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个人意见,《徒手攀岩》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31

▲2018版《徒手攀岩》剧照

(转自烟火 原创文章)

一年一度的奥斯卡也竣事了。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图片 1

比力从前的狂欢,如今的奥斯卡变得加倍乏味。

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公号立场

提要:北京时间2月25日,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美国洛杉矶好莱坞举行。《徒手攀岩》夺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华裔摄影师金国威和妻子伊丽莎白·柴·瓦沙瑞丽首次获提名就斩获大奖。

这不仅是入选影片的质量没法和以往比力,评选、获奖的标准也是加倍政治精确。

看这个电影,我的手心大概也就出了一公斤的汗吧。一般看电影抱着尊重电影,尊重他人的原则,我很少出声,但这部电影在好几个关头我都没能忍住惊呼。作为纪录片来说,这部电影也是难得的紧张刺激了。

纪录片

图片 2

看的过程中我想起了路遥的话:“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

《徒手攀岩》

▲《绿皮书》获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男配三项大奖

我觉得对于Alex来说,他对于徒手攀岩不仅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同时他还有普通人所没有的一点,那就是热爱攀岩超过生命,虽然小心谨慎,但是也随时做好了以身殉道的准备。所以他成就的不仅仅是事业,而是一种伟大,他是他的领域里,最接近神的人。

图片 3

比起最佳影片和男女演员的价值不雅观不雅观和政治权衡。

Alex这个人,不爱说话,身材消瘦有劲,一丝赘肉也没有。他没有什么别的欲望,吃得很少很绿色,穿得很普通,住在一辆房车里,一点点空间就足够。他话不多,很固执,不会因为别人妥协,也不会讨好别人。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到无趣的人,他的眼睛里却有星光。

Alex Honnold的名字,估计大部分中国人都没听说过。

奥斯卡每年的最佳记载片才是多题材,多角度的选择,真正做到了体裁两开花。

他有一双很特别的眼睛,不大,圆圆的,但是黑眼仁很大,给人单纯无畏的感觉。他平时表情不多,但是谈到攀岩的时候总会咧着嘴笑得像个孩子。他的女朋友Sanni是一个很可爱的金发女孩子,但是能看出来Alex虽然爱她,但是距离他对攀岩的爱还是少很多。

但当你在百度搜索,出现的第一个自动联想关键词是“Alex Honnold死了没”,直到今天才变成了“纪录片”“奥斯卡”等。

既有像《辛普森:美国制造》如许的社会犯罪消息的严厉思虑。

他在人际关系上是一个冷漠到有些残酷的人,对别人对自己都是一样,他会在评价前女友的时候说,“她们都说在乎我,可是如果我死了,她们也不过就会难过两三天罢了。”

路遥说:“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人才有可能成就某种事业。”

也有像《Amy》如许聚焦伟大女歌手生平的人物记实。

他会选择不告诉Sanni自己哪天打算徒手攀爬酋长岩。他评价Sanni时候说,“她很可爱,把房车点亮,又不会占很大地方”,“她不是一个好的攀岩者,因为她的原因我受伤的时候我想过和她分手”,“她追求快乐和安逸,但我追求成绩,世界上没有哪个伟大的事是靠快乐和安逸成就的”。听着这些话,我真的怀疑Alex究竟有多爱Sanni。

为什么想起这段话呢?

如本年又是一部关于一个伟大极限运发动的记载片 ——

Sanni也是可怜,她是天才身边的普通人,拼命想刷存在感,如胡兰成之于张爱玲,或者是《魅影缝匠》里的女主角之于男主角。当Alex想和她分手的时候,她卑微地请求,“和我分手也不会让你更快乐”。

是因为在观影过程中,我真是看到全程紧张,心脏受不了。

《徒手攀岩》

天才是不需要爱人的,他们有着比爱人更高的追求。我并不看好他和Sanni的爱情,他这样的天才注定孤独,注定会拥有烟花一样短暂而绚丽的一生,而Sanni则适合嫁给一个小开,吵吵闹闹养几个孩子。

感觉男主Alex Honnold是那种完全没有物欲的人,不过,也恰好是对一切享乐没有欲望,才会放开自己,去挑战一切吧。

Free Solo

优胜美地的酋长岩,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气势宏大的通天岩石。对于Alex来说,是一个要征服的最终梦想。攀岩这件事,不懂的人觉得没什么,懂的人却知道有多可怕。

图片 4

图片 5

我第一次室内攀岩的时候,上到三五米的高度就觉得手心和腋下出汗,那是一种对前路无法完全掌握的恐惧。后来慢慢习惯了这种感觉,也能在室内上到最顶上了。但是Alex做的比我所经历的要难成千上万倍。他没有绳子保护,靠得只是一双手,一双脚,一个装了粉的小袋子,面对的是几乎不可能的一面巨大的光滑的岩壁。

Alex Honnold从事的是Free solo,翻译成中文就是“无保护自由攀登”。

攀岩作为全世界最刺激、最危险的举动之一,一样平常都要会有安然绳、快挂、铁锁、滑轮作为辅助工具。

他没有室内攀岩里设置好的五颜六色的落脚点,有的只是岩石表面微小的凸起和石缝,一阵风,一只鸟,一个小石块的掉落,甚至是手掌心里多出来的一滴汗,都有可能让他坠落殒命。他走的每一步,都是游走在生死边缘。

简单来讲,可以使用的装备只有攀岩鞋和粉袋,不能使用绳索和机械塞一类的保护设备,也不能使用上升器一类的辅助设备。

可是有些非人类,并不满足如许的把持,想只用双手去降服天然,于是就有了徒手攀岩(Free Solo)。

他说他得直面自己的恐惧,尤其是当他的目标必须要求他这么做的时候。他开玩笑说,自己做攀岩的准备工作的时候,就好比武士慢慢地拔出自己的剑的过程,一样的纯粹,一样的专注。

在攀登届,Free solo是最纯粹的攀登,没有之一。

影片男主Alex Honnold就是这非人类的其中一员。

他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古龙的一部小说《浣花洗剑录》,里面有一个日本武士,剑术高手,东海白衣人。和Alex一样,他也是除了对剑道的狂热以外,对其他的事情都是无欲无求,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重要了,只是人称白衣人。

相比于体力,free solo更是一种心理的战斗,这种攀登毫不容错,在几百米高的岩壁上,一个失手就意味着死亡。

图片 6

白衣人远赴中土,只为追求剑道的极致,他说:“武人本应殉武,我纵死在刀下,亦是求仁得仁,虽死无憾。”Alex也说过,人每一天都是要面对死亡的威胁的,我只不过是在追求一种完美。

完美或者死亡是唯二的结局。

可能徒手攀岩四个字听起来没什么感受。

白衣人会狂热地琢磨一个剑招,Alex也会狂热地琢磨一个难点,手脚每一步的运用,他写了整整一个笔记本,最终做到心中有数,倒背如流。

历史上也的确有一些最优秀的攀岩者死于这种尝试。

那么,先上两张图让你们感应感染一下。

当Sanni和Alex聊起两个人都认识的徒手攀岩前辈丧生,他的妻子很痛苦的时候,Alex不以为然地说:“她难道心里没有准备?”Sanni很震惊,说:“我的心理也没有准备啊!”但是Alex是有准备的,要么完美,要么死亡,这就是他的追求。

图片 7

图片 8

电影本身很有艺术感,导演Jimmy Chin本身也是优秀的攀岩者,同时也是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他组建了一个全部由有经验的攀岩者组成的摄影团队,团队也跟着攀岩,吊在绳子上给Alex 录像,同时也利用无人机和望远镜远程拍摄。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不影响Alex,因为他们对Alex的一丁点干扰,发出的一个声音,踩落的一个小石子,都有可能导致Alex丧生。

一切关于free solo的探讨天生就是激烈的:攀登者面对怎样的恐惧?这种尝试是否值得?

图片 9

这种随时可能导致Alex丧生,或者哪怕他们不犯错,也会目睹Alex丧生的可能,让拍摄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心情沉重,如履薄冰。远程摄影师好多次都不敢看镜头里的Alex,他说“Alex在享受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我可不是,我再也不要干这个了”。

但不需要探讨的是,每一个free solo的实践者,作为攀登者都要被致以最高的敬意。

是不是光看画面都已经感受到堵塞。

当Alex最终登顶,镜头慢慢推远,Alex的红色身影越来越小,大大的IMAX屏幕上雄伟的酋长岩占据了整个屏幕,巍峨耸立,伴随着越来越恢弘的交响乐,我忍不住感动到流泪,仿佛也能感受到着天地间攀岩第一人所能感受到的激情和壮美。

Alex Honnold,不爱说话,身材消瘦有劲,一丝赘肉也没有。

固然,恐高只是第一步的生理挑战。

这个大自然设计出来藐视人类的难题,也不是完美无暇的,而Alex利用了这块巨大岩石的一点点微小瑕疵,可能是一个凸起,可能是一条裂缝,找到了一条向上攀登的路,最终以凡人血肉之驱征服了这个天险。

他没有什么别的欲望,吃得很少很绿色,穿得很普通,住在一辆房车里,一点点空间就足够。

徒手攀岩的手艺难度也是一样平常人无法想象的。

登上峰顶后,Alex笑得像个孩子,语言上却没有那么激动,只是说:“我很快乐。”

他话不多,很固执,不会因为别人妥协,也不会讨好别人。

在攀岩途中,独一的工具除了四肢,就只需防滑的镁粉。

导演问他,你今天要做什么。本以为他会讲要怎么庆祝,或者好好休息,结果Alex想了一下说,fingerboard,就是引体向上,但是只用手指,是Alex经常练习的。果然镜头一转,他又回到自己的房车里,只用两根手指把自己挂起来,表情又回到了专注。

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到无趣的人,他的眼睛里却有星光。

在几百米的陡崖上,身体的支持点是不够2CM的指尖和鞋头。

最后讲个花絮,Alex爬了一点点的时候遇上了两个也是一样攀爬的人,但是那两个菜鸟(对于Alex来说是菜鸟,对于你我来说也是大牛了)不但用了一大堆绳子,还在平坦的地方睡了一觉,正好被Alex弄醒,其中一个人还穿着粉色的独角兽睡衣,毛茸茸的有个蓝色的尾巴,头上还有红色的角。下面用望远镜摄像的摄影师不禁吐槽:“WTF is this guy doing”。本来很严肃,很追求极致,很危险的一段攀爬,让这个人给搞得有些好笑。Alex轻松地啥也没带地走过这两个人,虽然离得远,但是观众仿佛也能感受到这两个人心里遭受的两万点暴击。

图片 10

图片 11

电影结束后,我有个疑问,Alex有没有买保险呢?他买保险得花多少钱啊。

他有一双很特别的眼睛,不大,圆圆的,但是黑眼仁很大,给人单纯无畏的感觉。

图片 12

他平时表情不多,但是谈到攀岩的时候总会咧着嘴笑得像个孩子。

85年的Alex恰是在如许的前提下,徒手降服了世界攀岩圣地,酋长岩(El Capitan)。

正如标题所问:“Alex Honnold还活着吗?”

没错,就是你苹果电脑默认壁纸的那块垂直巨石。

不是很多人想他死,是他在做的事情太危险,他的同类里已经有一半人丢了性命。

图片 13

Alex Honnold是当今世界最著名的徒手攀岩者,狮子座,1985年出生于美国加州。

酋长岩高913米,垂直极近90度,是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被人称之为“拂晓之墙”。

图片 14

无数攀岩者都在它的巍峨下,望而却步。

他20岁出头时,就曾经在无保护、无辅助装备的情况下攀登了优胜美地、宰恩等美国国家公园的著名大岩壁,破了多项纪录,登上《美国国家地理》封面,美国CBS新闻节目《60分钟》、《纽约时报》、CNN……

在Alex之前,Tommy Caldwell,Kevin Jorgeson两名职业攀岩者曾挑按捺利过。

2017年6月3日,Alex Honnold徒手攀登优胜美地的酋长岩成功,是世界第一人,耗时3小时56分钟。

但整个过程都绑上了安然绳,吃睡都在吊挂帐篷处理,经由了19天才登上岩顶。

《徒手攀岩》纪录的,就是这次“在徒手攀岩历史上如同人类登月一样”的壮举。

图片 15

在攀登圈子里他是著名的奇人:他离群索居,常年住在一辆房车里奔波在各个岩壁间不断挑战,在和现在女友建立关系前是一个游离在社会边界的人。

但Alex在无工具的情形下,全程只花了3小时56分钟,这无疑是一次伟大的神迹。

图片 16

图片 17

他的女朋友Sanni是一个很可爱的金发女孩子,但是能看出来Alex虽然爱她,但是距离他对攀岩的爱还是少很多。

为了实现这一挑战,Alex足足预备了八年。

他在人际关系上是一个冷漠到有些残酷的人,对别人对自己都是一样,他会在评价前女友的时候说,“她们都说在乎我,可是如果我死了,她们也不过就会难过两三天罢了。”

这八年中,他天天的日常就是对这块巨石试探,研究。

他会选择不告诉Sanni自己哪天打算徒手攀爬酋长岩。

先是不雅观不雅观察巨石,探求最佳攀岩道路。

他评价Sanni时候说,“她很可爱,把房车点亮,又不会占很大地方”,“她不是一个好的攀岩者,因为她的原因我受伤的时候我想过和她分手”,“她追求快乐和安逸,但我追求成绩,世界上没有哪个伟大的事是靠快乐和安逸成就的”。

图片 18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个人意见,《徒手攀岩》

关键词: