小麦又要黄了,唉!为了生活,人们不得不像小鸡儿一样,一天天从早到晚在地里刨食……

据了解,金山区的夏收到6月初已初战告捷,全区入库大小麦1万多吨,收购量在郊区名列前茅。进入6月,“三夏”生产的第二战役夏种已进入高潮,金山全区秋粮种植面积22万多亩,1000余家家庭农场承担了12.82万亩夏种任务,计划6月20日前完成单季稻移栽。

农历五六月,那是最忙的时候,先是收割油菜籽,然后割麦子,又要点苞谷……一茬接一茬,一块地,一年要播种好几茬庄稼!

艳阳高照,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浑身生疼,越是如此,越是不得空在家闲着,要趁着好天气,赶紧把麦子抢收回来。

吴女子家的地都是坡地,离家最近的也要走一里多路,家里没有全劳力,全靠请人帮忙。麦子割好了,用藤条或竹篾条捆绑起来,再用千担两头扎进麦捆,然后挑回家堆在大场上码成一垛一垛的晒干。

住在高山顶上,柴油动力机和脱粒机都上不去,小麦全靠人工脱粒。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年种有250亩小麦,全靠请人帮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