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乔接手那几个书报摊三年了,全职红娘持证上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20-01-12

图片 1
  夏日午后的时光是慵懒而恬静的。人们在酒足饭饱之后,或门帘低垂困会儿午觉,或泡壶清茶和邻居聊会天,或追热剧、打麻将,来消磨打发这段闲散的时光。小镇中心街的博文书店里,隐隐传来梦幻般的轻音乐声。店主肖乔刚整理完被孩子们随手乱放的书籍,又抄起拖把将地面清洁了一番。她喜欢边听音乐边做些琐事。门口树立的“博文书店欢迎您”的广告语透着些亲切的意味;临街的窗前一溜儿的太阳花昂然盛放,那热烈的鲜亮,把路边那些在烈日浮尘中打蔫耷脑的树,衬得沉郁而少生气。门内两侧是主人养的青翠欲滴的两架绿萝。店内书架井然排列,教辅工具书、农林园艺科普书、文学名著和儿童彩绘系列书罗列纷呈,“读书点亮人生”的标语,特别醒目。
  这是镇上唯一的一家书店,客户大部分是中小学生,还有一些零星的成人读者。肖乔接手这个书店两年了。前任因书店生意清淡想去城里发展而打了转让广告,而肖乔为了方便照顾在镇中读书的儿子,正寻思着在镇上找个事干。机缘凑巧,她就当上了书店的老板。书籍是她许多年前就结交的朋友,只要她喜欢,书会永远不离不弃地陪伴着人的。她认为读书就是读人生,让她不但增加了人生阅历,还让她的内心丰盈而充满力量。虽说书店的生意赚不了大钱,但能过过当老板的瘾,体面地为镇上读书的孩子大人服务,她觉得快乐充实。
  叮铃铃,店里的座机铃声响了,清脆的铃音打破了午后的静谧。是母亲打来的,说有两个城里的中年男女来家里问询她的近况。母亲以为是她的旧相识,告诉了他们她在镇上的店址。挂了电话,肖乔愣愣地寻思着:会是谁呢?
  不久,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停在了书店门口,一对男女向店里走来。肖乔起身迎客,认真打量来人,不知他们是来买书的,还是母亲说的那对男女?来人微笑着打量着肖乔,只见那男的客气地说道:你是肖乔女士吧?我们是受朋友之托专程来拜访你的。刚才去了你的老家,老人告诉了你的住址。
  喔!肖乔一边笑着点头,一边不解地说:我好像不认识两位,是谁托你们来找我的?你以前的朋友汪洋还记得吗?我是他的战友,是他特意托我来寻访你的。中年男人真诚地解释道,眼里却有着探寻的意味。汪洋!这两个字像一瞬间划开天幕的雷电,惊得肖乔的声音有些发哑!这个多年都不曾提起却永远都不曾忘记的名字。当然记得。他,他还好么?肖乔极力克制住心头的震惊和慌乱,故作矜持地减少了声音中的热情,淡淡地说道。他挺好的。从部队转业后,他去了沧州市公安局,现在是市区某派出所的一把手。他经常和我谈起在陕西当兵的经历。对我谈到过你,对你挺牵挂的,可又不知怎样联系你。他特意托我来你的老家问询你的近况,想要联系你。中年男人认真地答复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快记不起他这个人了。请你转告他,我挺好的,有劳他费心。肖乔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转身请他们坐下说话。这是他的电话,有空彼此常联络。来人递上一张名片,肖乔迟疑而勉强地伸出手,接了过来,看都没看就丢在柜台上,她后悔收下这张印着他的头衔、电话的名片。她的神色有些怅惘和尴尬。
  这是你经营的书店?生意怎么样?书店收拾得蛮整洁雅致的。女人见肖乔神情不自然,闷闷的不吭声,便急忙转移了话题。还行吧,教辅书和童书系列销量不错,肯花钱买书的成年人不多。肖乔环顾了一下书店,神色缓和了些。男人原本还想再多聊几句,见肖乔有些心不在焉,于是和女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站起身笑着说:请恕我们冒昧打扰。我们还要去县里办点事,就此告辞了。请记得一定给汪洋打个电话。肖乔客气地点点头,送他们上车挥手作别。
  望着绝尘而去的轿车,肖乔觉得有点恍惚,觉得刚才的一幕似乎是一个白日梦。她回到店里,又看见了那个印着汪洋电话的名片,正对着她。她没有像多年之前那样再负气撕碎他的联络方式,只是怔怔地瞧着它。整整一个下午,肖乔都觉得这张名片,似乎是穿越时空的小船,载着她沉浮在往日的时光里,无法上岸。
  晚上,桌上的电话刚响起,肖乔就一阵莫名的紧张,感觉全身的血都往脸上涌,脸颊烫得火烤一般。幸好老公正在看电视,没有觉察她的异样。她刚一听到是秋月的声音,心神登时就安稳下来,直怪自己太神经质了!汪洋哪有自己家的电话呀?
  秋月是肖乔的发小,虽说她俩一个在城里是公务员,一个在乡下基本是个家庭主妇,但她们在精神界面上却是平等的,是彼此无话不谈的姐妹,是彼此互相怜惜的闺蜜。一遇到开心事或那些不痛快、费思量的麻缠事,她们总会彼此分享喜悦、发发牢骚、解解闷,再帮着拿个主意。眼下,离婚一年多的秋月,又在朋友亲人的关照撮合下,尝试处男朋友。肖乔也正为她操着一份心呢。
  正想打电话给你,你的电话就来了。同事介绍的那个大学老师感觉咋样?肖乔问。没戏。第一印象这关就没过。他是个不修边幅的壮汉,第一次约会,就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是个十足的瘾君子,哪有怜香惜玉的才子风范?尽管他有房有车工作好,可我就是不稀罕。秋月快人快语。倒也是,第一眼没瞧上,就别勉强自己。肖乔附和道。现在相亲,对方的长相、人品、工作、性格、家庭成员构成都得考虑。秋月继续通报。像是考察得挺细致挺全面的!肖乔说。那是一定的!遇人不淑的亏我是吃够了!婚姻是务实的,得先有厚实的物质作铺垫,才能滋生出情感的枝叶。正因为不想草率,才应该有全局意识。就像穿鞋子,既要好看,又要感觉舒服。否则,又何必再自讨枷锁找罪受。你说的也在理。那就慢慢等着,挑着,放下长线,钓个称心的金龟婿上来!肖乔调侃道。等到人老珠黄花儿谢了,还嫁人么?秋月幽幽地叹了口气。眼瞅着我就到了门槛年,我是等不起又伤不起啊!
  别顾影自怜说丧气话好不好!凭你的长相和学识,梅开二度是早晚的事。先过足单身贵族的瘾再说。肖乔安慰她说。还是说你有啥事吧?秋月问。肖乔到楼上后,才压低声音说:我十多年前的初恋又出现了!真的?他来找你了?秋月在电话那头竖起了耳朵,兴奋地提高了声音。
  肖乔给她讲述了自己白天的遭遇,迟疑不决地问道:我纠结了一下午,不知该不该跟他联系?有啥好纠结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啥旧怨没消解开呀!留下的,也许只有美好的怀恋了。联系一下,怀怀旧也是挺不错的!秋月说。你倒说得满轻巧的!我倒真是不忌恨他了,只是觉得分开这么久了,有什么好说的。肖乔犹疑着说。那你得问问自己的心!想念过他么?想知道他过得好么?如果真不想知道这一切,就把他从你的人生中一笔勾销,别再理他就完了呗!秋月说。感情上的事没那么容易说完就完的。除非是逢场作戏,没动过真心。肖乔幽幽地叹道。既然藕断丝还连着,那还做作个啥劲?老情人了,见不上个面面,拉拉话儿,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的。秋月在调侃。你可别怂恿我冒傻气。万一联系上了把持不好,会影响夫妻感情的。你是担心你们家那位吃醋呀!干脆断了这个念想算了!如果断不了,就顺其自然,全当是对你们夫妻俩感情的一次考验。秋月笑着说。只有顺其自然了。千里迢迢的,打个电话又能怎样呢?肖乔有点释然了。也许还会旧情复燃呢!到时候老房子着火,可就没救了。秋月没正经地坏笑道。还是让你的爱情之火赶紧烧起来吧!不跟你贫嘴了,歇着吧。肖乔挂了电话。
  二
  一个心结若不及时解开,就会拧成一个疙瘩,让人不舒服。肖乔鼓足了勇气,拨通了汪洋的电话。电话拨通的一瞬间,她的心就没有了跳跃的力气,连呼吸都要窒息似的,她紧张得直发抖。
  电话这头的汪洋,此刻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午睡初醒,刚沏了一杯茶水,他一副凝神沉思的模样。他四十几岁的年纪,身板厚实挺拔,高挑的剑眉下一双花眼似喜实威,加上他浑圆的下巴,坚毅的脸部轮廓,给人一种器宇轩昂的派头。他的目光愣在办公桌上的手机上。这半年多来,他两次梦见十多年前爱过的异乡女子。一次是梦见自己在当兵的驻地遇见她,她与他擦肩而过,含愁带怨的眼神中藏着冷人心碎的忧伤,他却没有勇气喊出她的名字;一次是梦见他俩站在军营的法桐树下一起读诗的情景,他只记得女孩纯净的眼眸中闪亮的神采。梦醒之后,他总会莫名地怅惘许久。她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觉得对不起放不下的女人。不知她嫁得怎样?生活是否安好?以前想起她,他希望能在梦中相见,可她从不托梦给她;现在,梦见她了,又觉得那些梦太恍惚,看不清她现在的模样?这么多年来,除了妻子,爱慕过他的女性不少,假意或真心,且都成了过眼云烟。作为男人,他好色却从不胡闹乱来,在逢场作戏中把持有度,从未闹出什么绯闻影响自己的仕途。那些情随境迁而幻灭的缘分,大都风过无痕。可一想起她,就有一种放不下的情结堆在心头。他给她写过几次信,却都杳无回音,真是人生不相见,生死两茫茫啊!
  前不久,他专程拜托战友去探访她的踪迹,反馈回来的消息让他激动了许久。得知她安好,他很是欣慰;得知她对自己反应冷淡,又觉得有些伤感。难道她真的把自己忘了?一点旧情都不念?他不甘心她心里没有了他,冥冥中还抱着一点渺茫的希望,期待她打电话联系他。以往,手机可以随意放在书房、卧室或办公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可现在,手机就一直掌控在自己触手可及的视线中,他唯恐错过她的电话。这种等待是多么漫长揪心啊!
  手机响了。汪洋见是来自外地的陌生号码,似乎心有灵犀,坐在空调房里的他登时出了一身微汗。他轻轻碰死了虚掩的门。喂,你好!见那头迟迟没有回响,他又谨慎地问道:我是汪洋,请问是哪位?我是肖乔。肖乔!你,你还好吗?汪洋按捺住心头的狂喜,一缕柔情漫上他的喉头,他的嗓子甜得有些发沙。
  我好着呢!你怎么样?一晃好多年过去了,我差点都想不起你了。肖乔刚一听到汪洋那声温暖的呼唤,眼圈就红了,但她强抑心头的波涌,淡淡地似在调侃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我挺好的,壮实的像一头牛!汪洋迅速调整了一下状态,自嘲道:我以为再无缘听到你的声音了,可此刻,神秘的电波却把你的声音送到了我的耳边,真是太意外了。汪洋激动万分。
  都习惯了相忘于江湖的日子了,乍一听到彼此的声音,感觉有点恍惚。肖乔淡淡地说道。是的,是悲喜交织。你的声音一点都没变!汪洋说。声音没变,人变了。如果大街上相遇,不知道还会不会认得出我?肖乔问道。再怎么变,我都会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你。听说你经营着一个书店,生意还不错吧?我年少时的一个梦想竟然让你实现了!汪洋关切又不乏好奇。人生就是这样阴差阳错,我开书店也是缘分。肖乔说。刚一听到你开书店,我就激动得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你的小镇上去,看看你的店,翻翻你的书。汪洋满脸向往地说。这些年你忙着升官发财,年少时的梦想也许早都丢掉了!肖乔道,完全没有了刚拨电话时的紧张不安。汪洋心里也一阵轻松,那么多年过去了,一聊起来,竟觉得没啥隔阂。
  你不懂官场的硝烟,不知道体制里的平庸。只有那些旧梦,还承载着人的真性情。汪洋感叹道。人都有各自的生活。我们都好好的,就是福分。难为你还想着过去,跟你打声招呼,就不打扰你了。肖乔客气地道了再见。汪洋还有许多的话想要说,只好欲言又止意犹未尽地挂了电话。汪洋保存了电话号码,脸上露出了难得的轻松。他一把拉开办公室的门,不知该如何表示他满心的愉快。
  三
  乔,和你那位老情人联系了没?秋月在电话里打趣道。打过电话了,没有想象的那样别扭,胡乱聊了几句就挂了。肖乔说。没有久别重逢的激动和喜悦么?秋月问。有点悲喜莫名的意思,似乎有许多话要问,却又不知如何说起。时间似乎让一切褪了色。肖乔坦言道。
  我还以为你们一接头就会擦出火花,旧情复燃呢?
  哪会啊!谁都不会再有青春年少的狂劲了。倒是你,该正经处朋友谈恋爱了。肖乔转移了话题。谈个鬼呀!我这高不成低不就的,不好找啊。秋月抱怨道。没去婚介所征婚啊?肖乔问。我对婚介所和网上征婚不感兴趣。婚介所的收费高得离谱,万儿八千的介绍费,服务期只有半年时间;网上征婚,更觉得不踏实,人与人缺少信任感。听那些大龄男女的征婚经历,都像是在搞交易。他们先从学历、收入、颜值、家庭背景等方面进行筛选,符合条件的才选择做朋友。谈恋爱时,个人的真面目才会渐渐浮出水面,不能彼此适应或找不到感觉的就被淘汰出局了,再进行新一轮的交易,这就是中国式的征婚。女人二婚,就更复杂了。找个没结过婚的,概率太小;找个离异的吧,大家都是婚姻的受害者,心理大多有些阴影,收入、房产、人品、性情、家庭成员构成、有没有子女等问题,哪个都得花点心思!秋月感叹道。
  想不到征婚的学问这么大!我听得真是一头雾水!谈婚论嫁怎么这么功利?婚姻的基础应该是感情嘛!肖乔感叹道。没错,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这是托翁的话。可现在人们处对象,都先讲条件,其次才谈感情。因为爱情而不管不顾地结婚,似乎成了传奇。秋月附和道。

图片 2

最近,在浦东新区惠南镇工农南路上,出现了一家名叫缘定今生的婚姻介绍所,这是当地首家经上海市民政局批准的专业婚介机构。

那天一位好朋友告诉我说:有一位拥有硕士学位的女性通过婚介所寻找伴侣,可谁知,征婚的消息从去年的11月份就发出到今年2月仍然无人问津。无奈之下,女硕士将自己的身份“降格”,隐去了“硕士”身份改称专科毕业后,这才吸引来了众多的应征者,婚介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前社会,越是精明能干的女性“白骨精”似乎越是没有婚姻市场。

专职红娘持证上岗

高学历———男士不敢攀

在缘定今生婚介所,一位中年男子正在咨询,工作人员告诉他,办理征婚登记必须出示户口簿、身份证、单身证明等。墙上挂着民政、工商部门颁发的证书和征婚人员须知、服务流程、服务公约、员工守则等。

小云是南京某知名高校热门专业的硕士毕业生,准备继续读博。27岁的小云和众多的高学历女性一样,直到现在都没有交过男朋友,更谈不上婚嫁了。去年底,她鼓起勇气到婚介所报名征婚。可谁料,竟没有男士想要“约”她,在婚介所工作人员的点拨之下,她把自己的学历改成专科,立即就有约会电话联系上她,但当小云坦白自己是硕士生后,对方又对她冷淡了。 小云说:“中国有一句老话叫门当户对。对很多女性硕士毕业生来说,找个符合要求的老公真的很难。”

婚介所负责人金陶赬说,自提出申请手续到拿到上海市民政局批准的证件,费经周折才终于办成。因为相关部门对开办婚介所的要求很高,按照规定,持证上岗的婚介所必须具备80平方米以上的场所、从业人员持有资格证书和遵守规范服务相关规定。目前,婚介所的5位员工都持有上海市婚姻介绍机构管理协会的颁发资格证书,学习过职业道德素养、婚姻心理学等正规培训课程,经考试合格后才能持证上岗。

太成功———条件也苛刻

专职红娘真实诚信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肖乔接手那几个书报摊三年了,全职红娘持证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