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漫画到科普,但他们的作品一直指引着缪印堂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1-16

图片 1

据北京晚报报道,被誉为“科普漫画第一人”的著名漫画家缪印堂于7月31日晚9时去世,享年82岁,他的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曾获中国漫画最高奖《金猴奖》,其作品《四大发明的反思》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缪印堂曾说:“假如有来世的话,我会再选择漫画这条人生之路。”

缪老照片为本报记者阎彤摄于2010年1月28日

图片 2

水墨漫画作品《志在千里》

缪印堂先生 阎彤摄于2010年1月28日 

被誉为“科普漫画第一人”的著名漫画家缪印堂于7月31日晚9时去世,享年82岁,缪印堂曾说:“假如有来世的话,我会再选择漫画这条人生之路。”2017年丁酉年大年初一北京晚报彩印封套的鸡年生肖画,就是缪印堂先生今年1月初专门为晚报创作的。

  缪印堂1935年1月出生于南京。1956年起先后在《漫画》杂志、中国美术馆、《文艺研究》、《民间文学》等单位工作。1981年调中国科普创作研究担任研究员、高级工艺美术师。曾先后在《漫画》杂志、中国美术馆、文化部文艺研究院及中国科普研究所工作。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副主任、《漫画月刊》高级顾问、《漫画大王》顾问、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客座教授、河南大学客座教授,为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

从漫画到科普

  1951年,16岁的缪印堂在《时事画刊》上发表了处女作,这是在读中学的他为了志愿军抗美援朝而创作的漫画《昨天、今天、明天》,这样一幅小小的漫画让缪印堂走上了漫画之路,缪印堂将这幅画称作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后来他做了学校美工队的队长,办了美术黑板报,小有名气,《新华日报》等报社办活动时常找他去画画。高中毕业后,因为大学没有漫画专业,而是加入了《漫画》杂志社,开始了专业的漫画创作之路。

缪印堂1935年1月出生于南京。1956年起先后在《漫画》杂志、中国美术馆、《文艺研究》、《民间文学》等单位工作。1981年调中国科普创作研究所,为该所研究员,高级工艺美术师。曾先后在《漫画》杂志、中国美术馆、文化部文艺研究院及中国科普研究所工作。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副主任、《漫画月刊》高级顾问、《漫画大王》顾问、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客座教授、河南大学客座教授,为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缪印堂基本从事一般漫画的创作。每次看到高士其和丰子恺先生的作品,都会爱不释手。这两位前辈可以说是他的启蒙老师,虽没有见过面,但他们的作品一直指引着缪印堂走上了科普漫画之路,使他想到用漫画这种艺术手段来传播、普及科学。南京开明书店出版的《中学生》与《开明少年》两本杂志为缪老开启了热爱科普之门,他少年时代接触过科学文艺、科普知识类内容,经常在书店里流连。在《少年无线电入门》一文中,他又发现漫画可以作为插图,让科学知识更加生动。

1951年,16岁的缪印堂在《时事画刊》上发表了处女作,这是在读中学的他为了志愿军抗美援朝而创作的漫画《昨天、今天、明天》,这样一幅小小的漫画让缪印堂走上了漫画之路,缪印堂将这幅画称作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后来他做了学校美工队的队长,办了美术黑板报,小有名气,《新华日报》等报社办活动时常找他去画画。高中毕业后,因为大学没有漫画专业,而是加入了《漫画》杂志社,开始了专业的漫画创作之路。

  《知识就是力量》杂志复刊的1979年,缪印堂有幸成了杂志作者队伍的一员,经常为其创作科学漫画。《知识就是力量》也曾连续几期发表他的“科科”系列科普漫画。那时候,他和编辑都希望漫画主角“科科”可以从青少年一直画到壮实的小伙子。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缪印堂基本从事一般漫画的创作。每次看到高士其和丰子恺先生的作品,都会爱不释手。这两位前辈可以说是他的启蒙老师,虽没有见过面,但他们的作品一直指引着缪印堂走上了科普漫画之路,使他想到用漫画这种艺术手段来传播、普及科学。南京开明书店出版的《中学生》与《开明少年》两本杂志为缪老开启了热爱科普之门,他少年时代接触过科学文艺、科普知识类内容,经常在书店里流连。在《少年无线电入门》一文中,他又发现漫画可以作为插图,让科学知识更加生动。

图片 3

《知识就是力量》杂志复刊的1979年,缪印堂有幸成了杂志作者队伍的一员,经常为其创作科学漫画。《知识就是力量》也曾连续几期发表他的“科科”系列科普漫画。那时候,他和编辑都希望漫画主角“科科”可以从青少年一直画到壮实的小伙子。

  缪印堂先生在《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发表的“科科”系列漫画

1981年,当高士其先生倡议成立中国科普研究所后,缪印堂便投身于他的旗帜下,开始成为专业的科普漫画工作者。缪印堂退休后仍在研究如何让科普和漫画相结合。缪印堂曾说,通过这些年的艺术实践,也让我深感科学的发展需要传播,科学的传播需要艺术的翅膀,特别是当科普的对象是青少年时,要接近他们,就应该让科学注意自己的面貌,只有更亲切、可爱、可信,才能成为他们的益友。

图片 4

北京晚报的老朋友

  缪印堂先生在《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发表的“科科”系列漫画

缪印堂先生是北京晚报的老朋友,从北京晚报上世纪八十年代复刊伊始就是北京晚报的作者,也是从那时他就和当时北京晚报著名的漫画家王复羊、李时民开始交往,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除了是作者和编者的关系外,还成了朋友,经常共同探讨漫画方面的问题。

图片 5

“漫画是种特殊的艺术,它不仅是艺术,更具有思想。同时,它也是智慧的艺术,是艺术化的思想;是批判的武器,也是幽默的快餐。”十年前,在接受北京日报专访时他曾这样说。那时缪老73岁,依然笑称自己是个“小年轻”。他说自己面前还有三位已过九秩高龄的“不老松”——华老、丁老、方老。自己要向他们学习,在艺术的道路上笔耕不辍。

  缪印堂先生在《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发表的“科科”系列漫画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漫画到科普,但他们的作品一直指引着缪印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