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涵盖了一个人对于自己和环境的初始印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1-05

图片 1

童年记忆对于我们了解一个人的生活观有着重要价值。原因有二:首先,童年记忆涵盖了一个人对于自己和环境的初始印象,个体第一次将自己外貌、自我评价、他人评价综合起来考虑;其次,这是个体主观意识的起点,也是人生的起点。

英国学者米切尔·维尼斯(Michael Wyness)把以皮亚杰为代表的儿童发展研究,称之为“年龄与阶段”的童年模式。[2]这种模式的特点是非常关注儿童能力的发展,特别是认知能力;认为儿童发展是自然而普遍的;关注评价儿童在某个年龄、阶段适应环境的能力;其焦点是个体儿童,而非儿童发展的社会环境。

埃里克森通过分析临床样本案例——男孩女孩的焦虑与幻觉、美国印第安人的冷漠、退伍军人的困扰、年轻纳粹分子的傲慢——发掘童年期如何影响个体的社会心态,思考民族历史如何塑造了人类的现实处境,是论述童年如何在成人个体身上残留“非理性恐惧情绪”的经典著作。 ​​​​

有关儿童“社会化”的经典社会学立场,可以参考斯佩尔的叙述:社会学家将儿童的生活作为基本研究领域,譬如,体现在所谓的家庭和学校的制度分析中。关于儿童研究,最经典的问题是文化导入。社会学家一般将童年视为这样一种生命的阶段:建立一种准备机制,以使得儿童慢慢具有参与日常文化活动的行为能力,最终成为成人成员。这一经典的社会学问题,被置于社会化的主题之下。[4]

图片 2

二是很少从宏观上关注儿童群体及童年问题,这导致一种不为人所注意的现象:尽管我们很重视儿童,但儿童在社会位置上仍然处于边缘地带,是不被注意的一个群体。

由此,儿童被视为外在于社会的边缘性存在,童年成为成年的准备期。也就意味着,为了成为具有完全社会功能的成员,儿童需要接受外部力量的规训和指导。

如何提升儿童在社会结构位置上的能见度,挪威学者詹恩斯·库沃特普(Jens Qvortrup)认为这就要关注童年。通过运用“童年”这个概念来提升儿童的能见度。

需要从“儿童”研究转向“童年”(childhood)研究。基于结构的视野,童年不仅仅是个体的一段人生历程,而且是一种特定的社会结构与文化构成。借助于世代的分析,可以显示出童年的特定结构与位置。

关 键 词:儿童 童年 结构 社会位置

不谋而合的是,另一位美国学者威廉姆·科萨罗(William A.Corsaro)对皮亚杰有着类似的批评。他批评皮亚杰主要关注的是作为个体的儿童是如何运用自己的语言来理解世界的;其理论核心是聚焦儿童个体的活动、儿童个体的发展以及个体的儿童如何成为个体的成人;很少关注儿童群体之间的互动。[3]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童年记忆涵盖了一个人对于自己和环境的初始印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