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妈看不下去了,用手抵住路碑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20-01-12

大妈供词:
  是的,长官,正如你所说,我是在楼道中碰到他的。
  你可不知道,当时差点没把我吓死,我记得清楚,那是前天,也就是一月十二号,我每天早上六点左右都会去晨练,人老了,不中用了,各方面都不行了,所以每天得锻炼锻炼,那天我家老头子还特意嘱咐我出门小心一点。
  哦,对了,我家老头是没晨练习惯的。
  嗯,你让我说重点,没问题长官。
  那天早晨,我照常出门,哦,你问我时间,那是六点十分左右,因为我每天闹钟都设置在六点,所以时间是不会记错的。
  我家在四层,对,对门是401,这家有个小女孩,你可是不知道,那模样就真如芭比娃娃一般,可讨人喜欢了,哦,说重点,说重点。
  因为我家在四层嘛,不算高,一般我是不坐电梯的,那玩意儿太晃人,受不了,我是走的楼梯,对,楼道内是感应灯,我一出门,那灯就亮了,说到这灯啊,可真叫我难受,发的是那种黄光,照到人身上像穿了一层黄衣一样,特不舒服。我关好门,就在我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我步子都还没迈开一步,就看到楼梯口斜躺着一个人影,我们的楼道都在左边,当时我就想大叫,但我后来又忍住了,因为我家老头子有心脏病,受不得任何惊吓,我慢慢走过去,想看看究竟,我确认他是个男的,因为他斜躺的姿势像个喝醉了酒的醚酊大汉,是的,他躺在阴影当中,一层只有一个灯,且在右边,左边楼道没灯,是看不清楚的,那天又是早上六点左右,天还很黑,所以对于他的的一切我是看不清的,只看到一个大概。
  别急,慢慢听我说,我小心翼翼地朝他走过去,透过微弱的黄光我看到他穿的蓝色运动裤的右裤腿粘有大片血迹,我当时就“哇”的一声大喊了出来,并踉跄着后退过去,我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地大喊,没错,我家老头是第一个闻讯出来的,紧接着是401室,对,他们家是三口人,当时出来的是男主家,叫吴玺,是个酒店老板,对,也是他第一时间报的警。说起这事啊,我还真的感谢他,当时要不是他的帮忙,我恐怕就真被吓死在那儿了,现在想想都让人后怕。
  哦,你问我那男主家的第一反应,啊,当时他的反应比我还大咧,他从门内出来后先是安抚我和我家老头,叫我们镇静,别害怕,你说这事能不害怕,他拿出手机打开灯光照了过去,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瞬间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并且大声哭喊了起来,后来就报了警,再后来你们就来了。
  门卫供词:
  对,警官,我在这个小区当门卫三年了,我不敢说每个人我都认得,但大部分人我是认得的。
  嗯,我们这个小区总共六栋楼,出事的那栋是2号楼。
  是的,警官,我们小区总共三个监控点,一个是大门,一个是位于小区内部,还有一个是在3号楼的拐角处,因为那有个车棚,不过也没什么用,放在那儿的车子也不多。
  哦,那天我值班没?警官,那天正好轮到我上夜班,我有个习惯,就是上夜班我总要冲一杯咖啡的,这样人就精神点。那天是一月十一号,夜里喝完咖啡,我看了一眼表,是凌晨1点钟左右,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
  啊,那天夜里真冷,我身上裹着厚厚的军大衣也感觉寒气逼人,我们值班室的暖气夜里是不通的。我喝完咖啡后就打开电视有一眼没一眼的看起来,那天我特别精神,可能是咖啡冲的有点浓了吧。就在5点钟的时候,对,就是5点钟,因为电视上的时间刚过5点,我看到了,突然听到一阵摩擦的声音,来自小区院内,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拖着一样,起初我以为是猫,因为我们小区猫挺多的,夜里出来活动弄出响声是很正常的事,后来我觉得不对劲,因为那个声音太过剧烈,不像是猫能弄出来的动静,我就拿起手电朝院内照了过去,但是什么也没有,于是我就又看起了电视。后来的事你可真想不到,没过多久,突然一声喊叫响彻整个小区,我听得很清楚,声音是从2号楼发出来的,这时,我没再犹豫,立马抄起手电和警棍就奔了出去。
  哦,时间吗?是5点32分,我记得清楚。我从进门,坐电梯,大概花费了5分钟,赶到出事地点也就是5点37分,我看到王老头和李大妈紧紧地抱在一块,并不时地在发抖,当我拿起手电朝左边楼道照过去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斜躺在楼道口,面部由于头发的遮挡看不清,她穿一红色斑文睡衣,鞋是蓝色棉拖鞋,左脚的鞋不知去向,是光着的,哦,对了,左裤腿处有大片血迹。之后我就报了警,我们小区每层都有一个公共电话,置在电梯门左边的墙上,我就用它报的警。
  至于监控录像嘛,说实话,除了大门处的监控好点以外,其它两个在线路上面都有点问题,这有段时间了,物业一直说过来修,也没见来人修,所以就拖着。
  主犯供词:
  是,长官,是我干的。说起这事,真他妈叫我恼火,要不是她对我百般刁难,我才才不会对她动手哪!
  对,我叫吴玺,住在401,百花酒店是我开的。被我干掉的那位是我的妻子,你别看她长得漂亮,风骚着哪!是的,我们有个孩子,现在五岁了,她常在她姥爷家住,偶尔也过来和我们住,出事的那几天她都在她姥爷家住着,不然的话我也杀不了她。
  为什么杀她?那婊子我老早就想休她了,但为了孩子,我就一直忍气吞声。我跟你说啊,她真是狐狸转世,老早就勾搭上了其他汉子,我整天忙于酒店的事,很少回家。以前她都是时不时地打电话叫我回家住,后来他妈的连吭都不吭一声。我几次回家,她要么就说是回娘家了,要么在家就跟个木头人一样,对我理也不理,那婊子哪是回娘家,分明是私会野汉子去了,我他妈就是没抓个现行,要是真让我碰到,她早死好几回了。
  那天因为酒店的事搞得我心烦,就回家了。哦,时间啊?那大概是11点多吧,我进门一个人也没有,我也懒得给她打电话,就洗了个澡去睡了。可谁知道,在4点多那婊子居然回来了,我睡得正香就被她打搅了。我问她干嘛去了,她支支吾吾说是有事出去了,我气不打一处来就跟她争吵了起来,结果她说得还比我有理,说我在外面整天不回家跟酒店女子私会,当时她在浴缸中泡澡,我冲过去将那婊子的头狠狠地按在浴缸中,我本打算是呛一下她的,但她一直挣扎,她越挣扎我越按得狠,结果她就断气了。
  啊,说真的,像我这般狠的人,当时也被吓得不知所措。我在屋内转来转去,想着该怎么办,我把她从浴缸内抬出来,拽过来一套她穿的睡衣给她套上,我想把她搬到楼下我的车子后备箱中,准备开到荒郊处埋掉。我摸黑把她背到楼下,刚一出楼门就一个踉跄,我拌倒在地,左手被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划伤了,血流不止,我想背起她,结果没了力气,我抓起她的腿想拖过去,没走两步,就听到门卫室有异动,于是我又折了回去。后来我好不容易把她弄到四楼,实在是弄不动了,就把她放在楼梯口,左手又隐隐作痛,血越流越大,我想进屋包扎一番,再出来搬她,结果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等我包好手出来后就看到王老头和李大妈,再后来就成现在这个样了。总之,那婊子就该死…
  岳母供词:(不断抽泣中)
  好心的长官啊,你一定要抓住那个丧心病狂的魔鬼啊,他杀了我女儿啊,现在可苦了我这外孙了,这么小就没了父母,真是可怜啊。
  长官啊,你不知道,自从他们结婚那天起,我就看那小子日后肯定不是个老实人,但当时女儿一心要嫁给他,我也没办法,那小子就是一个铁实心肠的魔鬼,孩子生下之后,他从没管过,一直是我和女儿他爸养着。刚开始那两年还好,时不时地还过来看看我俩老人,出手买礼物也是很大方。但到第三年,那个魔鬼开了个酒店后整个人就全变了,不来看我们,这我们可以理解,年轻人嘛,为了事业肯拼是可以的,但他连个家也不回,好长时间回个家还时不时地打我女儿,我那苦命的女儿也常到娘家来诉苦,女儿她爸找他聊过几次,让他们好好过日子,起先他还理,到后来连理也不理,并且还出口骂人了,我知道我女儿以后恐怕没好日子过了,你说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哎!你说出事那天前我家女儿来过没?是来过,但只看了一眼孩子就走了,时间吗?那是一月十号晚上10点多走的。
  长官啊,你可一定要将那魔鬼抓拿归案哪,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哎,可苦了我的女儿和外孙啊,她们太可怜了,你说这是遭的什么罪啊!(抽泣不止)
  亡灵借菩萨之口供词:
  出了这桩事,我谁都不怪,只怪我自己,我自己做的错事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只是苦了我的父母和孩子,一边是老人,一边是小孩,可苦了他们,我生前没有好好爱他们,现在我到这边来,愿他们过得开心,生活幸福。
  至于我的老公,是的,我还愿意叫他老公,因为是我先背叛他的,虽然他做过很多错事,又将我送到这边来,但我还是愿意原谅他,人人都犯错,只不过他犯的错在我们看来是不可原谅的,错只有在最对的时候发生,我俩都错了,所以我和他都躲不过命运的雾霾,对的是世间的看法,世间的条例。错必有偿,所以我偿还了。
  现在,我真的是明白了,要不是当时我那么爱虚荣,每天陪伴在老公的身边,工作上帮不了他,让他拥有一个和谐温馨的家我是可以做到的,但当时我没有,只顾了自己的私欲,结果就酿成了现在的悲剧。如果真有来世,我愿做世间的任何一个生物,做好自己的本职,不逾越,活着就有幸福。我为我生前的自私感到无限的羞愧,如若上天有灵的话,现在唯一的就是保佑我的父母和孩子生活的健康,我爱他们。

        在二舅家吃过晚饭下山,正遇着月黑风高,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在路很熟,有个小手电照明,最多个把小时就可到家。一路跌跌撞撞,还是摔了两跤。今天真的喝多了酒。

  傍晚的时候,李大妈走在回家的路上。

        上了平坦的公路,我心里清楚往前再走几公里就可到家。酒劲上来了,脚步零乱不稳。手电的光亮在前面跳舞一样晃来晃去。突然光亮消失了,眼前伸手不见五指,就连山的轮廓都没有一点迹像。脚下似乎没了路,突然像是变成一个瞎子。耳旁的风里夹着些怪异的声响。我年轻力壮心里并不害怕。我不怕打劫,身上没有钱。动起手来还不知道谁劫谁。我不信鬼神,死人也见过多了。摇晃着手电继续走。路很宽错不到哪去。但胃不舒服。我使劲咽回直往外冒的酸水。

  到了她这个年纪,每天没有别的事情,只是接接孙子,回家做做饭等儿子,儿媳回家吃饭。

        盲目走出一段路,终于无法控制蹲了下来。就在肚子里翻江倒海,张嘴喷泻的同时,手电亮了起来。头几乎撞到了一块路碑上。我吃了一惊,用手抵住路碑。当呕吐告一段落,有点散光的手电,还是让我看清了路碑,168公桩。

走进小区的大门,李大妈随意的瞄了一眼,一号楼四楼的王老头正在跟对门的老曹下棋,两个臭棋篓子谁都不服谁。

        我明明走在路中间,怎么斜到路边呢?幸好没再斜两步,要不就滚下路坡去了。呕吐完毕,用手把嘴角的脏物抹在了路碑上。此时讲究不了那么多。想起刚才手电熄了有可能是摁错了开关。不过无所谓,没手电也照样能回去。

“你这炮往这里一放,便是直捣黄龙。”

        身后有辆小车开过,车灯在不远处明灭消失。这时,我隐约听到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不一会,一辆大货车快速开过来。我蹲在路碑前,借着迎面而来的车灯,看清车牌的尾号好像是“74”。

李大妈看不下去了,顺手给老曹指点了一下。

        人舒服了些,站起身走路。正在想刚才那声响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出了车祸。“之”字型公路,拐个弯不到100米,眼前的一切证实了我的猜想。多半就是刚才那辆小车翻在了山边。一个尾灯还有些亮光。明显是车祸,可以断定跟那货车有关。我拿着手电壮起胆子走过去。小车前部毁损严重,玻璃没了而且扭曲变型。我马上想到车主是不是还在车里。近前,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一只血污的手伸向我。分明听到“救我”。我紧张起来,哆嗦了一下。问,你还活着?是货车撞的么?又听到说,靠近点,我伤得很重,卡住了。救我,重谢你。不是车祸,是谋杀。快帮报警。我叫窦宜旺,是企业老板。记住一个手机号,139xxxx8686。他的声音渐弱,抓住我的手松开了。

“哎,我说李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观棋不语真君子,你怎么能说话呢?”

        此时,忽然觉得自己是个有担当的人。我冲着车里那个无法施救也不知死活的人说你坚持住,我报警救你。我用力拍打脑门,让自己清醒些。一闪念,如果救活这个老板,说不定还真能得到一笔奖赏。一举两得的好事一定要做。于是,拿出手机拨打“110”。手机里传来好听的女声:“请问有什么事?”有生以来第一次报警,说话都不利索。“我报警,这里出了车祸,是谋杀。”“不要着急,告诉我准确地点。”“离168公桩不远。”“你是不是喝了酒?”“是喝多了点,吐了。那人叫窦宜旺。”“逗你玩?我警告你,报假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酒鬼。”温柔的声音变得严厉。我不敢再拨“110”。我得赶紧去找人帮忙。快步往前跑。跑出不远脚发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手电滚到路旁还在闪着光亮。我爬起来过去捡手电。我惊愕了。手电的光正好照在一个路碑上,168公桩。

王老头急了眼,喋喋不休的开始唠叨。

        手电上确乎沾了些我的呕吐物。转回身,是一片漆黑。难道会有两个同样的路碑?心里的疑问顿生。我咽了咽从胃里泛上来的酸水。决定去证实一下。

2.

        拿着手电往回走,心里越来越不踏实。因为没有再看到车祸现场,没有看到那个奄奄一息的叫什么窦宜旺的人。当看清167公桩的路碑时,心里急速升腾起恐惧。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碰到鬼了。脑海里清晰地现出货车和毁损严重的小车,尤其是那血肉模糊卡在车里的人。

“妈,不好了,小萱,小萱他被人拐走了!”

        我感觉到浑身在发抖,使劲摇晃着脑袋来强化自己的意识。萌生出一个强烈的念头,赶快回家。

这时,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从小区外面跑进来,一把抱住李大妈。

        好像是一种在深深的恐惧中求生的欲望支撑,我一路跑步回到家。拉亮厅里的灯,还惊魂未定。亮堂的灯光下,我看到了自己瑟索着衣衫不整的狼狈,看到了手上的血污。是那个人的血么?我边洗边思考答案。下山时摔了跤,手的确擦出了血。现在感觉疼痛了。掏出手机,的确拨过“110”,这是事实。那女警好听的声音还记得清清楚楚。我是个简单的人,想不透的事就不去想。酒精还在起作用,我感到浑身发冷。带着理还乱的迷惑睡了。

这女人是李大妈的儿媳,小婉。她此刻已经慌了神,只顾得哭。

        一觉醒来,精神恢复了许多。记起回娘家的老婆、孩子,说好今天接他们回来。胡乱吃了些东西,换了衣服,推着摩托车出门。还是昨夜回家的那条公路。我放慢速度,一路仔细观察,168公桩没错,呕吐物还在。就是没发现半点车祸痕迹。

“呀,李姐快报警啊!”

        在老丈人家说起这事,大家都觉得很荒唐。老婆说是一种幻觉,喝醉酒的人更说不清。在老丈人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吃过中饭回家。路上接到村长的电话,要我去趟村部。

“真是作孽哦,人贩子真该死。”

        刚停好摩托车,就见村长和两个警察走过来。老婆紧张地抓住我的手,说是不是前天晚上你犯了事?我说真的没有,就是在二舅家喝多了酒。村长说警察找我调查一点事,跟他们去一趟。

王老头跟老曹也急了,急急忙忙拿出电话就要报警。

        头一回坐警车,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心里有底,最多说我喝醉了酒报了假警。态度好点,顶多就是批评教育。

“别慌!怎么回事,你不是带小萱去儿童乐园玩吗?怎么会被人拐走?通知大召没有?报警没有?”

        警车没有进镇里的派出所,直接开到了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终于见到了声音好听的女警察。我对报假案供认不讳。但他们好像并不计较报假警的事,而是反复问我是不是真的看到了车祸。我说当时真没说谎。后来发现是幻觉,当晚我返回去就没看到了。第二天上午,骑摩托车去老丈人家接老婆、孩子路过那里也没看到什么。对不起,是我的错。谁知,警察告诉我,昨天夜里168公桩附近确实发生了车祸,车主已死亡。他就叫窦宜旺。

李大妈深吸了一口气,眼角的皱纹更深了。此刻她觉得自己不能慌张,如果她在慌了神,儿媳就更不知道怎么办了。几十年的人生阅历,让她很快冷静下来。

        我惊得目瞪口呆。我说不会搞错吧,昨天的事怎么我前天看到了。警察好像并不纠缠时间问题,而是非常严肃地问我,你是不是还说这起车祸是谋杀?我说是那个窦宜旺自己说的。他还告诉了我一个手机号139xxxx8686。不知道记对了没有。我在168公桩边呕吐时,还看到一辆货车经过。开得很快,我当时猜想与车祸有关。货车的车牌看不太清楚,好像最后面是“74”。警察问完就用警车送我回了村部,只说有事还会来找我。

“我,我就是去上了个厕所,出来小萱就不见了。”

        一路我都在向身后的老婆作解释,越解释越乱。我把摩托车停在已经清理了的车祸现场。边演示边解释。老婆说如果是在昨天我信,可昨天你不是和我在一起吗?我爸爸妈妈可以做证。前天你就说了车祸的事。我只好摇着头,回家。

儿媳哭哭啼啼的样子,让李大妈一阵心烦。

        一个礼拜后,村长专门到我家。告诉我,公安把案子破了。车祸真的是谋杀案。还说你提供的线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本来你可以算见义勇为受表彰,只是你提前一天报警,说不清楚。报假警也不追究了。你要是能预测以后的事,就成神仙了。到城里摆个摊就发财了。我无语,开始相信自己真的见到鬼了。

“别哭了!跟我去警察局!”

                     

李大妈一喝,仿佛一声炸雷,让王老头跟老曹骇了一跳。

3.

局子里,小婉趴在自己丈夫的怀里哭的死去活来。大召身为男人,当着老妈跟媳妇的面,勉强摆出一副冷静的样子。但那不停抖动的双脚却出卖了他。

刚刚,民警带回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这次的人贩子,似乎是个高手,将孩子拐走的悄无声息,甚至儿童乐园的人,没有看到有小孩子哭闹。这种高手人贩子,小孩子找回的几率几乎为零。

“嗯?你的包里是什么?”

李大妈的眼角一扫,便看到媳妇小婉的包里,放着一个黑色的魔方。

“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小婉的包里是什么!?”

还没等大召的话音落下,李大妈一手拽过小婉的包,将里面的魔方拿了出来。

这魔方不是寻常的魔方,六面呈黑色,反射出一股乌青的色泽。

“六面魔?”

李大妈喃喃自语。

“妈?你说什么?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大召终于慌了神,女儿被拐了,媳妇已经快哭晕了,自己的老娘也开始不正常起来。

“大召,带着小婉回家,我去找小萱!”

李大娘忽然起身,手里攥着魔方,大步的走出警局。

任大召在身后如何喊叫,都不回头。

4.

此时,夜已经深了。

李大妈抬起头,周围的居民楼,已是家家灯火,欢声笑语。

一阵冷风吹来,李大妈紧了紧衣领。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

李大妈的口袋里,诺基亚老年机发出巨大咆哮。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李大妈看不下去了,用手抵住路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